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7.第947章 涨价十倍-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947.第947章 涨价十倍

    

    片刻之后,王沪生便带着两个警卫走了进来。

    看到徐锐,王沪生的一张脸便立刻垮了下来,然后怒冲冲的走了过来。

    徐锐笑道:“呀呀呀,老王,这又是哪个不开眼的招惹你了活腻歪了”

    王沪生便叹了一口气,说道:“老徐,你闯了大祸了,这下咱们麻烦大了。”

    听到这话,唐开山等几个就很自觉的走开了,冷铁锋也选择了回避,他虽然已经加入了**,但是对于党派政治的事情并不怎么热衷,所以不想参与到国共两党之间的这场纷争之中去,他就想做个纯粹的军人。

    徐锐摸出一颗烟,慢条斯理的点燃,一边说:“有什么麻烦”

    王沪生拿出一封电报递给徐锐,说:“这是军部刚发来的电报。”

    徐锐接过电报扫了一眼,发现军部首长的措辞并不算严厉,不过意思十分明确,就是要求徐锐立刻将万相云等被扣压的第三十二集团军官兵予以释放,以免事态继续扩大,最终引发国共两党间的大规模摩擦。

    “放人”徐锐嘿然说,“没问题呀,什么时候蒋委员长把一百二十万大洋的赎金送过来,我们就立刻放人,连武器也一并送还。”

    顿了顿,徐锐又笑着说:“老王,这要价不高吧”

    “赎金”王沪生便又拿出一封电报递给徐锐说,“你还是先看看这封电报吧,这是国民军统帅部刚刚发给军部的,据说是老蒋亲自口述的。”

    “是么”徐锐接过电报,只扫了一眼脸色便立刻沉下来。

    国民军统帅部的这封电报,语气就严厉多了,也难听多了。

    关键是,蒋委员长根本就不打算买账,非但要求大梅山独立团立刻无条件放人,而且还把挑起摩擦的脏水泼到了他们军分区头上,竟污蔑他们大梅山军分区主动制造摩擦,趁人不备,蓄意偷袭三十二集团军,这就是颠倒黑白啊

    徐锐阴阴一笑,沉声说:“看样子我们的开价低了。”

    “开价低了”王沪生瞠目结舌的道,“老徐,你还不死心”

    “死心为什么要死心”徐锐说道,“肥西事变明明是万相云的第三十二集团军首先挑起的摩擦,我们大梅山军分区只是自卫,可是到最后却反倒成了我们自卫的不是,人家主动挑起摩擦的却成了无辜者,成了受害者,天底下就没有这样的道理”

    “可是我们自卫过当了。”王沪生说道,“老徐,我真不知道你是咋想的,你把三十二集团军的四个师打垮也就罢了,可你怎么还让狼牙战队把万相云也给抓了起来你抓了这么个烫手山芋,杀不得又打不得,这不就是自找麻烦么”

    不过说真的,王沪生在内心里还是挺佩服徐锐的。

    仅凭警卫营、骑兵营外加一个装甲营,就打垮了人家四个师,这也太生猛了

    不过,事情坏



就坏在徐锐太过生猛了,结果把事情给搞大了,让对方下不来台了。步步惊情:千金的谎言

    喘了口气,王沪生又说:“还有那个啥,你居然把三十二集团军的四个师两万多人都给抓了,还要收编三十二集团军的老兵,你说,你让老蒋和国民军的那些大佬的脸往哪搁他们能不恼羞成怒,能不往我们身上泼脏水吗”

    “我说老王,你还讲不讲理了”徐锐叫道,“因为国民军在肥西事变中吃了大亏,挑衅在先也是有理因为我们在肥西事变中打赢了,正当防卫也成了无理取闹按这逻辑,我们还抗什么日呀直接投降小日本得了。”

    王沪生哑然,因为他发现徐锐说的好有道理,他竟无法反驳。

    徐锐又说道:“这次的肥西事变,我们占着理,所以,说破了大天我也绝不会让步,天王老子说话也不好使,总之就一句话,老蒋要是不把赎金送过来,三十二集团军的俘虏一个都不会放,还有,由于老蒋歪曲事实,已经不再是之前的价格了。”

    “老徐你啥意思”王沪生讶然说道,“合着你还想要涨价哪”

    “必须得涨,而且直接上涨十倍这次就不是一百二十万大洋,而是一千两百万了”徐锐闷哼了一声,扭头喝道,“小桃红”

    小桃红应声进来,应道:“姑爷,我在呢。”

    徐锐沉声说:“立刻以明码给国民军统帅部回电。”

    小桃红嗯了一声,立刻掏出笔记本和钢笔,做好记录的准备。

    徐锐便背起双手,开始在野战医院的院子里踱步,一边踱步一边口述电文:“蒋委员长钧鉴:你托我们军部首长转交之电文已经收讫,徐某此前确实有考虑不周之处,这点还请蒋委员长务必海涵,余遵照蒋委员长之指示精神,将此次肥西事变的处理方案略加更改,更改内容有如下三点”

    分割线

    湖南衡阳,第五军军部。

    蒋委员长正召集杜聿明、戴安澜、邱清泉、廖耀湘等第五军的高级将领进行训话,话话刚进行到一半,侍卫长王世和忽然出现在门口。

    看到王世和神情很凝重,蒋委员长便草草结束了训话,将戴安澜几个师长打发走,只留下了杜聿明这个军长,然后招手让王世和进来,皱眉问道:“世和,什么事”

    王世和躬身答道:“委座,大梅山独立团团长徐锐以明码回电了,而且”

    杜聿明见状便赶紧站起身,恭敬的说:“委座,要不然卑职还是先行告退”

    “光亭你且安坐。”蒋委员长挥手示意杜聿明重新入座,又对王世和说道,“光亭也不是外人,有话尽管直说。”

    王世和应了声是,又说道:“而且徐锐的语气十分强硬,非但不答应放人,而且还就肥西事变的处理方案提出了三点修改意见。”

    “三点修改意见”蒋委员长问道,“哪三点”

    王世和低声说道:“第一,国民政府及委座个人需公开登报道歉,就此次肥西事变的前因后果进行深刻反省,并承诺,今后再不会有类似事件发



生”宠宠欲动:萌妻休想逃

    “放肆”听到这里,蒋委员长就实在忍不住了,当即拍案而起。

    杜聿明坐在旁边,听的也是瞠目结舌,心忖这个徐锐真是胆大妄为,居然敢提出来要委座个人公开登报道歉这简直是要逆天啊当然杜聿明也知道,万相云第三十二集团军之所以敢挑起摩擦,背后必定有委座给他撑腰,否则他绝没这个胆。

    但既便万相云的背后有蒋委员长撑腰,那也绝不可能道歉。

    让一国领袖公开登报道歉,你开什么玩笑真要是道了歉,委座威信何在

    看到蒋委员长发怒,王世和便立刻合上文件夹不再往下念,不过蒋委员长却迅速冷静下来,挥手说道:“接着念,给我接着往下念,念”

    王世和有些犹豫的说:“委座,要不还是别念了吧,我怕给您气着。”

    “不生气,我不生气。”蒋委员长摆了摆手,又说,“你接着往下念。”

    王世和无奈,只能再次打开文件夹往下念道:“第二,国民军统帅需立即召开新闻发布会,就万相云叛国投敌、勾结日寇联手偷袭大梅山独立团一事进行澄清,以正视听,我大梅山军分区也会配合行动,对万相云进行公审公判。”

    听到这里,蒋委员长的脸色便立刻阴沉了下来。

    如果说刚才只是生气的话,那么现在,蒋委员长却分明感觉到有一股寒气,正通过脚底心迅速传遍了他的全身,蒋委员长或许算不上一名战略家,甚至算不上政治家,但绝对是一名优秀的政客,他已经从徐锐的第二点修改意见中,嗅出了浓浓的阴谋的味道。

    徐锐这是要把这潭水搅混,要把肥西事变往国民党跟日军勾结的沟里带啊

    当然,这未必就真是阴谋,没准徐锐真的掌握了什么,毕竟,自从汪精卫公开叛国投敌之后,敌后战场的不少国民军大员都在暗中与之眉来眼去,这并不是什么秘密,所以,谁也不敢保证万相云跟汪精卫就没有联系。

    见蒋委员长没有发怒,王世和又接着往下念:“第三,万相云虽叛国投敌,但若没有蒋委员长暗中授意以及允许,第三十二集团军之将士绝不至于助纣为虐,做出令亲者痛仇者快之事,肥西事变于我大梅山军分区造成了极其严重之损失,作为补偿,国民政府需向我大梅山军分区支付一千两百万元作为补偿。”

    “一千两百万元哈”蒋委员长最后还是没能忍住,再次怒了,“这么说,他不肯放人不说,居然还涨价了,而且涨了十倍好嘛好嘛,涨价好,涨价好啊,那么这次如果国民军统帅部还是不肯妥协,下次他是不是就要涨价到一百倍了”

    王世和跟杜聿明都没敢吭声,因为这事的影响实在太大。

    蒋委员长哼一声,又对王世和说:“世和,立刻把辞修、健生还有敬之叫进来。”

    王世和闻言顿时长出一口气,从这个态度,他就知道蒋委员长准备正视这件事,而不会像之前那样意气用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