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7章 此处有地雷-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897章 此处有地雷



    徐锐的作战命令很快下达到了单县民兵大队。

    接到命令时,单县民兵大队正跟随王沪生在县城到八斗镇之间破袭公路,并拔除沿线的鬼子据点,其实,早在熊本师团刚进驻大坪镇时,徐锐就已经让王沪生带着一千多民夫在鬼子身后搞破袭,并让单达率领单县民兵大队负责保护。

    接到命令之后,单达赶到找到了王沪生,报告说:“政委,司令员来电报了。”

    王沪生闻言赶紧放下手中的铁锹,然后擦了擦手,这才从单达手中接过电报。

    看完电报之后,王沪生对单达说:“小鬼子要逃跑,老徐让我们加紧破坏公路,甚至就连乡间小路也挖断,再把八斗河上的桥炸掉,确保小鬼子的重装备无法通过八斗镇!单大队长,你赶紧集合队伍,准备攻打八斗镇据点!”

    鬼子在八斗镇大肆烧杀掳掠之后,又在镇外建了一个据点。

    王沪生的民夫队要想挖断八斗镇附近的公路,并炸掉桥梁,就必须首先拔掉八斗镇的鬼子据点,因为八斗镇据点的鬼子会干扰他们破袭。

    单达得令之后,当即前去集合单县民兵大队。

    如今的单县民兵大队,兵力已经超过了千人,装备也不差,老套筒、火铳这样的老式枪械已经基本上淘汰,大多数民兵都用上了汉阳造以及中正式等新式武器,甚至还有一门六零口径的轻型迫击炮,这是单达的宝贝。

    八斗镇据点的小鬼子只有一个班,还有伪军一个连。

    看到一千多民兵黑压压的围上来,据点里的伪军立刻慌了,再然后,单达架起了六零口径的迫击炮,对着炮楼轰轰就是两炮,一下就把炮楼顶上的顶棚给掀了,守在据点里的一百多号伪军当即怂了,打起白旗要投降。

    据点里的小鬼子不让,开始恐吓、屠杀伪军。

    然后,伪军开始反抗,展开混战,伪军的战斗力虽然孱弱,但是胜在人多,一百多号伪军就是用牙齿咬也足够将十几个鬼子给活活咬死,十几分钟后,据点里的十几个鬼子就被伪军杀光了,然后伪军放下吊桥,排着队出来投降。

    单县民兵大队兵不血刃的拔掉了八斗镇据点。

    接到捷报之后,王沪生当即带着千余民夫进入八斗镇,先炸了桥梁,然后开始挖断八斗镇的公路,甚至连乡间的土路也不放过,到傍晚,八斗镇内的长度超过一百公里的公路以及乡间小路,已经全被挖断。

    不过,这个时候从肥东镇赶过来增援的鬼子也赶到了。

    熊本师团离开肥城后,冈部直三郎给留守肥城的今胜治留下了一个大队,负责保护肥城四镇及身后的后勤补给线,听闻八斗镇遭到袭击,今胜治便立刻命令肥东镇的鬼子守军,派出一个步兵小队前往增援。

    但是,这个赶来增援的鬼子步兵小队却反而遭到了单县民兵大队的伏击,全军覆灭!

    之后,留守肥城的今胜治就不敢轻举妄动了,因为他手中兵力十分有限,不敢再轻易往外派兵了,要不然肥城四镇的安全就无法保证了,毕竟日军的敌人并不只大梅山独立团,还有盘踞大别山中的国民军。

    而且,今胜治已经接到报告,说国民军的主力部队已出现在了舒县境内。 嫡女乱

    所以,今胜治放弃了重新夺回八斗镇、打通补给线的努力,而只是给冈部直三郎发去了一个电报,将八斗镇的情况如实跟他报告,今胜治的言外之意,是让冈部直三郎另外选择撤退的路线,八斗镇可能并不安全。

    但是这个时候,冈部直三郎已经无法更改了。

    因为熊本师团的参谋部已经制定好撤退计划,命令已经下达,各个联队甚至已经在有序的后撤了,这个时候如果再临时更改命令,不仅会严重耽搁时间,而且势必会造成混乱,一旦步兵第四十七联队被大梅山独立团打垮,那就麻烦大了。

    何况,既便是更改撤退路线,谁知道别的方向会不会有阻击?

    因此,冈部直三郎仍然决定,从八斗镇撤退,冈部直三郎想,活动在八斗镇的不过只是一群民兵,战斗力十分有限,只要熊本师团主力部队一到,转眼之间就能够把他们打垮,应该耽误不了多少时间。

    不过,冈部直三郎这次真的想错了。

    他的所有的假设,是建立在徐锐并不确定熊本师团要撤退的前提之上的。

    可是,不幸的是,徐锐却已经提前判断出熊本师团要撤退,而且,抢在熊本师团还没有撤退之前,徐锐就已经命令秋风的警卫营以强行军赶往八斗镇,当熊本师团的前锋,步兵第二十三联队所属步兵第一大队赶到八斗镇时,警卫营已经先一步赶到!

    “秋营长,你们正规军来了,我们心里就有底了。”单达迎上前,笑着对秋风说。

    “单大队,你们民兵辛苦了,接下来就把这里交给我们吧。”秋风跟单达握过手,又紧接着问道,“对了,政委呢?”

    单达连忙说:“政委带着人在前边挖路呢。”

    王沪生是个对工作极度负责认真的老党员,做事一丝不苟。

    秋风便说道:“单大队,你马上通知政委,让他赶紧带着民夫撤离!”

    秋风绝不希望看到民夫有任何的伤亡,更加不希望王沪生有任何好歹。

    徐锐对于大梅山军分区来说固然是不可或缺,但是王沪生也是同样的重要,要是换个别的政委过来,大梅山军分区未必能有今天的局面,何况王沪生跟徐锐关系极好,要是王沪生真有个好歹,徐锐要是知道了非剥了他的皮不可。

    想到这一层,秋风又说:“单大队,这样吧,你带着单县民兵大队,赶紧护送政委和民夫队返回根据地。”

    单达犹豫说:“那八斗镇这边?”

    “这边没事,有我们警卫营呢。”秋风说完,又叮嘱道,“单大队长,记住一定要保护好政委还有民夫队的安全,听到没有?”

    “知道了。”单达点点头,转身走了。

    秋风当即带着部队,接管了民兵大队的阵地。

    警卫营刚进入阵地,前方夜空下便紧接着出现了星星点点的火光,这却是熊本师团的前锋,步兵第二十三联队过来了。 官人很忙

    秋风伸手一拉枪栓,喝道:“准备战斗!”

    警卫营官兵便纷纷拉动枪栓,推弹上膛。

    (分割线)

    鬼子步兵第二十三联队的联队长叫佐野虎太,是个四十出头的老鬼子。

    这一点,日军跟国民军有着很大的不同,在小日本的陆军中,除了皇室子弟,根本就找不到四十岁以下的大佐,而要想晋升为将军,没有五十岁是绝对不可能的,但是国民军却不同,国民军尤其中央军,三十岁出头的将军大把。

    佐野虎太四十岁出头就已经晋升为大佐,在日军中已经属于很罕见了。

    所以,对于自己的军旅前途,佐野虎太也是信心满满,在踏上中国战场之前,佐野虎太甚至已经在憧憬着晋升陆军少将,不过到了中国战场之后,佐野虎太才真认识到,中国人并没有他想象之中那么的容易对付。

    尤其是半年前的肥城保卫战,完全颠覆了他对中国人的认知。

    所以这次对大梅山独立团的扫荡作战,佐野虎太是如履薄冰,时刻保持警惕,唯恐一步踏错就会顷刻陷入万劫不复之境,只不过,有些事并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战争,并不是你足够警惕,就可以规避所有危险。

    一阵突如其来的爆炸,惊动了佐野虎太。

    副官和几个警卫员便立刻围过来,将佐野虎太保护在最中间。

    “八嘎!”佐野虎太却劈手扇了副官一耳光,骂道,“你们是嫌我不够显眼么?”

    为了避免成为狼牙的猎物,熊本师团的将官、佐官甚至尉官,也真是够委屈的,不仅不敢穿象征身份地位的将校呢,甚至连鞋子也必须跟普通士兵穿一样的板牛皮鞋,不过衣服和鞋子可以换,但是有些根深蒂固的习惯却不是那么容易改掉的。

    比如说,在遇到危险时,副官和警卫员总会习惯性的保护主官。

    又比如,通信兵在向主官报告时,总会习惯性的先来一个鞠躬。

    这些个根深蒂固的习惯,给鬼子的军官构成了极大的威胁,有不少尉官甚至佐官,就是因为这样的习惯惨死在狼牙的枪口下,佐野虎太可不愿意重蹈那些倒霉蛋的覆辙,成为狼牙的枪下亡魂。

    “哈依。”副官挨过一耳光,又习惯性的向着佐野虎太顿首。

    这下佐野虎太甚至都懒得生气了,因为他也知道有些习惯不是那么容易改的。

    没一会,步兵第一大队派回来的通信兵就赶到了,向佐野虎太报告了一个坏消息:前方公路上密密麻麻的全部都是地雷!

    “地雷?”佐野虎太便心下一沉,赶紧带着副官和警卫赶到了前边。

    佐野虎太由于穿着普通的鬼子军装,身上也没有任何标示大佐军衔的标志物,所以丝毫不担心自己的安全,径直来到了最前沿,结果却发现,前面的公路上果然插满了小旗,在这些密密麻麻的小旗的前面还竖着块木牌。

    木牌上还写着:此处有地雷,请谨慎步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