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9章 严正警告-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919章 严正警告



    万相云调集了七十三军、七十九军剩下的那两个师,又纠集之前的溃兵,再次向着肥西镇猛扑过来,尽管此时仍然还处于国共合作时间,但是肥西独立团并没有掉以轻心,而是一边紧急备战,一边将这一消息紧急上报给了徐锐。

    徐锐是在率部回援梅县的半路上接到电报的。

    冈部直三郎还担心徐锐不会轻易放过他们熊本师团,其实却是想太多了,徐锐其实早就已经决定拿熊本师团作为大礼,送给了中村俊了,所以,在冈部直三郎率领熊本师团残部以及独立混成第十三旅团退往巢湖县之前,大梅山独立团就已经先一步撤退了。

    天亮时,徐锐所率领的二团、警备团、警卫营以及骑兵营就已经到了大湾附近,距离沙桥岗已经不足五十里,这次回援,徐锐将大梅山军分区的主力部队分成两路,一团抄近路从一线天回援,从内线去协防梅县,剩下的部队则从外围抄截大阪师团的后路!

    尽管是连续作战,将士们已经很累了,但精锐就是精锐,在经历了之前大坪镇,后来八斗镇这样的高强度的连续作战后,大梅山军分区的主力部队,居然还能进行强行军,必须得承认,这真的是一支铁打的部队。

    “姑爷,肥西独立团急电。”小桃红追上徐锐,将电报递过来。

    徐锐接过了电报,看完后脸色便立刻沉下来,他最担心的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

    随着中日战争进入相持阶段,蒋委员长和国民政府对于八路军、新四军在敌后战场的迅速壮大,越来越难以容忍,从时间上来看,第一次****浪潮很快就要到来了,万相云的第三十二集团军,终于还是按捺不住,要对他们大梅山军分区下手了!

    看到徐锐停下来不走,王沪生便打马折回来,问徐锐:“怎么了,老徐?”

    “万相云的第三十二集团军要对我们下手了。”徐锐将电报递给王沪生,又说道,“我必须承认,万相云挑了一个好时候。”

    王沪生看完电报,眉头立刻拧成了一个疙瘩:“他们真敢挑起摩擦?”

    “他们当然敢了。”徐锐冷然说,“因为背后有蒋委员长给他们撑腰。”

    王沪生还是不愿看到中国人自相残杀的一幕,当下说:“老徐,要不然还是让肥西独立团赶紧撤离肥西镇吧?”

    “撤离?怎么撤?”徐锐说,“人倒是可以撤,可物资怎么办?”

    王沪生便不再吭声了,是啊,部队可以撤离,但是肥西独立团刚刚截获的物资,却不可能在短时间内转运走,王沪生不介意让出肥西镇,但是要他将那批物资让给国民军,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答应的,那可是肥西独立团的官兵拿命换的物资,凭什么让给国民军?

    徐锐说:“这一仗终究是避免不了的,不过有句老话说的好,不教而诛,则刑繁而邪不胜,要想压制住国民军中的这股歪风邪气,打掉他们的挑衅冲动,除了要狠狠打击他们,打疼他们,还得事先对他们进行警告,让他们预知挑衅的严重后果!惟其如此,今后再有国民军想要挑衅时,就得掂量掂量自身,是否有足够的本钱?”

    **曾经说过,和平不是谈出来的,而是打出来的!

    **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抗战时期,国民党不断制造摩擦,八路军和新四军就从来没有手软过,每次都予以狠狠的回击!

    五十年代美军将战火烧到新中国家门口,**也没有把希望寄托在和谈之上,没有祈求苏联出面来调停,而是果断派志愿军入朝,凭借中国人民志愿军的铮铮铁骨,最终把联合**赶回了三八线,迫使美国人坐到了谈判桌前!

    六十年代印度尼赫鲁时代,自我膨胀到极致,竟企图染指中国的西藏地区,**同样没有寄希望于国际社会的调停,而是出动边防部队给予印军狠狠回击,一战打掉了印度人染指西藏的野心,迫使印度人坐到了谈判桌前。

    七十年代美国人再次将战火烧到了越南,烧到了中国的家门口,这个时候,中国人的威信已经打出来,中国政府轻轻的一句“美军的轰炸机不要越过北纬十七度线”,结果美越战争打了十几年,美军的轰炸机愣是不敢飞过北纬十七度线!

    所以,和平从来就不是谈出来的,而是战场上打出来的!

    也只有蒋委员长这样的人,才会相信西方列强可以给中国带来安定繁荣。

    穿越之前,徐锐就是**的铁杆粉丝,到了这个时代,他就更加会不遗余力的去践行**的思想,所以,对于万相云第三十二集团军的挑衅,徐锐绝对不会姑息,而只可能予以狠狠的回击,不过,在回击之前必须给予警告!

    王沪生也认同徐锐的看法,当下说道:“老徐,要不然我们这就上报军部,再由军部首长出面跟第三十二集团军斡旋,你看怎样?”

    徐锐说道:“军部首长要出面,我们自己的态度也要摆到台面上,我们必须很明确的告诉万相云,一旦进犯,将会有怎样的后果!”

    “行!”王沪生说,“老徐你说的也对,那就双管齐下。”

    说完,王沪生又对小桃红说:“小桃红,立刻致电国民军第三十二集团军司令部,警告他们,肥西独立团是我们大梅山军分区的武装力量,第三十二集团军胆敢有任何侵犯,就是对我大梅山军分区宣战,我们大梅山军分区将予以坚决而有力的回击!”

    徐锐又补充了一句:“再加一句,一定要注明,这句是我徐锐说的。”

    停顿了下,徐锐又接着说道:“万相云你给我听好了,你要是敢动一下我的人,我就让你当光杆司令,别以为我是在吓唬你,我徐锐自参加抗战以来,言出必行,还从来没有过食言而肥的时候,你好好的掂量掂量吧。”

    小桃红记录完了,转身匆匆离去了。

    王沪生蹙眉说道:“老徐,你这样好吗?”

    “有什么不好的。”徐锐嘿然说道,“对于国民党,就不用客气。”

    王沪生说:“对国民党不客气没啥,我就是担心,万一激怒了万相云,对肥西独立团可不是什么好事,所以,能不在言语上挑衅他,还是尽量不要挑衅他。”

    徐锐不以为然道:“老王,难道你以为,不在言语上挑衅他,他就会手下留情?我的看法,恰恰相反,对于万相云这样的顽固分子,就不能有半点客气,我们不仅要在行动上予以最坚决的回击,态度上也不能有一丝的退让。”

    王沪生说:“好吧,我总说不过你,那就这样吧。”

    徐锐也没过多解释,其实,徐锐故意要在言语上刺激万相云,还有个重要原因,那就是为了将来的皖南事变在做准备,因为万相云是皖南事变的制造者以及主导者,所以,从心理上震慑万相云,使得万相云从此再不敢对新四军有任何挑衅心理,就十分有必要了,惟其如此,皖南事变的悲剧才能避免。

    (分割线)

    四合乡,第三十二集团军司令部。

    万相云、夏汉中、王西原三个人,正围在大地图前讨论战局。

    早在两个小时前,对肥西镇的进攻就已经开始了,不过,战事的进展并不顺利,肥西独立团的抵抗非常顽强,尤其令第三十二集团军的攻击部队感到震惊的是,肥西独立团的火力强劲到简直让人发指。

    攻击才刚刚开始,肥西独立团的轻重机枪就开始疯狂扫射,那子弹,密集得就跟下暴雨似的!好不容易突进到了肥西独立团的防御阵地前了,紧接着,那甜瓜手雷就跟雨点似的扔出来,火力如此强劲,还让人怎么玩?

    王西原肉疼的说:“总座,这才两个多小时,我们七十三军担纲主攻的七十七师就已经损失了一个营的兵力,要这么个打法,最多半天,七十七师就该打光了!”

    “这是怎么回事?”万相云不解,皱眉问道,“什么时候土匪也变得这么能打了?”

    王西原恨恨的说:“还不是因为他们捡了大便宜,缴获了大量的武器装备及弹药,总座你根本就想象不出来,这些****的土匪奢侈成了啥样,他们的一个步兵排的机枪火力,就顶得上我们一个主力营,就这还不算,还有重机枪火力!”

    “他奶奶的。”万相云大骂道,“这些土匪还成精了!”

    话音才刚落,李默堂忽然拿着两张电报匆匆走了进来。

    看到李默堂进来,王西原立刻轻哼一声,不再说话了。

    李默堂装作没看见王西原的恶劣表情,向万相云报告:“总座,新四军军部急电,要求我们立刻停止对肥西镇的军事行动,还有……”停顿了下,李默堂又接着说,“还有,大梅山独立团团长徐锐,也对我们发出了措辞严厉的严正警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