第892章 伏击-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892章 伏击



    重田重德顿首说:“舒城宪兵队长报告说,运输队今天一大早就已经离开了桐城,从时间上看,今天傍晚应该就可以到达舒县,然后明天傍晚就可以送达肥城。”

    冈部直三郎嗯了一声,又问道:“安全没问题吧?”

    “没问题。”重田重德顿首说,“关于这次运输,派谴军司令部早早的就放出了风声,声称要从芜湖上岸,再转运肥城,若不出意外的话,国民军以及新四军的注意力都将会被吸引到肥芜公路一线,而不会有人想到,运输队会走安庆这边。”

    冈部直三郎皱着眉头说:“但是你别忘了,肥西还有一伙实力十分强大的土匪,不可不防。”

    “这个卑职已经考虑到了。”重田重德说,“肥西十八寨的土匪虽然强大,却是一盆散沙,短时间内不可能形成合力,所以,除非肥西土匪提前知道运输队过境的具体路线以及确切时间,否则不可能构成任何威胁。”

    “哟西。”冈部直三郎欣然说,“那我就放心了。”

    顿了顿,冈部直三郎又接着说:“只有这批军火及时送到青牛岭前线,我们熊本师团才敢真正放开手脚跟大梅山独立团干,否则,就难免会束手束脚,纵有十分实力也只能发挥出三四分。”

    重田重德顿首说:“师团长放心,这批军火不会有事。”

    (分割线)

    枫树坳,是从桐城到舒县的必经之路,由于山坳之中长满了枫树而得名。

    这时候,枫树坳中已经埋伏了不下九千人!

    这支军队是夏汉中八十九军所辖的一个师,是专门来伏击鬼子运输队的,因为知道肥西十八寨的土匪也已经联合起来,准备伏击鬼子的运输队,所以夏汉中特意将伏击点前移到了桐城附近,最后选中了这个枫树坳。

    时间在枯燥的等待中缓慢的流逝。

    眼看已近中午,预期中的鬼子运输队却迟迟没有出现,夏汉中便有些按捺不住,当即回头问朱子茂:“姓朱的,这都已经过了晌午了,鬼子的运输队怎么还没出现?你不是说今天一大早鬼子运输队就会从桐城出发?为什么还没到?”

    朱子茂皱眉说:“兴许是出了什么事情,耽搁了吧?”

    “出了事情耽搁了?”夏汉中闻言立刻变了脸色,怒道,“我看你就是耍我们,故意放出个假消息,诱骗我们上当,然后给新四军制造伏击的机会,对不对?你老实交待,鬼子运输队是不是走芜湖那边去了?”

    朱子茂皱眉说:“军座,你要这么说,那我也无话可说。”

    “无话可说?我看你是形迹败露了吧?”夏汉中大怒道,“耳副官,给我把姓朱的拉下去毙了!”

    不等耳忌灿上前,李默堂上前劝和说:“行了,汉中老弟,我知道你心里急,可子茂也不像是在说谎,你就不能耐心一点,再等等?也许真如子茂说的那样,小鬼子真的被什么事情给耽搁了呢?”

    夏汉中哼了一声,又对朱子茂说:“那就再等半小时,如果半个小时之内鬼子运输队还没有出现,到时天王老子也救不了你!”

    朱子茂皱眉不语,心里却也始有些发虚。

    该死的,从刘金标那得到的情报不会是假的吧?可是不能够啊,刘金标又不是神仙,不可能算到他会叛变,怎么可能弄个假情报来骗他?

    朱子茂正忐忑不安,忽见一个军官匆匆跑了过来,喘息着向李默堂和夏汉中报告说:“参座,军座,小鬼子来了!”

    “是吗?”

    “真来了?!”

    李默堂和夏汉中闻言顿时精神一振。

    朱子茂却是长长的松了口气,还好。

    夏汉中还是不放心,又问道:“有没有看到车队?”

    “有,好多的卡车!”军官喘息着回答道,“少说也有好几百辆卡车,平板车更多,车上全都装满了物资!”

    “好!”夏汉中闻言大喜,回头对耳忌灿喝道,“耳副官,传我命令,准备战斗!”

    “是!”耳忌灿答应一声,转身传达命令去了。

    夏汉中的命令很快传下去,原本正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聊天打屁的国民军官兵立刻精神一振,迅速进入伏击位置,又迅速打开步枪保险,再将手榴弹解下来,搁在面前的战壕上。

    李默堂和夏汉中所在方位,是在枫树坳的山腰,正好可以居高临下看清前方山坳外的情形。

    过了大约十几分钟,前方山坳外便出现了第一辆车。

    是一辆边三轮摩托,三个鬼子坐着边三轮摩托开道,在边斗上还架起了一挺歪把子轻机枪,每往前走一段距离便会打上一梭子,这是鬼子在实施火力侦察。

    第八十九军也算是久经战阵的老部队了,当然不会被鬼子的火力侦察给诈出来,任由子弹咻咻尖啸着从头顶掠过,八十九军的老兵全都没有动,也压着身边的新兵蛋子,不让动。

    见没什么动静,鬼子的边三轮摩托车很快就开过去了。

    又过了没多久,一辆载重卡车便从前方山梁后面冒了出来,紧接着又是第二辆,然后是第三辆、第四辆……到了最后,李默堂和夏汉中都懒得数了,实在太多,数不过来了。

    在载重卡车过去后,还有大量的由骡马拉着的平板车,卡车的车厢有帆布罩着,看不清楚里边装了多少东西,但是这些平板车上都是一捆捆的包裹,以及一摞摞的木板箱子。

    看到这些包裹还有大木板箱子,八十九军的官兵们看得连眼睛都直了,不少官兵甚至还流下了哈喇子,因为,这些包裹还有木板箱里装的全都是军需给养和武器弹药!

    乖乖,这回他们八十九军可是发财了!

    估摸着所有的卡车还有绝大部分平板车都已经进入伏击圈,夏汉中便举起勃郎宁,对着头顶就是一枪,然后大喝道:“打!”

    夏汉中的枪声就是命令,听到枪响后,早就埋伏在公路两侧的八十九军官兵便纷纷开火,密集的子弹,顷刻间像雨点般泼向公路上的毫无防备的鬼子兵。

    (分割线)

    舒县跟肥城之间,有一处险峻所在,叫做一线天。

    从安庆到肥城的公路,就必须经要从一线天经过。

    一线天,光从地名就能知道必定是个极险峻的地方,雷响跟唐开山等土匪头子商量之后,选择了一线天作为伏击点。

    从昨天半夜时分,肥西二十多个山寨的三千多土匪,就早早来到一线天,挨了半夜的冻,等到太阳出来后才暖和些。

    然后一等又是一天,直到傍晚时分,鬼子的运输队都还没出现。

    唐开山抬头看看逐渐昏暗下来的天色,扭头问雷响:“雷子,鬼子运输队怎么还没出现,你会不会记错时间了?”

    “不可能啊。”雷响皱眉说,“鬼子定的就是今天!”

    “那就怪了。”唐开山说道,“为什么还没有到呢?从舒城到一线天也就不到二十里路,按说早就应该到了。”

    风无边忽然说:“大哥,会不会鬼子临时改了时间?”

    “不可能。”雷响断然摇头,“小鬼子的运输线路、时间都是有严格规定以及限制的,不是说改就能改的,因为更改运输线路以及时间,就会涉及一系列变更,十分麻烦的。”

    “那就一定是出了什么意外了。”时小迁沉声说道。

    “意外?”唐开山皱着眉头说,“能出什么意外?”

    风无边说:“大哥,你还记得那天前来拜山的那个三十二集团军的参谋长李默堂么?别是这小子也听到什么风声,然后带着三十二集团军截了我们的胡。”

    “三十二集团军?”唐开山闻言脸色一变。

    时小迁立刻说道:“大哥,我这就去打探。”

    话音方落,时小迁便已经窜到了好几十米开外,整个人因为速度太快,就跟在灌木丛和草上飞似的,片刻之后,时小迁的身影就已经在山野中消失无影了。

    时小迁去了还不到两个时辰,便又气喘吁吁的回来了。

    “大大哥,坏坏坏坏,坏了。”时小迁跑到唐开山面前,气喘吁吁的说道,“狗曰的,咱们们们,真真真让三十二集团军给截截截截胡了,他们们们,在枫树坳伏击了小鬼子的运输队。”

    “你说啥?”唐开山失声大叫道,“三十二集团军在枫树坳伏击了小鬼子的运输队?”

    “嗯。”时小迁重重点头,又说,“我赶到枫树坳的时候,战斗早就结束,三十二集团军都已经打扫完了战场,我的乖,好多的卡车还有马车,车上全是军火!”

    “他娘的!”唐开山立刻就火了,“狗曰的三十二集团军,竟敢太岁头上动土,老虎嘴里拔牙,反了他们了!”说完之后唐开山又回头大吼道,“各位当家的,带着你们的弟兄,我们找三十二集团军算账去!”

    周围的二十多个土匪头子轰然回应。

    雷响连忙劝道:“唐大哥,要冷静,别意气用事。”

    “都这时候了,冷静不了!”唐开山却不由分说,一把就将雷响推开,然后说,“到嘴的肥肉让人给抢了,这事要也能忍,那咱们还算是土匪,还算是爷们吗?全都跟我走,找他们算账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