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5章 侥幸心理-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905章 侥幸心理



    当然,如果鬼子不管不顾的强行通过,那警卫营也是一点办法没有。

    不过话又说回来,警卫营就算是留在公路上强行阻挡,也是挡不住,而且要不了半个小时,警卫营就会拼光!既然左右都挡不住,那就犯不着留在公路上死挡,还不如撤进八斗镇的废墟中,赌他一把!

    赌赢,就能够把熊本师团留下。

    赌输,至少还能保存有生力量。

    这个也是徐锐一贯主张的原则,徐锐的原则其实也是游击战思想的精髓,综合起来就是十六个字:存地失人,人地皆失;失地存人,人地皆存!

    很快,警卫营就撤进了八斗镇的废墟中,依托废墟中的工事展开了阻击,鬼子一开始并没有放弃,咬着警卫营的屁股继续追了进来。

    结果,进入八斗镇的废墟之后,就让警卫营的特务排逮着机会炸毁了鬼子的一辆九七式中型坦克,当鬼子坦克的履带在巨大的爆炸过后断裂开来,然后停止前进的时候,警卫营官兵便立刻爆出欢呼声。

    在付出了那么大的牺牲之后,在尝试了那么多次之后,终于让他们炸掉了一辆坦克,这当然是一件值得欢欣鼓舞的事情,因为这至少证明,警卫营凭借废墟工事还是有希望挡住鬼子进攻的,而不会像之前在外面时那样,毫无机会。

    鬼子却恼羞成怒,集中了剩下的十一辆坦克,再调集十几门迫击炮加三十多具掷弹筒对八斗镇废墟展开炮击,炮击过后,至少一个中队的鬼子步兵便端着明晃晃的刺刀扑过来,不过在距离镇子边缘不到百米远时,又遭到了警卫营的阻击。

    战斗异常的激烈,在废墟中,鬼子坦克的机动受到了极大的限制,至少不可能再像在平地上时那样横冲直撞,凭借断垣残壁的掩护,警卫营的爆破手也更容易接近鬼子的坦克,交火不过短短十几分钟,便又有两辆坦克受损。

    鬼子步兵的伤亡则更加惨重,一个中队的步兵很快就死伤了大半。

    相比在开阔地形,警卫营在城镇废墟地形中的战斗力明显提升了一大截,这个也跟平时的训练有关,大梅山军分区的各部,平时训练的重点就是丛林战及城市巷战,反倒是开阔地形的阵地战,练的并不多。

    鬼子对八斗镇废墟的第一次攻击很快就遭到瓦解。

    在扔下了五十多具尸体以及两辆坦克的残骸之后,鬼子仓皇的退了回去。

    “八嘎!”佐野虎太放下望远镜,对身边的田渊悠人说,“这些支那老鼠的生命力还真是顽强,刚才这么密集的炮火居然都炸不死他们!而且,进入八斗镇废墟之后,这些中国兵的战斗力有了明显提升,反倒是皇军,明显不适应巷战。”

    田渊悠人顿首说:“这个肯定跟平时的训练有关系。”

    “继续强攻的话,代价就大了。”佐野虎太皱了皱眉,回过头对副官说道,“立刻致电师团部请示一下,是继续强攻八斗镇、不惜一切代价歼灭负隅顽抗的支那残兵,还是派兵围住八斗镇的废墟,保证师团主力以及重装备顺利通过?”

    “哈依。”副官顿首,领命去了。

    (分割线)

    冈部直三郎的临时师团部就设在距离八斗镇不到十里外。

    这会儿,骑兵第六联队的联队长古贺九藏正向冈部直三郎报告。

    熊本师团的撤退安排大致是这样:步兵第四十七联队被留在大坪镇充当炮灰,牵制住大梅山独立团主力,为师团主力的撤退赢得充裕时间,步兵第二十三联队则为前锋,负责扫清撤退路上的障碍,骑兵第六联队则担负两翼的警戒。

    此刻古贺九藏报告的,就是发生在两翼的情况。

    古贺九藏说:“师团长,刚刚接到骑兵第二中队报告,他们的一个骑兵小分队在距离这里不到二十里的一个无名小村庄遭遇到了狼牙部队,最终,这个骑兵小分队只逃回来了一个骑兵,剩下的全部为帝国捐躯了。”

    “二十里?”冈部直三郎神情一凝,“这么说,狼牙很快就会到了?”

    “哈依。”古贺九藏重重顿首,说道,“以狼牙的行军强度,最多一个小时,他们就能赶到八斗镇了。”

    “八嘎,一个小时?!”冈部直三郎怒道,“重田桑,立刻给佐野联队发报,问问他们什么时候才能打通八斗镇?如果一个小时之内不能打通,等到狼牙部队赶到战场,再想打通八斗镇就难了,到那时候,麻烦就大了!”

    “哈依!”重田重德一顿首,刚转身迎面就看到一个通信参谋匆匆走进来。

    “师团长,参谋长!”通信参谋先后向着冈部直三郎和重田重德顿首敬礼,然后说,“刚接到步兵第二十三联队急电,说他们已经打通了公路,敌军已退入八斗镇废墟负隅顽抗,佐野大佐阁下请示,是继续强攻还是……”

    不等通信参谋说完,立刻就被冈部直三郎打断了。

    “公路已经打通了?”冈部直三郎说,“太好了!”

    重田重德也兴奋的说道:“佐野桑果然没有辜负师团长对他的期许!”

    “哈依!”那个通信参谋顿首,又说道,“师团长,参谋长,公路虽然已经打通了,不过敌军据八斗镇废墟而守,其火力仍可以阻断公路交通,仍然可以对公路上通行的皇军造成一定程度杀伤,所以佐野大佐阁下请示,是否需要继续进攻八斗镇?”

    “不必了!”冈部直三郎断然说,“立刻回电,不必继续进攻了,让佐野联队围住八斗镇就行,敌军的机枪火力虽然可以威胁到公路交通,但那只是疥癣之疾,已经不足以阻止皇军通过,更何况,我们也没时间继续进攻八斗镇了。”

    “哈依。”通信参谋重重一顿首,刚要转身离开,又一个通信参谋匆匆走了进来。

    “师团长,参谋长,派谴军司令部急电!”刚进来的通信参谋一顿首,再将一纸电报递给了重田重德。

    重田重德看完之后,便愣了一下,然后对冈部直三郎说道:“师团长,派谴军司令部命令我们固守八斗镇,尽量牵制住大梅山独立团的主力部队,为大阪师团突破青牛岭防线赢得充裕时间,再还有,司令部将会把原本提供给大阪师团的那批军火紧急运来肥城,而且最迟两天之内就能运到!”

    “纳尼?”冈部直三郎闻言也愣了一下“固守八斗镇?”

    过了好一会后,冈部直三郎才皱着眉头问重田重德说:“重田桑,你怎么看?”

    重田重德说道:“以我们师团的弹药储备,坚持两天倒没有问题,如果囤放在浦口的那批军火真能够在两天之内运到八斗镇,那就值得尝试一下!无论如何,我们就这样灰溜溜的撤回肥城,脸上也是不怎么好看。”

    “但是……”冈部直三郎接着说道,“如果从浦口转运的那批军火,不能够在两天之内运抵八斗镇,则我们熊本师团就将陷入弹尽粮绝的绝境中,到那个时候,再想突破大梅山独立团的封锁,顺利撤回肥城就不可能了!”

    “哈依。”重田重德顿首说,“这确实是个两难的抉择。”

    冈部直三郎便陷入了剧烈的挣扎中,不知道该如何抉择。

    沉吟了好半晌之后,冈部直三郎忍不住又问重田重德说:“重田桑,如果让你选择,你会如何选择?固守还是撤回肥城?”

    重田重德没有正面回答,说:“那要看从浦口转运过来的那批军火,是否能够安全、及时达到前线,如果可以的话,那就固守!如果这批军火无法安全、及时送达八斗镇前线,那就趁早撤退,绝对不能冒这个险!”

    冈部直三郎又问道:“重田桑,你认为这批军火能够及时、安全送达吗?”

    重田重德还是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而是反问冈部直三郎说:“师团长,我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弹坑理论?”

    “弹坑理论?”冈部直三郎摇头说道,“没听说过,这又是什么军事理论?”

    “这并非真正意义的军事理论。”重田重德摇头说,“而是老兵总结出来的防炮经验,其核心要旨就一句,在同一次战斗中,两发炮弹落进同一个弹坑的概率微乎其微,所以有经验的老兵在防炮时,往往会躲进新开的弹坑。”

    “重田桑,我想我已经明白你的意思了。”冈部直三郎的眼睛微微眯了下,又说道,“你的意思是想说,在同一次战斗之中,两发炮弹落进同一个弹坑的概率微乎其微,同样的,在同一次战斗中,军需物资两次被劫的概率也微乎其微?”

    “哈依。”重田重德顿首,说,“师团长明鉴,这就是卑职想说的。”

    “哟西。”冈部直三郎内心的侥幸心理最终还是占了上风,沉声说,“命令,步兵第十三联队及步兵第四十五联队就地展开,抢修防御工事,步兵第二十三联队继续进攻八斗镇,务必在天黑之前解决负隅顽抗的敌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