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0章 救命稻草-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920章 救命稻草



    “徐锐?”

    “还措辞严厉的警告?”

    夏汉中和王西原起先怀疑自己的耳朵听错了,你不过只是一个小小的团长,居然也敢大言不惭警告集团军总司令?早听说徐锐十分狂妄,可是以前一直都没机会见识,不过今天却总算见识了,这还真不是一般的狂妄啊。

    万相云的脸色也有些不太好看,说:“念!”

    李默堂看了眼手中拿着的电报,有些犹豫该不该念。

    万相云便有些不悦的说道:“李参谋长,为什么不念?”

    李默堂苦笑道:“总座,你确定要卑职把这封电报念出来?”

    万相云的脸色便越发的黑了,阴声说道:“念,我倒要看看他能说出什么来。”

    李默堂没办法,只能念道:“万相云你给我听好了,你要是敢动一下我的人,我就让你当光杆司令,别以为我是在吓唬你,我徐锐自参加抗战以来,言出必行,还从来没有过食言而肥的时候,你好好的掂量掂量吧。”

    李默堂念完后,整个作战室变得死一般的寂静。

    过了好半天后,正好在场的几个参谋才开始了窃窃私语。

    万相云也终于反应过来了,气得一把将面前的桌子掀翻,大声咆哮:“什么东西?一个小小的团长,竟然也敢恐吓我?他还真就以为打了几个胜仗,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就以为天下所有人都得让他、避着他了?”

    王西原也说道:“总座,徐锐这小子也太过分了!”

    “就是。”夏汉中也说,“必须得给他点教训才行!”

    万相云闷哼了一声,说:“李参谋长,立刻草拟电文。”

    李默堂便赶紧掏出笔记本和钢笔,做好了记录的准备。

    万相云双手叉腰在作战室里来回走了几步,然后顿步说:“命令,刘明荃第四十九军立刻由六安前出肥西,除第一零五师警戒淮南方向之日军,第一零九师及独立炮兵营立刻沿六肥公路向肥西镇攻击前进!”

    万相云这次是真怒了,要把压箱底的部队都拿出来。

    相比王西原七十三军,夏汉中第七十九军,刘明荃第四十九才是万相云的嫡系,第四十九军不仅装备最好,而且兵力也是最多,下辖两个师都是两旅六团的甲种师,而且还有一个师部直属的炮兵营,装备有十二门意大利山炮。

    这十二门意大利山炮,是上次万相云去武汉时蒋委员长亲手送的。

    万相云此前一直不肯把刘明荃的部队调上战场,这会却实在是忍不住了。

    夏汉中和王西原很隐蔽的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眸子深处到了一丝不悦,显然,两人并不欢迎刘明荃第四十九军的到来,因为在他们看来,刘明荃四十九军的到来,根本不是来帮他们的,而是来摘他们的桃子的。

    不过夏汉中和王西原并没有说什么。

    在国民军当中,勾心斗角真的是无处不在。

    李默堂冷眼旁边也没有阻止,一来现在万相云正在气头上,根本就阻止不了,二来让万相云摔个跟斗也好。

    最好万相云一跟斗摔倒在地再也爬不起来,他李默堂才有机会代理第三十二集团军总司令,就算没机会代理集团军总司令,能捞个军长当也是不错,至少要强过现在空有参谋长头衔,手中却没有一兵一卒!

    (分割线)

    万相云被徐锐气得不行,决定拿出所有家底要跟徐锐拼命。

    与此同时,另外一个人却早就已经押上了全部的身家性命,并且快要输光了,这个人就是日军华中派谴军参谋总长,河边正三!

    昨夜零时之前,形势还是一片大好,大阪师团在猛攻了两天两夜之后,终于突破青牛岭防线,突入梅县县城跟守军展开了巷战,中村俊所率领的独立混成第十三旅团也及时赶到肥西镇,并且一举击溃了第三十二集团军,使肥城局面化险为夷。

    然而零时刚过,局面立刻急转直下,先是大阪师团在梅县的巷战受挫,紧接着大梅山独立团便在八斗镇战场取得了突破性进展,险些全歼了熊本师团,最后还是因为独立混成第十三旅团的及时赶到,才救下了熊本师团。

    可是,由于独立混成第十三旅团的离开,又导致肥西空虚。

    结果,又被大梅山独立团的人趁虚而入,偷袭了肥西不说,而且还伏击了后续抵达的运输队,致使原本供给熊本师团的上千吨军火落入到了敌人手里,这就直接导致了西线战场的崩溃,因弹药告急,冈部直三郎直接就带着熊本师团残部撤了。

    不仅如此,还把中村俊的独立混成第十三旅团也给带走了。

    河边正三连续给熊本师团及独立混成第十三旅团发去急电,要求他们停止后撤,立刻返回八斗镇战场,务必将大梅山独立团牢牢牵制在八斗镇,而如果大梅山独立团后撤,则务必趁势碾压,争取一举击溃大梅山独立团。

    可惜,几封电报都是石沉大海,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对大梅山的扫荡进行到了现在,事实上已经破产了,河边正三拟定的作战计划,就像是一道罗网,原本是准备将大梅山独立团的部队一网打尽,结果却反而让大梅山独立团给捅得千疮百孔,破得根本就不成样子了。

    河边正三但凡还有一丁点退路,此时就应该收手了。

    网都破成这样了,还怎么网鱼?根本就徒劳无获嘛。

    所以,此时最明智的做法就是,不但不能阻止熊本师团及独立混成第十三旅团后撤,还要趁大梅山独立团主力没回援之前,果断命令大阪师团撤出战斗,鉴于南边蒲城被切断,大阪师团及独立战车第八联队就应该迅速往东,向着扬州方向撤退!

    可惜的是,河边正三已经没有任何退路,他只能死撑到底了!

    因为这次大扫荡一旦宣告失败,不仅他的前途没了,性命也将不保!

    所以,为了自己前途以及性命,河边正三只能拼了,至于这么做会给大日本皇军、会给大日本帝国造成多大伤害,他却是顾不上了。

    有一句话怎么说来着?我死后,管他洪水滔天!

    河边正三就像是一个输急了眼,并且押上了最后筹码的赌徒,正在无比焦躁的等待着最后时刻的到来,而这个最后的筹码,就是大阪师团,河边正三又像是溺水之人,大阪师团成了被他攥在手里的最后的救命稻草,只可惜,这根最后的救命稻草也快要沉了。

    (分割线)

    梅县县城,中日两军正在巷战。

    担纲主攻的是第一零四师团的步兵第一六一联队,步兵第一六一联队联队长是个名叫乾忠犬的老鬼子,这老鬼子出身于四国的一个武士世家,从小就接受军国主义思想熏陶,就跟他的名字一样,是一条真正的忠犬。

    而事实上,昨晚上大阪师团之所以能够突破青牛岭防线,主要也得归功于乾忠犬,正是乾忠犬所率领的步兵第一六一联队,连续的不遗余力的猛攻,才导致罗忠毅所率领的苏中特务团不堪其重,主动放弃了青牛岭,退入梅县县城与敌巷战。

    需要特别说明的是,步兵第一六一联队的编成地和歌山,土地十分贫瘠,这里的日本人大多捕鱼为生,生活很艰辛,所以,和歌山虽然紧邻大阪府,但是民风却有天壤之别,和歌山联队的战斗力虽无法跟熊本联队、仙台联队相比,但是比起大阪联队却要强出不少,和歌山联队也是大阪师团四个步兵联队中最能打的联队。

    此前大阪师团发生大规模的诈伤事件,只有和歌山联队没受到太大影响。

    不过,在经过连续的猛攻之后,步兵第一六一联队不仅兵力损失十分严重,官兵的体力以及精力差不多也已经到达了极限。

    步兵第一六一联队的进攻又一次被守军瓦解了。

    副联队长佐野结人步履匆匆的走进临时联队部,先是重重顿首,然后报告道:“联队长,步兵第一大队的进攻又被瓦解了。”

    “八嘎!”乾忠犬的脸肌抽搐了两下,沉声问,“步兵第一大队还剩多少人?”

    佐野结人语气凝重的回答说:“包括重伤员在内,总共还剩下大约四百号人。”

    “纳尼,只剩下四百号人了?”乾忠犬闻言顿时心头一惊,此前他只是一味的命令所属的三个步兵大队进攻进攻再进攻,从来就没有关心过伤亡情况,直到这时候乾忠犬才想起来过问,却立刻被这巨大的伤亡数字给吓了一跳。

    “哈依。”佐野结人顿首说,“联队长,步兵第一大队的伤亡情况其实还算好的,步兵第二大队和步兵第三大队的伤亡更加的惨重,两个大队加起来也只剩下不到五百人了,而且其中至少有一半是伤员。”

    “八嘎。”乾忠犬沉声说道,“这岂不是说,我们整个联队已经只剩不足千人了?”

    “哈依。”佐野结人顿首说,“如果算上各步兵大队的大队本部,以及联队指挥部的所有人员,独立炮兵中队也全算上,差不多还有一千两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