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开眼-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88章 开眼



在扔下三十多具尸体之后,剩下的二十几个鬼子仓惶退了回去,鬼子的第一波攻势就这样被徐锐、老兵俩人轻松瓦解。复制网址访问

而这,就是特种作战的威力!

在特定的地形、特定的天时,特种兵几乎就是无敌的!

独立营的官兵对此早已经是见怪不怪,因为在这之前,无论徐锐还是老兵,都已经展现过超强的单兵战力,可是游击队还有东北军的残兵却一个个都傻了,因为天黑,他们没看清楚具体的交战情形,但是最终的结果他们却都是看见了的。

仅只是两个人,居然就瓦解了鬼子一整个小队的进攻?

大兵更是眼珠子都凸出来了,自打民国14年参加红军,他也算是身经百战,而且他少年时期曾经跟家乡的一个老道练过几年拳脚功夫,再加上长了一副好身板,在战场上也算得是个强兵,可他几曾见过徐锐、老兵这样的强兵?

“傻了吧?”小毛看着大兵,不无得意的道,“厉害吧?”

好半晌后,大兵才重重的呼出一口浊气,说:“有啥啊,天黑混战而已。”

尽管嘴上不肯服软,可就是聋子都能听出大兵口气中的虚弱,他是真服了。

小毛也懒得去揭穿大兵,只是笑着说道:“瞧着吧,更厉害的还在后头呢。”

大兵闷哼一声,很想说几句硬话撑场面,可终究底气不足,只能乖乖闭嘴。

老兵还想追击,还想把剩下的二十几个鬼子斩尽杀绝,却让徐锐给制止了。

“行了,别追了,就算你把剩下的这二十来个鬼子全部杀光,你还是个输。”徐锐一边端着三八大盖往回走,一边说道,“你输了。老兵?”

老兵没吭声,闷闷的跟着徐锐撤回阵地,这次赌赛他是输了。

一回到阵地,徐锐便立刻下令:“赶紧的,埋地雷,给小鬼子准备一份大礼!”

独立营暂编1连的一百多号残兵便立刻抱着成捆的手雷或者手榴弹跃出战壕,并将这些集束手榴弹或者手雷埋到了废墟上。独立营这次也是把所有的家底全都拿出来了,足足在阵地前沿埋了一百多集束手榴弹或者集束手雷。

游击队还有东北军的残兵却是满头雾水。

大兵忍不住问小毛:“你们这是做什么?”

“埋雷呀。”小毛说道。“给小鬼子准备礼物。”

“埋雷?”大兵瞠目结舌道,“你们就这样埋地雷?这会炸吗?”

小毛嘿嘿一笑,又接着说道:“你看着不就行了,问那么多干吗?”

大兵便立刻乖乖的闭上嘴巴,因为刚才发生的那一幕已经完全颠覆了他的认知,他发现暂编七十九师独立营竟然以一种他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方式在战斗,为了不丢脸,他还是乖乖的闭嘴比较好。

(分割线)

先不说独立营在阵地前埋地雷,先说鬼子。

第一波攻势这么快就遭到瓦解。却把尾田信义气了个半死。

“八嘎,蠢货,废物,统统的废物!”尾田信义将台湾步兵第2大队的大队长龟田叫到自己的跟前,连扇了六七个耳光都还是余怒未消。

“哈依。”龟田的一张黑脸已经肿成猪头,却仍只能连连顿首。

“蠢货,我之前怎么跟你说的?”尾男信义指着龟田的鼻子。厉声大骂道,“不惜一切代价,你知道什么叫不惜一切代价,知不知道?”

说完了,尾田信义又一耳光狠狠扇在龟田脸上。

“哈依。”龟田再次把脑袋转回来,顿首说道。“卑职保守了。”

“知道就好。”尾田信义闷哼一声,咬牙说道,“给我听好了,不要再搞什么试探性的佯攻了,也用不着去摸清楚中国*军队的兵力部署以及火力配置了,司令官阁下的命令,不惜一切代价。在最短的时间内夺取码头,夺取码头,夺取码头……”

“哈依。”龟田重重顿首,这次终于“充分”领悟了上级的意图。

一回到大队部,龟田便立刻把手下的四个步兵中队长叫到了跟前,下达了死命令,四个步兵中队轮流上阵,要在最短的时间内突破中国*军队的防线并夺取南通码头,为此,哪怕整个步兵第2大队全部打光,也是在所不惜。

(分割线)

大兵今天真算是见识了,说起来,地雷也不是什么新鲜玩意,他们红军以前也用,不过用的都是土地雷,就是用泥土烧个壳,里面装上火药碎石子啥的,也就听个响,真正的杀伤效果却十分有限。

不过既便是那样的土雷,也是需要触发装置的。

可人家暂编七十九师埋地雷却不需要触发装置。

原本大兵还感到很困惑,可是等鬼子一上来他就明白了。

鬼子的第二次攻击明显要比第一次更加的迅猛,不但投入的兵力更多了,而且进攻的气势也强盛了不少,显而易见,鬼子的指挥官是铁了心要突破阵地,拿下码头,然后再阻止暂编七十九师渡江,却不知道,这是个陷阱。

鬼子上来后,整个阵地立刻打成了一锅粥。

小鬼子使用的轻重机枪,每十发子弹中就会有一发曳光弹,这些曳光弹虽然只是最原始的曳光弹,只是在弹头上涂了磷、镁等容易燃烧的金属,与后世的化学合成曳光弹完全无法相提并论,但在夜空中飞行时仍能够发出强光。

这些曳光弹在夜幕下交织成一片纵横交错的光网,璀璨夺目。

再加上不时有手榴弹、手雷或者50mm榴弹在阵地上爆炸开来,借助爆炸产生的火光以及曳光弹的照明,阵地上的独立营老兵可以清楚的看到事先“埋”在阵地前方的集束手榴弹或者是集束手雷,再然后,就是狙击手的表演时间了。

借着高爆榴弹的照明,老兵一枪命中五十米开外,搁在一堵断墙上的集束手榴弹,被子弹命中的那颗手榴弹便猛然炸开,这颗手榴弹的爆炸又引发了另外几颗手榴弹的殉爆,六颗手榴弹同时爆炸,威力不亚于一颗105mm口径的炮弹。

一霎那之间,以那堵断墙为中心,猛的腾起一团红光。

伴随着耀眼的红光,巨大的气浪翻涌而出,一下就将十米之内的鬼子兵掀翻在地,更有大量的破片以及碎石子,向着四下里呼啸****,方圆三十米内的鬼子纷纷惨叫着倒地,倒在血泊中挣扎哀嚎,由于受到地形限制,鬼子投入兵力更多,也就意味着阵形更加密集,也更容易被独立营“埋设”的地雷所杀伤。

“我的天,合着你们的地雷是这么用的呀?”大兵道。

老兵扭头瞥了大兵一眼,没理他,红军出身的大兵对国*军没有好感,他对于红军又何尝有什么好感?以前终究是敌人来着。

拉动枪栓,推弹上膛,老兵又一枪打爆四十米外的另一束集束手榴弹,这次爆炸的声威就更加的猛烈,因为距离也更加近了,爆炸掀起的砂土、瓦砾还落到了独立营阵地上,有几颗滚进大兵的衣颈,烫得他呲牙咧嘴。

当鬼子进入到四十米,堪堪进入投掷手雷的距离时,一个中队已经伤亡超过半数,剩下的鬼子也沮了胆气,徐锐当即端着刺刀从废墟后面跃起,带着独立营兵发动了反冲锋,东北军的残兵不甘人后,也跟着发起冲锋。

大兵愣了一下,就发现落在了人家后面。

“他奶奶个熊,同志们我们也上!”大兵从背后抽出片刀,也带着三十多号游击队员冲出了防御阵地,加入到白刃战的战团。

混乱之中,大兵发现一个穿着呢子军装的鬼子军官。

只见那个鬼子军官只是一刀直刺,就将一个身材高大的东北军的胸膛刺了个对穿,那个东北军呜咽了一声,很不甘的倒下了,尽管他牛高马大,可他已经很久没有吃过饱饭,体力上却处于明显劣势,刺杀技术那就更不用说。

“小鬼子,纳命来!”大兵毫不犹豫的扑向那个鬼子军官。

鬼子军官一个转身,面对大兵举起军刀,嘴角更勾起一抹狞笑。

“光!”大兵的片刀与鬼子的军刀来了次毫无花巧的撞击,火星溅射中,大兵的片刀刀刃上立刻开了一个大缺,鬼子军官的军刀却是毫发无损,必须承认,小鬼子的铸刀工艺还是非常不错的,既便是制式军刀,也堪称精良。

不过片刀的优势胜在厚实,粗糙却耐用!

“我杀,我杀,我杀杀杀……”大兵像被激怒的暴熊连连怒吼,每吼一声接着就是雷霆万钧的一刀,鬼子军官也是不肯示弱,每每举刀硬架,十几个回合硬拼下来,大兵的片刀已经严重卷刃,几近作废,可鬼子军官的军刀却也弯了。

鬼子军刀铸工精良,却不耐久艹,尤其不耐重击。

后世有刀客专门做过测试,斩劈动物时,倭刀的杀伤力远胜片刀,刺就更不用说了,唯独重击硬物,倭刀的表现却不如片刀,片刀可以轻松分解一辆小轿车,可倭刀未及砍开轿车的车顶就已经刀身弯曲,废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