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攻击开始-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90章 攻击开始



重藤千秋道:“即刻给各单位编组秩序,准备渡江。 ”

“哈依。”菊地美重重顿首,又问道,“司令官阁下,是否按标淮秩序渡江?”

重藤千秋沉吟片刻之后说道:“考虑到追击的需要,当以骑兵队、战车分队先过江,然后是步兵第一联队以及第二联队,炮兵队、工兵队、通讯队以及司令部最后过江,另外,我将随骑兵队先行过江,司令部就交给菊地桑你来坐镇了。”

“哈依。”菊地美重重顿首,对于重藤千秋的安排并无异议。

按照一般的常识,大部队过江,理应留下一支相当规模的部队断后,以防备敌军对他们进行半渡而击,可现如今南通已成为日军后方,从扬州到****一线已经根本没有国*军大部队的活动踪迹,所以无需多此一举。

半小时后,日本海军第四舰队江防分队的六艘炮艇以及十余艘武装商船便缓缓驶入南通码头,其中的武装商船是日本海军限于舰艇数量不足的现实,征集日藉商船临时改装的,其实就是加装了装甲以及机枪,却没想成了最理想的运输船只。

重藤千秋跟着直属骑兵队,第一批登上了武装商船。

这个情况却与徐锐的预料有些出入,徐锐却不知道。

(分割线)

两千米开外,徐锐正站在泥山顶上静静的看着鬼子渡江。

从阻击阵地撤下来的一百多号残兵,分成了两部份,一部份乘船渡江迷惑鬼子,这一部分将在船到江心时掉头向下,返回北岸,另外一部分则跟着徐锐上了泥山。

此时离天亮还有几个小时,可鬼子却打起了大量的火把,将整个码头照得亮如白昼,借着火把的光亮,徐锐、老兵可以清楚的看到。一队队的鬼子骑兵正排队上船,然后一艘艘的运输船只纷纷离岸,驶向江心。

鬼子骑兵最先过江,这在徐锐意料之中。

骑兵的机动性毕竟要强过步兵,是追击的首选。

骑兵过江之后才是步兵,步兵渡江却不是一时半会就能结束的。

徐锐紧了紧身上的呢子大衣,靠着一块石头坐下来。又对老兵说道:“我得睡会,老兵你帮我盯着些。有什么情况叫我。”

话音刚落,徐锐便已经睡着了。

老兵就是这样,说睡着,行军的时候都能睡着,你就是在他耳边放炮仗也惊不醒,说不睡,连续七天七夜不合眼也是有的。

老兵却没睡,他比徐锐更关心鬼子的渡江序列。

因为鬼子的渡江序列直接决定着之后的计划能否顺利实施。

如果鬼子留下足够的部队断后,那么他们之前的所有安排都是瞎子点灯。白费蜡,可如果鬼子正如徐锐所料,只留下少量步兵断后,那鬼子可就惨了!

老兵举着望远镜,全神贯注的看着码头,关注着鬼子渡江。

不知道过了多久,老兵突然间神情一紧。沉声道:“老徐,有情况。”

正在酣睡的徐锐便立刻被惊醒,一骨碌坐起身来,问道:“什么情况?”

老兵道:“小鬼子的渡江顺序跟你的估计有出入,你快来看看,按道理。应该是先渡一个步兵联队过去,然后是炮兵、工兵以及司令部渡江,然后另一个步兵联队,既便是鬼子不担心会遭受袭击,也至少应该留下一个步兵大队才是,可是……”

说到这里老兵忽然间顿住,徐锐一边调整望远镜的焦距。一边问道:“怎么了?”

老兵又说道:“可是现在,小鬼子的步兵却全部过江了,连一个中队都没有留下。”

两人说话间,徐锐已经调整好望远镜焦距,也看清了码头上的情形,定睛看去,徐锐果然看到南通码头上已经挤满了鬼子炮兵、工兵、通讯兵、司令部的参谋,以及火炮、电台等大量的技术装备,背着三八大盖的鬼子步兵却所剩无几。

是不是步兵,很好辨认,鬼子的步兵全都背着三八大盖。

而现在拥挤在码头上的鬼子却几乎都空着双手,显然都是技术兵种。

“哈哈,老天爷帮忙啊。”徐锐立刻狞笑起来,“重藤老鬼子这是在找死!”

老兵摇了摇头,也实在是找不出什么形容词为形容重藤千秋,这老鬼子真是发昏,或者说真是狂妄到极点,竟然先让所有的步兵先行渡江,却把炮兵、工兵、通讯兵以及大量的技术装备留在了最后,这岂不是把羊群往虎口里面送?

当然话说回来,老鬼子并不知道独立营还在江北,而且就躲在码头附近,老鬼子更不知道独立营已经张开了血盘大口,专等着大快朵颐了!

“嘿嘿。”徐锐嘴角勾起冷冷的杀机,狞笑着说,“现在,就是大罗金仙,也救不了重藤这老鬼子了,还有未及过江的这几千鬼子。”

老兵舔了舔因为紧张而有些干裂的嘴唇,说道:“老徐,差不多了,动手吧!”

徐锐却眯着眼睛抬头看了看天色,此时正好是黎明前最黑暗时分,天地之间就像笼罩着一团化不开的墨汁,你伸出手都看不见五指,当下摇摇头,淡然说道:“先不急,等小鬼子先将这批技术装备运到江心再动手也是不迟。”

老兵便闭上嘴巴不吭声了,因为鬼子此时正在运载技术装备过江,停泊在码头上的十几艘武装商船都是空的,如果这时候发起攻击,重藤千秋看到情形不对,就极可能抛下这些技术装备以及技术兵种,一个人先跑。

如果让重藤千秋给跑掉了,战果无疑会大打折扣。

不过老兵想岔了,徐锐却不是担心重藤老鬼子会逃跑,他是在计算潮汛时间,长江南通段离吴淞口并不算远,所以也会受到潮汛的影响,徐锐担心的是,若是发动过早,南岸鬼子回援时,就可以直接上到北岸。

只有等到退潮了,大片江滩裸*露出来,鬼子的炮艇以及武装商船无法靠岸,南岸鬼子回援之时就必须徒步越过近千米的淤泥江滩,这时候,回援鬼子就会成为活靶子,南通的长江江滩也将成为绞碎重藤支队的绞肉机。

又过去半个小时,天色渐渐的亮了。

满载着技术装备的十几艘武装商船以及炮艇也堪堪驶近江心。

下一刻,徐锐微眯的眼睛猛然睁开,吩咐身后站着的何书崖:“书呆子,发信号!”

“是!”何书崖应了一声,便立刻站到身边那块大石头上面,又将手心攥着两面红蓝两色三角小旗举了起来,打出一组组符号。

(分割线)

李海藏身在井边的废墟下,整个人看上去就像是一根烂木头。

李海的伪装是徐锐亲自给他做的,如果不到近前仔细看,根本就发现不了。

而事实上,小鬼子的岗哨,就设在离李海不到五米远处,却始终未曾发现他的存在。

不过,李海并不关心鬼子的岗哨,他的目光始终关注着泥山,一整个晚上,姿势就没有动过,甚至连眼睛也很少眨,因为事关重大,他担心一个不留神,会错过泥山上的信号,李海比谁都更加清楚,这一战对于独立营来说意味着什么。

这一仗要是打赢了,他们独立营就将成为一个传说!

以区区不足三百号残兵,就算加上六十七军的溃兵,再加上共*产党游击队,总共也不过六百多人,仅靠六百多人,却能够重创鬼子一个齐装满编的支队,也就是旅团,国*军中这么多部队,恐怕也就他们独立营了。

某一刻,李海的视野中终于出现了两面红蓝两色的小旗。

信号旗!李海的瞳孔便猛然一缩,营座下令了,动手了!

李海轻轻的放下望远镜,又活动了一下快要冻僵的四肢。

鬼子哨兵虽然离李海只有不到五米远,可由于码头上太吵杂,鬼子哨兵根本就没有听到身后废墟中,传出来的声响。

待四肢恢复知觉,李海一把掀开身上的帆布伪装,霍然起身。

这时候,鬼子哨兵终于是听到了身后传来的异响,转身察看。

刚转身,鬼子哨兵便看到一个黑影在他面前迅速放大,然后他看到有一抹寒光向着他的咽喉抹过来,中国兵!有中国兵!鬼子哨兵立刻警觉起来,想要大喊,然后他就感到咽喉部位猛的一凉,刚刚吼到嗓门眼的喊声便卡在了喉咙里。

下一刻,鬼子哨兵便感到力量犹如潮水一般流逝,双手双脚变得面团一样瘫软,他再站立不住一头栽倒下来,恍惚之间,鬼子哨兵听到了“噗哧”“噗哧”的声响,像是有什么液体正在喷溅,再然后,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李海一刺刀抹了鬼子的哨兵,再将哨兵的尸体拖到废墟后面。

由于废墟的遮挡,再加上码头上实在太过于吵杂,竟没有被任何人发现。

李海舔了舔嘴唇,从废墟中捡起三块拳头大小的石头,先照着两米开外的井口扔进去一块,隔了大约三秒钟,再扔进去一块,然后很快又把第三块石头也扔进井里,这是约定的信号,意思是外面安全,攻击要开始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