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7章 熊本师团跑了-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917章 熊本师团跑了



    半小时后,中村俊就出现在了熊本师团的师团部。

    一路过来,中村俊算是见识了熊本师团的凄惨了,但只见,一路上基本都是伤员,几乎就没有见着几个完好的,甚至连师团部的参谋人员也大多浑身浴血,有个作战参谋甚至少了条胳膊,看样子应该是在白刃战中让中国兵用大刀片子削掉的。

    冈部直三郎已经带着参谋长重田重德和几个联队长等在那里了。

    看到中村俊走过来,冈部直三郎便赶紧迎上前来,换成是以前,冈部直三郎绝对不会自降身价,来迎接中村俊,不管怎么说,他都是个中将,而中村俊只是一个区区的大佐,哪有他堂堂中将迎接一个小小大佐的道理?

    不过,现在的情形却又大不相同。

    一方面,中村俊现在已经是独立混成第十三旅团的旅团长,虽然暂时只是代理的,但是就凭他先后打败国民军三十二集团军以及大梅山独立团的战绩,尤其是八斗镇这一仗,中村俊由大佐晋升少将已经是板上钉钉了!

    这仗之后,中村俊多半就要实授少将旅团长了。

    另一方面,中村俊救了熊本师团,可以说对他冈部直三郎有救命之恩!就凭这点,中村俊就完全有资格接受他冈部直三郎的降阶相迎,对于中村俊敢于以身犯险,率领独立混成第十三旅团前来救援他们熊本师团,冈部直三郎还是十分感激的。

    要知道对手可是徐锐,换别人只怕还真不敢这个时候来救。

    “师团长!”双方的距离还剩下三步之遥时,中村俊便收脚立正,敬礼,然后说,“卑职救援来迟,还请恕罪。”

    “中村桑言重了。”冈部直三郎回了军礼,又上前跟中村俊用力握手,感慨的说,“这次要不是中村桑你率领独立混成第十三旅团及时来援,我们熊本师团可真就要集体玉碎,我冈部直三郎也要为帝国、为天皇陛下捐躯了。”

    说完,冈部直三郎又向着中村俊深深鞠躬,说:“中村桑,请受我一拜!”

    冈部直三郎对中村俊是真感激,所以真鞠了一躬,中村俊伸手拦都没拦住。

    站在冈部直三郎身后的重田重德以及几个联队长,也都跟着鞠躬,面对着大梅山独立团这样一个凶残的敌人,独立混成第十三旅团却仍然敢于来救援,单单凭借这点,中村俊就足以收获他们的感激了。

    冈部直三郎又问:“中村桑,独立混成第十三旅团伤亡如何?”

    “还好,伤亡不大。”中村俊说,“很显然,大梅山独立团在与熊本师团的激战中,消耗也非常巨大,基本上也已经到了强弩之末,所以面对我们独立混成第十三旅团的强攻,仅只是稍做抵抗,便撤退了,就是我初来乍到,不知道这边的具体情形,所以没有敢追击,这点还请师团长务必要见谅。”

    冈部直三郎摆手说:“中村俊言重了,你这么做是十分正确的,如果你贸然追击,我反而要提醒你,永远都不要轻视徐锐,此人远比我们所遇到的任何一个对手都更可怕,所以面对他的时候,永远都不要轻敌大意!”

    中村俊心说:这点我比你更清楚!

    中村俊又说:“师团长,我接到的命令是,在最短的时间内驰援八斗镇,然后,在赶到八斗镇之后接受您的指挥,接下来该怎么办?”

    冈部直三郎点了点头,又问道:“中村桑,那批军火什么时候能够送达?”

    独立混成第十三旅团的及时赶到,又让冈部直三郎重新燃起了希望之火,熊本师团固然是让大梅山独立团打残了,眼下整个师团加起来也只剩下不到一千可战之兵,但是徐锐的大梅山独立团也没好到哪去,要不然也不会在这个时候撤退。

    以徐锐的性格,要不是因为大梅山独立团实在是疲惫至极了,又岂会轻易放过他们熊本师团?所以,冈部直三郎重新燃起了希望之火,凭借中村俊的独立混成第十三旅团,打败大梅山独立团固然是不可能,但把他们牵制在这里却有可能。

    一整个独立混成旅团摆在这里,大梅山独立团如果胆敢忽视,回师梅县,冈部直三郎就敢率领着独立混成第十三旅团直接翻过青牛岭,从侧背直捣梅县,到那时候,大梅山独立团势必就会腹背受敌,陷入绝境之中。

    这仗打到现在,冈部直三郎也是豁出去了。

    无论结果多糟,还能比现在更糟?不能够!

    不过,这得有个前提,那就是那批军火必须及时送达!

    毕竟,独立混成第十三旅团这次前来增援,是轻装疾进,并没有携带太多弹药,如果运输队不能及时到达,独立混成第十三旅团很快也会面临跟他们熊本师团一样的困窘,陷入弹尽粮绝的绝境之中,那时就算大梅山门户洞开,他们也不敢深入。

    所以冈部直三郎很关心那批军火何时送达?

    中村俊回答说:“从时间上看,运输队应该已经到肥西镇了!”

    “哟西,已经到肥西镇了么?”冈部直三郎欣然点头,又说,“这样的话,最迟明天中午,哦不对,是今天,今天中午就能送达这里,只要这一批军火能够及时送达,我们就有信心继续坚守,大梅山独立团就别想轻易回梅县。”

    “大梅山独立团要回师梅县?”中村俊闻言讶然。

    冈部直三郎说道:“是的,大阪师团已经突破了青牛岭防线,攻入了梅县,目前正在梅县县城跟大梅山独立团的留守部队巷战,不过,留守部队的战斗力显然无法跟大梅山独立团的主力部队相提并论,大阪师团已经胜利在望。”

    “索嘎。”中村俊欣然说,“这可真是好消息。”

    然而,中村俊话音才刚落,一个通信参谋就匆匆走过来。

    “大佐阁下!”通信参谋重重顿首,再向中村俊报告,“步兵第五大队急电!”

    “步兵第五大队?”中村俊心中早就知道,不过还是装作脸色大变的样子,回头对冈部直三郎说,“师团长,步兵第五大队是卑职留在后面保护运输队的部队,却不知发生了什么紧急情况。”当下又对通信参谋说,“念!”

    “哈依。”通信参谋顿首念道,“旅团本部:我大队在肥西镇外遭到不明武装袭击,伤亡惨重,步兵第一、第三、第四中队已集体玉碎,只有步兵第二中队随卑职仍决死抵抗,运输队之军火大多也已被劫,急盼旅团部火速回援!”

    “纳尼?”

    “军火被劫?”

    “又冒出一支不明武装?”

    “八嘎牙鲁,怎么这样?”

    重田重德和熊本师团的几个师团长一下就懵了。

    冈部直三郎也有些犯懵,刚说这批军火不容有失,结果话音还没落,这批军火就在肥西镇外遭到了袭击,人走背字,喝口凉水都能够塞牙缝,冈部直三郎简直无法想象,如此高度机密的运输任务,怎么会两次遭到伏击?

    不过,冈部直三郎现在已经不关心这个了。

    军火被劫,战场主动权就完全落入了大梅山独立团手里,现在,大梅山独立团尽可以毫无顾忌的回援,而他们却根本不敢深入大梅山。

    现在,冈部直三郎急需要考虑的,是该往何处去?

    尽管大阪师团已经突破了青牛岭,攻入梅县城中,并与留守部队展开了巷战,刚才跟中村俊说时,他也说大阪师团胜利在望,但其实,那只是场面话罢了,在内心深处,冈部直三郎其实并不看好大阪师团。

    也就是说,大梅山独立团主力不一定就回师梅县。

    大梅山独立团仍有很大概率留下,全力争取将他们熊本师团及刚赶到的独立混成第十三旅团一并歼灭!眼下大梅山独立团的撤围只是暂时的,因为他们并不知道独立混成第十三旅团的底细,一旦让徐锐知道独立混成第十三旅团是轻装而来,并没有携带太多的弹药,大梅山独立团就随时有可能卷土重来。

    所以,他们必须抢在大梅山独立团反应过来之前,尽快撤离!

    至于熊本师团以及独立混成第十三旅团撤离之后,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冈部直三郎却是顾不上了,因为既便他们留下来,也不可能牵制住大梅山独立团,反而只会将熊本师团及中村俊旅团置于险境,所以反不如干脆点直接趁早转移。

    重田重德也是想到了这一层,上前说道:“师团长,袭击运输队的十有**还是国民军的第三十二集团军,而且伏击地点就在肥西,就在肥西守军的眼皮子底下,所以,肥西镇很可能也已经失守了,卑职敢肯定,一定是万相云不甘失败,所以又调来更多兵力,趁肥西守军精神懈怠之时一举夺了肥西镇,紧接着又伏击了运输队。”

    冈部直三郎也认同这个分析,点头说道:“很可能就是这样。”

    重田重德说道:“军火被劫,八斗镇是没法再守了,但是肥西镇也不能回了,去了也是自投罗网,卑职建议撤往巢湖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