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0章 枪毙-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910章 枪毙



    傍晚时分,七十九军和七十三军的溃兵就陆续逃回了四合乡,夏汉中和王西原两人也夹杂在乱军之中,因为跑得急,夏汉中摔伤了一条腿,是被警卫抬着回来的,王西原也没好到哪里去,长筒靴都跑丢一只,是光着脚板跑回来的。

    李默堂一直留在四合乡的前敌指挥部,并没有去肥西镇,看到夏汉中和王西原领着一群溃兵败逃回来,脸上却并没有太多的惊讶,因为早在夏汉中他们回来之前,朱子茂和老酒就已经先逃回来,并在李默堂面前告了一状。

    朱子茂和老酒满心指望着李默堂这个集团军参谋长能给他们支持公道,就算不能把夏汉中两人怎么样,也至少不会再追究他们两个临阵脱逃的责任,但不幸的是,朱子茂和老酒两人太过高估李默堂的权力了。

    李默堂虽然是集团军参谋长,但其实并没有太大的实权。

    “朱子茂呢?朱子茂人在哪里?”一回到四合乡,王东原便首先发难,这也是他跟夏汉中事先商量好的,因为夏汉中跟李默堂是黄埔的同学,难免会抹不开面子,但是王东原却是保定军校毕业的,跟李默堂没有什么私交。

    李默堂说道:“东原老弟,别那么大火,歇口气。”

    “歇什么歇。”王东原说,“来人,给我把姓朱的揪出来!”

    李默堂的脸便垮了下来,这一刻,他深刻的体会到了手中没兵、腰杆不硬的苦涩。

    李默堂拿眼睛看夏汉中,夏汉中却刻意避开眼神,装作根本没看到李默堂的眼神,夏汉中倒不是不想卖李默堂这个黄埔同学的面子,实在是这次七十九军损失太大了,要是不抓一只替罪羊来顶罪,他就难逃指挥不力的罪责!

    至于谁来当这个替罪羊,当然是朱子茂!

    朱子茂原本就是从**那边跑过来的,不找他找谁?

    王东原又冲身后十几个溃兵吼了一嗓子:“还愣着做什么,抓人!”

    “是!”十几个溃兵轰然应喏,一窝蜂的冲向前敌指挥部,指挥部的一个警卫还想拦一下,结果被溃兵中领头的少校劈头盖脸打了一耳光,那个警卫便捂着脸退到了一侧,十几个溃兵便气势汹汹的冲进了指挥部。

    不片刻功夫,十几个溃兵便反揪着朱子茂的胳膊出来了。

    朱子茂的两只胳膊被溃兵往后高高架起,屁股却被顶住,疼得眼睛都流下来了,不过这小子也确实硬气,都已经这样了,嘴巴上居然还是不肯服输,兀自在那里高声大喊:见了日本人就是一群虫,打自己人倒是挺来劲,你们也就这点出息。

    “呀嘿?你小子还挺硬气的。”王东原走到朱子茂面前,不由分说,先劈头盖脸扇了朱子茂十几个耳光,朱子茂的一张小白脸便立刻被打成了猪头,嘴角也裂开来,鲜血就跟泉水似的流淌了下来,王东原犹不解恨,又照着朱子茂小肚子狠踹了两脚。

    王东原是真恨朱子茂,要是朱子茂这小子没有临阵脱逃,哪怕只在肥南据点坚持半个小时,也足够他们七十三军跟七十九军解决肥西镇的小鬼子了,这一来,这次作战行动的结果那就截然不同了,又何至于像现在这样?

    一想到这层,王东原便又掏出手枪,拿铁质的枪把在朱子茂脸颊狠砸了两下,这下朱子茂真是受不了啦,当即惨叫起来。

    王东原擦了擦手枪上的血渍,喝道:“来人,把这孬货拖下去毙了!”

    “是!”几个溃兵轰然答应一声,然后反揪着朱子茂的胳膊就往外走。

    朱子茂浑身的汗毛顷刻间竖起来,他意识到,王东原绝不是在吓唬他,而是真打算拿他当替罪羊,当即就向着李默堂叫起来:“参座?参座!你得给我支持公道,你得给我们独立旅支持公道啊,当初你可是有言在先,你可是有言在先的啊……”

    李默堂的嘴巴嗫嚅了两下,可最终什么都没有说,还是那句话,手中没兵,说话就硬气不起来啊!人都说参谋不带长,放屁都不响,可参谋长手里如果没有兵权,说话其实也同样不太好使,比如王东原,根本就没把他这个参谋长放在眼里。

    “参座?参座!”朱子茂一边剧烈挣扎,一边哀哀的求救。

    可是自始至终,李默堂都是不发一言,眼睁睁看着朱子茂被推了出去。

    片刻后,指挥部外响起一声枪响,然后执刑的那个少校便带着一身杀气,回到指挥部向王东原复命:“军座,姓朱的已经被枪决了。”

    “还有那个老酒,老酒呢?”王东原又道。

    “跑了。”少校说,“刚才进去时就没见着他。”

    “这龟孙,跑的倒是挺快。”王东原余怒未消,又道,“还有皖西独立旅所有连级以上军官,统统抓起来枪毙,别的毛病都可以容忍,哪怕是**抽大烟,也还有救,唯独临阵脱逃绝对不能容忍,有一个算一个,统统都枪毙!”

    “是!”少校答应一声,又带着溃兵抓人去了。

    直到这时,李默堂才说道:“王军长治军严厉,李某人佩服,却不知道,七十三军从肥西镇临阵脱逃,又该怎么说呢?”

    王东原**的说:“七十三军并未临阵脱逃,而是奉命撤退。”

    “奉命撤退?”李默堂说,“谁的命令?我似乎没有下达过撤退的命令。”

    “是我下的命令。”李默堂话音才刚落,万相云便从外面走了进来,然后满脸抱歉的对李默堂说,“默堂老弟,你得理解老哥我啊,咱们三十二集团军攒下如今这点家底,可着实的不容易,可不能随便在战场上拼光了哇。”

    李默堂只能够苦笑,万相云都这么说了,他还能怎么办?

    万相云拍拍李默堂的肩膀,又对夏汉中、王东原说:“你们两个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去整顿部队?加紧构筑防线,我刚才来时,看到你们俩的部队都快乱成一锅粥了,这要是小鬼子打过来,那就麻烦大了。”

    夏汉中和王东原灰头土脸的去了。

    (分割线)

    不过,万相云完全多虑了,因为鬼子根本就顾不上追击他们。

    就在第三十二集团军猛攻肥西镇的同时,大梅山军分区主力也向盘踞在八斗镇附近的熊本师团展开了猛攻,而且这次,不再是佯攻,而是真真正正的猛攻,因为徐锐要在最短的时间内耗光熊本师团的弹药储备。

    从昨天深夜直到今天傍晚,将近二十个小时,大梅山军分区的一团、二团、警备团还有警卫营是轮番上阵,向熊本师团发动了不下二十次进攻,平均下来,几乎一小时就发动一波大的攻势,这样的高强度高烈度战斗,不仅对两军将士的体力是个考验,对双方的后勤保障更是个严峻的挑战。

    “轰!”一发炮弹直接落在了熊本师团的指挥部旁,爆炸产生的气浪吹得指挥部的帐篷哗哗的晃,刚刚进来的参谋长重田重德便赶紧抢上前来,拿身体挡在冈部直三郎面前,然后紧张的说:“师团长,你还是避避吧。”

    “走开。”冈部直三郎却一把推开了重田重德,说,“左翼战况如何?”

    “左翼的战况很不乐观。”重田重德摇了摇头,神情凝重的说,“大梅山独立团的攻势实在太凌厉了,尤其他们的步兵突击,往往三人一个小组,三个小组一队,无论是各小组之间的交替掩护,还是小组成员的配合,都极其娴熟、高效,我们的火力点,经常是还没有发挥出什么作用,就已经遭到他们摧毁!”

    “八嘎!”冈部直三郎咬牙说道,“说起来这简直让人难以置信,就在半年前,大梅山独立团的单兵战术也就跟皇军差不多,可是这才半年不到,大梅山独立团却忽然间就掌握了这种凌厉至极的三三制单兵突防战术,徐锐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重田重德又接着说:“还有炮兵,大梅山独立团的炮兵也比想象中更加厉害,不仅火炮的数量极多,打的也准,单就炮兵素养而论,大梅山独立团的炮兵,甚至于已经不在皇军任何一个炮兵联队之下了!”

    “这点,我刚才就已经领教了。”冈部直三郎话音才刚落,便又有两发炮弹,落在了熊本师团的指挥部外爆炸,已遭多次气浪侵袭的帐篷便再也承受不住,哗的塌下来,将冈部直三郎、重田重德还有好几个参谋罩在了底下。

    警卫中队的鬼子便赶紧冲上来,将冈部直三郎他们给挖了出来。

    重田重德再次劝冈部直三郎说:“师团长,你还是先避一避吧?”

    “避一避?”冈部直三郎没好气的说道,“现在四面皆敌,我还能避到哪去?”

    重田重德哑口无言,确实,现在四周都是大梅山独立团的部队,包围圈甚至于已经缩小到了方圆不足五公里了,又还能往哪里躲避?你就是躲到包围圈的最中心,大梅山独立团的炮兵也能轻易的打到你。

    相比自己的人身安全,冈部直三郎更加担心另外一个问题。

    冈部直三郎沉声问道:“重田桑,现在还剩多少弹药储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