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4章 杀奔肥西-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934章 杀奔肥西



    秋田乙一和小野十六扭打成一团,不过,很快就有********兵冲进来,抡起枪托就恶狠狠的砸在两人的肩背上,两人便立刻抱着头,倒在地上很痛苦的呜咽起来,那情状,活像两只挨了主人毒打的小狗。

    然后,秋田乙一和小野十六就在刺刀的胁迫下,走出地牢,穿过甬道,最后顺着台阶上到了地面,幸好是白天,而且没有风,上到地面后,被那和煦的阳光一照,只感到身上暖洋洋的,却比关在阴暗的地牢里好多了。

    走进一个朝南的房间之后,小野十六两人的心情就更好了。

    因为迎接他们的居然是个身穿和服的日本女人,而且还是非常漂亮的日本女人。

    看到小野十六俩人走进来,那个日本女人弯腰深鞠了一躬,再直起身微笑着说:“古梅那塞,让你们受委屈了。”

    “不委屈,不委屈。”秋男乙一就连浑身的骨头都轻了二两。

    小野十六却听出这日本女人的声音竟有些熟悉,便讶然说道:“那个,我好像曾经在哪听过你的声音?”

    “索代斯。”秋田乙一也立刻说,“我也好像听过。”

    片刻之后,小野十六和秋田乙一便同时反应过来,欣喜的说:“你是大梅山广播台的‘老兵有话说’栏目主持人,水原优子?”

    没错,这个女人确实就是水原优子。

    水原优子微笑着说:“你们听过我的节目?”

    “哈依。”秋田乙一连连点头说,“我们最喜欢听的就是你的节目,你也知道的,自从来到中国之后,我们几乎就再也收听不到国内的广播节目,每天只能收听中国的广播,却根本听不懂他们在说些什么,记得那天刚收听到你的节目时,我们别提有多开心了。”

    小野十六也连声说:“秋田桑说的对,我们整个大阪师团的官兵都是你的听众。”

    有这个作为切入点,水原优子便立刻跟小野十六、秋田乙一两人亲切的交谈起来,不过这两个小鬼子并不知道,就在他们身后的那堵墙后面,王沪生、徐锐还有敌工部的两个保卫干事,正在密切的关注着他们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

    王沪生他们所在的房间是特制的密制,隔音效果极好。

    王沪生扭头问徐锐:“老徐,你觉得这两个小鬼子有可能被策反吗?”

    徐锐不假思索的说:“只要是人就会有弱点,只要有弱点就能被策反,所以策反并不是问题,问题是策反之后拿什么来控制他们?”

    徐锐说的是大实话,**的历史上,不乏像刘胡兰、李大钊那样从容就义的烈士,但是更多的却是像顾顺章那样因为熬不住酷刑而叛变的叛徒,所以在俘虏的这五千多个大阪师团战俘中,保守估计都能策反至少四千个。

    当然,木马计划根本不用策反那么多。

    所以就如徐锐说的,策反并不是问题,问题是怎么有效的控制他们。

    王沪生先示意敌工部的保卫干事出去,然后对徐锐说:“能否拿对付中村俊的办法,来对付这两个小鬼子?”战武通天

    徐锐哂然说道:“用不着那么麻烦,老王你太高看这两个小鬼子了。”

    王沪生讶然说:“老徐,这么说你已经想好怎么对付这两个小鬼子了?”

    徐锐说:“这两个小鬼子一看就知道是特别贪生怕死的,这个就是他们最大的弱点,而这也是最容易控制的弱点,所以,你只要牢牢的掌控住他们的生死,他们就绝不敢反水,就只能乖乖为我所用。”

    王沪生又问道:“具体怎么做?”

    “简单。”徐锐哂然说,“让敌工部的人审一下,从大阪师团的战俘中间找出一部分手上粘有中国人鲜血的,然后交交由木马计划的备选者亲手处决,再把处决的场面拍照记录,然后再备份一段反战、反天皇的录音,就大功告成了。”

    稍稍停顿了下,徐锐又接着说:“不过老王,一定要快!”

    虽然现在大梅山军分区的主力部队已经放弃了对大阪师团溃兵的围剿,但是由于没有给养,再加上又是寒冬腊月,所以大阪师团的溃兵在荒郊野外无法坚持太久,不出半个月,要么逃出生天,要么就是被冻死饿死。

    所以木马计划最多只有半个月的行动时间。

    “我明白。”王沪生说,“我会让敌工部抓紧行动。”

    王沪生话音才刚落,密室外忽然响起轻轻的敲门声,徐锐上前打开房门,却看到小桃红神情凝重的站在大门外。

    小桃红说:“姑爷,肥西独立团急电。”

    “肥西独立团?!”徐锐闻言顿时间心头一跳。

    这两天只顾着对付大阪师团及战车第八联队,却把肥西镇的事情给忘了,刚收编的肥西独立团还被万相云的三十二集团军围在肥西镇呢,这两天来,一直也不见雷响发回电报,徐锐还道他的警告起了作用,可是现在看起来却并非那么回事。

    看完电报,徐锐的脸色便立刻垮了下来,胸中更是怒火翻腾。

    王沪生也从密室出来,问道:“老徐,肥西独立团那边又出事了?”

    “你自己看吧。”徐锐直接把电报递给王沪生,王沪生看完电报,脸色也立刻变了。

    原来,万相云根本就没有理会徐锐的严正警告,在接到警告之后,继续猛攻肥西镇,然后雷响在一次反击中负伤,陷入昏迷之中,这才导致整整两天没有接到肥西独立团电报,因为整个肥西独立团,就只有雷响会发电报。

    直到两天过去,雷响苏醒才终于发出这封电报!

    然而这个时候,肥西镇的局面已经十分危急了!

    继夏汉中第七十九军及王西原第七十三军之后,万相云又把刘明荃的第四十九军也调到了肥西镇,跟随刘明荃第四十九军一起来到肥西的,还有直属于第三十二集团军司令部的一个山炮营,这下肥西独立团压力可就大了。器灵无双

    两天激战下来,肥西独立团已经伤亡了一大半,只剩不到五百官兵,退守镇中心的一小块区域,继续死守!

    “可恶!”王沪生恨恨的说,“这个万相云,不去打鬼子,居然打自己的同胞!”

    徐锐却闷哼一声,对守在密室外的徐野说:“狗子,立刻通知各营各团的主官,我不管他们现在正在做什么,也不管他们现在人在哪,我就一句话,半个小时之内必须赶到司令部会议室,谁要是迟到,一撸到底!”

    “是!”徐野轰然应喏,然后转身飞奔去了。

    王沪生担心的说:“老徐,你这是要干什么?”

    “干什么?”徐锐瞪了王沪生一眼,杀气腾腾的说道,“还能干什么,当然是召集部队杀奔肥西,干死狗娘养的三十二集团军!”

    “老徐你别乱来。”王沪生惶然说道,“你这是搞摩擦。”

    “老王你能不能讲点理?”徐锐大怒,“这是我们在搞摩擦吗?这是三十二集团军,是万相云他在制造摩擦!我们总不能让国民军把刀架脖子上,都不反抗吧?**让我们在敌后开展独立自主的武装斗争,可没让我们新四军引颈受戮。”

    “那也不能乱来。”王沪生急声说道,“这事情很复杂,必须通过组织来解决,单纯的军事手段是解决不了的,而只会把事情搞大。”

    徐锐冷笑说:“当你通过组织反映问题时,独立团早让人吃了!”

    说完,徐锐便再不理会王沪生,扬长去了,王沪生连喊子两声,都没能够喊住徐锐,当下也没心思再主持木马计划,也紧跟着匆匆回到了司令部,一回来,王沪生就让参谋部紧急联络军部,要求军部紧急照会国民政府军政部。

    结果,十五分钟还不到,各营各团的主官还没有赶到,新四军军部就把国民政府军政部的回复转了过来,国民政府军政部的回复仅仅只有一句话:三十二集团在肥西镇的军事行动属于剿匪,还警告大梅山军分区不要掺和其中。

    军部除转发过来国民政府军政部的回复外,还发来了指导意见,让徐锐、王沪生立刻命令肥西独立团从肥西镇突围,至于之前缴获的那大批军火,就送给国民军了,反正肉烂了也是在锅里,这批军火最后还是会用在抗日战场。

    显然,军部首长还是希望能够以忍让换取跟国民军的和平共处。

    徐锐却知道,忍让根本换不来和平,只有斗争才能够换来和平,因为历史已经无数次的证实过了,因此,徐锐根本就不打算执行军部的指导意见,等各营、各团主官到齐之后,徐锐便立刻下达了全体******。

    可怜大梅山军分区的官兵们才刚放了半天假,就立刻又要集合。

    不过,在知道原委之后,却没有任何一个官兵有怨言,他娘的,从来就只有咱们大梅山军分区欺负别人,从来就没人敢欺负咱们,现在,****的三十二集团军居然敢骑到咱们大梅山军分区头上拉屎撒尿,这还得了?

    没说的,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