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1.第941章 全歼-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941.第941章 全歼

    

    徐锐还真没有开玩笑,万相云的第三十二集团军马上就要被全歼了,或者说的更加确切一切,这次被万相云带到肥西来的四个主力师两万多人,快要被全歼了,其中就包括万相云从蒋委员长那讨来的山炮营。

    说起这个,就不能不提梅九龄。

    梅九龄跟何书崖、黄守信是大梅山青训营的第一批学员,而且还是其中成绩最优异的三名学员,对于这三个得意门生的培养,徐锐可谓是不遗余力,教学时也是倾尽所有,所以梅九龄他们对于前沿军事理论并不陌生。

    这次大梅山军分区的快速打击集群之所以能够以少胜多,并全歼万相云第三十二集团军的四个师,就归功于徐锐此前的教学,或者说的更确切一切,得归功于徐锐此前在青训营课堂上讲的,关于大兵团大纵深的理论,尤其是闪击战的理论。

    徐锐在课堂上面所讲述的闪击战,是由几个甚至于十几个坦克师所组成的突击集群快速向前穿插,将敌方来不及后撤的步兵集群分割包围、进而歼灭的作战理论,只不过,梅九龄并没有因此就把自己的思维给禁锢住。

    尽管此时大梅山军分区才刚刚编成一个装甲团,而且由于受到后勤保障的限制,这次前来肥西镇,仅仅只出动了一个装甲营,但是梅九龄却仍旧凭借这个装甲营,再加铁钢骑兵营以及秋风警卫营的配合,打了一次小规模的闪击战。

    其实这次救援行动,从头到尾是梅九龄在指挥,徐锐并没有过多干涉。

    梅九龄制定的作战计划是这样的,在快速打击集群赶到了肥西镇之后,首先由狼牙部队直捣黄龙,摧毁三十二集团军的指挥,然后凭借装甲一营的强大突防能力,迅速打垮肥西镇的国民军,然后由警卫营从身后追杀,装甲一营则兵分两路,在骑兵营的协同下迅速从两翼包抄过去,最后在舒县附近形成合围,将从肥西溃退下去的溃兵一网打尽。

    然而,几乎是在大梅山军分区的快速打击集群刚出现在肥西镇的时候,正在围攻肥西镇的七十三军及七十九军立刻就崩溃了,甚至连一仗都还没打就土崩瓦解了,由于七十三军及七十九军溃败的太迅速,险些导致狼牙战队没能逮住万相云。

    然后,在七十三军及七十九军溃败之后,大梅山军分区的快速打击集群便立刻分兵,秋风率领警卫营衔尾追击,装甲营则兵分两路,在骑兵营的协同下,就像两把锋利的钢刀,从肥西镇的南北两翼斜着切过去。

    在装甲营、骑兵营所组成的这两把钢刀的挟裹下,七十三军、七十九军的溃兵顺着公路一路往西溃逃,很快又冲垮了四十九军防线,然后三个军的两万多名溃兵便夹杂在一起,顺着公路向着舒县县城狂奔而来。

    可是,人的两条腿怎么可能跑得过战马的四条腿以及坦克的铁轮子

    四十九军、七十三军及七十九军的溃兵逃到舒县,却发现舒县守军早已经被歼灭了,紧接着他们又绝望的发现



,不仅前路不通,甚至南北两翼也有大梅山独立团的骑兵以及装甲兵碾压过来,身后还有大梅山独立团的步兵在紧追不舍。

异次元控元师

    至此,早就已经丧失有效指挥的两万多溃兵便彻底的绝望了。

    绝望之中,一个被三十二集团军强拉的壮丁跪倒在地并且举起了手中的中正式步枪,有人带头很快就有人效仿,不到片刻功夫,旷野之上便已经跪满了第三十二集团军的溃兵,到最后就连三十二集团军的老兵也绝望了,武下了武器。

    不管怎样,对面的大梅山独立团也是中国的军队。

    向中国人自己的军队投降,并不算什么丢人的事。

    梅九龄从一零一号坦克的炮塔里边钻出来,正好看到这无比壮观的一幕,放眼望去,但只见几十辆坦克及卡车的车灯,将舒县东门外的旷野照得亮如白昼,灯光中,公路上以及两侧的荒野之上跪倒了人,黑压压的就像是迁徙的羊群。

    铁冲跟着钻出炮塔,看清楚这一幕之后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

    “我的乖。”铁冲低声叫道,“团长,这得多少人怕是上万人吧。”

    “上万人”梅九龄哂然说,“根据情报,这次三十二集团军聚集在肥西镇的部队,军一级番号有四十九军、七十三军以及七十九军,师一级番号有第一零五师、第一零九师、第十五师及第一零八师,足足有两万余人”

    “我的乖,两万余人”铁冲小声说,“团长,咱们装甲一营、骑兵营跟警卫营全加起来也不过千人,就算再加上肥西镇的肥西独立团,也不超过两千人,却抓了这么多俘虏,不会出什么事吧”

    梅九龄说:“绵羊虽多,却是吃草的,野狼虽少,却是吃肉的,从来就只有狼吃羊,你什么时候见过有羊吃狼的”

    铁冲说道:“可他们也不算是绵羊吧”

    停顿了下,铁冲又说:“这两万人里,虽然大多数是抓的壮丁,这些壮丁确实与绵羊没什么区别,但是除了壮丁,至少也有三五千的老兵存在,这些可都是从淞沪会战、南京保卫战一路打过来的老兵,怎么也不算绵羊吧”

    梅九龄嘿然说道:“可是在我眼里,他们就是绵羊”

    说完,梅九龄便转身回到车厢之内,等他再出来时,手里已多了个扩音喇叭,然后用扩音喇叭对着溃兵喊道:“所有人都听着,把武器放在地上,然后双手抱头走出来,到东门城墙下集合,有违抗者,杀无赦”

    重复了三遍之后,便开始有溃兵放下武器,两手抱头走了出来。

    出乎梅九龄意料,这两万多溃兵的秩序竟出奇的好,从始至终,就没有出现过一丁点纰漏,所有人都很自觉的放下武器,走到东门城墙下集合,半小时后,第三十二集团军的两万多溃兵便已经全部都变成了俘虏。

    分割线

    四合乡,第三十二集团军司令部。





   将犯人双脚悬空的反吊起来,其实也是一种酷刑。庶女的锦绣田园

    万相云已经被这样反吊起来四次,每次一个小时,总共已经超过了四小时,一开始万相向还能求饶,到后来甚至连求饶的力气都没有了,好几次因为体力不支昏死了过去,却又被徐锐让人用冷水给浇醒了。

    徐锐对万相云是真狠,真没有一丝的怜悯。

    事实上,徐锐是拿万相云当仇人来看待的。

    徐锐是生在世纪末,长在红旗下的新一代解放军,在徐锐这样的解放军战士心目中,像万相云这样两手沾满革命先烈鲜血的国民党高级将领,简直比小鬼子更可恨十倍所以,徐锐绝不会对万相云有任何的怜悯。

    当然了,徐锐不会真杀了万相云。

    首先杀了万相云并没有任何好处,换另外一个人来当三十二集团军的总司令,未必就对新四军友善,反不如留着万相云,这老小子吃亏之后,多多少少总会长点儿记性,今后再敢有非分之想,就得掂量一下自己。

    再一个,杀了万相云问题就大了。

    不管怎么说吧,万相云都是上将都是国民军的高级将领,要是杀了万相云,那就不是在搞摩擦了,而是在打国民党的脸了,蒋委员长就算再是怂包,只怕也是不能忍,要是连这个他都能忍,那他就不配再当领袖了。

    这个也就是说,若是杀了万相云,就相当于跟国民党正式决裂,**奉行的虽然是独立自主的抗战政策,但是眼下显然还不到跟国民党正式决裂的时候,毕竟现阶段小日本才是最大的敌人这时候国共开战,得利的只能是小日本

    所以看着万相云脸色不对,徐锐又让钻山豹把人放了下来。

    不过等万相云稍稍恢复一点体力,便立刻又让人吊了起来。

    这时候,万相云的双臂已经被吊得完全丧失知觉,就像不再是他的双臂似的。

    万相云先是装硬汉,接着又求饶,可是徐锐就是软硬不吃,油盐不进,万相云已经被徐锐整得完全没有了脾气,也是绝望了,哀哀说道:“姓徐的,你杀了我吧,杀了我吧,你就给我个痛快,杀了我吧。”

    “杀你”徐锐说,“那可不行,你可是三十二集团军总司令,党国二级上将,我只不过是个小小的上校团长,我若杀你,那岂不是成了以下犯上的乱党我们首长知道了还不得撤了我的职,蒋委员长还不得剥了我的皮”

    万相云又苦笑着说:“那你就放了我吧,我向你保证,今后我们三十二集团军绝不再跟你们大梅山独立团作对,哦不,不仅不作对,我们三十二集团军还会全力配合你们,今后只要你一句话,我们三十二集团军就会全力配合你们作战。”

    徐锐闻言哂然,他才不会把万相云的这种屁话当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