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6章 跑得了么?-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896章 跑得了么?



    徐锐回到司令部时,几个团长、营长已经等着了。

    “团长,冈部直三郎这个老鬼子看来是要跟我们拼命了。”何光明说,“刚刚一营从草帽山发来电报,说鬼子先是对他们进行了长达半个小时的炮火准备,接着出动了至少一个步兵中队的兵力,向他们的前沿阵地发起了猛攻。”

    万重山又接着说道:“而且,在鬼子向草帽子阵地发起攻击后,鬼子炮兵联队的炮击居然没有结束,而是继续向我们的纵深阵地发起了炮击,更离奇的是,鬼子的这次炮击强度非常大,就跟要把所有炮弹打光似的。”

    徐锐说:“老何,老万,老高,你们几个怎么看?”

    高楚说:“无非就是两种可能,一种可能,冈部直三郎迫于华中派谴军司令部的压力,决定总攻了,想要跟我们拼命了!另一种可能,就是小鬼子要跑了,之所以在跑之前出动这么多的兵力进攻猛攻,无非是为了迫使我们收缩防御。”

    “鬼子想要逃跑?”铁钢说,“没理由啊,鬼子为什么要跑?”

    警卫营长秋风说:“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雷子那边得手了。”

    炮兵营长牛大壮说:“算算时间,雷子他们也差不多应该得手了。”

    几个营团长正说间,便看到小桃红急匆匆跑过来,向徐锐报告:“姑爷,雷大哥从棋盘寨发来急电,出状况了!”

    听到这话,几个营团长便是一愣。

    徐锐伸手接过电报,看完之后脸色立刻阴沉下来。

    何光明问:“团长,咋了?肥西那边出什么事了?”

    徐锐并没有吭声,只是把手中的电报递给了何光明。

    何光明看完电报之后却立刻哇哇大叫起来:“驴曰的,让三十二集团军截胡了?万相云这狗东西,是不是活腻歪了,居然敢截我们胡?”

    “营座,我看看。”高楚伸手夺过电报,看完之后也怒了。

    然后是铁钢、秋风、牛大壮、万重山等几个营团长,除了秋风,其余几个全都是破口大骂,秋风虽然没有骂人,但是也能够看出来,对于第三十二集团军的行为十分生气,到嘴的肥肉让别人给抢了,能不生气么?

    “万相云,你娃别牛,等我们腾出手来,一准收拾你服服帖帖的。”

    “团长,这事绝不能就这么算了,这笔账早晚得找万相云算回来。”

    “敢在我们大梅山军分区头上动土,反了他了,这事儿绝对没完。”

    小桃红却说道:“可是姑爷,有个事十分古怪,鬼子运输队走安庆路线是绝密,只有极少数人知道,第三十二集团军是怎么知道的?”

    徐锐心头一凛,沉声说道:“小桃红,立刻给保卫科发报,让他们彻查这件事!”

    “是!”小桃红答应一声,转身匆匆去了,徐锐收回目光,沉声说,“鬼子的军火虽然让第三十二集团军给截胡了,但是熊本师团突然发疯的原因却也找到了,这么说来,冈部直三郎这个老鬼子确实是打算要跑。”

    说到这里,徐锐嘿嘿一笑,又接着说道:“不过,跑得了么?”

    “鬼子真要跑?”高楚闻言一愣,刚才他其实是大嘴巴瞎说的。

    “没错,鬼子确实是要跑。”徐锐点头说,“而且就在今天晚上!”

    “那还等什么?”何光明大叫道,“团长,赶紧下命令吧,打他狗曰的!”

    “打他狗曰的?”徐锐笑着问道,“老何,那你倒是说说,怎么个打法?”

    何光明说:“那还用说么,当然是贴上去,死死缠住鬼子,绝不能让他们跑喽。”

    “贴上去,死死缠住鬼子,说的倒是轻松,那你知道这么做会损失多少弟兄么?”徐锐冷然说,“这五六天,鬼子在大坪镇可没有一刻的轻闲,都在拼命的修建防御工事,整个大坪镇都快要被他们修成要塞了。”

    “那怕啥。”何光明嘿然说,“咱不是有没良心炮么?”

    徐锐便回过头对牛大壮说道:“老牛,你跟他说还剩多少炸药包。”

    牛大壮叹了口气,对何光明说:“老何,总共就剩不到五百捆炸药包了。”

    “只剩这么点了?”何光明说,“煤化工厂不是已经建起来了么,怎么,黄色炸药仍旧生产不出来?还是不让生产炸药包?”

    大梅山军分区的煤化工厂确实已经建起来,甚至制药厂也已经建成投产。

    不得不说,军部二号首长在工人界还是相当有号召力的,他这个总工会主席一出马,就什么样的专业人才都能够找着,甚至还有专门从云南、四川被他一封信给叫过来的,只用了短短不到两个月时间,制药厂和煤化工厂就建起来了。

    只不过煤化工厂产能有限,生产的黄色炸药用来制造子弹、手榴弹都还嫌不够,根本没有多余的制作炸药包,眼下制约产能的并不是设备,而是因为没有足够的熟练工人,等将来熟练工人的数量增加,产能肯定会有一个大的增长。

    牛大壮没好气道:“这事你别问我,问肖部长去。”

    “问那头母老虎。”何光明缩了缩脖子,“那还是算了。”

    何光明话音未落,一个声音忽然传过来:“谁,刚才谁说我坏话?”

    何光明急回头看,便看到肖雁月怒冲冲的过来,在肖雁月的身后,还跟着长长的民夫队伍,这些民夫肩上都挑着担子,担子里装的都是弹药、粮食还有药品,大梅山军分区的主力在大坪镇跟鬼子交战,后勤保障都靠这些民夫肩膀扛。

    看到肖雁月的凤目瞪过来,何光明立刻急中生智,指着高楚骂道:“我说高楚,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要在背后说肖部长坏话,不要在背后说肖部长坏话,你咋就不听?作为你的老长官,我今天必须得说道说道你,你呀!”

    “我……”高楚指着自己的鼻子,立刻懵逼了。

    “你什么你。”何光明立刻打断说,“今后可不许这样了。”

    “少来这套。”肖雁月根本不上当,瞪着何光明说,“别以为我刚才没听到,就你那大嗓门,十几里外我就听见了。”哼了一声,又接着说,“从这个月开始,你们一团的特供全部取消,该是多少那就是多少,别再想从我这里多拿走一粒子弹!”

    后勤部配给各个部队的给养是有一个定数的,但人有亲疏远近,部队也有头等、二等之分,何光明仗着是老资历,一团又是大梅山军分区头等主力,就经常找肖雁月软磨硬泡,每次领给养都会变着法儿的多要一点好处,肖雁月碍于面子一般也都会答应,但这次,何光明可算是犯在肖雁月手里了。

    “别啊,肖部长,别。”何光明闻言立刻急了,“千万别!”

    肖雁月却轻哼了一声,昂着头走了,像一只骄傲的小孔雀。

    “团长。”何光明便可怜兮兮的看着徐锐,说,“你帮我说说呗?”

    “这忙我可帮不了,后勤部不归我管。”徐锐不假思索的拒绝,他才不会傻到去管这样的破事,要是这种破事他都要管,他还不得累死?然后接着说,“那啥,我们接着讨论刚才的话题,对了,我刚才说到哪了?”

    高楚说道:“团长,你刚才说到为什么不能现在贴上去?”

    “对,为什么不能现在贴上去?”徐锐说,“因为鬼子已经在大坪镇修好了一座坚固的营垒工事,而我们又没有足够的炸药包用来摧毁鬼子的工事,强攻的话,损失太大,所以最好的办法,还是让小鬼子主动放弃这防御工事。”

    高楚、秋风、万重山等人不约而同的点点头。

    “我再来考考你们。”徐锐又问,“你们说,战场选在哪里最好?”

    何光明大大咧咧说:“只要不是在大坪镇,别的地方哪里都一样。”

    徐锐摇头说:“你娃就是个张飞,永远都只知道往前冲,冲冲冲。”

    万重山说道:“最好在单县县城,可以利用城内的建筑跟鬼子打巷战,可以最大限度的发挥出我们狼牙战队的优势,而且单县县城内还有完整的地道网络,我们可以从任何地点向小鬼子发起进攻,鬼子根本防不胜防。”

    “老万你这是一厢情愿。”徐锐说,“熊本师团不会自投罗网的。”

    秋风忽然说:“八斗镇,我认为在八斗镇阻击小鬼子是最合适的。”

    徐锐问道:“为什么?为什么你认为在八斗镇阻击鬼子最为合适?”

    “两个原因。”秋风说道,“一是因为鬼子从大坪镇到八斗镇,经过一夜的长途急行军之后肯定筋疲力尽;二是因为八斗镇紧邻肥东镇,处于日占区边缘,到了八斗镇,鬼子就不可能再有恋战之心,只想早些逃回肥城去。”

    “不愧是从五十八师出来的。”徐锐说,“一语中的!”

    停顿了一下,徐锐又森然说:“战场就选择在八斗镇!八斗镇,就是熊本师团的葬身之地!我们要拿熊本师团两万多鬼子的命,血祭八斗镇两千多乡亲的亡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