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0章 切腹自尽-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930章 切腹自尽



    看到河边正三换上了只有出席仪式时才穿的少将礼服,中村俊顿时神情惨然,他已经意识到河边正三想要做什么了。

    河边正三从榻榻米上跪坐起身,向中村俊肃手说:“中村桑,请。”

    中村俊便脱掉靴子,走进房间,然后在河边正三的对面跪坐下来。

    河边正三轻轻击掌,便有两个年轻漂亮的女兵端着托盘款款进来,将托盘上的两壶清酒还有几碟下酒菜放到榻榻米上的矮几上,然后两个女兵又弓着腰碎步退出了房间,还把移门轻轻的合上,房间里便立刻寂静了下来。

    河边正三主动替中村俊倒了一盅酒,说:“中村桑,说起来真是惭愧,自从把你调来华中派谴军司令部,这么长时间了我居然都没有请你喝过一回酒,身为前辈,实在惭愧,不过今天,我却总算把这遗憾给补上了。”

    中村俊的喉结嚅动了一下,想说话,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中村俊很想跟河边正三说,河边桑,其实你很优秀,你制定的扫荡计划也很出色,如果不是因为我,你的计划或许有可能成功,但是他能说这个话吗?这话一出,不仅他中村俊必死无疑,整个中村家族也完了。

    中村俊唯一能做的,就是陪河边正三喝酒,一杯接着一杯。

    河边正三酒量不好,半壶清酒下肚,人就已经有些微醺了。

    河边从矮几底下拿出一只黑木匣子,推到中村俊面前,说:“中村桑,这次请你来,除了想要弥补上这一顿酒,我还有一件私事想要拜托你。”

    中村俊便顿首说道:“将军阁下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

    河边正三拍了拍黑木匣子,和声说:“这匣子里有一些我的私人物品,等将来中村桑如果有机会回富山县的话,就帮我捎回去,转交给我的妻子。”

    “哈依。”中村俊重重顿首,然后郑重的收起黑木匣子。

    将黑木匣子交给中村俊之后,河边正三便变得轻松起来。

    河边正三拿起酒壶,轻轻摩挲着酒壶上铭印的郁金香图案对中村俊说:“中村桑,你知道我为什么不喜欢菊正宗,却最爱喝这郁金香么?”

    中村俊说:“因为郁金香是我们富山县的县花。”

    “索代斯,郁金香是我们富山县的县花,每年的三月到四月,当郁金香盛开之时,整个富山县的空气里都弥漫着郁金香的芬芳,还有那连绵无际的花海,真让人恨不得永远睡死在其间永不醒来。”河边正三低低的诉说着。

    中村俊听着听着,忽然鼻子一酸,险些掉下泪来。

    感慨了片刻之后,河边正三又说:“哦对了,我差点忘了。”

    说完,河边正三便站起身来,从北墙前的刀架上取了一把军刀,然后走回来,把军刀搁在中村俊的面前,说:“中村桑,这把军刀是我担任大正天皇御前侍卫官时大正天皇赏赐给我的礼物,我带着它已经没用了,所以,今天就把它转赠给你。”

    中村俊连忙说道:“将军阁下,这么贵重的礼物,卑职不敢收。”英雄联盟之异界战神

    河边正三却摆了摆手,说道:“当年大正天皇之所以赐我这把军刀,就是希望我能够用这把军刀,替大日本帝国开疆拓土、建功立业,现在,我却是用不着这把军刀了,所以就由中村桑你佩带着这把军刀,继续替帝国去开疆拓土吧。”

    然后不等中村俊拒绝,河边正三又接着说:“中村桑,你可以走了。”

    中村俊哈依一声,有些木然的拿起黑木匣子以及军刀,然后转身走出了房间,不过临走到门口时,中村俊终于还是忍不住,回头说道:“河边桑,事情或许还会有转机,你曾经担任大正天皇御前侍卫,还曾是裕仁天皇的老师,不如……”

    河边正三却只是对着中村俊微微一笑,中村俊的声音立刻嘎然而止。

    “哈依!”中村俊隔着门,向着河边正三重重顿首,然后将房门移上。

    不过移上房门后,中村俊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又在门外守了片刻,片刻后,房间里便响起了噗的一声轻响,紧接着便是重物坠地声。

    有些木然的转身,中村俊便看到一个通讯参谋匆匆走了过来。

    看到中村俊,那通讯参谋便立刻顿首报告:“大佐阁下,刚接到独立战车第八联队的求援电报,他们在距离蒲城不到十里的一个小村庄被包围了,而且他们坚持不了太久了,山本阁下请求派谴军司令部紧急战术指导。”

    中村俊却仿佛没听到似的,木然的往前走。

    “大佐阁下?”通讯参谋喊了声,没有得到任何回应,便又赶紧跑去找河边正三,然而当他移开休息室房门,却发现,河边正三以头点地,跪倒在了榻榻米上,而在他背后,却露出了一截锋利的刀尖,河边正三身下,则是大滩的血迹。

    “参谋长阁下?!”通讯参谋一下就懵了。

    (分割线)

    蒲城以北十里,小李庄。

    小李庄的地形有些特别,梅河正好绕庄而过,形成一个U字形,而从梅县到蒲县的公路正好从U字的中间穿过去,在U字的底部,有一座石桥连接梅河两岸,山本越次的战车联队要想逃回浦口,就必须从石桥过。

    然而,大梅山军分区的工兵营早就在这里设下了埋伏。

    梅九龄先让爆破小组在石桥下安放了炸药,又命工兵营在U形区域的开口处抢修了一条深两米宽五米的反坦克壕,不要说是九五式轻型坦克了,就是九七式中型坦克,也根本不可能跨过这么宽的反坦克壕。

    凌晨四点五十,梅九龄正等得有些不耐烦,前方忽然传来了轰轰隆隆的噪音。

    原本昏昏欲睡的何大聪立刻精神一振,对梅九龄说道:“营长,鬼子坦克过来了!”

    梅九龄迅速举起望远镜,然而调整好焦距,便从望远镜的视野中清楚的看到,一支庞大的铁甲车队正朝着小李庄方向轰轰隆隆的过来,粗略一数,这支车队至少有三四十辆坦克外加十几辆卡车组成,定是战车第八联队无疑了!大清之祸害

    梅九龄当即低喝一声说:“传我命令,准备战斗!”

    何大聪迅速将梅九龄的命令传达下去,然后将起爆器抱过来。

    与此同时,负责纵火的十几名工兵却迅速进入到了小李庄内。

    很快,鬼子的车队便行驶到了U形底部的石桥前,梅九龄的心便立刻揪起来。

    梅九龄担心鬼子的坦克会突然间停下来,不肯踏进他们设计好的陷阱,这样的话他们一夜的心血就白费了,而且再接下来,想要收拾小鬼子的战车联队也就难了,至少要想完好无损的缴获这些坦克,希望就十分之渺茫了。

    这就是常说的,事不关己,关己则乱。

    梅九龄太想要这些坦克了,所以才会如此的患得患失。

    不过,梅九龄的担心明显就是多余的,因为战车第八联队的车队没有片刻停留,直接就从石桥上轰轰隆隆的开了过去,直接进入到了小李庄所在的U形区域内,说到底,山本越次他又不是能掐会算的神仙,怎么会知道这里有个陷阱?

    片刻之后,战车联队的前锋便到了U形区域的开口一端。

    然后,负责开路的那辆九五式轻型坦克便被横亘在面前的反坦克壕给逼停,紧接着是第二辆坦克,然后是第三辆、第四辆……

    山本越次的座驾是一辆九七改中型坦克,发现坦克被逼停下来,山本越次便第一时间掀开炮塔的顶盖,然后探出上半身冲前方怒骂:“八嘎,怎么不走了?谁让你们停下来的?继续前进,前进,继续前进……”

    但是,前方挤成一团的车队却纹丝不动。

    就在山本越次急得不行时,一个坦克兵忽然匆匆跑过来报告说:“大佐阁下,前方发现反坦克壕,我们的坦克过不去!”

    “纳尼,反坦克壕?”山本越次心头忽然掠过一丝阴影,坏了!

    急抬头看时,山本越次却发现,公路两侧竟是个村庄,密密麻麻的,少说也有上百栋茅舍,在茅舍之外,却隐隐可以看到河面,竟然是一处河湾?回头往后看,山本越次便借着车灯看到了一座桥,看到这座桥,山本越次就什么都明白了。

    “八嘎牙鲁,这是个陷阱,是陷阱!”山本越次立刻大声咆哮起来,“快掉头,掉头,控制那座桥,快点……”

    然而,已经迟了。

    山本越次吼了还没有两声,那座石桥下便猛的绽起一团耀眼的红光。

    “轰!”那一声剧烈的爆炸,震得被逼停在公路上的几十辆坦克都剧烈颤动,山本越次的心却顷刻间沉下去,这下完了!

    “火!大佐阁下,起火了!”忽然有坦克兵惶然报告。

    山本越次急定睛看时,便发现公路两侧的村庄里已经燃起十几处火头,很快,火势就彻底的失控,不过让山本越次感到错愕的是,大火燃起之后,却看不见火焰,只是有大量的浓烟从那一栋栋的茅舍里喷涌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