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3章 分道扬镳-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893章 分道扬镳



    其实,不用唐开山他们去找,李默堂自己就找上门来了。

    不过,跟李默堂一起过来的,还有夏汉中第七十九军的第九十八师、第一零八师,以及王西原的第七十三军的第十五师。

    万相云的第三十二集团军总共也就三个军七个师,这次为了打肥城,一家伙就出动了三个主力师,可以说是大动干戈了,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在经过徐州会战、武汉会战连续两场大战之后,国民军的两百多个师,已经很难再找出一个满编师。

    第三十二集团军下辖三个军,七个师,总共也就五万多人,这还是进驻大别山区,整补后的数字,在刚刚进入大别山时,第三十二集团军甚至只有不到三万人,充其量也就是淞沪会战之前,一个步兵军的兵力。

    这次,第三十二集团军总共出动了三个师将近两万的兵力,由集团军参谋长李默堂担任前敌指挥,第七十三军军长王西原还有第七十九军军长夏汉中为副指挥,前敌指挥部就设在舒县境内的四合乡,距离棋盘寨不过二十里。

    唐开山带着肥西十八寨的二十多个土匪头子,气势汹汹找到四合乡时,李默堂的前敌指挥部才刚刚安顿好。

    李默堂在他的临时指挥部接待了唐开山一行。

    “唐大家当,还有各位当家,实在是抱歉啊。”李默堂笑呵呵的说道,“因为我们也是刚到,指挥部也是刚刚才建立起来,一切都还是乱糟糟的,你看,就连口热水都没有,真是怠慢了,怠慢各位了。”

    夏汉中和王西原坐在旁边,冷眼旁观。

    要按夏汉中和王西原的意思,直接就把唐开山这二十几个土匪头子抓起来毙了,然后强行收编肥西十八寨的三千多土匪,那就万事大吉了,从此以后,肥西少了二十多股打家劫舍的土匪,第三十二集团军却多了个独立师。

    不过李默堂坚决反对这么干,执意要跟唐开山他们谈判。

    夏汉中和王西原就只能服从,毕竟李默堂才是前敌指挥。

    李默堂长袖善舞,很善于跟人打交道,可惜唐开山却根本不吃这套。

    唐开山冷然说道:“李参谋长,我老唐一向直来直去,不喜欢拐弯抹角,所以你也别怪我嘴臭,我们今天来,就只为了一件事情。”

    李默堂笑呵呵说:“唐大当家的请说,李某洗耳恭听。”

    唐开山回头看了眼身后站着的二十多个土匪头子,说:“我希望李参谋长能够把原本属于我们的那一批军火,还给我们。”

    李默堂愣了一下,愕然说道:“唐大当家的,我没听明白你是什么意思。”

    唐开山哼声说道:“就是你们在枫树坳截下的那批军火,应该是我们的。”

    “啊?”李默堂闻言当即愣在那里,土匪的逻辑他是真的不懂,不过旁边的夏汉中却是勃然大怒,“想要军火?可以呀,问问我手里的枪答不答应。”

    说完,夏汉中就把枪套里的勃郎宁手枪给拔出来,瞄准唐开山。

    唐开山行走江湖这么多年,当然不会被夏汉中几句话就给吓到。

    当下唐开山侧过头掠了夏汉中一眼,阴恻恻的说:“这么说,你们第三十二集团军是不打算交出这批军火了?”

    夏汉中冷然说道:“都死到临头了,还想要军火?”

    唐开山便拿胸膛迎向夏汉中的枪口,说:“你倒是开枪试试?”

    夏汉中的眼睛倏的眯了一下,冷森森说:“你当我不敢开枪么?”

    说完,夏汉中就要开枪杀人,他也算是个身经百战的老兵了,什么样的场面没见过?还会在乎区区一个土匪的恐吓?

    不过,就在夏汉中准备扣下扳机的时候,一个人影却挡在他面前。

    “你又是什么东西?”夏汉中冷冷的看着挡在他面前的这个人影。

    “我不是什么东西。”雷响迎着夏汉中的枪口,强硬的说道,“我是国民革命军新编第四军,大梅山独立团肥西独立大队的副大队长雷响!

    大梅山独立团由团级单位升格为大梅山军分区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但这毕竟是**系统内的升格,国民政府和军政部是绝对不予承认的,军政部的建制表上,一直只有大梅山独立团而没有大梅山军分区。

    其实,国民政府就连大梅山独立团都不想正式承认。

    不过,由于大梅山独立团的影响太大,最后只能够捏着鼻子默认,但是对于后来大梅山独立团由团级单位升格为军分区的这件事,国民政府是绝对不承认的,事实上,**在华北、华中所建立的军区、军分区,国民政府一律都不予承认。

    所以,在军政部的建制表上,一直就只有大梅山独立团。

    “肥西独立大队?”夏汉中冷然说道,“我怎么只听说,大梅山独立团下辖只有三个步兵营外加一个骑兵营,从未听说还有肥西独立大队这么一号?”

    雷响微微一笑说:“那你现在就听说了,这是刚刚成军的。”

    “刚刚成军?”夏汉中说道,“你们征得军政部许可了么?如果未经军政部许可就擅自扩充军备,可是重罪,按律应该处以枪决!”

    唐开山等土匪头子被夏汉中唬得一愣一愣的,不过雷响却是不怕。

    现在的雷响早已经不是当初的土匪小头目了,跟在徐锐身边这么长时间,他早就已经见过大世面,也接收到了许多知识,当下从容答道:“这位长官的记性看来不怎么好,不过也没有关系,我现在告诉你也一样,根据重庆谈判时所达成的六项协议,我们**的武装不接受国民政府的指挥,将深入到敌后开展独立自主的抗战运动,所以,我们**的武装扩充兵力并不需要征得军政部允许。”

    “你这是在给我上课?小子。”夏汉中冷然说,“信不信我现在就毙了你。”

    雷响夷然不惧,微笑着说道:“那你不妨开枪,不过我想,有必要提醒你,我们团长是一个睚眦必报的人,所以你可以想象一下,杀了我会有什么后果。”

    “你这是在威胁我?我原本不想杀人,可是被你这么一说,看来今天不杀人还真是不行了。”夏汉中说完,便放下了勃朗宁手枪,先拉动枪栓推弹上膛,然后再次拿黑洞洞的枪口顶住了雷响脑门。

    夏汉中是真的起了杀心。

    因为这时候,在各个战场上,国共双方正在持续上演摩擦,万相云的第三十二集团军也早已经跃跃欲试,准备拿大梅山独立团开刀。

    雷响却是夷然不惧,冷冷的盯着夏汉中。

    眼看局面就要失控,还是李默堂出面打圆场。

    “行了,汉中老弟,你消消气,这事交给我来处理,好吗?”李默堂先把夏汉中推到了隔壁,然后又走了回来,却没有理会雷响,而是对唐开山等二十多个土匪头子说,“各位当家的,我有句肺腑之言,不知道你们想不想听呢?”

    唐开山没理李默堂,啸天虎却冷然说:“有屁快放!”

    啸天虎是雷响的结义大哥,他这是在替雷响出气呢。

    李默堂也不生气,微笑说:“是这样的,我之前在棋盘寨说过的话仍然有效,各位当家的如果愿意带着手下弟兄加入我们国民军,我们三十二集团军立刻就可以给予一个独立师的番号,集团军司令部除了会派一个参谋长,其余的师长、旅团、团长、营长等职,将全部由各位当家的以及由你们手下的弟兄来担任。”

    停顿了下,李默堂又接着说道:“除此之外,集团军司令部还将给独立师提供全套的武器装备,并且我还可以向你们保证,给予你们至少半年的整训时间,半年之内,集团军司令部绝不给独立师下达任何作战任务。”

    换成昨天,李默堂是绝对给不出这个条件的,但是现在不同了,现在他们刚刚在枫树坳缴获了大批的日械装备,还有弹药,所以三十二集团军的武器装备已经有富余,可以拿出来装备独立师了,当然前提是肥西的土匪接受收编。

    一听这话,雷响就知道,十有**要坏事了。

    说到底这些家伙终究还是土匪,都是利字当头!

    眼下大梅山军分区除了给个独立团的空头番号,已经再也给不出别的好处,而国民军能给他们的好处,除了独立师的番号,还有整整一个师的武器装备,两下一对比,不由这些土匪头子不心动。

    果不其然,听了李默堂这话后,在场不少土匪头子的眼神就开始变得闪烁。

    一贯精于算计的双笼寨大当家,铁公鸡,甚至还把唐开山拉到了大厅一侧,低声交谈起来,不过唐开山的声量很快高起来,大骂说:“铁公鸡,你他娘的就这点眼水?国民军这么点好处就把你给收买了?”

    铁公鸡被唐开山骂得满脸通红,心下更是恼怒至极,他娘的,都是当家的,凭啥你他娘的骂我就跟训孙子似的?

    当下铁公鸡大怒说:“唐开山,有道是识时务者为俊杰!你他娘的不想过好日子,可也不要拦着大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