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1章 小小男子汉-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921章 小小男子汉



    梅县保卫战打到现在,已经持续了六个昼夜,小鬼子的步兵第一六一联队固然是伤亡惨重,但是罗忠毅从苏中军区带过来的特务团更惨!特务团从苏中过来时是一个满编团,足足有一千五百多人,可现在却只剩下不到两百人了。

    这两百人中,有一半是伤员,罗忠毅参谋长也负伤了。

    为了顶住小鬼子的疯狂进攻,梅县的守留人员已经全部动员,边区公署、县公署、妇救会、老人民兵队、甚至于儿童团,全都动员起来,还有工人纠察队、青训营的学员兵,也从鬼见愁驻地赶来,纷纷投入战斗。

    繁华的县城,早就已经成了血火燃烧的战场。

    鬼子败退后,罗忠毅只是让战地卫生员简单包扎了一下左胳膊上的伤口,便开始巡视阵地,看望那些轻伤不下火线的特务团官兵。

    看着那一张张年轻却疲惫的脸孔,再看着战士们脑袋上、胳膊上、大腿上甚至腹部包裹着的纱布,以及从纱布中渗出的血迹,罗忠毅便有些压抑不住胸膛里的怒火,他们特务团打得是如此之艰苦,徐锐却扣着一个主力团不让回援!

    三团的存在,也是昨天刘金标不小心说漏嘴的。

    昨天战斗最激烈的时候,就连边区公署的工作人员都顶上了火线,而且一战下来,牺牲了十几个,这让刘金标感到十分痛惜,战斗之余忍不住发了几句牢骚,埋怨徐锐扣着何书崖的三团不让回援,以至于梅县的巷战打得如此艰苦。

    刘金标言者无心,可罗忠毅听了后却十分生气。

    你徐锐什么意思?放着一个主力团不用,却把我们苏中军区的特务团往死里用?这是不拿我们打工的当人嘛!罗忠毅越想就越生气,恨不得现在就带着部队转身离开梅县,不过终究也只是心里边想想,真走却是绝对不会的。

    走人不至于,但是胸中这口气却终究难以咽下。

    罗忠毅恨恨的想,当这次反扫荡结束了,非得狠狠的敲徐锐一次竹杠不可,给徐锐开出的清单必须包括这些:七五野炮或者七五山炮十门、九二式步兵炮十门,八零或者六零迫击炮至少二十门、掷弹筒至少三十具!备弹五个基数!

    除了大炮,还得有机枪,九二式重机枪至少五十挺!

    还有歪把子轻机枪至少一百挺,三八大盖至少五千枝!

    还有子弹、手雷,也不多要他,来个五十万发子弹加一万颗手雷也就差不多了。

    想到这里,罗忠毅忽然叹口气,他们苏中军区的特务团已经彻底打残了,徐锐就是给再多的物资,也再换不回来那一千多名老兵了,那可是中央红军从苏区转移后,从最艰苦的三年游击战争中打出来的百战精锐哪!

    你个****的徐锐,要是战后没有足够的表示,老子跟你没完!

    罗忠毅气呼呼的想着,然后就看到了同样满脸疲惫,靠边废墟上休息的赛红拂。

    看到赛红拂,罗忠毅胸中的怒气就稍稍变淡了一些,因为徐锐虽然扣下了一个主力团不让回援梅县,却也把所有能动用的武装人员调上了战场,都说青训营的学员兵是徐锐的宝贝疙瘩,可现在却也照样扛着步枪参加巷战。

    不仅如此,甚至连赛红拂都上了战场。

    赛红拂不仅是徐锐的老婆,而且怀着五个月的身孕,都已经显怀了。

    徐锐这小子还真是够狠的,宁可把怀着五个月身孕的老婆还有平时视若珍宝的青训营学员兵调上战场,也死活不愿意让闲着的那个主力团回来,他这是要干吗?心念至此,罗忠毅忽然心头一动,徐锐这小子是在积蓄力量,等着反攻呢!

    想到这里,罗忠毅胸中的最后一丝怒气也烟消云散。

    因为罗忠毅也是从十年内战当中打出来的老红军了,对于徐锐的做法并不陌生,以前中央苏区反围剿,无论局面有多么困难,都要扣着至少一个主力军团不动,为的就是等国民军露出疲态之时,打他们的反击,扩大战果!

    徐锐这小子胃口还不小嘛,罗忠毅骂骂咧咧的想着,他这是要把鬼子大阪师团跟战车第八联队一锅端的节奏哪,娘的,要是真让徐锐这小子把这趟活给办成了,那大梅山军分区的好处可不得了,这不行,得向这小子索要更多好处才行!

    看到罗忠毅走过来,赛红拂赶紧起身,笑着打招呼:“罗参谋长。”

    “别别别,白柔同志你坐着就好。”罗忠毅挥了挥手,示意赛红拂不用站起来。

    赛红拂真名叫白柔,在中统也就是青白团系统的代号是白莲花,赛红拂是她来到大梅山之后起的绰号,在不久之前赛红拂已经正式加入了**,她的真实身份对于罗忠毅这样的党内高层来说,当然就不再是什么秘密了。

    罗忠毅掠了眼赛红拂微微隆起的肚子,说:“白柔同志,要不然你还是回去吧,这里交给我们就行了,只要我们特务团还有一个人在,鬼子就别想从这里跨过去,更别想威胁到我们身后的要塞,以及悬崖上的要塞炮阵地。”

    顺便说下,自从梅镇改县之后,增加的不仅仅只是人口,更有大量的房屋建筑,现在梅县的城市规模已经扩展到了两侧的青牛岭、青风岭余脉之下,鬼子的步兵第一六一联队虽然攻破了青牛岭,但是,要想从侧后威胁沙桥岗要塞以及构筑在悬崖上的要塞炮阵地,却必须首先打穿县城。

    迄今为止,鬼子步兵第一六一联队都只占领了四分之三的县城区域,剩下的紧挨着沙桥岗要塞以及要塞炮入口的四分之一的区域,仍然还在苏中军区特务团以及梅县的民间武装力量的控制之下,而且,还可以通过地道获取源源不断的补给。

    赛红拂摇头说道:“罗参谋长和苏中军区特务团的同志们,为了帮助我们保卫家园,付出了如此巨大的牺牲,我们身为大梅山军分区的一员,又岂能够袖手旁观?我只是希望,罗参谋长不要因为我们司令员的一些安排,而心生误会。”

    罗忠毅哑然失笑,说道:“徐司令员的安排,我能够理解。”

    停顿了下,罗忠毅又说:“换成是我,我也会这么安排的。”

    两人正说话之间,原本一直趴在赛红拂脚边的二皇忽然昂起脑袋,耳朵也竖了起来。

    如今的二皇,早已经不再是之前的那只萌萌的小奶狗了,而是长成了一只肩高超过了半米的中型猛犬了,而且二皇还在继续生长,真不知道成年后会有多高?说不定最后会长到猎豹那么大的体型,那可就是超大型猛犬了。

    竖着耳朵聆听片刻之后,二皇便一下站起身,然后嗖的窜了出去。

    赛红拂却也没管,以二皇如今的能耐,只要不碰上鬼子的特种兵,绝对不会有危险。

    果不其然,过了一会儿,二皇就又颠儿颠儿的跑回来了,在二皇的身后还跟着豆豆和雨生,相比半年前刚来梅县时,豆豆已长高了一截,把身后的雨生都比了下去,要知道雨生可是大了豆豆整整三岁,豆豆才五岁,雨生却已经八岁了。

    “豆豆,雨生,你们怎么又来了?”赛红拂关切的问道,“奶奶呢?”

    豆豆名义上虽然是冷铁锋和肖雁月收养,可是事实上,冷铁锋和肖雁月经常不在家,所以豆豆平时吃住都在徐锐家,因为最近这段赛红拂都在家,而且现在家里边还多了王大娘和雨生,有了小伙伴,豆豆就更不愿回自己家。

    一段时间下来,王大娘、豆豆、雨生还有赛红拂就已经像一家人了。

    豆豆飞奔过来,一下就抄起赛红拂搁在脚边的三八大盖,一边对着前方街道乱瞄准,一边说道:“奶奶小脚,跑不快,在后面。”

    “不许这么说奶奶,没礼貌。”赛红拂说完还伸手打了下豆豆屁股。

    “姨,不许打我屁股。”豆豆便立刻伸手捂住自己小屁股,嘟嘴说,“我已经长大了,是男子汉了,你不能再打我屁股了。”

    赛红拂闻言便噗哧一声乐了,旁边罗忠毅也是哈哈大笑。

    罗忠毅便逗豆豆说:“男子汉,会打枪不?要不要伯伯教你?”

    豆豆便嘁了一声说:“半年前我就学会打枪了,什么步枪、机枪、驳壳枪我都会,我娘还没我打得准呢,真的,我爹说我将来长大了肯定是个狙击手,跟豹子叔叔、锋子叔叔还有红姨他们一个样,兵戈、兵戈,鬼子来一个死一个,来两个死一双。”

    “哟嗬,还真没有看出来,你还是一个全能呢,什么枪都会使。”罗忠毅乐坏了。

    豆豆便煞有介事的叹口气,有些懊恼的说:“那也不是,大兵叔叔他们的加特林机关枪我就不会使,那玩意儿太沉了,我勉强能拎动,可一会儿手就酸了,不像大兵叔叔他们能够拎着加特林,一走就好几百里。”

    “你能拎起加特林?”这下罗忠毅真有些吃惊了。

    狼牙战队的加特林机关枪罗忠毅是见过的,少说也有一百多斤,眼前这小屁孩最多也就五岁多一点,居然能够拎起来,这简直是天生神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