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5章 被包围了-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925章 被包围了



    回头再说和歌山联队的留守部队。

    在发动最后的决死总攻之前,乾忠犬就曾对佐野结人说过,如果攻击失利,就让佐野结人赶紧带着和歌山联队的残部撤出去,其实和歌山联队已经没剩多少人,被乾忠犬带走七百人之后就更只剩下不到五百伤员。

    乾忠犬根本不在乎这五百伤员的死活,他在乎的只是和歌山联队的联队旗。

    对于每个联队来说,联队旗就是生命,联队旗一旦被缴获,就意味着被撤销编制!

    比如说对大梅山的第一次扫荡作战中,步兵第十联队的联队旗就被缴获了,结果就被大本营撤销了编制,之后第十师团虽然很快就在扬州重建了,但是重建之后的第十师团却变成了三单位制师团,而这也是唯一的一个三单位制常设师团。

    此时距离乾忠犬率领敢死队发起总攻已经过去了两个小时,却迟迟没有等到乾忠犬发出的信号,佐野结人就知道,和歌山联队的决死总攻多半失败了。

    遵照乾忠犬的命令,佐野结人当即就下达了总退却的命令。

    只不过,佐野结人所率领的和歌山联队残部这时候才想起来撤退,却是晚了。

    和歌山联队的残部才刚刚撤出梅县县城,还没来得及翻过青牛岭,迎面就撞上了火速回援的警备团,霎那之间,两军便爆发了激战。

    高楚的警备团虽然才刚刚经了两百多里的强行军,官兵们一个个都累到极点,但是有保卫家园的信念在支撑着他们,跟其他三个主力团不同,警备团的官兵大多都是本地人,他们的妻儿老小全都在梅县。

    为了保卫家园,警备团的官兵连性命都可以不要,累又算得什么?

    此外,警备团无论是在火力还是兵力上,都占据着压倒性的优势。

    不到半个小时,和歌山联队最后剩下的五百多残兵也全部被歼灭,甚至连和歌山联队的联队旗也没来得及烧毁,被警备团给缴获了,这也是继姬路联队之后,第二个失去联队旗的日军步兵联队,所以完全可以想象得到,和歌山联队也即将会被撤编。

    (分割线)

    同一时间,三宅俊雄却还在等待和歌山联队的捷报。

    不幸的是,三宅俊雄并没有等来和歌山联队的捷报,却反而等来了大梅山独立团主力大举回援的噩耗。

    “纳尼?大梅山独立团主力回援了?”

    三宅俊雄被这突如其来的消息吓了一跳,太突然了。

    “哈依。”大阪师团的参谋长片冈熏重重顿首,说,“骑兵联队的一个搜索小分队在梅县以西二十里外的一个小村庄进行扫荡时,遭遇了回援的大梅山独立团的大队骑兵,其数量至少有一个营,那应该是大梅山的骑兵营。”

    大梅山独立团辖下有个骑兵营,这并不是什么秘密。

    大阪师团也辖有一个骑兵联队,当步兵联队和战车联队正在激战时,骑兵联队也没有闲着,而是四面出击,一方面担负警戒的任务,一方面则尽可能搜集物资,尤其是粮食,因为大阪师团的后勤补给通道已被切断,所有的物资补充,除了靠空投之外,就只能够依靠骑兵就地筹集了。故人以南,小城以北

    只不过,大梅山军分区早已经做好坚壁清野准备。

    所以,大阪师团的骑兵联队并没有抢到太多粮食。

    但是在警戒方面却,骑兵联队却还是发挥出了应有的作用。

    “如果真的是大梅山的骑兵营,那大梅山独立团主力很可能真的已经回来了。”三宅俊雄点了点头,又说道,“不过,大梅山独立团主力不是在大坪镇跟熊本师团对峙么?又怎么可能回援呢?难道徐锐就不怕门户洞开,熊本师团长驱直入么?”

    片冈熏犹豫了下,沉声说:“师团长,其实还有另外一种可能。”

    “另外一种可能?”三宅俊雄凛然说,“你是说,熊本师团已经被徐锐打垮了?”

    “哈依。”片冈熏顿首说,“考虑到大梅山独立团主力已经回援这一残酷的事实,卑职就有理由怀疑,熊本师团很可能已经被打垮。”说到这片冈熏停顿了下,又接着说道,“甚至于很可能已经被全歼了。”

    “全歼?”三宅俊雄凛然说,“不可能吧?”

    “卑职也以为不太可能。”战车第八联队的联队长山本越次说道,“熊本师团可是大日本皇军十七个常设师团中最能打的两大师团之一,既便补以了大量的后备兵,其战斗力也绝非饭田支队所能够比拟,大梅山独立团要想全歼熊本师团,谈何容易!”

    “山本桑说的是。”三宅俊雄说,“更何况,如果熊本师团真的被打垮或者被全歼,派谴军司令部为什么不说?”

    片冈熏顿首说道:“因为参谋长阁下担心,一旦我们知道了熊本师团被打垮或者被全歼的消息,就会对这次扫荡作战丧失信心,进而选择撤退!师团长你完全可以选择撤退,但是参谋长阁下却是不行,他已经没退路了。”

    一听片冈熏这话,三宅俊雄的脸色立刻就变了。

    旁边的山本越次也是脸色微微一变,他也觉得片冈熏的分析有道理,因为河边正三是这次扫荡计划的制定者,更是实际指挥官,谁都知道,华中派谴军司令官西尾寿造大将,自从独子殒命在战场之后,就已经心神大乱。

    所以一旦这次扫荡最终以失败告终,河边正三就必须为此担负全责。

    所以,河边正三完全有理由拿大阪师团还有独立战车第八联队冒险,拼死一博!因为既便最后仍以失败告终,结果也不会更坏,万一侥幸冒险成功了,他就可以反败为胜,从绝境中生生杀出一条活路。

    想通了这一层之后,山本越次便再也坐不住了。

    “师团长!”山本越次沉声说,“赶紧向大将阁下求证一下吧!”

    三宅俊雄皱眉说道:“山本桑,可现在我们仅仅只是猜测而已,并不确定大梅山独立团主力是否真的已经回援……”

    话音未落,一个通信参谋忽然急匆匆走了进来。网游之绝世无双

    “师团长!”通信参谋顿首说,“青牛岭上的观察哨的告,步兵第一六一联队在回撤的途中突然遭遇了大股敌军,眼下两军正在梅县西郊激战,不过,敌军的兵力几乎是五倍于步兵第一六一联队,步兵第一六一联队的处境,十分不妙。”

    还没说完,又一个通信参谋匆匆进来,顿首报告:“师团长,前沿观察哨报告,步兵第一六一联队残部已遭到敌军全歼。”

    “纳尼?”三宅俊雄失声说,“和歌山联队竟被全歼了?!”

    这个突如其来的打击,一下就把三宅俊雄给打懵了,至此已经完全可以确定,真的是大梅山独立团的主力回援了。

    “片冈桑!”三宅俊雄霍然回头,对片冈熏说,“立刻致电派谴军司令部,就说大梅山独立团主力突然回援,我师团猝不及防,侧翼暴露,战局已经糜烂,攻占梅县之战机已彻底丧失,请求派谴军司令部紧急战术指导!”

    “哈依!”片冈熏重重顿首,转身刚要直,却让山本越次给拦住了。

    “等等。”山本越次拦住片冈熏,然后对三宅俊雄说道:“师团长,步兵第一六一联队遭遇的敌军只是大梅山独立团的前锋,但是既然前锋已经到了,主力部队距离梅县想必也不远了,所以我们已经来不及请示派谴军司令部,必须立刻后撤!”

    相比刚到皖中战场时的狂妄嚣张,山本越次现在就谨慎多了。

    这也在情理之中,因为来到皖中战场之后,山本越次经历了一系列战事,也见证了饭田支队的灭亡,蒲城之战的失利,以及步兵第一七零联队的被全歼,所有这些,都促使山本越次对大梅山独立团这个对手有了更清醒的认识。

    山本越次的言外之意,就是先斩后奏,造成撤退的既定事实。

    三宅俊雄却有些犹豫,说:“山本桑,这么做似乎不太好吧?”

    片冈熏也皱眉说:“师团长说的对,而且请示司令部也用不了多长时间。”

    山本越次摇头说:“师团长,片冈桑,我担心河边阁下依然会心存侥幸,不允许我们撤退,那时师团长才再下令后撤,就是抗命不遵,而且卑职更担心,就是这么片刻的耽搁,我们很有可能就走不了啦。”

    事实很快就证明了,山本越次的担心是有道理的。

    山本越次话音刚落,骑兵第一零四联队的联队长,高桥保和就脸色凝重的走进来,向三宅俊雄报告说:“师团长,负责外围警戒的几个骑兵小分队同时回报,在我们的西边、东边以及南边同时发现敌军,而且每个方向至少有一个团!”

    “纳尼?”三宅俊雄失声说,“东南西三个方向同时发现敌军,而且每个方向至少有一个团的兵力?”顿了顿,三宅俊雄又说,“这岂不是说,我们已经被包围了?”

    “哈依。”高桥保和顿首说道,“我们应该是已经被大梅山独立团包围了。”

    “八嘎!”三宅俊雄咬牙说道,“徐锐这是想要干什么?难道他还想把我们大阪师团一口吃下去不成?他也不怕撑破肚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