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4章 肥西独立旅-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894章 肥西独立旅



    在利益面前,肥西十八寨的土匪最终还是不可避免的分裂了。

    包括鸡笼寨在内,绝大多数的土匪头子都倾向于参加国民军,他们之前倾向于加入大梅山独立团,跟徐锐之前交情是其次,最关键的是雷响可以给他们提供情报,帮助他们截获一大批军火,利益当头,他们当愿意。

    可是现在,这批军火被国民军截胡了,大梅山独立团给不了他们好处,而国民军却可以给予他们好处,他们当然就倾向于国民军,不管怎么样国民军才是正规军,加入了国民军才算是正儿八经的官身,用古时候的话来说,这也算是封子荫子了。

    所以,肥西十八寨的大多数土匪头子最终都选择加入国民军。

    只有两个小寨子的土匪跟着唐开山走,这两个寨子的人手全加起来也才百十来号人,这也就是说,愿意加入大梅山独立团的事实上就只有棋盘寨的一千多号土匪,而剩下的两千多土匪全加入了国民军。

    在返回棋盘寨的路上,唐开山兀自怒不可遏。

    “他娘的,知人知面不知心,老子真没想到,啸天虎居然也是这种人。”唐开山骂骂咧咧的道,“雷子,你千万别介意啊。”

    “不介意。”雷响说,“我跟啸天虎情义已绝。”

    雷响在参加大梅山独立团之前,曾经是磨盘寨的二当家,而啸天虎是磨盘寨大当家,两人是结义兄弟,雷响还曾经救过啸天虎的命,雷响却没想到,在这么个关键时刻,啸天虎却居然带着磨盘寨的土匪投了国民军。

    本来还有不少土匪处于摇摆中,但是啸天虎投奔国民军的举动给了他们丰富的联想,他们会本能的想,啸天虎的结义兄弟是**新四军中的大官,他都不肯投**,里边是不是有什么问题?于是他们便也跟着投了国民军。

    牛大器瓮声瓮气的说:“等下次见面,老子一掌劈了他!”

    “那不行。”雷响说道,“虽说眼下国民党正到处闹摩擦,但是我们**新四军绝不主动挑事,除非他们打上门来,否则不能动手。”

    风无边说:“大哥,还有雷子,其实我觉着吧,分了也好。”

    时小迁立刻附和说:“三哥说的对,分了也好,要不然大伙心都不齐,勉强凑一块又有啥意思?真到了要劲的关口,说不定反而坏事。”

    牛大器闻言大为振奋道:“对,只要咱们兄弟几个在一块,就足够了!”

    “现在还要再加上雷子。”唐开山拉着雷响手,奋然说道,“只要咱们五兄弟在一块,老子就不相信了,还能撑不起肥西独立团的旗号!”

    风无边便立刻挺身立正,煞有介事的敬礼:“报告团长。”

    “免礼。”唐开山像模像样的回礼,然后很严肃的说道,“有屁快放。”

    本来还挺像那么一回事,不过唐开山的这一句有屁快放,立刻将气氛破坏无遗,旁边的牛大器、时小迁便立刻嘎嘎怪笑起来。

    唐开山又扭头问雷子说:“雷子,接下来怎么办?”

    “接下来要做的还是得加紧整训,弟兄们的军事素养还是太薄弱了。”雷响说道,“再然后就是等候我们团长的命令,我估计,这次反扫荡很快就要分出胜负了,到时候我们肥西独立团多半要配合主力部队反攻肥西镇。”

    “肥西镇?!”唐开山几个的眼睛立刻亮了起来。

    风无边说:“大哥,雷子兄弟,我能不能提个小小的要求。”

    “啥要求?”唐开山没好气道,“是不是赵家班的那个什么花?”

    “赛金花。”风无边嘿嘿低笑道,“到时候哥几个可不能跟我抢。”

    “去你的,谁稀罕赛金花那骚娘。”唐开山说,“也就老三你稀罕。”

    风无边说:“大哥,赛金花那不叫骚,那叫香,娘胎里带来的体香,香着呢。”

    “玩女人有啥意思。”牛大器却说道,“等打下肥西镇,老子要包下如意楼,赌他个三天三夜,赌他个昏天黑地。”

    雷响的脑门上便立刻浮起三道黑线。

    看来肥西独立团的改造,任重道远。

    (分割线)

    雷响要改造肥西独立团,任重道远。

    朱子茂同样对手下的这群土匪不满。

    忘了说了,朱子茂已经被李默堂委任为刚刚成军的肥西独立旅的参谋长,并且负责整个独立旅的整训,肥西独立旅的旅长暂时由李默堂兼任,鸡笼寨大当家铁公鸡,还有磨盘寨的大当家啸天虎,被委任为独立旅副旅长。

    其余的二十多个土匪头,分别担任团长、营长等。

    对于李默堂的这个安排,朱子茂稍微有点儿不满,因为他在献出情报前,提出的两个要求,到现在一个都没有满足,不过李默堂也跟他说了,杀雷响不能急于一时,至于职务,李默堂也提出来,过段时间就委任他担任旅长。

    前提就是,朱子茂必须搞好部队的整训。

    不得不说,朱子茂这小子还是有点水准的,当初刘金标把他留在身边当行政处干事,而没放他去部队,确实屈才了。

    朱子茂刚一上任,就立刻抓住了主要矛盾。

    朱子茂非常清楚,他背后虽然有李默堂撑腰,但是要是自己立不起来,事事处处都要劳烦李默堂出面,那么无需多久他就会被跑到一边,所以他要想在刚成军的肥西独立旅站稳脚跟,就必须获得两个副旅长的鼎力支持。

    当天晚上,朱子茂就在邻近的花岗镇找了家小饭馆,宴请铁公鸡和啸天虎。

    因为已经是官军,再无需避讳姓名,铁公鸡和啸天虎都已经恢复本姓本名,铁公鸡本名铁建功,啸天虎本名肖天来。

    “铁旅长,肖旅长,我先干为敬。”朱子茂首先干杯。

    有道是伸手不打笑脸人,铁建功和肖天来便也跟着干杯,不过在内心深处,两人并没有因此解除对朱子茂的警惕心。

    朱子茂放不酒杯,说道:“我只问两位一句,进了国民军,只是想混日子,还是想要干出一番大事业?

    铁建功说:“混日子怎么说?”

    朱子茂说:“如果两位只是想要混日子,我立马就走,不过我得提醒两位,国民军中派系林立,混日子不是那么容易的,要是手下没一支军事过硬、能打硬仗的部队,最后不是被别人连皮带骨头吞喽,就是被送上战场充当炮灰。”

    肖天来接着问道:“那干一番大事业又怎么说?”

    朱子茂嘿然说道:“如果两位想干一番大事业,将来还想晋升师长、军长甚至于集团军总司令,那咱们就必须齐心协力,搞好部队的整训,只有部队整训好了,有了战斗力,我们在长官的面前才能够说得起硬话。”

    铁建功和肖天来同时点头说:“是这个理儿。”

    “这么说两位是同意我的提议了?”朱子茂问。

    铁建功和肖天来对视了一眼,说:“基本上同意。”

    “好,整训的工作我来主抓,我虽然没上过中央军校,但好歹也在大梅山青训营旁听过一段时间,军事上的道道我并不陌生。”朱子茂说此一顿,又说,“至于你们二位,只需要在关键时刻给我提供支持就可以了。”

    铁建功小心的问:“怎么个支持法?”

    朱子茂说:“比如说你们二位手底下的某个弟兄违反了军纪,我要处罚他们,甚至于枪毙他们时,你们绝对不能够阻拦,不然,这个口子一开,部队也就没办法整训了,不整训就没战斗力,最后就只能沦为炮灰。”

    停顿了下,朱子茂又接着说:“而且,我得提醒二位,肥西旅立旅完蛋之日,也是二位遭人清算之时,李参谋长对我们还算友善,但是夏、王二位长官的态度就很恶劣,我还听说万总司令对我们这些野路出身的军官也不怎么看重。”

    铁建功和肖天来在心里衡量了一下,觉得几个弟兄的重要性,远不及整个部队所有弟兄的安全更重要,更不及他们的前途重要,当下便点头应承了下来。

    “好,痛快。”朱子茂大喜道,“铁旅长、肖旅长,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铁建功和肖天来也跟着举杯,跟朱子茂重重相撞。

    朱子茂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然后一挥手说:“我还有一份薄礼奉上。”

    话音才刚落,便有两名警卫捧着两只木匣子进来,朱子茂命他们将木匣子放在桌上,然后打开来,却只见里边装的全都是用红装封好的银元,这五百大洋是李默堂赏朱子茂的,朱子茂全拿来跟铁建功和肖天来攀交情了。

    必须得承认,朱子茂这小子还是有儿手腕的,而且野心也是不小。

    看着木匣子里装着的银元,铁建功和肖天来的眼睛全都亮了起来,五百大洋不算啥,关键是他们从这件小事中看出了朱子茂真是个想做事的,跟着这小子混,或许真会有前途,没准还真能够捞个旅长、师长什么的当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