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4章 总攻-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914章 总攻



    几乎是在肥西独立团打响伏击战的同时,大梅山军分区的主力部队也在八斗镇战场上向熊本师团发起了总攻。

    在昨天的战斗中,熊本师团的左右两翼阵地就已经全部失守,驻守两翼阵地的步兵第十三联队以及步兵第四十五联队,全部被打残,现在,熊本师团的阵地已经缩小到了师团本部以及外围的狭窄区域,而且仍在持续的缩小。

    战斗进行到现在,熊本师团的步兵第四十七联队已经被全歼,步兵第十三联队、步兵第四十五联队先后遭到重创,步兵第二十三联队的损失相对小一些,但也是伤亡过半,所以熊本师团真正能打的步兵已经不多了。

    熊本师团现在的兵力仍有将近两万人,但是步兵已经只剩下一万不到,剩下的一万余人全都是工兵、炮兵以及辎重兵等技术兵种,这些技术兵种无论是战斗意志,还是训练,都无法跟步兵联队的步兵相比。

    所以单纯以步兵而论,熊本师团已经不占任何优势,甚至还处于劣势。

    就这还不是最糟糕的,最为糟糕的是,熊本师团的弹药储备已经告罄,弹药没了,这个才是真要命,没有了炮弹,所有的大炮都成了摆设,没有了子弹,所有的机枪都废了,没有了步枪子弹,步兵就只能挺着刺刀去跟敌人拼刺刀。

    若以战斗意志而论,熊本师团并不输给大梅山军分区的老兵,若以单兵素养而论,大梅山军分区的老兵或许要稍胜一筹,但是也强出有限,论指挥造诣,冈部直三郎当然不如徐锐厉害,但是这个并不是无法弥补,在阵地战中,指挥造诣差一点,其实影响并不太大,但是没有了弹药,这个就真的很致命。

    再加上现在又是晚上,熊本师团无法获得航空兵的火力支援。

    所以结果就非常糟糕,熊本师团仓促间构筑起来的防御工事,在大梅山军分区各个部队的攻击面前,就像是被滚水浇过的冰雪,迅速消融。

    (分割线)

    三营长嵇程率领一个战斗小组,亲自担纲主攻。

    “小王!”嵇程一声大吼,负责火力支援的战士小王便立刻从藏身的弹坑直起身,端着机枪对着前方就是一个长点射,猛烈的枪声立刻吸引鬼子主意,下一个霎那,鬼子的机枪便立刻扫过来,小王便赶紧又缩回弹坑里。

    趁鬼子机枪被小王吸引的短暂间隙,嵇程和他的警卫员小赵同时跃起身,分别从左右两侧迂回过去,鬼子机枪手很快就发现了,对着嵇程猛烈开火,嵇程一个鱼跃,扑进一条战壕隐蔽了起来,小赵却继续快速往前突进。

    等到鬼子机枪手掉转枪口,对准小赵猛烈开火时,小赵已经往前突进了十几步,距离鬼子机枪手的藏身位置已经不足五十米远,下一个霎那,小赵拉着一颗手榴弹,再往前奋力一扬手,手榴弹就准确的落在了鬼子机枪手的藏身位置。

    “轰!”爆炸过后,鬼子机枪手被当场炸死,机枪也哑了。

    鬼子机枪一熄火,刚刚被压制在弹坑里的机枪手小王便立刻翻身坐起,将机枪架在弹坑沿上,对着前方猛烈扫射,密集的子弹顷刻间像雨点泼过去,压得对面只有三八大盖的十几个鬼子步兵头都抬不起来。 摄政王爷诱毒妃

    借着这个机会,嵇程迅速往前突进。

    转眼之间,嵇程也来到鬼子阵地前。

    一开始时,嵇程还担心小鬼子会甩出手雷,可是直到嵇程扔出两颗手榴弹,也始终不见对面的鬼子甩出手雷报复,由此嵇程便判断出,对面的小鬼子已经没有手雷了,当下将腰上挂着的剩下六颗手榴弹全部取下来,一一扔出。

    连续不断的爆炸过后,对面阵地上的十几个鬼子非死即伤。

    再然后,嵇程的警卫员小赵端着刺刀第一个冲进鬼子阵地,只见这时候,阵地上的十几个鬼子已经全部倒在了血泊中,只有一个鬼子还没有咽气,挣扎着想要坐起身,试图跟小赵白刃战,小赵几乎是想也没想,手起一刀就捅进鬼子心窝,鬼子轻轻呜咽一声,脑袋便立刻耷拉了下来,小赵再收刀后退,鬼子便立刻颓然倒在地上。

    几乎是在嵇程小组突破鬼子防线的同时,两侧的另外两个小组也有了突破。

    同样的场景,在整个战场多个不同方向、长达好几公里的战线上同时上演。

    徐锐从另一个时空带过来的三三制战术,那可是经过了解放战争、朝鲜战争反复证明了的最强步兵突击战术,面对中国人民志愿军的三三制战术,甚至连武装到牙齿的美军都显得办法不多,许多时候,将机枪枪管打到报废也未必能打死一个志愿军战士,这固然与志愿军战士高超的战术素养分不开,但是三三制战术也功不可没。

    面对以三三制战术武装起来的大梅山军分区老兵,小鬼子真的办法不多,除了挨打还是挨打,总攻开始之后还不到两个小时,熊本师团核心阵地的外围便连续失守,战线已经推进到了冈部直三郎的师团部外面。

    (分割线)

    熊本师团指挥部里,几乎已经忙乱成了一锅粥了。

    电话兵对着话筒疯狂的吼着麻西麻西,通信兵戴着耳机正紧张的收发报,参谋部的作战参谋们则根据各个联队报上来的最新战报,忙乱的进行图上作业,随着几个作战参谋的图上作业,地图上代表日军防区的红色区域正急剧的缩小。

    熊本师团的参谋长重田重德正拿着电话在那大吼,工兵联队、辎重联队、骑兵联队还有炮兵联队的几个联队长,都紧张的聚集在地图的周边,对着地图上的最新敌我态势指指点点的说着什么,看得出来,几个鬼子联队长都有些紧张。

    冈部直三郎却拄着军刀,神情木然的站在帐篷外。

    “轰!“一发炮弹落在了指挥部的方顶大帐篷外,轰然爆炸,溅起砂土打在帐篷上沙沙作响,不少的砂粒还落在了冈部直三郎的脸上身上,被这些滚烫的砂粒落在身上,冈部直三郎却连眉毛都没皱一下,仿佛那不是他的身体似的。 重生之大时代风云

    冈部直三郎确实不太在乎这丁点**上的痛楚,跟内心的痛楚和彷徨比起来,**上的这点痛楚又算得什么呢?

    重田重德打完电话,从帐篷里走出来,对冈部直三郎说道:“师团长,你还是到地下掩蔽所里去避一避吧,这里已经不再安全了。”

    冈部直三郎却仿佛没有听到似的,说:“重田桑,你后悔吗?”

    “后悔?”重田重德闻言先是一愣,然后才反应过来,冈部直三郎是在问他,对于留在八斗镇的决定后不后悔,重田重德沉吟了片刻后说道,“师团长,卑职并不后悔,若可以重来一次的话,卑职还是会建议您留下来。”

    冈部直三郎幽幽的说道:“为什么呢?”

    重田重德肃然说道:“因为我们是有着优良传统的熊本师团,我们熊本师团是大日本帝十七个常设师团当中最能打仗的两个师团之一,我们可以被打败,甚至于被全歼,但是,我们绝不能被敌人给吓倒!”

    “你说的对,我们可以被打败,甚至可以被全歼,但是绝不能被吓倒。”冈部直三郎点了点头,然后抬头看着满天的繁星,幽幽说道,“重田桑,好好的看一眼夜空吧,因为,很快我们就要坠入无边无际的黑暗中,永远不见天日了。”

    重田重德神情一惨,低声说道:“师团长,局面并没有那么糟糕……”

    “重田桑,你不用再安慰我了。”冈部直三郎摇摇头,淡然说道,“无论如何,我都是熊本师团的师团长,熊本师团现在是个什么情况,你清楚,难道我就不清楚?其实,早在大坪镇跟大梅山独立团缠斗之时,我们就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重田重德无言以对,因为冈部直三郎说的确实是实话。

    当初要不是因为到了强弩之末,熊本师团又怎么会从大坪镇撤退呢?

    之后,之所以决定留在八斗镇,并不是因为熊本师团还有一战之力,而是因为他们心有不甘,一方面不愿意坠了熊本师团的威名,另一方面其实也是心存侥幸,他们原本以为,就算是到了强弩之末,也可以坚持援军到来!

    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十分骨感。

    最终事实证明,他们还是低估了大梅山独立团的战斗力,他们终究还是无法坚持到援军到来,因为中村俊的独立混成第十三旅团至少还在三十里外,赶到八斗镇至少还需要三个多小时,而且他们却连半个小时都坚持不下去了。

    “轰!”又一发炮弹落在附近不远处,轰然爆炸。

    重田重德赶紧拿身体挡在冈部直三郎面前,说:“师团长小心。”

    冈部直三郎却轻轻推开重田重德,仰望着夜空,幽幽的说道:“今晚的夜色,可真是美丽呀,比我家乡广岛的夜色都要美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