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1章 关门打狗-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901章 关门打狗



    “至少一个营的兵力?”冈部直三郎心头一凛,仅仅一个营的兵力虽然还不能代表大梅山独立团的主力,却至少可以展示出徐锐的决心了,徐锐派了一个营来八斗镇阻击他们熊本师团,就足以说明徐锐想要留下他们。

    “八嘎!”冈部直三郎咒骂一声,当即带着重田重德直奔前方而来。

    走了不到十里路,冈部直三郎便已经到了步兵第二十三联队指挥部。

    “师团长!”看来冈部直三郎进来,佐野虎太便赶紧起身,鞠躬致敬。

    “佐野桑。”冈部直三郎铁青着脸,责问佐野虎太说,“昨天上午时,你们步兵第二十三联队就已经从大坪镇开拔,到现在时间都已经过去了将近三十个小时了,你们步兵第二十三联队为什么还没过八斗镇?你在搞什么?”

    冈部直三郎确实生气,因为步兵第二十三联队作为熊本师团的前锋,担负的就是开道的任务,可现在他们三十个小时只走了不到百里,甚至比他们师团主力都还要慢,可是师团主力却携带了大量的重装备,而步兵第二十三联队却是轻装前进。

    “哈依!”佐野虎太重重顿首,郁闷的说,“师团长,再多的解释也显苍白,所以,还是请师团长到前线去看看吧。”

    当下佐野虎太便带着冈部直三郎一行来到前线战场。

    再然后,冈部直三郎就看到了插满公路的三角小旗。

    “这是?”冈部直三郎的脑门上立刻浮起三道黑线,问道,“地雷?!”

    “哈依。”佐野虎太重重顿首,又接着说,“当然,并不是每一面小旗下都有地雷,但哪怕只是十分之一,数量也是十分之多了!”

    “十分之一?”冈部直三郎沉声说,“有这么多?”

    佐野虎太说:“从已经清理出的几处雷场看,只多不少。”

    重田重德说:“佐野桑,为什么不派工兵部队进行扫雷?”

    佐野虎太说:“重田桑有所不知,支那人埋的地雷大多都是陶瓷地雷,工兵队配备的金属探测器根本就探测不到!只能够使用刺刀进行手工探雷,所以速度很慢。”

    “纳尼,陶瓷地雷?”重田重德的脸色也立刻黑下来,“狡猾的中国人!”

    佐野虎太又接着说:“更糟的是,不仅公路上埋了地雷,就连公路两侧的田野上也埋了大量的地雷,两侧田野上的地雷虽然数量少得多,但是由于没有标识,所以探测起来就更加麻烦,简直就是探不胜探!”

    顿了顿,佐野虎太说:“所以最后,只能使用人体滚雷。”

    “人体滚雷?”冈部直三郎的脸色顷刻变得凝重起来,然后点头说道,“非常时候,也不失为好的办法。”停顿了一下后又说,“但既然人体滚雷,为什么你们步兵第二十三联队的进展还如此缓慢?直到现在都还没有通过八斗镇?”

    佐野虎太叹息一声说:“因为除了地雷的阻碍,还有游击队的袭扰。”

    一边说,佐野虎太一边领着冈部直三郎一行又往前走,然后来到了一条战壕的前面,佐野虎太指着壕战,低声说:“师团长,重田桑,还有诸位,你们来到这里时,公路已经被我们平整过了,所以不知道,但事实上……”

    顿了顿,佐野虎太又惨然说道:“但事实上,像这样横断公路的野战壕,我们先后填平了二十四条,而且在这二十四条野战壕的中间,都是雷场,两侧也都是地雷,我们好不容易通过人体滚雷清理出一条安全通道,可是还没来得及前进,就遭遇到了敌人的小股部队,敌人的小股部队兵力虽不多,火力密度却非常大,机枪很多,再加上雷场限制,我们的攻击部队只能从狭窄的正面进攻,伤亡大,效果更差!”

    重田重德皱着眉头说:“为什么不展开攻击?”

    “重田桑,我们展开攻击了。”佐野虎太说,“但是公路两侧也都是雷场,既便是使用人体滚雷,清理出雷场也需要时间,基本上每突破这样一道封锁线,至少需要一个小时,就为了突破这二十四条野战壕,我们耗费了足足二十四个小时!”

    冈部直三郎叹息一声,说道:“佐野桑,看来是我冤枉你了,难为你了。”

    “没什么。”佐野虎太摇摇头,又说道,“没能在中午之前通过八斗镇,没能完成师团部下达的作战任务,以致师团主力至今被阻在八斗镇,没能够脱险,这是我们步兵第二十三联队失职,更是卑职的无能,请师团部责罚!”

    “现在还不到追究责任的时候。”冈部直三郎却摇摇头,说,“当务之急,是如何尽快突破大梅山独立团的封锁线,顺利返回肥城!”稍稍停顿了下,冈部直三郎又接着说道,“佐野桑,现在你跟我们详细的说说战况。”

    “哈依。”佐野虎太回头肃手说,“还请师团长回指挥部。”

    当下佐野虎太便又领着冈部直三郎一行回到了他的联队部。

    在联队部,佐野虎太详细的向冈部直三郎报告了八斗镇的战况。

    今天中午,佐野联队在连续突破了二十四道封锁线之后,终于在八斗镇遭到大侮山独立团的顽强阻击,至少一个营的军队,依托八斗镇的断垣残壁,构筑起了一道横断整条公路线的防御工事链,死死的锁住了他们的前进路线。

    此后两个小时,佐野联队尝试了几次进攻,结果全部遭到失败。

    “八斗镇?!”冈部直三郎目光一凝,说道,“我想我已经明白徐锐的用意了,徐锐这是想要拿我们熊本师团两万多名官兵的人头,血祭八斗镇的中国百姓,因为这之前,我们的前锋部队曾经屠灭整个八斗镇,两千多百姓!”

    “纳尼,拿皇军两万多名官兵的人头,去血祭两千多中国百姓?”

    “一个中国百姓就值皇军的十颗人头?徐锐的胃口未免也太大了点吧?”

    “狂妄,简直就是狂妄,我倒要看看,徐锐拿什么留下我们熊本师团?就凭盘踞在八斗镇那一个营?就想关门打狗?笑话!”

    “什么关门打狗,我们是狗吗?用词不当!”

    冈部直三郎话音才刚落,整个联队部便立刻就炸了锅。

    重田重德也不屑的说道:“到现在为止,大梅山独立团甚至都还没能够突破岩崎联队的封锁,居然还敢妄想留下我们整个熊本师团?简直是笑话!”

    然而不幸的是,重田重德话音才刚落,便有通信兵匆匆入内。

    “报告!”通信兵重重顿首,报告说,“参谋长,岩崎联队急电!”

    重田重德伸手接过电报,一看之下脸色立刻就黑了下来,因为这不是普通电报,而是步兵第四十七联队联队长岩崎民男发过来的诀别电报,就刚才,就在他们讨论徐锐时,岩崎大队才刚刚被人全歼,岩崎民男也已经玉碎。

    只看重田重德的脸色,冈部直三郎和佐野虎太等人便已经大概猜到是怎么回事。

    不过冈部直三郎内心还是存了一丝侥幸,当下沉声问道:“重田桑,怎么回事?”

    “哈依。”重田重德一顿首,黯然说道,“师团长,就在五分钟之前,步兵第四十七联队已全军覆灭,联队长岩崎民男也已经玉碎了。”

    “八嘎。”冈部直三郎闻言,脸肌便立刻剧的抽搐起来。

    对于熊本师团来说,这绝不是什么好消息,因为随着岩崎联队的覆灭,就意味着大梅山独立团主力将可以大踏步的追击,现在时间是下午两点多钟,最迟到傍晚,大梅山独立团的主力就可以赶到八斗镇,大梅山独立团的行军强度,冈部直三郎并不陌生!

    而且,在大梅山独立团到来之前,狼牙部队就会首先赶到,这才是最为麻烦的!

    在大坪镇这几天的残酷较量,使冈部直三郎对狼牙的厉害,有了更清醒的认知!

    这也就是说,留给他们熊本师团的时间已经只剩半个下午,如果不能在天黑之前打穿八斗镇防线,等到大梅山独立团一赶到,他们就想走也走不了啦!而更令冈部直三郎感到忧心忡忡的是,一旦熊本师团被困在这里,几乎没人能赶来救他们!

    不是说没有部队,部队还是有的,在北边的蚌埠、淮南甚至于皖南的芜湖,都驻扎了好几个师团,在武汉更驻扎着两个师团,只要翻过大别山就能杀到皖中,问题是,由于军需给养的匮乏,这些部队基本上出动不了!

    为了支持这次对大梅山的大扫荡,华中派谴军司令部已将辖下各个师团的战备物资都抽调一空了,现在其余各个方向的日军,都只能够收缩自保,而根本没有余力出兵前来皖中解救他们了。

    八嘎!

    冈部直三郎咒骂了一声,咬牙说:“命令,野炮第六联队立刻展开,配合步兵第二十三联队行动,独立战车兵第十二中队,也一并归属步兵第二十三联队指挥!”顿了顿,冈部直三郎又对佐野虎太说,“佐野桑,天黑之前务必打通八斗通,一切拜托了!”

    PS:推荐一本书《抗日之暴力军团》:华夏闪电特种部队总教官雷战,重生抗日时期,他的到来,让小鬼子闻风丧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