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0.第940章 万相云怂了-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940.第940章 万相云怂了

    

    人群中鸦雀无声,并无人回应。

    徐锐又接着说道:“万相云,逃避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如果你现在站出来,还算是个爷们,看在你还算是个爷们的份上,我可以给你留一条活路,但是,你要不肯自己站出来,最后却让我们审了出来,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人群中还是鸦雀无声,没有一个人站出来。

    李默堂以眼角余光扫向万相云,却发现万相云的身体又往后缩了缩,脑袋垂得更低,显然他是不打算站出来了。

    见没有人肯站出来,徐锐又说:“万相云没卵子,情愿当缩头乌龟,难道你们整个司令部所有人都没有卵子吗你们三十二集团军就一个男人都没有”

    听了徐锐这话,李默堂脸上只感到火辣辣的烧,同时难免有些生气。

    当下李默堂长身起身,冷然说:“徐团长,你这话说的可就有些难听了。”

    徐锐转身走到李默堂面前,然后直勾勾的盯着李默堂的眼睛问:“你是谁”

    李默堂拉了一下身上的将校呢,挺直胸膛昂然说道:“国民革命军第三十二集团军参谋长,李默堂。”

    徐锐点点头说:“原来你便是李默堂。”

    李默堂沉声说:“徐团长,见了长官也不敬礼的吗”

    “长官”徐锐哂然说,“你还知道是长官也好意思自称长官”

    “为什么不好意思”李默堂淡淡的说道,“李某原本就是你的长官。”

    徐锐说:“那我倒想请问一下李参谋长,古往今来、古今中外,你可曾见过无缘无故围攻手下部队的长官”

    李默堂装傻说:“徐团长这话,却不知何解”

    “少跟我装傻。”徐锐冷然说,“在之前,我已经明确警告你们,肥西独立团是我大梅山军分区的部队,可是你们却把我的警告置若罔闻,既然你们敢做初一,那就不要怨我们做十五,所以,也不要再厚着脸皮在我面前自称长官”

    李默堂说:“但是我们围剿的只是肥西的土匪。”

    “李参谋长这么说没意思了。”徐锐阴森森说,“如果你非要这么说,那我也完全可以现在就向国民政府还有蒋委员长报告,我们在肥西镇打垮的并不是什么三十二集团军,而只是一伙叛国投敌的伪军,我们仅只是消灭了一股伪军”

    李默堂怒道:“污蔑,你这是污蔑,赤果果的污蔑”

    “行了,李参谋长,我们就不必再继续这种毫无意义的对话了。”徐锐冷冷的打断了李默堂,又问,“现在请你告诉我,谁是万相云”

    李默堂摇头:“真不好意思,我们总司令在天堂寨,并不在这里。”

    徐锐眸子里有寒光一闪而过,说道:“看来,李参谋长是不愿意配合我们了,不过没有关系,你不愿意,并不意味着别人也不愿意指认。”

    李默堂哂然,他相信绝不会有人会站出来指认。

    徐锐转过身,面向



院子里的一百多俘虏大喝道:“全都有,起立”大猿圣

    这一百多战俘虽然被捆住了双手,但是双脚并没有被捆住,当下纷纷站起身。

    “以我为基准,排成四排快点”徐锐一声令下,包括万相云、李默堂在内,现场的一百多俘虏便很自觉的排成前后四排,毕竟已是阶下囚,没有人会自己寻找不痛快,既便是李默堂也没有愚蠢到真摆出长官架子。

    有些话嘴上说说就行了,别当真。

    都已经是俘虏,还摆长官的臭架子,那不是找打么

    不到片刻功夫,一百多俘虏便排成四排,每排正好四十人。

    “现在听我口令。”徐锐又道,“第一排、第三排,向后转”

    第一排、第三排的俘虏便立刻向后转身,与第二、第四排的俘虏来个四目相对。

    徐锐目光凶狠的从第一二排及第三四排中间走过,冷然说:“听清楚接下来的口令,我只会说一遍,记住了,我只会说一遍,谁要是没有听清楚口令,做错了或者没有做到位,哼哼,你们应该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徐锐话音才刚落,守在四周的二十多个狼牙便纷纷举起枪,然后拉动枪栓推弹上膛。

    包括万相云和李默堂在内,现场的一百六十名俘虏便立刻紧张起来,同时竖起耳朵,一个个连大气都不敢喘,唯恐听漏了一个字。

    徐锐走到队列前,厉声道:“第一排、第三排,报数”

    第一排和第三排的俘虏立刻开始报数,很快从一报到四十。

    徐锐冷哼了两声,又喝道:“第二排、第四排,原地深蹲两下”

    第二排和第四排的俘虏没有任何迟疑,立刻做了两下原地深蹲。

    “第一排、第二排,稍息第三排、第四排,向左转向后转向左转”徐锐接着喊声了几组口令,估摸着这些俘虏已经形成惯性了,然后就毫无征兆的大喝道,“第一排、第三排,扇你面前的战友两个耳光,马上”

    第一排、第三排的俘虏便不假思索的扬起手。

    片刻后,绝大部分俘获都毫不犹豫的一耳光扇在对面俘虏脸上,就只有一个俘虏高举着右手,迟迟不敢扇下去。

    老天爷,他是真的不敢扇哪。

    如果面前只是警卫连的长官,哪怕是连长,他一闭眼也就扇了,问题是,现在站在他面前的却是他们的总司令,他是真不敢扇这耳光,既便是对面的总司令在不停的无声催促,让他赶紧扇他,可是他还是不敢扇。

    他怕呀,怕总司令秋后算账。

    徐锐立刻走了过来,沉声问:“为什么不扇”

    “我”那俘虏的嘴巴嗫嚅了两下,什么都没有说。

    “是不是不敢扇哪”徐锐嘿然一笑,然后转过身直勾勾的盯着对面站着的万相云,阴恻恻的说,“万相云,你要躲到什么时候”

    万相云便知道他躲不过去了,当下拍了拍身上的军装,说:“我这不是躲,就是想要考较一下你,看你能否把我找出来。”婚长地久,老公好坏好坏哒!

    “嘎”徐锐闻



言立刻傻在那里。

    我去,见过不要脸的,还真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怎么说也是一集团军的总司令了,你还能更无耻一点吗

    不过,卑鄙无耻可救不了万相云。

    当下徐锐喝道:“来人,给我吊起来”

    两名狼牙便立刻扑上来,将万相云推到院子中间,院子中间正好有一颗苦楝树,两名狼牙用绳索将万相云反吊到苦楝树的枝桠上,只让万相云的脚尖微微着地,这种姿势,可是十分痛苦的,只片刻,万相云已经浑身酸痛。

    徐锐也不让那俘虏解散,强迫他们看万相云受苦。

    万相云一开始还能硬挺,可是在过了五分钟之后,便坚持不下去了。

    “徐锐,姓徐的”万相云一边挣扎,一边怒骂道,“太过分了,你做的过分了,不管怎么说我都是你的长官,你竟敢这么对我如果你现在就把我放下来,我可以不计较,我命令你,现在就放我下来,快点把我放下来把我放下来”

    徐锐斜睨冷铁锋,说:“老兵,看来我们的万总司令太安逸了。”

    冷铁锋便回过头喝道:“豹子,万总司令太安逸了,再升高些”

    “是”钻山豹轰然应喏,然后走过来将万相云吊的更加高些,这下万相云就更加的痛苦不堪了,刚才好歹还能脚尖着地,还能够微微的借力,现在却只能够用脚尖蹭地,根本借不到力了,几乎跟悬空吊在空中没有区别,可这是反吊

    万相云又被吊了五分钟,便立刻丑态百出,哀求说:“徐团长,徐团长,求你,快把我放下来吧,我求你了,有话好好说,不要这样,咱们有话好好说”

    看到万相云这么快就认怂服软,院子里的一百多俘虏不由得目瞪口呆。

    “有话好好说”徐锐闻言却是勃然大怒,“三天前,你出兵肥西镇前,你可曾想过有话好好说两天前,当你的部队在肥西猛攻时,你可曾想过有话好好说就在今天,在向肥西镇发动总攻之前,你可曾想过有话好好说”

    万相云涕泪交流的说道:“徐团长,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快放我下来吧。”

    “你错了”徐锐冷然,“姓万的,那你倒是说说,你错哪了当着这么多弟兄面,你好好说道说道,你错在哪儿”

    万相云说:“我不应该对友军下手,我不该挑起摩擦,徐团长,你先放我下来,只要你放我下来,我立刻就命令第三十二集团军所有部队立即后撤,立刻与贵部脱离接触,我们这就回大别山,从此再不与你们大梅山独立团为敌”

    “后撤”徐锐嘿然说道,“恐怕是来不及了。”

    “来不及了”万相云闻言一愣,“什么意思。”

    徐锐冷然说:“因为你的部队已经被我们全歼了。”

    万相云闻言先是一愣,遂即笑道:“徐团长快别开玩笑了,你的狼牙确实厉害,万某当了你们的俘虏,也是心服口服,但要说你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全歼我在肥西的部队,那可有些言过其实了,怎么说我的部队都有两万多人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