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6章 找死!-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936章 找死!



    万相云被自己的贪欲冲昏了头脑,严重低估了大梅山军分区的反应速度。

    尤其现在大梅山军分区刚刚组建了第一个装甲团,机动能力有了极大提升。

    就在徐锐向三十二集团军发出警告之后,作为大梅山军分区前锋的骑兵营、警卫营还有装甲第一团的第一营就已经先行开拔,顺着公路向着肥城浩浩荡荡开进。

    刚刚晋升装甲第一团团长的梅九龄随同第一营行动,并且亲自驾驶标号为一零一的九七改中型坦克,作为整个装甲营的前锋。

    车里闷,往前开了一段距离之后,梅九龄便将驾驶任务交给何大聪,然后打开了炮塔盖板,从炮塔里边钻到外面,透一口气。

    装甲第一营总共下辖三个装甲连,每个连装备十辆坦克,其中一连、二连装备的是九七式中型坦克,三连装备的是九五式轻型坦克,有了装甲营的三十辆坦克,警卫营的官兵也就不用苦哈哈的徒步行军了。

    于是乎,警卫营的官兵就一窝蜂全爬上了装甲营的坦克,搭顺风车。

    警卫营在经过了连番的大战之后,减员已超过三分之一,现在还剩下大约四百人,所以每辆坦克也就搭乘十几人,十几人的重量加起来还不到一吨,对于自重超过了七吨的九五式轻型坦克来说并不算什么,对于九七式那就更加不值一提了。

    就连梅九龄的一零一号坦克上面也爬满了警卫营的官兵。

    警卫营长秋风正好就坐在梅九龄的一零一号坦克上,看到梅九龄从炮塔里钻出来,便忍不住打趣说:“我说梅秀才,你现在可是威风了,全军分区这么多的团长、营长,有一个算一个,就数你小子最威风了。”

    “倒让秋营长见笑了。”梅九龄嘿嘿一笑,难掩眉宇之间的得意之色。

    “瞧你那德性,说你胖,你还真喘上了。”秋风笑骂道,“我可记得,当初团长委任你为工兵营长时的光景,那家伙,那小嘴巴撅的,都能挂油瓶了。”一边说,秋风一边还煞有介事的撅起嘴,搭顺风车的警卫营官兵便轰然大笑起来。

    梅九龄只是嘿嘿笑,一副随你怎么说,我就不生气的无害模样。

    梅九龄在心里想道:老秋,我知道你心里边不得劲,因为昨天之前咱们还是平级,可是现在老子正经是团长了,你却还是个营长,所以我不跟你一般见识,所以你们警卫营要搭个顺风车什么的,我也懒得计较。

    行进之间,骑兵营长铁钢纵马追上来,对梅九龄说:“梅秀才,这天看着要下雨,你们装甲一营带了雨衣没有?借给我们用用呗。”

    “下雨?”梅九龄还真没关注过天气。

    抬头看,梅九龄却发现天上乌云密布,而且压得很低,还真像是要下雨的样子。

    梅九龄却也不想想,要不是阴云密布,徐锐又岂会轻易出动装甲兵?真以为小鬼子的航空兵是摆设?一旦让小鬼子的侦察机发现大梅山军分区的装甲兵团,不到一个小时,鬼子的轰炸机群就会蜂拥而至,那时,就有一个坦克师也得完蛋。

    还没等梅九龄回答,秋风便随口问道:“你们骑兵营没带雨衣吗?”

    “忘了。”铁钢摇头苦笑说,“这不上午才刚放的假么,就把所有妆具全都卸了,结果才刚吃完中饭,就又集合,结果走得太急了,把晾在外面的雨衣、毯子什么的都忘了,我这还发愁呢,晚上宿营时可怎么办。”

    秋风说:“这大冷天的,没毯子怎么行?”

    说完了,秋风扭头喝道:“老幺,把你们三连的毯子都给骑兵营,你们三连的弟兄就跟一连的弟兄挤挤,合用一张毯子得了。”

    “要得嘛。”薛老幺起身吆喝道,“三连的弟兄们,把你们的毯子交给骑兵营嘛。”

    “老秋,谢了,回头我请你喝酒。”铁钢举起独臂冲秋风敬了记军礼,又扭头问还在发呆的梅九龄,“我说梅秀才,你们倒是有雨衣没有?”

    已经向警卫营借了毯子,铁钢就没好意思再借雨衣。

    “没有。”梅九龄摇头,“我们是装甲兵,带那玩意干啥?”

    “我去,那你倒是早说。”铁钢闷哼一声,一夹马腹加速走了。

    铁钢打马走后,天上的云层便越压越低,颜色也变得越来越黑,不过,这雨却终究还是没有下下来,倒是徐锐亲自驾驶着一辆卡车,追了上来,跟随徐锐一起到来的,还有整整一卡车的狼牙,狼牙队长冷铁锋霍然也在其中。

    追上了骑兵营、警卫营还有装甲一营的行军队列后,徐锐便立刻将梅九龄、秋风不有铁钢召到跟前,开了一个短会,在这个短会上,徐锐向梅九龄、秋风还有铁钢通报了一个最新消息:三十二集团军没死心,仍然还在猛攻肥西镇。

    “万相云这是在找死!”徐锐狞声说道,“既然他想找死,那我们就成全他!”

    顿了顿,徐锐又喝道:“现在我命令,骑兵营、装甲一营还有警卫营全速前进,傍晚之前务必赶到肥西镇!”

    好家伙,徐锐也是真的怒了,原本说明天中午之前赶到肥西镇,可是过没多久,却立刻改成了要在傍晚之前赶到肥西镇!

    只不过,这还真就不是拍脑袋的决定,而是徐锐经过缜密计算之后的结果,因为从梅县到肥西镇差不多一百公里,如果徒步行军,至少要一昼夜,但如果是乘车行军,那速度就会极大的加快,时间就会大大缩短。

    九七式中型坦克的最大速度接近四十公里每小时,而九五式坦克的最大速度更接近五十公里每小时,既便是打一个对折,一百公里也就四个小时,考虑到是公路机动,既便跑不到最大的时速,跑出七八成的最大时速应该是不成问题。

    所以说,傍晚之前赶到肥西镇还真不能说不可能。

    只不过,这样一来,徐锐就只能够凭借装甲一营、警卫营外加骑兵营这三个营的兵力来对付第三十二集团军了,军分区主力部队的行军速度,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赶上这个机械化战斗群的速度。

    表面看,徐锐这么做略有些冒险。

    但其实,有这三个营真的足够了。

    因为徐锐熟知历史,知道这个时候的国民军,相比淞沪会战之前,无论是兵员素质还是装备水平,都出现了非常严重的下降,万相云的第三十二集团军更差,就说皖南事变,要不是因为集中了八万大军,还真未必干得过九千新四军!

    所以说,别看万相云在肥西集结了四个师的兵力,将近两万大军,但徐锐还真没把这两万人放眼里,警卫营加骑兵营虽然只有不足千人,关键还有装甲一营,三十二集团军并不知道他们底细,估计看到装甲一营后立刻就吓尿了。

    正因此,徐锐才敢以三个营的兵力杀奔肥西。

    (分割线)

    肥西镇。

    第七十三军的攻击,刚刚又一次遭到了挫败。

    万相云将刘明荃叫到面前,气急败坏的骂道:“刘明荃,你们四十九军干什么吃的?一个师七千人,面对一千多土匪,打了一天一夜了,居然还打不下来,而且还伤亡了足足两千多人,你这个军长是怎么当的?你是怎么带的兵?”

    刘明荃垂头丧气的站在万相云的面前,一声都没敢吭。

    没什么好多说的,肥西镇这一仗,他们四十九军确实打的不好,虽然客观原因很多,比如山炮营跟他们四十九军的步炮协同太差,炮弹经常会炸着自己人,又比如敌人装备好,弹药更是充足,但这些都不是主要原因。

    主要原因就是四十九军战斗力太弱了。

    眼看着刘明荃被万相云骂得狗血淋头,夏汉中和王西原站在旁边,心中却暗爽不已,你个****的刘明荃,不好好的在大别山看家,非要跑到肥西摘我们桃子,现在碰钉子了吧?嘿嘿,大梅山独立团的桃子不是那么好摘的。

    万相云却似长了背后眼似的,仿佛能看到夏汉中、王西原在那里幸灾乐祸,当下又回头训斥两人说:“你们两个也别在那幸灾乐祸,你们七十三军、七十九军的表现,也没好到哪去,四十九军到来之前,你们打了两天一夜不也没能打下来?”

    夏汉中忍不住说道:“总座,那不一样,那时候棋盘寨的土匪是兵强马壮。”

    “就是。”王西原也帮腔说,“而且我们进攻肥西镇的时候,还没有炮兵助同。”

    夏汉中又接着说道:“要是一开始肥西镇就只有四五百土匪,再加有炮兵协同,我们早就拿下来了,又哪会拖到现在?”

    “够了。”万相云冷然道,“说风凉话算什么本事?”

    顿了顿,万相云又接着说:“既然你们七十三军和七十九军这么能打,接下来,我就把总攻的任务交还你们,不过我把丑话说前头,要是这次还是拿不下肥西镇,那你们可就是好说不好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