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3章 木马计划-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933章 木马计划



    “小样,说你胖,你还真就喘上了?”徐锐嘿然一笑,真要教训梅九龄几句时,那边王沪生已经匆匆过来了。

    看到徐锐,王沪生便说道:“老徐,你这边怎么样了?”

    “还行吧。”徐锐嘿然说道,“小鬼子的独立战车第八联队,四十二辆坦克外加二十一辆卡车,除了有三辆卡车被烧毁,其余坦克及卡车有一辆算一辆,都让咱们给缴获了,现在咱们军分区好歹有一个装甲团了。”

    “真的呀?”王沪生闻言大喜道,“那可真是太好了。”

    王沪生对装甲兵原本没什么概念,不过跟徐锐、冷铁锋他们呆在一起时间长了,便也懂得了不少关于装甲兵的概念,而且他也曾经在战场上见识过小鬼子坦克的厉害,所以听说军分区有了一个真正的装甲团,当然是喜出望外。

    徐锐又反过来问王沪生:“老王,你那边呢,咋样了?”

    “快别提了,全乱套了。”王沪生哼声说道,“我过来就是找你收拾残局的,赶紧让狼牙战队去收拾残局,如若不然,任由大阪师团的溃兵这样四处乱窜,就会严重威胁到蒲县百姓的安全,事实上,已经有好几个村子遭到袭击了。”

    “怎么回事?”徐锐皱眉问道,“损失严重不?”

    “损失倒也不是很严重,因为民兵发现及时,打退了小鬼子。”王沪生摇了摇头,又接着说道,“不过这还只是零星的溃兵,从青牛岭溃败的大阪师团溃兵足足有一万多人,其中也不乏小队以上建制的溃兵,这个威胁可就大了。”

    徐锐皱眉说:“跑了一万多溃兵?何光明是干什么吃的?”

    由于一团进展不太顺利,导致没能及时封堵住战场右翼的口子,最后让大阪师团的一万多溃兵逃了出去,这个徐锐是知道的,他来小李庄之前就已经知道,不过来这里之前,徐锐已经命令何光明,全力追杀鬼子溃兵。

    结果倒最后,还是让大阪师团跑掉了一万多人。

    王沪生说道:“这个倒是真不能怪老何,大阪师团的这些小商贩,打仗不怎么行,但是说到跑,却一个个跑得比兔子都要快,甚至连钢子的骑兵营都撵不上,一团官兵早就已经累得不行,就更加撵不上这些小商贩了。”

    “这下可麻烦了。”徐锐蹙眉说,“一万多溃兵,要想把他们揪出来,又谈何容易?”

    要想把一万多鬼子溃兵给抓回来,确实很困难,就算是一万多头猪,要抓到也不容易。

    “可不是么。”王沪生摇头苦笑,“要不然我也不会跑来找狼牙战队,到了这时候,也只能够指望狼牙战队了。”

    徐锐苦笑摇头说:“那还不得把狼牙给累死?”

    狼牙战队虽然强,却也不是铁打的金刚,也一样会累的,徐锐可不希望狼牙战队去执行这种纯苦力型的任务。

    王沪生说:“那你说怎么办,总不能不管吧?”

    “不管肯定不行。”徐锐说,“要不然蒲县的老百姓都别想安生过日子,说不定还会有鬼子流窜到邻近的数县,那就更加麻烦。”

无上至尊

    徐锐的担心并非没有道理,因为这一万多个鬼子是溃兵,已不再是有组织的军队,他们已经丧失组织、丧失有效指挥、丧失了后勤保障,他们或者几十一伙,或者三五成群,更或者就只一个人,像个孤魂野鬼在异国他乡的荒郊野外里流窜,既不辩方向,也没向导,最终会流窜到哪里,真只有天知道。

    徐锐和王沪生正自一筹莫展之时,一辆边三轮疾驰而来。

    边三轮摩托车一直开到徐锐面前,才嘎吱一声停了下来,然后何书崖从车上跳下,朝徐锐和王沪生立正敬礼。

    徐锐回了记军礼,问道:“书呆子,你着急忙慌的干吗呢?”

    何书崖小声说道:“团长,政委,我有重要情况向你们反映。”

    “重要情况?”徐锐跟王沪生交换了一记眼神,然后询问道,“什么情况?”

    何书崖小声说道:“团长,政委,大阪师团的一万多溃兵如今已经彻底放羊,与其花费大量时间以及精力去抓捕他们,反倒不如放了他们。”

    “书呆子你说啥?”徐锐瞪大眼睛,失声说道,“放了他们?”

    “你居然让我们放过鬼子?”王沪生也是满脸的难以置信,叫道,“何书崖,我忽然发现你这个同志的民族立场很成问题。”

    何书崖却不慌不忙的说:“团长,政委,你们先听我说。”

    “你说。”王沪生气呼呼的说道,“我倒要看看,你能说出什么花来。”

    何书崖低头整理了一下措辞,然后说道:“团长,政委,我是这么想的,小鬼子的这个第一零四师团战斗力并不强,甚至于非常差,套用团长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这个大阪师团就是朵奇葩,我觉得留着这样一个奇葩师团,比消灭他们更好。”

    徐锐若有所思的说道:“你说的好有道理,我竟然无法反驳。”

    王沪生也反应过来了,好像还真是留着大阪师团更加好一些?

    何书崖却又接着说道:“而且,放走大阪师团的这一万多溃兵,还有另一个好处,我们可以借此机会往鬼子的大阪师团打进好多暗桩……”

    “打住!”王沪生立刻打断了何书崖,不让他再往下说。

    对于关于情报的事情,王沪生还是比较敏感的,当下将徐锐跟何书崖拉到僻静处,然后对何书崖说:“小何,现在你可以详说了。”

    何书崖点头说道:“政委,是这样的,这次虽然没能够全歼大阪师团,逃走了一万多的溃兵,但是我们也逮住了不少,保守估计也有五千,在这五千多战俘中间,多多少少总会有几个能被我们策反的,这样我们就可以借这个机会,将这些已经被我们策反的鬼子兵,放回到鬼子那边,在将来的反扫荡中说不定能发挥大用!”

    王沪生嘶了一声,对徐锐说:“老徐,我看可以。”

    徐锐的脸上却浮起了一丝淡淡的笑意,心忖何书崖还真不愧是他学生,居然连想法都跟他如此相似,当初在南京之时,他不也是通过这办法发展了中村俊这么一个高级间谍?那么现在,再由何书崖发展一大群小间谍又有何不可呢?我是道门天师

    纵观古今中外,没有任何人会嫌间谍多,对吧?

    再说了,中村俊固然是位高权重,但指不定哪天就高升走了,那时候,可就变成了远水难解近渴了,而如果能在大阪师团发展一大批间谍,则好处多多,远的先不说,光是接下来打破小鬼子的封锁,就能发挥出极大的作用。

    “我看也可以。”徐锐当机立断道,“老王,这事就由你主抓,而且这么大的行动,得弄个代号才行,要不然不好管理。”

    “代号?”王沪生点头说,“老徐你说说,起什么代号较好?”

    徐锐说:“我看,就叫木马计划吧。”

    王沪生说:“行,那就叫木马计划。”

    何书崖说:“政委,那我就先向木马计划推荐两个鬼子战俘吧,在我看来,这两个鬼子战俘就很有当间谍的潜质。”

    “是吗?”王沪生说,“这是两个什么样的鬼子?”

    何书崖说:“说起来,这两个鬼子还是我亲手抓的呢,一个名叫小野十六,另外一个名字叫秋田乙一……”

    (分割线)

    梅县地道,此刻变成了关押鬼子战俘的临时地牢。

    小野十六跟秋田乙一就像********的老农民似的,将双手缩进衣袖筒子,整个人都蜷缩成一团,互相依偎着取暖,没办法,中国人不讲理啊,抓了他们之后,不仅抢了他们脚上穿的皮靴,还剥了他们大衣,就给他们留下了一件单衣。

    大冬天的,这是要活活冻死他们的节奏啊,幸好,这是在地道里,好歹不用吹冷风,要不然他们早就冻成冰棍了。

    毫没来由的,小野十六忽然感到后背脊一阵恶寒,然后激泠泠的打了个冷颤。

    “八嘎牙鲁,要坏事!”小野十六打了个冷颤,嘀咕着说道,“我预感到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坏了,这下坏了。”

    秋田乙一却是嘁了一声,不屑的说:“再坏还能坏过当俘虏?”

    说起当俘虏,秋田乙一此刻还是满腹的怨气,心忖要不是小野十六出卖,没准此刻他早已经脱险,又哪会像现在这样被中国人关在暗无天日的地牢里?

    小野十六没有听出秋田乙一语气中的不和善,继续嘀咕说:“这你就不懂了吧,当俘虏根本就不算什么,比当俘虏更糟糕的事多了去了,比如说中国人严刑拷打你,逼着你我给他们当间谍,那才叫一个糟糕……”

    话音还没落,地牢的铁门忽然打开。

    然后,一束手电光照射进来,一个声音喝道:“小野六十、秋田乙一,滚出来!”

    秋田乙一和小野十六瞬间就石化了,好半天,秋田乙一终于回过神来,一把就将小野十六扑倒在了地上,然后一边扭打一边大声的咆哮:“小野十六,你个混蛋,这次老子真让你给害死了,八嘎,八嘎牙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