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6章 反水-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906章 反水



    接到冈部直三郎的命令之后,步兵第十三联队及步兵第四十五联队立刻就地展开,加紧抢修防御工事,步兵第二十三联队也对八斗镇展开了猛攻,不过直到下午三时,八斗镇都还牢牢的控制在警卫营的里。

    下午三时,狼牙战队赶到了八斗镇,遂即便投入战斗。

    有了狼牙战队的加入,步兵第二十三联队对八斗镇的攻击便立刻变得吃力,从中午时分到下午三时许,步兵第二十三联队猛攻了整整三个多小时,也只伤亡了百余人,可是从下午三时许到五时,一个多小时就伤亡了五百余人。

    还是那话,在丛林战或巷战,特种兵实在是太可怕了!

    冈部直三郎便有些吃不消了,赶紧命令佐野联队停止进攻。

    傍晚时分,大梅山军分区的主力也赶到了,遂即全线展开,将熊本师团包围起来,这时候战场上出现了相对和谐的一幕,中日两军的最前沿阵地相距最多不过三百米,可是两军都没有急于开战,而是紧着修工事。

    夜色之中,中日两军将士拼命挥动工兵锹,拼命挖掘工事,从各自阵地上抬头看,甚至可以看到对面阵地上扬起的灰尘!就这样,中日两军各忙各的,竟是互不干扰,八斗镇战场便沉寂了下来。

    (分割线)

    八斗镇战场暂时沉寂了下来,熊本师团的老巢肥城却是暗流汹涌。

    借着夜幕的掩护,第三十二集团军的三个师已悄然进入肥城附近,并且迅速拔除了肥城四镇的外围据点,驻守在肥城外围的伪军肥城警备师几乎是一触即溃,不到半个小时就丢失了外围所有据点。

    第三十二集团军的这次行动,保密工作做的很好,所以对留守肥西、肥东等四镇的鬼子来说,这两万多国民军几乎就是从地底下突然冒出的,留守肥西镇的日军步兵第十一旅团旅团长,今胜治,也是被吓了一跳。

    刚接到报告之时,今胜治甚至还不相信,认为是伪军在谎报军情。

    可是,过没多久,肥西镇就遭到了攻击,今胜治这才相信真是国民军主力到了,今胜治便赶紧下令留守肥西等四镇的日军紧急集结。

    熊本师团主力出征之后,冈部直三郎给今胜治留了一下步兵大队,加上肥城宪兵队以及机场、车站、兵站的守备队,总兵力差不多也有两千多人,这两千多人主要驻扎在肥西镇以及紧挨着肥西镇的机场,其余各处只驻扎了少量的兵力。

    正因此,肥西镇也是三十二集团军的主要攻击目标。

    这会儿,今胜治正在视察肥西镇西门外的一个据点。

    负责西门外围防御的是老酒的警备旅,肥西镇的外围据点有十个,不过这会最外围的九个据点已经全部失守,就只剩紧挨着肥西镇的一个据点,正因为这个,老酒点头哈腰站在今胜治的身后,甚至于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八嘎!”今胜治一手扶住岗楼的护栏,一手举着望远镜观察镇外敌人的动静,一边还骂骂咧咧的对伪军警备第一旅的旅长老酒说,“老酒桑,你们第一旅是干什么吃的?为什么这么快就让支那军打到了肥西镇?一群饭桶!”

    老酒耷拉着脑袋,没有吭声,心里边却是腹诽不已,你们这些****的,像防贼似的防着老子,这个不行,那个不许,甚至连弹药都不让我们留,我们又能怎么办?难不成,让我们拿拳头还有牙齿去跟人拼命?

    上次肥城保卫战,南霸天率部反正之后,老酒也就失去了日军的信任,虽然此后老酒还从团长晋升成了旅长,可是他手下的兵力却是不增反减,原本是警备团时,手底下还有一千多人,现在成警备旅了却反而只剩五六百人。

    更让老酒生气的,日军还不许伪军警备师保留弹药,这可真要了老酒的亲命了,老酒原本还指着暗中倒卖点军火赚几个小钱活,可现在日军不允许他们保留弹药,那他还倒卖啥子弹药?还拿什么赚钱?

    断人财路犹如杀人父母,老酒心里不爽已经很久了。

    今胜治骂了半天,又说:“老酒桑,西门就交给你们皇协军第一旅了,当然了,我也会留下一个步兵小队协助你们,但是我需要特别说明的是,阵地主要还得靠你们来守,我留下的这个步兵小队仅只是协助,你的明白?”

    “哈依。”老酒点头哈腰道,“明白,小的明白。”

    今胜治轻哼一声,又说:“还有,我必须警告你,这次你们皇协军第一旅要是还是守不住据点,要是还是像刚才那样一触即溃,不到半个小时就丢失了西门据点,那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你的明白?”

    老酒重重顿首说:“哈依,卑职明白。”

    今胜治转身走了,老酒也回到了自己的指挥部。

    老酒一进指挥部,手下几个团长立刻围了过来。

    “旅座,没事吧?今胜治这老鬼子没怎么着你吧?”

    “老刑,瞧你那张破嘴,咱们旅座能有什么事儿?”

    “就是,外围据点失守能怪我们吗?要怪也只能怪鬼子!”

    老酒被几个团长吵得头大,皱眉说:“行了,都给老子闭嘴。”

    几个团长便不约而同闭嘴,过了一会儿,老酒又咬着牙说道:“哥几个,今胜治这老鬼子刚才给我们第一旅下了最后通牒了,咱们要是守不住西门据点,他就要拿老子开刀,你们几个估计也没有什么好果子吃。”

    几个团长闻言,顿时间面面相觑。

    过了好半晌后,一个团长小声问:“旅座,只有咱们第一旅?”

    伪军第一旅虽然号称是旅,但其实也就两个营的兵力,而外面的国民军却至少有一个师以上的兵力,而且还是正规军,让他们两个营对国民军的一个师?只有白痴才会相信,他们能够守得住,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嘛。

    老酒轻哼了声,说:“今胜治倒是给咱们留了一个步兵小队。”

    “就一个小队?”那个团长叫道,“他娘的,这是来助战的,还是来监视咱们的?”

    “当然是监视咱们。”老酒冷然说,“哥几个,今胜治这老鬼子的心思已经很清楚,他就是要拿咱第一旅当炮灰!去消耗国民军!”

    “娘的,小鬼子这是不给咱们活路了。”

    “大哥,要不然咱们反水算了,不跟鬼子了。”

    “对头,干脆投奔国民军算了,我听别人说,就是之前几天,连肥西十八寨的土匪都投了国民军了,还给了个独立旅番号,咱们再不济,也至少要比肥西的那伙土匪要强吧?要是成建制过去,怎么也得给个独立师的番号。”

    只有一个营长弱弱的说道:“投奔大梅山独立团会不会更好?”

    老酒的脸色便立刻黑下来,几个团长也立刻向那个营长投过来杀人似的目光,刚才说话的营长不知道老酒的出身来历,可他们几个团长却是再清楚不过,他们非常清楚,这里所有人都可以投大梅山独立团,唯独老酒不行。

    那个营长缩了缩脖子,再次弱弱的说:“当我什么都没有说。”

    老酒说:“那就这么说定了,回头我就找人去跟国民军接触。”

    (分割线)

    四合乡,第三十二集团军前敌指挥部。

    李默堂、王西原和夏汉中正击掌相庆。

    夏汉中说:“真是没想到,行动竟会如此顺利。”

    王西原说:“确实是顺利,原本我还是挺担心,要是在外围耽搁太长时间,就难免会影响到整个战局,一旦徐锐的大梅山独立团顶不住,或者故意放水,则熊本师团主力很快就能够从前线回援,那咱们就会陷入腹背受敌的困境。”

    停顿了下,王西原又说:“但是现在嘛,咱们已经成功拔掉了外围的据点,兵锋直指肥西镇的大门外,后面的局面就已经很明朗了,这个时候,就算是徐锐故意使坏,放熊本师团主力回师自救,也是救不了肥西镇的鬼子了。”

    李默堂说:“还是不能大意,外围据点只有伪军驻守,所以不难拿下,但是肥西镇以及紧挨着肥西镇的机场却有鬼子精锐部队驻守,要想拿下,恐怕是不太容易,完全可以预想得到,接下来必定会有一场恶战。”

    “那怕啥。”夏汉中嘿然说,“再是艰苦,还能够比淞沪会战更艰苦么?淞沪会战那么惨烈的大型会战,我们都经历过,还会担心这么一场战斗?”

    “不一样。”李默堂摇头说,“淞沪会战是防御作战,这次却是攻坚战。”

    “要我说,就没什么不一样。”王东原说,“淞沪会战的第一阶段,不也是我们攻,鬼子守?当初要不是因为各种限制,驻守上海的鬼子早被我们赶进黄浦江喂鱼了,这一次,我们却不能重蹈淞沪会战的覆辙了。”

    说话之间,夏汉中的副官耳忌灿进来报告说:“军座,抓到个奸细,吵着要见你,还说有重要的情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