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3章 生死一线-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923章 生死一线



    鬼子进攻的一贯套路就是,炮兵轰、步兵冲,炮兵轰完步兵冲,步兵冲完炮兵再轰,然后继续下一个轮回,直到最终打垮对手!可这次,鬼子却一反常态,并未进行炮火准备,而是一上来就直接进入步兵冲锋。

    这倒不是小鬼子转了性子,而是鬼子炮兵没有炮弹了。

    由于留在蒲城的步兵第一七零联队被全歼,导致从浦口到梅县的公路中断,囤积在浦口的原本供给大阪师团的军火运不上来,大阪师团的弹药储备原本就已经告急了,最近几天的攻势,基本是靠航空兵空投在维持着。

    为了给大阪师团空投补给,导致燃油告急,华中派谴军甚至于都无力出动轰炸机以及战斗机对熊本师团、大阪师团提供空中火力支援。

    但既便这样,既便华中派谴军拼尽了全力,也只能保障大阪师团的基本作战需求,要想空投足够的炮弹,却是不可能!

    所以,在没有突破青牛岭防线前,大阪师团还能够从独立战车第八联队那里得到一定的炮火支援,可在突破青牛岭防线之后,由于战车联队的战车没办法翻过青牛岭,也就没办法再给大阪师团的步兵提供炮火支援了。

    所以,和歌山联队从翻过青牛岭那一刻起,就再没有获得炮弹的补充。

    两个昼夜激战下来,随军携带的那点炮弹,早就已经全部耗尽,所以,这次直接就省掉了炮火准备的环节,一上来就是步兵决死冲锋。

    不过,既便没有炮火准备,小鬼子的进攻也仍是凌厉至极。

    罗忠毅参谋长从苏中军区带过来的特务团,虽然大多数都是从三年艰苦的游击战中打出来的老兵,但他们并没有像大梅山军分区的官兵那样,接受过专门的巷战训练,所以在实战中并不能像大梅山军分区的老兵那样游刃有余。

    基本上,特务团的老兵只能够做到一换一。

    问题是,苏中特务团已经只剩不到两百人,而和歌山联队却还有七百多人!

    至于除了苏中特务团以外的民兵、妇女队什么的,只能说聊胜于无,青训营的学员兵倒是也挺能打,不过由于伤亡实在太大,已经撤出战斗。

    惨烈的巷战仅仅持续了半个小时,苏中特务团的防线就开始告急了。

    乾忠犬这个老鬼子确实有点水平,他非常敏锐的发现了守军的破绽,当即亲率一个步兵小队从苏中特务团的缺口处突了进来,罗忠毅很快也意识到了危险,当即从左右两翼抽调了二十名老兵,向鬼子发起了针锋相对的反突击。

    中日两军很快就在一条狭窄的巷子里遭遇,遂即爆发了白刃战。

    罗忠毅也是个刺杀高手,挥舞着一把大刀,虎入羊群般突进了鬼子兵中间。

    一个鬼子兵兜头冲过来,手起一刀刺向罗忠毅胸膛,罗忠毅却是不闪不避,一刀迎了上去,只听喀一声,鬼子的三八大盖便被罗忠毅的大片刀格开,大片刀余势未竭,接着又从鬼子的面门削过去,血光崩溅,那鬼子的半个脑袋都被削下来,从牙关直到耳后,上边的半个脑袋都被削飞了,残存的颅腔里剩余的脑组织都是清晰可见。萌妻捡回家:一口吃掉小甜心

    罗忠毅一刀削掉鬼子半个脑袋,脚下却没有片刻的停顿,一步就从旁边跨过去,在跨过去的同时,还用肩膀顶了鬼子一下,那个小鬼子才颓然倒地。

    又一个鬼子军官挺着一把军刀,嗷嗷叫着向罗忠毅猛扑了过来,相隔还有三步,那鬼子军官便高高跃起,然后高举着军刀,以力劈华山之势,照着罗忠毅脑门狠狠劈下来,罗忠毅哂然一笑,只是一个闪身便躲过了。

    那鬼子军官一刀劈空,便立刻脚底下一个趔趄,险些摔倒在地。

    还没等鬼子军官重新稳住身形,罗忠毅的大片刀便闪电般削到,鬼子军官躲闪不及,本能的举起手格挡,下一刻,鬼子军官的左手便齐手腕处被一下削断,手掌飞出去好几米,罗忠毅的大片刀却余势未竭,一下将鬼子军官的腹部从中间剖了开来,鬼子军官的肠子啊、胃啊还有内脏便立刻从豁口汩汩溢出。

    鬼子军官并没有咽气,但是看到自己的肠子、胃、脾还有肝脏什么的,从绽裂的腹部伤口汩汩的溢出来,却被吓了个半死,一边拼命的往里塞,一边在那里啊啊的惨叫,那叫声真是要多凄惨就有多凄惨。

    罗忠毅却再也没有理会那个鬼子军官,因为他知道,这鬼子军官不可能活了。

    罗忠毅迅速从乱战中找到了新的目标,那是一个明显已经上了年纪的老鬼子,这老鬼子虽然有了些年纪,身手却十分了得,就刚才一眨眼功夫,罗忠毅杀了两个鬼子兵,那老鬼子却也格杀了苏中特务团的两个老兵。

    这个老鬼子不是别人,就是和歌山联队的联队长,乾忠犬。

    几乎是罗忠毅锁定乾忠犬的同时,乾忠犬也锁定了罗忠毅。

    “西内!”乾忠犬大喝一声,倒拖军刀,向罗忠毅猛扑过来。

    罗忠毅的瞳孔便微微一缩,只看乾忠犬这拖刀势,就知道这是一个刺杀高手,因为不是对自己身手、以及出刀速度十分自信的高手,是绝不敢将军刀掩在身后的!不然,万一遇上了一个高手,来不及出刀就会被人斩杀当场。

    虽然知道对方是一个高手,但是罗忠毅绝没有一丝的退缩。

    “去死!”罗忠毅同样大吼了一声,然后高高的举起大片刀,借着奔跑然后跳起后形成的强大惯性,照着乾忠犬恶狠狠的劈下,罗忠毅这一刀势大力沉,而且是大片刀,明显占据厚重的优势,乾忠犬当下也是不敢硬接,急闪身躲避。

    罗忠毅见状心下顿时冷笑,就算你躲过肩颈要害,老子也得卸下你一条胳膊。

    不过乾忠犬绝实是个高手,在闪躲的同时还不忘反击,掩在身后的军刀倏忽来到跟前,斜着向上撩,锋利的刀刃直奔罗忠毅的下腹软肋而来,罗忠毅的瞳孔便猛的一缩,这一刀若继续斩下去,固然可以卸掉老鬼子一条胳膊,可他也难免会被老鬼子来个大开膛,最后吃亏的却还是他,这亏本买卖可不能干!猫老师和奇幻校园

    当下罗忠毅大喝一声,下斩的大片刀猛的的转向,撞向鬼子的军刀。

    只听当的一声,罗忠毅的大片刀和乾忠犬的军刀来了次狠狠的撞击。

    一股巨大的反震力从大片刀上传导回来,罗忠毅脚下再也立足不住,蹬蹬蹬的往后退了三步,只觉右臂无比酸麻,竟连大片刀都举不起来了,罗忠毅心下顿时一片凛然,这老鬼子好强的膂力!怕是有五百斤的力道?!

    乾忠犬却并没有受到太大影响,狞笑一声,举刀向罗忠毅直刺过来。

    罗忠毅知道此刻绝对不能退缩,一旦退缩,胆气就会泄尽,而胆气一旦泄气,最终结果就只能是死!当下罗忠毅暴喝一声,奋尽全力,再次举刀相迎,紧接着,大片刀和军刀在空中有了第二次撞击,发出一声炸响。

    这一次,罗忠毅手中的大片刀直接就脱手而飞了。

    “西内,支那人!”乾忠犬狞笑着,一刀直刺罗忠毅胸膛。

    这时候,罗忠毅刚刚被撞岔了气,不能说话不能动,甚至不能呼吸!所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乾忠犬的军刀向他胸膛直刺过来。

    难道今天真要死在这里?罗忠毅黯然想道。

    眼看乾忠犬的军刀就要刺入罗忠毅的心窝,就在这时候,前方骤然响起咻的一声,乾忠犬的眼角余光便看到,一点寒星正向他的咽喉飞射而至,生死关头,乾忠犬猛一侧身,那点寒星便几乎是贴着他的咽喉滑了过去。

    竟然是一支羽箭,箭尾的羽毛从乾忠犬的咽喉扫过,生疼生疼。

    乾忠犬手中的军刀却是去势不变,呲的一声刺进了罗忠毅胸膛,不过位置偏了些,并没有刺中罗忠毅的心脏,乾忠犬收回刀,准备再补一刀时,前方空中又是咻咻两声尖啸,遂即又有两点寒星向着他的面门飞掠而至。

    乾忠犬赶紧挥刀格挡,却还是慢了半拍,其中一支箭被挡开了,另一支箭却从他的左脸颊射入,穿透了口腔之后,又从右脸颊透出,竟把他的脸给射穿了,最后这支箭还留在了他的脸颊上,更有鲜血淋漓而下,那情状看着十分恐怖。

    乾忠犬勃然大怒,当下顾不上给罗忠毅补刀,转而寻找偷袭他的凶手。

    很快,乾忠犬便看到了一个身形丰腴的红衣少妇正站在前方的废墟上,红衣少妇再一次挽弓搭箭,嗖的一箭,便轻松射杀了一个日本兵。

    “八嘎牙鲁!”乾忠犬一个转身,挺着军刀,大步走向那个红衣少妇。

    一个特务团的老兵试图上前阻拦,却被乾忠犬反手一刀,砍翻在地上。

    红衣少妇听到特务团老兵的惨叫,微微侧身,对着乾忠犬连发三箭,却都让乾忠犬轻松的挡开了,红衣少妇再要发第四箭时,乾忠犬却已经到了她面前,然后,手起一刀照着红衣少妇微微隆起的小腹,猛的旋斩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