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0章 鬼子堵住了-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900章 鬼子堵住了



    进展缓慢的不只鬼子,还有大梅山军分区的部队。

    为了保证师团主力顺利撤退,冈部直三郎把岩崎民男的第四十七联队留了下来,岩崎大队凭借大坪镇的坚固工事,顽强的顶住了大梅山军分军两大主力团的多次轮番进攻,一直到次日中午时分,一团才终于占领了大坪镇的外围阵地。

    下午两时,鬼子被压缩到了方圆不足百米的狭窄区域内。

    看到两大主力团在大坪镇打得热闹,警卫营也被派去了八斗镇打阻击,警备团长高楚和骑兵营长铁钢便有些急了。

    高楚和铁钢联袂找到了徐锐。

    “团长,你也太厚此薄彼了。”高楚首先嚷嚷说,“不管怎么说,我们警备团也算是军分区的主力团,可现在一团、二团已经在大坪镇跟小鬼子打好半天了,我们警备团却始终不让上,这哪行?我手下那些个营连长都已经闹翻天了。”

    这就是国民党军官跟**军官之间的最大区别。

    国民党军官因为官场生态的关系,有枪才有地位,腰杆子才硬,所以一个个往往都只想着保存实力,所以能不上战场,他们就尽量不上战场,因为上战场,就意味着会消耗掉他们手里的兵力,就会威力他们的权势以及地位。

    所以在国民党军队里,几乎就没主动请战的军官!

    但是**的军官不一样,**的官场生态比国民党好得多,朝气蓬勃的多,所以**指挥员的想法就要反过来,他们根本就不怕打仗,就怕没仗打!因为打仗往往就意味着更多的战功,往往意味着晋升。

    **指挥员就不怕手下兵力被消耗掉?

    还真不怕,因为**的部队都是党的,而不是指挥员个人的,这一点,是国民党跟**之间最为本质的区别,国民党军内部派系林立,**军队内部其实也有派系,但是这个派系与兵权没任何关系。

    所以建国之后,共和国好几次面临危险,部队却从来没有乱过。

    以****在解放军体系内那么崇高的地位,叛逃前,甚至都无法带走哪怕一个团,如果换成是国民党军,以****的地位,只要一句话,整个四野的老部队恐怕都要云集景从,但这在**却是根本不可能发生的。

    言归正传,**党内、军内良好的政治生态,决定了**部队的指挥员们,一个个都热衷于打仗,所以高楚、铁钢看到一团、二团在大坪镇跟鬼子打得热闹,而且眼看着就要拿下大坪镇了,两个人便有些无法淡定了。

    高楚叫道:“团长,就是轮也该轮到我们团了吧?”

    铁钢说道:“老高,你叫唤个啥?这次反扫荡开战以来,你们警备团已经不错了,都已经打了好几次硬仗了,我们骑兵营才惨呢,一次像样的大仗都没轮到,就上次在官县,追歼了小鬼子的饭田支队,可那点强度是真不过瘾。”

    说完,铁钢又对徐锐说:“团长,还是我们骑兵营上吧?一团、二团也太磨叽了,打了这好半天都没有打下大坪镇,换我们骑兵营上,一口气就给你拿下!”

    高楚立刻反击说:“老铁你别闹,你们骑兵也就打打野战,阵地战不是你们的菜,这最后的总攻任务,必须是也只能是我们警备团的!”

    “必须是也只能是你们警备团的?”徐锐似笑非笑的说道,“行啊,我这没问题,只要你能说服老何把最后总攻任务让给你们警备团。”

    “嘎?”高楚闻言,一张脸便立刻垮了下来。

    高楚抢谁的食都行,唯独不敢抢何光明的食,不仅是因为何光明脾气大,更因为何光明是他的老长官。

    铁钢又说:“团长,你也不能总晾着我们骑兵营吧?”

    “晾着你?”徐锐嘿然说,“老铁你想多了,你们骑兵营可是我们大梅山军分区最锋利的一把刀,这么大的一次战事,怎么可能晾着你们骑兵营?”

    铁钢闻言顿时间眼前一亮,兴奋的说:“团长,这么说有任务?”

    “当然。”徐锐重重点头说,“如果不出什么意外的话,熊本师团主力现在应该已被警卫营堵在八斗镇附近,再接下来就是对熊本师团的歼灭战了,但是最后,熊本师团一定会寻求往西突围,那时候,就是你们骑兵营大显身手的时候了。”

    “明白!”铁钢兴奋的说,“团长你放心,小鬼子一个都跑不了!”

    徐锐轻嗯一声,又说道:“不过现在,还是先打下大坪镇再说,只有打下大坪镇,全歼了盘踞镇上的鬼子,我们才能心无旁鹜的往前追,要不然,留着这么一股鬼子在身后,指不定会酿出什么乱子,到时候反过来让鬼子抄了我们的后路,那乐子可就大了。”

    徐锐话音方落,指挥部外便再次响起了猛烈的爆炸声,徐锐便赶紧带着铁钢还有高楚走出指挥部,再举起望远镜往大坪镇方向看,便看到大坪镇方向已经腾起了一团团烟尘,那是牛大壮的炮兵营,在使用没良心炮进行集群炮击。

    “老牛的炮兵营开始了。”高楚说道,“看样子一团马上就要开始总攻了。”

    铁钢则有些担心的说道:“炮兵阵地没问题吧,可别让鬼子的航空兵炸了?”

    反扫荡开始以来,大梅山区上空的鬼子侦察机、战斗机以及轰炸机就没有消停过,几乎每隔一两个小时都会有鬼子的飞机过来,或者扔几颗航空炸弹,或者来几次俯冲扫射,对步兵的威胁其实并不大,但是对炮兵的威胁却是极大。

    “炸不了。”徐锐说道,“没见那边那么大的烟?那都是炮兵营点起来的,鬼子的轰炸机从天下往下看,就只能看到大片的烟雾,除了烟雾,根本什么东西都看不见,更不要说找着炮兵营的炮位,所以没事的。”

    制造烟雾,是对付空中轰炸最廉价、也最有效的防御措施,更有利的是,眼下正好是隆冬季节,皖中大地多的是收割后的麦秸,麦秸在后世是人们厌恶的雾霾源头,但是在这个战争年代,却是最有效最廉价的防空物资。

    (分割线)

    几乎同时,熊本师团主力也赶到了八斗镇附近。

    师团主力的行军速度不可能有前锋部队那么快,因为要携带大量的卡车、马车以及野战榴弹炮,这些兵器的转运都是需要依靠公路的,而公路早已经被王沪生率领的民兵队挖得乱七八糟,所以只能等工兵重新平整好公路之后,才能顺利通过。

    正因为这,师团主力行军所需的时间就比单纯的步兵更久。

    熊本师团主力从昨天傍晚开拔,到现在走了整整二十小时,也才到八斗镇。

    从大坪镇到单县县城,再从单县县城到八斗镇附近,一路上都非常的顺利,手下几个联队长以及参谋长重田重德都是欢欣鼓舞,可冈部直三郎的心头却在一点点下沉,他绝不认为这是正常情形,因为按照战场逻辑,敌人的反击来得越晚,往往也就越厉害!

    八斗镇已经处于日占区跟敌战区的中间点,相当于是办界,这也就是说,如果大梅山独立团真有什么厉害的后手,那就一定会选择在八斗镇动手,因为过了八斗镇,就进入到日军控制的地盘了,大梅山独立团就没了主场之利。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大梅山独立团并不打算报复他们熊本师团。

    不过,冈部直三郎认为这种可能不大,以徐锐的性格,肯定会展开报复,就算不能把他们整个熊本师团都留下来,也至少要从他们身上咬下一大块肉!所以八斗镇很可能成为熊本师团的一次生与死的考验。

    因为担心,冈部直三郎多次给负责开路的佐野联队发电报,询问他们到哪里了?距离八斗镇还有多远?结果佐野联队每一次都回复说,他们正在路上,并且遭到了大梅山独立团的地雷阵的阻碍,正在扫雷作业。

    再问佐野联队有没有遭遇大梅山独立团主力?佐野联队都回复说,没有。

    佐野联队其实遭遇了阻击,不过是小股部队,佐野虎太没怎么放在心下,冈部直三郎也同样不太在意,这个老鬼子在意的是大梅山独立团的主力部队,是之前在大坪镇附近跟他们熊本师团对峙的上万大军!

    随着时间一点点流逝,随着八斗镇越来越近,冈部直三郎心中的不安情绪却变得越来越强烈。

    有句话是怎么说来着?越怕什么就越来什么!

    冈部直三郎最担心的就是会在八斗镇附近遭遇大梅山独立团的顽强阻击,结果师团主力距离八斗镇还有十多里时,便有通信兵匆匆过来报告说:“师团长,刚接到步兵第二十三联队的报告,他们在八斗镇遭到大梅山独立团阻击。”

    冈部直三郎心头一凛,急声问道:“有多少人?”

    通信兵一顿首报告说:“至少有一个营的兵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