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8章 又动歪心思-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918章 又动歪心思



    重田重德只说对了一半,万相云确实不甘心失败,也确实把第三十二集团军的主力都调到了肥西,但是奇袭肥西镇、伏击鬼子运输队的还真不是第三十二集团军的部队,而是大梅山军分区新编的肥西独立团。

    几乎是在冈部直三郎他们知道消息的同时,万相云他们也知道了。

    不得不说,戴笠这家伙还是有点儿能力的,复兴社行动处改组成军统之后,战斗力提升幅度非常之大,潜伏在肥西镇的军统特务在第一时间就将肥西镇失守、鬼子运输队遭到伏击的消息报上来,并且判断出这是肥西土匪干的。

    接报之后,夏汉中、王西原两人顿时气个半死。

    “他娘的!”夏汉中怒道,“我们在肥西跟鬼子激战整整一个昼夜,好不容易把肥西的小鬼子给打残了,可最后却反而让这群土匪捡了便宜,气人,太气人了!”

    “我们三十二集团军的便宜却也不是那么好捡的。”王西原恶狠狠的说道,“他们怎么吃进去的,就得怎么给我吐出来!”

    李默堂却皱眉说道:“我们是不是更应该反思一下,肥西的一群土匪为什么能够兵不血刃拿下肥西镇,然后不动声色的伏击了小鬼子的运输队,而我们动用了三个师的兵力,却没能拿下肥西镇,反而让鬼子打得溃不成军?”

    “参谋长这话我不敢苟同。”王西原说,“要不是因为鬼子的援军赶到,我们早就打下肥西镇了,还有,要不是因为你弄的那个独立旅太不靠谱,让开了肥南据点,我们三个主力师又何至于溃败?至于这群土匪,要不是因为鬼子援军又去了八斗镇,要不是因为肥西守军在之前的战斗中让我们给打残了,就凭他们,也想拿下肥西?做梦吧!”

    王西原这话说的很不客气,几乎是把肥西之败的责任全推在了李默堂身上。

    李默堂却也不是好相与的,冷然说道:“我听过一句话,失败者永远只会给自己找各种借口,而成功者,永远只会寻找自身不足,从王军长的身上,我似乎有些明白了,肥西镇这一仗,我们第三十二集团军为什么会失败。”

    王西原怒道:“李默堂,你这话什么意思?”

    李默堂冷笑:“王军长,难道我说的不是事实吗?”

    “李默堂,你少往我身上泼脏水。”王西原越发大怒道,“肥西这一仗之所以会打输,就是因为你李默堂用人不当,指挥不力,跟我们七十三军却没什么关系!我们七十三军却已经是拼尽全力了,不可能做得更好了。”

    李默堂说:“这么说,你们七十三军打败仗反倒有理了?”

    王西原说:“那还不是因为你李默堂的人,从背后捅了老子一刀。”

    李默堂说:“王西原,你给我说话注意点,谁是谁的人?我们都是党国的人!”

    “少来这套。”王西原冷然说,“别以为我们就不懂你那点小心思,你费尽心机想要收编肥西的那伙土匪,不就是为了引为你的奥援么?免得你手中无兵可用?只是可惜,这群土匪实在是烂泥巴扶不上墙,只会坏事。”

    李默堂说道:“肥西的土匪是烂泥巴不上墙,最后却打下了肥西,你们七十三军是党国的精锐,却在肥西让鬼子打得溃不成军,这岂不是说,你们七十三军连烂泥巴都不如?看来王军长还挺有自知之明!”

    王西原急了,怒道:“李默堂,你说一遍试试?”

    李默堂冷笑,说道:“我就再说十遍又当如何?”

    “行了行了,别吵了。”万相云皱眉说道,“身为党国的高级将领,却像个市井之徒一样骂街,传出去也不怕人笑话。”

    夏汉中也拦住了气得暴跳如雷的王西原。

    万相云又接着说道:“眼下中国的大半河山已经沦陷,我们三十二集团军孤悬敌后,奉命死守大别山区,其形势真可谓是危如累卵,你们一个是集团军参谋长,一个则是军长,就更应该精诚团结,共度时艰,怎能互相攻讦,制造分裂呢?”

    李默堂很快就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说:“总座所言极是,卑职莽撞了。”

    有万相云出面转圜,王西原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不过跟李默堂的这笔账却已经记下。

    万相云又说:“刚才李参谋长有句话说的很对,这次肥西之败,我们确实有许多值得总结的地方,不过,西原老弟也没有说错,我们第三十二集团军的便宜绝不是那么好捡的,他们怎么吃进去的,就得怎么给我吐出来!”

    李默堂问道:“总座,那您的意思是?”

    万相云冷冷一笑,说:“再打肥西镇!让那群土匪把本该属于我们的好处都吐出来!”

    李默堂微微蹙眉,说:“可是,总座,眼下是国共合作时期,全民族枪口一致对外,我们这样挑起摩擦,似乎不太好吧?”

    “参谋长这话又说错了。”王西原冷然说,“我们对付的只是肥西的土匪,又不是**的部队,何来挑起摩擦之说?”

    李默堂说:“但是这伙土匪已经被大梅山独立团收编,甚至番号都有了。”

    “被大梅山独立团收编?连番号都有了?”王西原说,“党国承认了吗?”

    李默堂苦笑说:“这个自然是不可能承认,但是**一贯都是这么做的。”

    “**一贯都这么做,我们就得默认?”王西原说,“参谋长,我不知道你只是随口说说呢,还是心里真这么想,要是真这么想,那我可就得怀疑你的政治立场了,你究竟是三十二集团军参谋长,还是大梅山独立团的参谋长?”

    王西原这顶大帽子扣下来,李默堂立刻就不敢多说了。

    王西原又说道:“再则说了,就算挑起摩擦又能怎样?**的部队只是民义上的友军而已,等抗战结束,早晚还是要解决的,眼下日军已经无力再发动正面进攻,我们国民军正好趁此机会剪除**的部队。”

    “西原说的对!”万相云最后一锤定音,“此事就这么定了!”

    稍稍停顿了下,万相云又说:“这一战,还是由七十三军及七十九军担纲主攻,第四十九军负责保护侧翼。”

    (分割线)

    肥西镇,战斗已经全部结束,最后负隅顽抗的一小股鬼子也已经被消灭,肥西独立团的匪军们都已经开始在打扫战场了。

    看着横七竖八堵满整条公路的卡车以及平板车,独立团的匪军兴奋坏了。

    一个土匪头目兴冲冲的爬上一辆载重卡车,拔出刺刀刷刷两下割开篷布,然后将开裂的篷布的撕下,立刻就露出了底下一摞摞的大木板箱,土匪头子立刻爬进车厢,又用刺刀撬开其中一口木板箱,只见里边整整齐齐的放置着手雷。

    “我的乖乖,全是甜瓜手雷!”土匪头立刻兴奋的大叫起来,“大当家的,手雷,这一车全都是甜瓜手雷!”

    “给我闭嘴,什么大当家的,叫团长,叫团长!”唐开山跟着爬上卡车,先一巴掌扇在那土匪头的脑后,然后笑着说道,“他娘的,小鬼子的甜瓜手雷可是好东西,来人,给老子把这些手雷卸了,统统带回寨子。”

    唐开山说完,十几个小喽罗便一拥而上,七手八脚开始往下卸木板箱。

    刚卸到一半,雷响就过来了,赶紧制止:“唐大哥,快别卸了,装回去!”

    “不卸了?”唐开山茫然道,“不卸下来怎么带走?怎么运回寨子里去?”

    雷响苦笑说:“唐大哥,连同肥西镇内缴获的物资,再加上这一批军火,你知道总数有多少么?”

    唐开山还真不知道,当下问道:“有多少?”

    “少说也有上千吨!”雷响说道,“要是全运回棋盘寨,少说也得动用上万民夫,花费两天时间,可是咱们独立团总共也才不到两千人,更糟的是,咱们根本就没有时间了,因为万相云的第三十二集团军又杀回来了。”

    “第三十二集团军又杀回来了?”唐开山说,“他们想要干吗?”

    “那还能干吗?”雷响冷然说,“当然是知道咱们打下肥西城,又伏击了小鬼子的运输队,得了这么多的好处,眼红了呗!”

    唐开山大怒道:“想打我们的秋风?”

    雷响冷笑说道:“恐怕不仅是想打我们的秋风这么简单,万相云很可能是想把我们肥西独立团也一并剿灭。”

    “还想剿灭我们肥西独立团?”唐开山冷然说,“那得看他有没有这副好牙口!”

    雷响说:“如果没有这些物资,我们随时可以走,但是现在多了这么多的物资,急切间恐怕是走不了啦,说不得只能在肥西镇跟他们干一仗!”

    “****娘的。”唐开山说,“咱们还怕了他们不成?”

    雷响又说道:“所以这些物资就先不卸了,直接装车开进镇子里隐蔽起来,等打退了三十二集团军之后,再运回寨子也不迟。”

    “行。”唐开山点头说,“听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