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4章 主力回援-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924章 主力回援



    这个红衣少妇当然就是赛红拂。

    赛红拂刚才就已经目睹了乾忠犬跟罗忠毅的格斗,两天来,赛红拂不下十次见过罗忠毅挥舞着大片刀战场杀敌,对于罗忠毅的身手是明了的,而眼前的这个老鬼子却可以在反手之间将罗忠毅打败,显然更是个高手。

    换成是平时,赛红拂并不惧他。

    可现在她身怀六甲,却是不敢再与人硬拼,否则,要是因为格斗动了胎气,导致胎儿流产的话,她会悔恨终生!

    当下赛红拂一个轻巧的转身就轻松的躲过,在转身的同时,赛红拂又向乾忠犬连发了两箭,却也被乾忠犬躲过。

    乾忠犬恨极了赛红拂,竟连穿在脸颊上的羽箭都顾不上拔,只是挺着军刀,来追杀赛红拂,赛红拂利用建筑废墟,高来高去,始终不肯和乾忠犬接触,乾忠犬气得嗷嗷直叫,却也无可奈何,因为他的速度不如赛红拂。

    不过,这样的局面并没能维持太久。

    随着罗忠毅重伤昏迷,苏中军区特务团最后剩下的两百名老兵也死伤大半,其余像梅县的妇女队、民兵队就更不是鬼子的对手。

    很快,阵地上便只剩下了十几个人。

    赛红拂也被堵在了一栋民房废墟中,因为越来越多的鬼子从四周蜂拥而至,严重限制了她的腾挪,她最终被乾忠犬还有几十个鬼子堵在了一栋废墟中,更为糟糕的是,赛红拂背上的箭囊也已经空了,她已经无箭可发了。

    乾忠犬不像别的小鬼子,他不好色,所以对于生擒赛红拂毫无兴趣。

    困住赛红拂后,乾忠犬便立刻突入废墟,意图在最短的时间内格杀赛红拂。

    乾忠犬的想法非常简单,首先解决掉眼前这个女人以及负隅顽抗的中国兵,然后率领所有的残部,从内线配合外围的师团主力向沙桥岗要塞发起攻击,要塞一旦攻破,独立战车第八联队的坦克就能长驱直入,这次扫荡也就赢定了。

    “西内!支那女人!”乾忠犬狞笑一声,挺着刀直入废墟。

    这时候,前方那个红衣女子却忽然扔了手中短弓,伸手撩起了劲装的下摆。

    赛红拂不仅长得很漂亮,身材更是极好,这一下撩衣的动作更是魅惑至极,不仅守在废墟外的几十个鬼子目晕神迷,便是乾忠犬这个老鬼子也有着刹那的失神,无他,实在是赛红拂太过妖媚,太过于撩人了。

    乾忠犬的目光本能的落在了赛红拂的大腿根部。

    下一刻,乾忠犬的瞳孔便急剧收缩,因为他看到了,在赛红拂的大腿根,居然绑了把精致的小手枪!

    “八嘎!”乾忠犬浑身的汗毛顷刻竖起,急欲躲避。

    却是已经晚了,距离实在是太近了,乾忠犬才刚刚做出侧扑躲避的姿势,赛红拂就已经拔出了藏在大腿根部的那把勃郎宁手枪,赛红拂的出枪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只一眨眼,她便已经拔枪在手,并向乾忠犬扣下了扳机。

    时间在这一刻几乎凝滞了,恍惚中,乾忠犬甚至可以清楚的看到,子弹带着一团烈焰从枪口喷射而出,射向自己时的那副景象,然后,乾忠犬便感到自己被猛的撞击了一下,整个人便轻轻飘起。龙腾

    再低头看,乾忠犬却很吃惊的发现,他的身体居然还留在废墟中,而且脸面朝上,正一点点往后倒下,在他的眉心中间的信置,却多了一个筷头大小的血洞,鲜血正从这个血洞里汩汩的涌出来,再然后,乾忠犬的意识就坠入了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

    这一切说起来话长,其实发生在转瞬之间,赛红拂拔枪开枪,乾忠犬便仰面倒下,这个老鬼子也算是一个高手,如果正面较量,他未必就会输给赛红拂,然而因为轻敌大意,却被赛红拂抓住机会射杀了。

    乾忠犬的毙命当场。

    “八嘎,狡猾的支那女人!”

    “干掉她,干掉她,快干掉她!”

    “撒丝改,撒丝改,撒丝改改!”

    围在废墟外的二十多个鬼子猛然惊醒。

    然而不等鬼子开枪,赛红拂就已经连续扣下扳机。

    “叭叭叭叭叭叭!”连续六声枪响后,六个鬼子便已经倒在血泊中,六个鬼子,全部都是眉头中弹,一击致命!

    剩下的鬼子赶紧卧倒,纷纷举枪射击。

    只不过,赛红拂藏在大腿根的这把手枪是勃郎宁M1906袖珍手枪,弹容六发,打完六发子弹之后,便再没有子弹了,而且也没有更多备弹,赛红拂在大腿根藏了这把枪,原本就不是为正规作战准备的,自然也不会备弹。

    赛红拂的枪声一停,周围的鬼子便立刻察觉到了。

    “她没有子弹了,抓活的,花姑娘的,要抓活的!”

    周围剩下的十几个鬼子立刻兴奋起来,一个个立刻精虫上脑,不过说真的,像赛红拂这样的美人他们还真没有遇见过,也难怪这十几个小鬼子色授魂予,当下十几个鬼子便大大咧咧的站起身,又端着刺刀从四周围了过来。

    十几个小鬼子端着刺刀,缓缓逼过来,赛红拂一步步的后退。

    如果是在平时,赛红拂根本不会把这十几个小鬼子放在眼里,可是现在,她刚刚跟乾忠犬追逐了好长时间,中途还猎杀了十几个鬼子,体力已严重透支,所以面对十几个鬼子的四面围攻,还真有些力不从心。

    十几个鬼子却越发嚣张。

    “看哪,这女人可真漂亮哪!”

    “极品,真是极品女人,我从未见过比她身材更好的。”

    “这大***这******,帝国的女人跟她一比,简直没法看!”

    “待会我一定要第一个把她骑在胯下,狠狠的****,谁都不许跟我抢!”

    十几个鬼子一边淫笑着,一边端着明晃晃的刺刀往前逼进,赛红拂往后退了几步,后背便贴住废墟的残壁无法再退,当下心下一片黯淡,死禽兽,你要再不回来,老娘跟你那还未出世的孩儿就要死在这里了。

    “我先来,桀桀。”一个鬼子军曹淫笑着,将军刀交给身边的鬼子兵。三国之七美人

    赛红拂下意识的举起勃郎宁袖珍手枪,再下意识的扣下扳机,却只发出咔嗒一声,那鬼子军曹躲了下,却不见有子弹射出,便淫笑说:“美人,你就别浪费时间了,咱们还是抓紧点时间办正事,嘿嘿。”

    说完,鬼子军曹便张开双臂猛扑过来。

    赛红拂犹不甘心,再次扣下手枪扳机,再次发出咔嗒一声响。

    但是,下一霎那,鬼子军曹的脑后却猛的绽起一大团的血雾,甚至连整个头盖骨都被掀飞了起来,旋转着飞到远处。

    赛红拂愣了一下,这是怎么回事?

    围在四周的十几个鬼子也有结懵,这是怎么回事?

    接着,赛红拂便拿手枪瞄准了另外一个鬼子,再次扣下扳机。

    只听咔嗒一声响,那个鬼子的左太阳穴也猛的绽起一团血雾,然后吭都没吭一声,就直挺挺的倒在了血泊中。

    赛红拂便立刻反应过来,是援军到了!

    下一霎那,赛红拂便立刻趴倒在地上。

    而这时候,周围的那十几个鬼子却仍然还在发懵。

    几乎是在赛红拂趴倒在地的同一时间,猛烈的枪声便响起来,紧接着,密集的子弹就狂暴的倾泄过来,趴在废墟中的赛红拂甚至可以看清楚,子弹从空中拉出的一条条弹道,耳畔更充满了子弹撕裂空气时所发出的尖啸声。

    转眼之间,那十几个鬼子便被狂暴的弹雨打碎了。

    是真的被打碎了,十几个鬼子就没一个是完整的!

    再然后,东北虎、水牛、毛熊、大兵、骆驼、小毛六人便从废墟后面缓步走出,每个人的左手或者右手上都拎着一挺加特林机枪,加特林的六管转轮却还在飞速的转动着,发出呼啦啦的声响,枪口处更有袅袅青烟冒出来。

    难怪刚才的十几个鬼子会被打成碎片,敢情是六挺加特林同时开火。

    紧接着,徐锐的身影便从废墟后走出,手里边还抱着一杆三八大盖,显身之后,还冲着赛红拂眨了一下眼睛,赛红拂立刻冲过来,一头撞入徐锐怀里,然后开始使劲的掐徐锐的腰间软肉,徐锐便呲牙咧嘴,装出疼的样子。

    东北虎他们六个便纷纷转过身去,开始搜索战场,猎杀漏网的鬼子。

    赛红拂窝在徐锐怀里,娇嗔说道:“你要是再晚回来片刻,就别想再见着老娘,还有老娘肚子里那未出世的孩儿。”

    徐锐便摩挲着赛红拂的娇靥,说:“这几天,真辛苦你了。”

    赛红拂便扑簌簌的掉下泪来,说:“我倒没有什么,可这次为了守住梅县县城,咱们根据地损失真挺大,青训营的学员兵都快打光了,从苏中军区过来的特务团,更是几乎全团都打光了,罗参谋长好像也牺牲了。”

    徐锐点点头,说:“但他们不会白白牺牲,正是他们的牺牲,为军分区主力的回援赢得了时间,接下来,就该轮到我们反攻了,我们会拿整个大阪师团还有独立战车第八联队所有的鬼子,血祭所有死难者的英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