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4章 鬼子急眼了-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904章 鬼子急眼了



    秋风还是有些轻敌了。

    尽管王沪生早就带着民夫队以及民兵在八斗镇附近构筑了大量的防御工事,并且还在公路两侧的田野上埋设了大量的地雷,但是,八斗镇毕竟是平原地形,而非山区,在平原地形上,鬼子的攻击力还是十分强悍的!

    尤其是熊本师团这样有着优良传统的常设师团,攻击力就更凶悍!

    开始的时候,由于鬼子不知道反坦克壕的存在,所以吃了个小亏,但是,当小鬼子发现了反坦克壕之后,破解起来其实不难。

    鬼子很快就出动了至少一个中队的工兵,携带着工兵镐匆匆上来。

    警卫三连官兵自然不会眼睁睁的看着鬼子工兵将反坦克壕给填平,于是,各种轻重机枪以及步枪顷刻间火力全开,不过火力急袭仅仅持续了不到两分钟时间,鬼子的迫击炮、掷弹筒等反制火力就铺天盖地打了过来。

    还有那十几辆引导坦克的57mm主炮以及37mm主炮,更是对警卫三连的机枪火力构成了致命的威胁。

    战争法则说白了其实就是火力的运用,坦克号称陆战之王,绝不是侥幸的!

    小鬼子的十几辆坦克,只是几轮齐射,警卫三连的所有轻重机枪就全哑了,两挺马克沁重机枪和六挺歪把子轻机枪全被打成废铁,十八个机枪手也一下阵亡了十七个,剩下那个机枪手也被弹片划瞎了眼睛,彻底成了残废。

    警卫三连连长薛老幺,眼睛一下红了,脾气一上来,当时就要率领三连官兵不顾不管的发动反突击,跟鬼子玩命,好在有秋风在,赶紧制止了!要不然,真要是由着薛老幺的性子来,警卫三连今天下午恐怕全得交待在这。

    “机枪,我的重机枪,我的重机枪啊!”薛老幺还在那哀嚎。

    “行了,别嚎了,不就两挺重机枪么。”秋风骂道,“回头我补给你!”

    “真的?营长你可不许耍赖哟。”薛老幺立刻就不嚎了,说,“你说话得算话。”

    “瞧你那点出息。”秋风没好气的说道,“不过接下来你们三连得给我好好打,无论如何也要挡住鬼子至少一小时!”

    秋风已经意识到,他这次有些大意了。

    由于是平原地形,无法构筑侧射火力,再加上时间紧,没办法构筑永固工事,所以他们的机枪火力很难躲过鬼子坦克以及迫击炮、掷弹筒等等步兵支援火力的定点清除,所以在接下来的交战中他们的火力将处于绝对劣势,局面将会十分被动。

    不过既便是这样,秋风也不是很担心,因为他已经算过了,警卫营有三个连加一个特务排,三个步兵连前后摆开,就算每个连只能挡住鬼子一个小时,三个连那就是三个小时,然后收拢三个连的残兵再加上特务排,怎么也能再支撑一个小时。

    这样一算,就已经是四个小时,军分区主力差不多也该赶到了。

    只要军分区主力一到,他们警卫营的任务就算圆满完成了,更何况,在军分区主力到来前,狼牙战队将先行赶到,只要狼牙战队一到,他们警卫营的压力就会极大减轻,所以撑到天黑无论如何都没问题的。

    秋风又跟薛老幺交待几句,就到二连阵地去了。

    刚才警卫三连的惨重损失,给秋风敲响了警钟,所以后面二连、一连以及特务排的防御部署必须调整,特别是重机枪火力点必须重新构筑,至少不能摆在正面,否则很容易就会被鬼子坦克以及各种步兵支援火力敲掉。

    然而,秋风在二连阵地呆了还不到一刻钟时间,薛老幺就带着三连的残兵从第一道防线溃败下来,秋风接到报告,匆匆从二连指挥部出来,迎面就看到了满脸是血的薛老幺,再看薛老幺的身后,半个小时前还齐装满员的警卫三连,此时却已经只剩不到五十号残兵,而且个个身上带伤,浑血浴血。

    “营长,你枪毙我吧,我没用啊。”薛老幺一看到秋风就嚎啕大哭。

    看着蹲在面前嚎啕大哭的薛老幺,秋风也有些发懵,他完全没想到,警卫三连这么快就让鬼子打垮了,一个齐装满员的连队,还不到一刻钟就让鬼子给打垮了,按这个打法,他们警卫营也就坚持一个钟头,一个钟头,不要说军分区主力了,就连狼牙也不可能赶到!这仗还怎么打下去?守不住了!

    秋风正在发愣之时,前方忽然响起嗵的一声响。

    紧接着,一发炮弹便落在秋风身边的战壕沿上,然后篷的一声溅起了漫天的砂石。

    秋风急回过头看时,便再次看到了刚才在警卫三连阵地上看到过的那十几辆坦克,这十几辆坦克引导着至少一个大队的鬼子,越过了警卫三连的防线,又气势汹汹的向着警卫二连的防线猛扑了过来,看这架势,小鬼子真准备一口气突破他们警卫营的防线!

    “快进入阵地,准备战斗,准备战斗!”秋风一下惊醒过来,挥舞着手枪厉声大吼,“老幺,你的三连暂时编入二连,一并参战!”

    “是!”薛老幺答应一声,回头冲身后的几十号残兵怒吼道,“弟兄们,咱们三连没能够守住阵地,丢脸丢大喽,这回无论如何也要帮助二连守住阵地,要是连二连阵地也让鬼子轻松突破了,咱们可就真的没脸再见人喽,听见没得?”

    “听见了!”几十号残兵轰然应喏,匆匆进入阵地。

    战斗打响之后不久,秋风就知道警卫三连为什么这么快就丢掉阵地了。

    小鬼子这回也真是急眼了,是真的不惜代价的猛攻,警卫营的阵地前在雷场,如果派工兵来扫雷,不仅耗时间,而且一定会遭到警卫营的狙击,所以鬼子直接就派出一拨又一拨的敢死队员,简单粗暴的进行人体滚雷!

    看着一拨又一拨的鬼子横躺在地,奋不顾身往前滚,秋风和警卫二连的官兵、还有警卫三连的残兵全都看傻了,凶悍的小鬼子他们见过不老少,但是凶悍成这样的鬼子,还真是头一回看见,那不是一个两个鬼子,是一群鬼子人体滚雷!

    狗曰的熊本师团,真不愧是小日本最能打仗的两个常设师团之一!

    警卫二连官兵也进行了阻击,但是一来鬼子敢死队员是躺在地上,被弹面小,二来这些敢死队员还有坦克保护,警卫二连的机枪火力遭到压制,所以基本上,只能眼睁睁看着鬼子敢死队员在那人体滚雷。

    鬼子敢死队员一拨拨往前滚,地雷是一排排被引爆。

    前后还不到两分钟,二连防御阵地前的雷场就已经被清理一空。

    接着鬼子的坦克便开始上来,而且这次鬼子学乖了,不再像之前那样,十几辆坦克一字排开并排前进,而是先派出一辆坦克突前,在前面趟路,然后很快就压塌了覆盖在反坦克壕上的伪装,趟路的坦克收势不住,一头栽进了反坦克壕。

    不过,后面跟进的另外十一辆坦克却及时停了下来。

    然后,鬼子便出动工兵部队,开始对反坦克壕进行填埋、破袭作业。

    二连官兵自然不会眼睁睁的看着鬼子工兵填平反坦克壕,拼命阻击,甚至冒着鬼子坦克主炮的直射,顽强阻击,可是鬼子工兵却也是豁出去了,一个小队死光,立刻又有一个小队上来,一个中队死绝了,立刻又上来第二个工兵中队!

    鬼子工兵完全就不顾及伤亡,只顾填埋反坦克壕。

    前后还不到五分钟,二连阵地前的反坦克壕就被填平了。

    再然后,栽进反坦克壕的那辆坦克重新爬了起来,然后引导着另外十一辆坦克,再次气势汹汹的向着警卫二连的阵地碾压过来,在十二辆坦克身后,则跟着一个步兵大队,至少七百多个荷枪实弹的鬼子步兵。

    这时候,警卫二连的阵地前已经没有了第二道反坦克壕,他们必须得直面鬼子坦克的强大突防能力,迫不得已,警卫二连一次又一次的派出爆破手,试图炸毁鬼子的坦克,然而非常不幸的是,鬼子坦克并非孤军作战,而是有着一整个步兵大队的保护,警卫二连派出的爆破手没来得及接近坦克,就已经被跟进保护的鬼子步兵打死。

    现在终究是在白天,再加上又是开阔的平原地形,不像三团在蒲县,可以有断垣残壁以及城垣废墟可作为掩护,所以,先后派出的十几名爆破手无一例外都被鬼子打死了,眼看事不可为,秋风只能够下令后撤!

    “撤,快撤,撤到镇上去!”秋风赶紧下达命令。

    看来不能够再在镇外的开阔地跟鬼子拼了,必须立刻撤进镇子里去,八斗镇虽然只剩下一片废墟,但是这些废墟好歹还能够提供掩护,不过,警卫营这一撤退,鬼子的生命通道就算打通了,熊本师团主力就可以从八斗镇顺利通过了。

    秋风这也是在赌博,赌小鬼子会继续进攻,直到彻底解决他们。

    因为在没有彻底解决他们警卫营之前通过,就势必会遭到他们的攻击,警卫营据守八斗镇的废墟,还是可以运用机枪火力封锁公路的,熊本师团若强行通过的话,就必定会蒙受极大的损失,所以秋风才敢赌小鬼子会继续进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