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8章 人体滚雷-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898章 人体滚雷



    佐野虎太命令士兵打亮了十几盏手电筒,顺着公路往前照,结果却发现,一直到视野的尽头,都是这种三角小旗。

    “八嘎。”佐野虎太扭头问身边的步兵第一大队大队长田渊悠人道,“田渊桑,刚才怎么回事,这些三角小旗下都有地雷?”

    “哈依。”田渊悠人顿首说道,“有些有,有些没有,而且还是陶瓷做的地雷,我们的探雷器甚至都探测不到!”

    刚才步兵第一大队刚刚看到这片地雷阵时,田渊悠人根本就没当回事。

    田渊悠人想当然的认为,中国人不可能在公路上埋下如此之多的地雷,虽说中国人喜欢埋地雷,也通常会大量埋雷,但绝不可能奢侈到在这么短的一段公路上埋下这么多雷,因为这么做的费效比实在是太低。

    不过,在这么多的假目标当中,保不准就有一个是真的。

    所以,田渊悠人还是按照操典,命令工兵进行扫雷作业。

    结果不出田渊悠人所料,工兵并没有在公路上面探测到任何一颗地雷,至少在前十米的距离没有探测到,有鉴于此,田渊悠人便立刻中止了工兵部队的扫雷作业,然后又命令部队继续前进,然而,大部队才刚刚进入雷阵,便立刻踩了地雷。

    刚才佐野虎太听到的那两声爆炸声响,就是田渊大队的步兵踩了地雷。

    这两声突如其来的爆炸,一下子就把田渊悠人给炸傻了,田渊悠人赶紧命令工兵中队再次进行扫雷作业,而且不再使用探雷器,改用刺刀手工探雷,结果真在之前已经探测过的那一段公路找到了十几颗地雷。

    将那十几颗地雷挖出后,才发现是陶瓷做的地雷。

    而小鬼子装备的却是金属探雷器,难怪探测不到。

    “陶瓷地雷?”佐野虎太脑门上立刻浮起两道黑线,咬牙切齿的说道,“这些狡猾的支那人,各种稀奇古怪的伎俩真是层出不穷哪,居然还能想到用陶瓷做地雷!”

    田渊悠人哈依一声,说道:“联队长,陶瓷地雷的杀伤力绝不比金属地雷差。”

    佐野虎太闷哼一声,又说:“探雷器探测不到陶瓷地雷,这岂不是就意味着,前面这么长的一段距离,都得用刺刀进行手工探雷?”

    “哈依。”田渊悠人顿首说,“手工探雷就是时间会长些。”

    “但是我们现在缺的就是时间。”佐野虎太闷哼了一声,又说,“绕行吧!”

    步兵第二十三联队这次担负的是前锋任务,所以属于轻装上阵,并没有携带重武器,就算唯一的一个炮兵中队,所装备的也只是八门九二式步兵炮,相比山炮以及野炮,九二式步兵炮的运输要简单得多,将炮架、炮身分拆开,扛着就能走。

    所以,步兵第二十三联队根本就无需依赖公路进行机动。

    佐野虎太的命令很快传达下去,原本停在公路上的鬼子,便立刻往两侧散开,准备从公路左右两侧的田野绕行,庆幸的是,八斗镇附近的地形已经属于开阔的平原地形,公路两侧全都是一望无际的田野,通行无碍。

    不过,佐野虎太的如意算盘很快就落空了。

    最先进入公路两侧的田野的两个步兵小队,才往前走了不到五十米,便立刻又踩到了地雷,伴随着“轰轰轰轰”四声巨响,十几个鬼子顷刻之间就被炸翻在地,其中两个小鬼子被当场炸死,另有一个被炸飞了右腿,哀嚎连天。

    佐野虎太的目光瞬间变得呆滞,不能够吧?

    该死,公路两侧的田野上居然也埋了地雷?

    尼妹,不带这么欺负人的,还让不让我们愉快的行军了?

    田渊悠人刚刚把脚伸出去,准备下到地里,结果一听到爆炸声,便立刻又把伸出去的右脚缩回来。

    然后,田渊悠人回头说道:“联队长,支那人还真是狡猾,居然还在公路两侧的田野里也偷偷埋了地雷,现在怎么办?”

    “你问我,我问谁去?”佐野虎太一下就毛了。

    田渊悠人便傻在那里,耷拉着脑袋不知道该怎么办。

    好半晌后,佐野虎太咬咬牙,说道:“命令,人体滚雷!”

    “纳纳尼?”田渊悠人闻言吃了一惊,失声道,“人体滚雷?!”

    佐野虎太的目光便立刻斜过来,冷森森的问道:“怎么,田渊桑你还有更好的办法。”

    “啊?”田渊悠人打了个冷颤,赶紧摇头说道,“没有,卑职并未想到更好的办法。”

    “那你还废什么话?”佐野虎太说道,“赶紧开始挑人,准备人体滚雷,另外我再跟你重申一遍,时间,时间!我们现在最缺的就是时间!”

    “哈依!”田渊悠人再也不敢多说什么,赶紧挑人去了。

    不片刻,田渊悠人便挑选了十几个鬼子,准备人体滚雷。

    需要特别说明的是,这十几个鬼子并非田渊悠人强迫的,而是自己站出来的,熊本师团能够成为小日本十七个常设师团中最能打仗的两个师团之一,并不是侥幸的,这些来自南九州的小鬼子,还真有不少是不怕死的。

    这十几个鬼子出列之后,先是面向东方进行了一番简短而又庄严的仪式,算是向天皇还有亲人告别,然后将身上的军装一脱,只穿着一条兜裆裤就躺到了冰冷的田野上,一咬牙一闭眼,就骨碌碌的往前翻滚!

    “轰隆!”一个鬼子兵很快就碾到了地雷,被炸成了碎片。

    “轰轰!”又有两个鬼子兵碾压到了地雷,也当场被炸死。

    只不过,再后面就没了,剩下的十几个鬼子兵一直往前滚出很远,都再也没有碾压到任何一颗地雷,到最后十几个鬼子兵勇气泄尽,便不约而同的停了下来,这十几个鬼子再是悍不畏死,但要是有活下来的机会他们也是不愿意放弃的。

    我们都已经滚这么远,对帝国、对天皇陛下也够意思了吧?

    当下十几个鬼子便纷纷站起身,站在几百米外大声的叫喊:“大队长,这边安全!”

    田渊悠人长出一口气,有些困惑,也有些庆幸,回头对佐野虎太说道:“联队长,看来支那人并没有埋太多地雷。”

    “哟西。”佐野虎太闻言欣然点头,然后挥手说,“开路!”

    原本静止在田野上的鬼子队列便再一次向前移动,顺着刚才那十几个鬼子用人体滚出来的安全通道,小心翼翼的往前走,直到走了五百多米,再扭头看公路上时,发现公路上已经看不到那些讨厌的小旗了,才又回到公路上继续行军。

    不过为了谨慎起见,田渊悠人还是首先命令工兵到公路上探测了一下,当然,使用的并不是探测器,而是刺刀!十几个鬼子工兵在公路上一字排开,然后伏下身,用刺刀在公路上一下下的刺,仔细的探,结果往前探了五十米都没任何发现。

    田渊悠人这才放心,命令部队离开田野,又回到公路上。

    相比较松软的田野,在坚硬的公路上行军当然更加惬意。

    (分割线)

    佐野虎太和田渊悠人不知道,警卫营就在前边等着他们。

    警卫营的官兵其实早就看到鬼子的火把,不过硬是等了好半天。

    小鬼子迟迟都不来,秋风等得有些不耐,居然还抽空打了个盹,迷迷糊糊中,忽然听到有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睁眼看,便看到警卫三连连长薛老幺从前面匆匆跑回来,然后兴冲冲的低叫道:“营长,来了,小鬼子来了嗦。”

    “娘的,终于来了么?”秋风扬起手枪,低声喝道,“准备战斗!”

    同样等的有些不耐烦的三连官兵,便纷纷打起精神,因为气温低,官兵们冻得手指有些僵,便纷纷呵气暖和手指,放眼望去,便只见阵地上腾起一团团白雾,很是醒目,只不过前方正打着火把往前走的小鬼子看不到。

    不一会,鬼子前锋就进入到了一百米内。

    秋风便立刻扣下扳机,同时大喝:“打!”

    薛老幺便立刻跟着声嘶力竭的大吼起来:“打,给老子狠狠的打!往死里打!”

    下一刻,警卫营三连的两百多官兵便纷纷开火,两挺马克西姆、六挺歪把子外加一百八十多枝步枪,同时间开火,密集的弹雨瞬间就交织成一张绵密火网,将前方大步开过来的鬼子笼罩其中,下一个霎那,鬼子便如被割倒的野草,一片片的倒下。

    这一下,小鬼子绝对是损失惨重,要是搁平时,小鬼子绝对不可能如此大意,既便是白天行军,鬼子也多半会派出尖兵开道,夜间行军那就更加不用说了,可是这一次,田渊大队却被虚虚实实的地雷阵搞得晕头转向,所以疏忽了。

    这一疏忽,直接就葬送了负责开道的一个小队。

    转眼之间,开道的一个步兵小队,五十多个鬼子就被杀个干净!

    侥幸的是,后续跟进的田渊大队主力跟负责开道的前锋小队拉开了一段距离,要不然只是这一下火力急袭,就至少可以干掉半个田渊大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