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3.第943章 敲诈勒索-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943.第943章 敲诈勒索

    

    冷铁锋说:“每人十块路费老徐,有些多了吧。”

    徐锐说道:“多什么多,每人十块,就这么定了。”

    徐锐是真的心疼这些被抓来的壮丁,不过现阶段,他能做的也就这些了,但是将来,大别山区早早晚晚都会成为他们军分区的地盘,那时候,他就可以着手在大别山区推行减租减息政策,山区百姓的日子就可以好过一些了。

    冷铁锋说:“老徐,这可是将近三十万块大洋呢。”

    徐锐便掠了万相云、李默堂等俘虏一眼,冷然说:“反正这笔钱又用不着我们来出,到时候自然会有人替我们出这笔钱。”

    冷铁锋问:“谁会替我们出钱”

    徐锐嘿嘿一笑,说:“还能有谁,当然是蒋委员长”

    “蒋委员长”冷铁锋说,“老徐,你又在动什么歪脑筋”

    徐锐没有再理会冷铁锋,扭头对身后的小桃红说:“小桃红,立刻以明码给国民军统帅部发一封电报,就说万相云已亲口承认,进犯肥西镇,攻击我肥西独立团的军事行动乃是蒋委员长下的令,他万相云只是奉命行事”

    “俺的娘”听到这话,正在装死的万相云便立刻死而复生,大叫道,“徐团长,你这是要俺老万的命,你这是要俺老万的命哪,不能这么干,你可不能这么干哪,你要真让人把这封电报发出去,俺老万还能有活路”

    情急之下,万相云的家乡话都冒出来了。

    徐锐却理都没理他,又说道:“万相云只是奉命行事,不过很可惜,三十二集团军的军事冒险被我们给挫败了,现如今,万相云这个集团军总司令,参谋长李默堂以及下面的几个军长、师长的,还有两万多官兵,全都已经让我们给俘虏了。”

    听到这里,小桃红便知道徐锐想要干吗,当下嘴角绽起一抹笑意。

    徐锐又说:“不管是什么人,做了错事就必须接受惩罚,蒋委员长身为国府领袖也不能例外,就这样,蒋委员长如还想要他的部下,如果还想要三十二集团军的这一干高级将领以及两万多官兵,那就拿钱来赎吧。”

    听到这话,李默堂、夏汉中等一干高级将领不由得傻了。

    什么情况徐锐这是要敲诈勒索蒋委员长他还真就敢

    徐锐却仿佛没有看到李默堂等人的脸上的吃惊神色似的,接着说道:“赎人的价格是这样的,集团军总司令二十万大洋,这个绝对良心价,真不贵,参谋长和军长打个对折,就算十万吧,军参谋长和师长再打个对折,算五万大洋,底下的旅长、团长什么的按个算,一个一千块,营长、连长、排长啥的,就当添头免费送,不过两万官兵得按每人十块钱算,这样算下来,总计是一百一十八万元,我给你抹个零头,只给我们一百万元整数就可以了,什么时候钱到账,我们什么时候放人,如果没钱,也可以



拿物资抵扣。”重生复仇:腹黑太子妃

    顿了顿,徐锐又接着补充说:“哦对了,这只是人头费,武器装备另算,如果蒋委员长还想要赎回武器装备,尤其是那个意大利山炮营的全套装备,恐怕还得再加五十万元,加起来就是一百五十万元,最后我再给打个八折,就一百二十万”

    听着徐锐在那里絮絮叨叨说,小桃红便忍不住噗哧一声笑了。

    万相云、李默堂等三十二集团军的高级将领们却是面面相觑,全都懵了,徐锐这只是嘴巴上说说呢,还是当真准备拿他们当作筹码,然后去敲诈委员长这家伙难道就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他还真就敢这么做

    分割线

    蒋委员长接到消息时,正在衡阳视察刚刚整编完成的第五军。

    对于这支刚刚完成整编的机械化新军,蒋委员长可谓是寄予了厚望,不仅各种战略资源向第五军大量倾斜,人员方面也是抽调了一大批的黄埔猛将,像杜聿明、戴安澜、邱清泉及廖耀湘等人,都是以骁勇善战著称的猛将。

    蒋委员长是昨天深夜乘坐美龄号专机,从重庆直飞衡阳。

    夜间飞行固然危险,却也是迫于无奈,因为湖南大部已经沦陷,衡阳已经成为前线,如果白天飞行,就极可能会被日军航空兵的侦察机发现,那就麻烦了,所以为了安全起见,蒋委员长的专机只能在夜间飞行。

    美龄号专机飞抵衡阳之时,正好天亮。

    杜聿明带着戴安澜、邱清泉、廖耀湘、郑洞国等一大批高级将领来到衡阳机场接机,发现美龄号专机已经停泊在停机坪,接机的机场工作人员也已经做好准备,红毯已经铺好,舷梯也已经摆好,但是专机的舱门并未打开。

    等了许久,仍然不见专机的舱门打开,杜聿明便忍不住走到同在机场接机的湖南省主席张治中的身边,小声问:“张主席,委座怎么不下机”

    张治中苦笑摇头说:“杜军长,这个我真不知道。”

    无奈之下,杜聿明和张治中便只能够继续的干等。

    杜聿明和张治中却不知道,此时蒋委员长正在美龄号专机上大发雷霆。

    “娘希匹简直是要翻天,徐锐简直是要翻天呀”蒋委员长拄着文明棍,在机舱里不停的来回疾行,一边骂骂咧咧,“一个小小的上校团长,陆军军衔还只是少校,居然就敢公然敲诈勒索我这个军事委员会的委员长,他这是想要干什么”

    跟着身边的陈诚便义正词严的说道:“委座,徐锐此举确实太过分了,他这是公然亵渎领袖,亵渎国民政府的权威,因此必须予以严惩”

    “严惩怎么惩把他抓起来毙了你抓得到他吗”陈诚这句话,却立刻成了扔进油锅的小水滴,一下就点燃了蒋委员长的滔天怒火,蒋委员长大声咆哮道,“这件事归根结底还是因为万相云无能,枉你当初还那么的器重他。”

    陈诚闻言便立刻羞愧的耷拉下脑袋,因为当初第三十二集团军刚



刚编成之时,是他向蒋委员长推荐,由万相云任集团军总司令,可现在,第三十二集团军的四个主力师,却这么轻易就让大梅山独立团给打垮,包括万相云这个集团军总司令在内,全军两万余人,全都成了大梅山独立团的俘虏,面对如此之现实,他陈诚就是有如簧之舌,也是没有办法再在蒋委员长面前替万相云转圜。宠婚甜蜜蜜,总裁的掌中宝妻

    当下陈诚再也没有吭声,心下却说,老万哪老万,你就自求多福吧,反正该说的我都已经替你说了,这也算是对得起你送我的五十万美金了

    另外一边的白崇禧就显得十分轻松,让你老蒋往我们五战区掺沙子,让你把三十二集团军塞到我们五战区来,这下吃苦头了吧几个月前我就跟你说过,大别山离大梅山太近,所以最好还是派一支能打硬仗的部队驻扎。

    白崇禧属意廖磊的第二十一集团军,第二十一集团军所辖的第七军、第四十一军都是桂系王牌部队,尤其是第七军,可以说是桂军的台柱子,也只有这样的硬骨头部队驻扎在大别山,才有可能扛住大梅山独立团的压力。

    可最后,老蒋却选了陈诚力荐的第三十二集团军。

    对于陈诚跟万相云之间的那点猫腻,白崇禧可以说是心知肚明,所以也就没加阻止,但是在私心里,却早就在等着看万相云和陈诚的笑话了,结果还真让白崇禧等着了,万相云和第三十二集团军还真闹了个天大的笑话。

    堂堂一个集团军总司令,居然当了**的俘获,当了俘虏还不算,居然还让人家拿来当成了筹码,用来敲诈勒索,而且勒索的还是他老蒋,老蒋他能不生气换成他白崇禧是蒋某人,只怕也会被气个半死。

    看着蒋委员长在那生气,白崇禧心里别提有多爽。

    不过表面上,白崇禧还是担心的说:“委座,徐锐此举固然是过分,但事情却终究还是要想办法解决的,徐锐这人可是个愣种,要是不能满足他的条件,他说不定真有可能做出疯狂的举动来,到那时候可就难以收拾了。”

    “疯狂的举动”蒋委员长皱眉说,“什么举动”

    白崇禧淡然说:“比如说杀了万相云,再将第三十二集团军的四个师给收编了”

    “杀了万相云反倒干净,他早该死了。”蒋委员长闷哼了一声,又说,“至于收编第三十二集团军的四个师,借他两个胆”

    白崇禧皱眉说:“那委座的意思是,不给钱”

    “给钱给他个大头鬼”蒋委员长拿文明棍重重一跺脚下的地板,然后扭头对侍卫长王世和说道,“世和,立刻给延安方面还有新四军军部发报,向他们提出严正交涉,限他们在二十四小时内放人,否则,一切后果均由他们**自负”

    王世和应了声是,转身走进隔壁的通讯处,拍发电报去了。

    白崇禧冷眼旁观,却是淡淡的一笑,这事只怕有得扯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