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7章 向南突围-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927章 向南突围



    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中,何书崖起身说道:“这十七辆坦克,其中四辆是在蒲城的巷战中缴获的,然后经工兵修复,剩下的十三辆却是通过火攻缴获的,或者更确切一点说,是通过烟熏的办法,成功缴获的。”

    当下何书崖便把那天的伏击从头说了一遍。

    听完何书崖的讲述后,与会的十几个营团长便兴奋了起来。

    何光明瞪大眼睛说道:“书呆子,你这脑子是咋长的?咋就这么好使呢?你咋就能想到用烟熏鬼子?不过说真的,被人拿烟熏的滋味肯定不好受,我小时候拿烟熏过野兔,才熏了没多长时间,一窝子野兔就不顾不顾全冲出来了。”

    万重山却一贯的谨慎,说:“关键得找一个合适的地方,要不能困住鬼子坦克,烧再多的麦秸,制造再多的毒烟,也是白瞎。”

    黄守信说:“这个容易,我们也不用长时间困住鬼子坦克,只要困住一时就行,最多两三分钟,躲在坦克内的小鬼子就会受不了跑出来,所以反坦克壕就能够胜任。”

    万重山说:“可独立战车第八联队不只有九五式轻型坦克,还有九七式中型坦克。”

    黄守信说:“那就把反坦壕挖得再深、再宽些,鬼子九七式中型坦克的越壕宽和垂直越障高度虽然要强过九五式轻型坦克,但也强得有限。”

    万重山说:“还有个问题,鬼子坦克不出来怎么办?”

    “这个老万你就想多了。”徐锐说道,“只要三宅俊雄和山本越次不是白痴,就肯定会想得到,留在这里只能死路一条,所以他们一定还会突围。”

    与会的营团长们纷纷点头,确实,小鬼子再留在青牛岭下只能是死路一条。

    因为局面是明摆着的,鬼子的这次扫荡继续到今天,早已经是强弩之末了,华中派谴军的航空兵团,甚至都已经无法出动运输机群,给被包围的大阪师团空投补给了,所以再在青牛岭下坚守,局面只会更糟糕。

    就眼下,鬼子缺的只是弹药。

    过两天,鬼子就连粮食都会吃光。

    到时候,小鬼子就该饿着肚子突围了。

    所以说,大阪师团不仅要突围,而且必须尽早突围。

    顿了顿,徐锐又说道:“在第六次突围失败之后,鬼子到现在已经有超过四个小时没有动静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们一定是在憋大招呢。”

    “驴日的。”何光明起身大叫道,“让他们来,尽管让他们放马过来。”

    徐锐挥手示意何光明坐回椅子上,又接着问:“大伙都说说,大阪师团这次会从哪个方向突围?”

    何光明说:“那还用说,肯定还是往东。”

    万重山说:“我也觉得,鬼子会往东突围,因为蒲城仍在我军手中,这将成为大阪师团往南返回浦口的最大障碍,反而往东突围没有太大阻碍,可以直抵扬州,而且刚刚重建的姬路师团就在扬州整训,可以前出支援。”

    高楚也说:“鬼子前六次都是往东,这次也不会例外。”符道圣皇

    其余朱晨、姚磊、嵇程等营长也大多支持三人的意见。

    徐锐便问何书崖:“书呆子,你觉得大阪师团会从哪里突围?”

    何书崖说:“我的意见与何团长他们刚好相反,我认为大阪师团会往南突围!”

    “往南突围?”何光明反驳说,“这怎么可能?咱们先不说南边有蒲城存在,就算没有蒲城这只拦路虎,鬼子若真的打算往南突围,那之前的六次突围,就应该往南打,一来可以侦察我们的兵力部署以及火力配置,二来还可以疲惫我们。”

    “何团长所说,恰恰是问题的关键。”何书崖说道,“正如何团长所说,如果之前的六次突围只是投石问路,那么大阪师团就不应该只往一个方向突围,而应该往其余三个方向都发动一次试探性突围,看看哪个方向的防御最薄弱。”

    说到这停了下,等众人稍加思索后,何书崖才又接着说道:“但是大阪师团却并没有这么做,而是连续六次都是坚决向东突围,三宅俊雄这鬼子之所以要这么做,就是为了给我们强化这么一个印象,大阪师团要往东突围,去扬州与姬路师团汇合!”

    黄守信也说道:“这就是孙子兵法上讲的声东击西,不,是声东击南!”

    “可那也不对。”万重山皱着眉头说道,“如果此前的六次突围,小鬼子都只是为了迷惑我们,如果大阪师团真的准备往南边突围,他至少应该侦察一下吧?连敌情都没摸清,就贸然往南突围,三宅俊雄不会这么没脑子吧?”

    “万团长忽略了一个事实。”何书崖伸手一指头顶,说,“鬼子的侦察机。”

    万重山恍然说:“小何团长,你是说鬼子的侦察机已经实施过了战场侦察?”

    “是的。”何书崖点了点头,又扭头问何光明,“何团长,昨天下午,你们阵地上是不是经常有鬼子侦察机?”

    负责围堵南边战线的是何光明的一团。

    “可不。”何光明点头说道,“两架鬼子侦察机在我们阵地上空盘旋了半天,临走前还对我们的重机枪阵地,进行了两轮俯冲扫射。”

    何书崖嘿然说:“这就已经十分明显了,鬼子就是要往南突围!”

    等何书崖说完,徐锐才对何光明、万重山等十几个营团长说道:“怎么样?都没有话说了吧?你们别看书呆子人年轻,可他的战场洞察力还真就比你们强,正经是青训营出来的学员兵,不愧是我徐某人的学生!”

    自夸了两句后,徐锐又说:“现在我命令!”

    与会的十几个营团长便纷纷起身,挺胸肃立。

    (分割线)

    与此同时,三宅俊雄也在连夜召开军事会议。

    正如何书崖所推测的那样,三宅俊雄从一开始就决定了要向南突围,而昨天下午以及夜间的六次突围,都只是为了制造假象,迷惑敌人。

    三宅俊雄的决定获得了参谋长片冈熏以及独立战车第八联队的联队长山本越次的鼎力支持,但也并不是没有反对者。

妹子快到碗里来

    大阪师团的两个步兵旅团长都反对向南突围。

    步兵第一零七旅团的旅团长松本键儿蹙眉说:“师团长,卑职以为,还是应该继续向东突围,去扬州!”

    步兵第一三二旅团的旅团长后藤十郎也说道:“师团长,卑职也赞同松本桑的看法,昨天下午及夜间,我们第一零四师团已连续向东发起六次突围,扼守东线的支那军肯定已经疲惫了,也许再有一次全力攻击,防线就会崩溃了。”

    “那仅只是你的一厢情愿。”三宅俊雄蹙眉说。

    松本健儿说道:“但是扼守南线的支那军并未遭到攻击,这个方向的支那军养精蓄锐了这么长的时间,体力肯定要比东线的支那军更强!”

    “但南线的支那军根本想不到我们会向南突围。”片冈熏反驳说,“所以,他们的精神上就会出现懈怠,而精神上的懈怠,有时候比**上的疲惫更加的可怕,而这,也是师团长执意要六次往东突围的唯一的原因。”

    山本越次也说:“这就孙子兵法上说的声东击西。”

    “声东击西?”后藤十郎皱眉说,“就怕画虎不成反类犬。”

    后藤十郎这话的打击面就有些大,把三宅俊雄也给嘲讽了,因为这个声东击西的策略是他拍板定下来的。

    当下三宅俊雄起身说道:“松本桑,后藤桑,你们有意见可以保留,但是往南突围的决定已经无可更改,我也希望,在接下来的突围战中,你们两位能够跟师团部同心协力,唯其如此,我们才可能突围重围!”

    “哈依,卑职等必定全力以赴,坚决执行师团部的命令。”

    三宅俊雄都已经这么说了,松本健儿和后藤十郎只能服从。

    三宅俊雄抬起手腕看了看手表,说:“现在时间是凌晨四点零五分,我给你们十五分钟的准备时间,凌晨四点二十分,步兵第一零八联队率先向东线发起进攻,以吸引支那军的注意力,为了尽可能的迷惑敌人,独立战车第八联队也需要出动一个中队,协同作战。”

    “哈依!”

    “哈依!”

    步兵第一零八联队的联队长宫本治郎,还有独立战车第八联队的联队长山本越次,同时起身,顿首。

    三宅俊雄马上又接着说道:“等到支那军的注意力被吸引到东线之后,师团主力便开始向南线突围,步兵第一三七联队担任前锋,骑兵联队负责保护师团的右翼,防止西线的支那军过来增援。”

    “哈依!”

    “哈依!”

    步兵第一三七联队的联队长河崎思郎,骑兵第一零四联队的联队长高桥保和,同时起身再重重顿首。

    想了想,三宅俊雄又特意叮嘱河崎思郎说:“河崎桑,务必告诉步兵第一三七联队的勇士们,此次突围不仅关乎着一零四师团的存亡,更关乎着他们的身家性命,他们如果还想回到国内与亲人围聚,就务必拿出足够的勇气来!”

    “哈依!”河崎思郎顿首说,“卑职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