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8章 我投降!-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928章 我投降!



    为了突围,三宅俊雄甚至不惜昧着良心,恭维第一零四师团的这些大阪籍小商贩为帝国勇士,还再三叮嘱步兵第一三七联队的联队长河崎思郎务必跟这些小商贩讲清楚,如果要想活命,想要回国跟亲人团聚,那你们就得跟中国人拼命了。

    三宅俊雄的初衷是好的,思路也是对的,但结果却是大相径庭。

    三宅俊雄真的高估了这些大阪籍小商贩,他们固然是很想回国,他们固然是做梦都在想着跟亲人团聚,可要他们为此去跟中国人性命相博,却真的做不到!因为在这些大阪籍小商贩的基因深处,就没有厮杀,而只有做生意、赚钱!

    凌晨四点二十分,步兵第一零八联队率先向着东线发起了进攻。

    步兵第一零八联队是以步兵第八联队的后备兵编成的,其编成地就是大阪府,是真正意义的大阪联队。

    刚开始时,大阪联队的攻击还挺像回事,在战车第八联队的一个九五式轻型坦克中队的引导下,从宽度超过一千米的战线上,向扼守东线的何书崖团发动了猛攻,看着那铁流滚滚的样子,气势还挺凶。

    可惜的是,这样的气势仅仅只维持了不到半小时。

    半小时后,大阪联队的攻势就在三团迅猛的火力面前消解无形,遂即,三团便发动了反突击,之前一直被何书崖扣在手里没动的九营被调上战场,向大阪联队发动了凌厉到极致的反击,还不到一刻钟的时间,九营就凿穿了大阪联队仓促之间形成的防线,成功的将大阪联队的残部分割开来。

    紧接着,何书崖便率领三团主力全线出击,全线反攻!

    在三团的全力反攻之下,大阪联队的残部顷刻间土崩瓦解。

    小野十六和秋田乙一混在大阪联队的溃兵中间,四处逃窜,但是两人很快发现,战场的四周到处都是敌人,他们根本就没机会逃出去,甚至就连找个地方躲起来都不可能,当下两人便决定故伎重施,打算装死蒙混过关。

    小野十六以最快的速度从旁边的一具尸体上摸了把血,涂在自己脸上,然后翻身往地上一躺,正当他准备将那具尸体搬到自己身上时,却是慢了半拍,让秋田乙一抢了先,把那具尸体压在自己身上。

    小野******怒,你个狗曰的秋田,枉老子以前那么关照你,还教你保命的法子,关键时刻居然断老子生路!小野十六怒从心头起,正要起身抢夺尸体,却发现黑夜中已经有********兵大步冲了过来,看来没机会夺尸体了,小野十六只能头一歪倒在地上。

    很快,那几个中国兵便到了小野十六和秋田乙一两人面前,其中一个中国兵停在了小野十六面前,那板牛皮鞋的鞋跟险些就踩在了小野十六的脸颊上。

    小野十六将眼睛微微睁开一道缝,正好看到一把刺刀悬停在他的面前,在火把的照耀之下,从那把刺刀的刀身上反射出炫目的寒光,小野十六不由得打了个冷颤,结果却被那个中国兵看了一个正切。

    “团长!”那中国兵立刻大叫起来,“这个穿呢子的鬼子军官还没死!”

    话还没有说完,那个中国兵便已经举起刺刀,照着小野十六的心窝刺下来。阴阳风水破局

    小野十六知道躲不过去了,赶紧举起手大叫:“别杀我,我投降,我投降!”

    只可惜,那个中国兵根本就听不懂日语,手中刺刀继续向着小野十六刺下来。

    眼看小野十六就要丧命在刺刀下,另外一个声音忽然响起:“牯牛,抓活的。”

    照着小野十六心窝刺下来的刺刀便立刻停在空中,小野十六定睛看时,发现刺刀的刀尖已经戳破他的军装,他胸口的肌肤已经可以清晰的感受到从刺刀刀尖上透出的森冷寒意,就差那么一点,他就险些死在这中国兵的刺刀下了。

    定下神来之后,小野十六忽然觉得裆部有些湿热。

    却原来,就刚才的这一下,把小野十六给吓尿了。

    “我艹!”那中国兵收起刺刀,很嫌弃的挥挥手说,“团长,这小鬼子真是个怂包蛋,老子还没怎么着他呢,居然就吓尿了。”

    小野十六虽然听不懂,却也知道中国兵在嘲笑他,只不过,小野十六却连一丝的羞愧之心都没有,有的只是庆幸,被人嘲笑一下又能怎么样?又不会少一块肉,只有保住小命,那才是真的,活着的感觉真他妹的好!这个俘虏,老子是当定了!

    然后,小野十六便看到那个中国团长向他走过来,他便很谄媚的笑了一下。

    走过来的这个中国团长便是大梅山军分区三团团长何书崖,刚才险些杀了小野十六的那个中国兵,是何书崖的警卫员牯牛。

    牯牛原本也是狼牙战队的队员,是徐锐特意派他过来保护何书崖的。

    刚才,小野十六的那一下冷颤,其实也非常细微,也就牯牛是从狼牙战队里出来的,受过专门的反谍训练,所以才能发现。

    小野十六的这一下谄媚的笑,让何书崖有些恶寒。

    何书崖忍着一身的鸡皮疙瘩,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又是什么军衔?”

    何书崖说的是日语,他是在青训营时学会的,日语也是青训营的必修课。

    何书崖能够说日语,这让小野十六喜出望外,连忙说:“长官,我叫小野十六,才刚刚晋升少尉军衔不久,我之所以能从上等兵晋升少尉,是因为在蒲城作战英勇,不过我其实撒谎了,当时我其实躲在死人堆里,根本就没敢参战,直到你们撤退,我们大阪联队的主力上来了,我才敢显身,胡乱放两枪,结果就稀里糊涂的成了战斗英雄,不仅上了朝日新闻头版头条,军衔也从上等兵成了少尉,不过长官你放心……”

    “打住,你给我打住,闭嘴!”何书崖便赶紧打断了小野十六。

    何书崖很怀疑,他如果不强行打断,这个名叫小野十六的家伙,能够叭啦叭啦的一直说下去,他有这倾向。

    何书崖强调说:“我问什么,你就回答什么,我不问就不许说!”[红楼]骊仙

    “哈依!”小野十六重重顿首,眼角余光扫过仍然躺在地上装死的秋田乙一,便立刻忍不住又说道,“长官,我有个情况,要向你报告。”

    何书崖皱眉问道:“情况?说,有什么情况?”

    小野十六便伸手一指秋田乙一,干脆的说:“那家伙也在装死。”

    牯牛虽然听不懂日语,但是他能够读懂小野十六的肢体语言,便立刻端着刺刀扑到秋田乙一的面前,先不由分说往秋田乙一身上压着的那具鬼子尸体的背心扎了一刺刀,第二刀却直接就扎向了秋田乙一的心窝子。

    看到牯牛的刺刀扎下来,秋田乙一跟小野十六的反应却是一样的,不是反抗,而是赶紧举起手投降,然后张嘴大叫:“我投降!”

    牯牛的刺刀便停在了秋田乙一的胸口,然后揪着秋田乙一的衣襟,将他拎小鸡一样拎到何书崖面前,再一松手,秋田乙一便叭嗒一声跌坐在了何书崖的面前,秋田乙一却比小野十六还要自觉,不等何书崖问,便如竹筒倒豆子般把姓名军衔都交待了。

    不一会,七营长杨八难、八营长丁力、九营长雷鹏就都来到了何书崖的面前。

    “团长,战场打扫完了。”杨八难说道,“就没见过这么怂的鬼子,一个个都躺在死人堆里装死不说,弟兄们的刺刀还没扎下去呢,就一个个又全都跳了起来,口中直喊我投降,那投降的真的叫一个积极。”

    “可不。”丁力笑着说,“刚才净忙着抓俘虏了。”

    雷鹏也说道:“从淞沪战场到南京战场,再到皖中战场,顽抗到底的小鬼子我们见的多了,可是贪生怕死成这样的小鬼子,还真是不多见。”

    何书崖说道:“你们也别只顾着嘲笑他们日本人,咱们中国人中间不也一样有败类?远的就不说了,汪精卫、梁鸿志这样的大汉奸,不也是中国人?还有,那一百多万的伪军,不也是中国人?我们还真没资格嘲笑他们。”

    杨八难、丁力、雷鹏三个就不吭声了。

    “行了,我就不多说了。”何书崖又说,“我警告你们啊,不要因为大阪联队的这些鬼子投降很积极,就虐待他们?更不允许像对待姬路师团、熊本师团的战俘那样,随便滥杀,一定要保护好他们,知道不?”

    “为啥?”杨八难说,“手上沾了咱中国人鲜血的,也不让杀?”

    何书崖反问杨八难说:“杨营长,我问你一个问题,在战场上,你是更希望面对姬路师团、熊本师团那样的鬼子?还是更愿意面对大阪师团这样的小鬼子?”

    “那当然是更希望面对大阪师团。”杨八难不假思索的回答道。

    “那就保护好他们。”何书崖说,“一定保证他们的人身安全。”

    “是!”杨八难啪的立正,他似乎有些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