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8.第948章 这次认栽-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948.第948章 这次认栽

    

    何应钦、白崇禧、陈诚这次也随同蒋委员长一并来到了衡阳,接到通知之后,便立刻来到了会议室,三人走进会议室时,只看见蒋委员长闭着眼睛坐着,在他面前桌上,却摆放着一个文件夹,文件夹里还有电报。

    “委座。”何应钦低低叫了一声。

    “来了。”蒋委员长并没有睁眼,只用嘴呶呶面前的文件夹,说,“先看电报。”

    何应钦是军政部长兼军令部长,可以说是统帅部仅次于蒋委员长的实权人物,便当仁不让的从桌上拿起文件夹,翻开电报。

    不片刻,何应钦三人便已经传阅完了电报。

    这时候,蒋委员长终于睁开了眼睛,问道:“你们怎么看”

    何应钦和陈诚并没有立刻发话,他们俩还在揣摩蒋委员长的心意。

    白崇禧在统帅部的地位相对比较超然,说话就少一些顾忌,便说道:“委座,卑职以为这件事情恐怕不能够再等闲视之了。”

    蒋委员长蹙眉问道:“健生这话怎么说”

    白崇禧说:“委座,这个徐锐一向乖戾,说难听一些就是一条疯狗,我们若是不能遂了他的意,难保他不会做出更加疯狂的事情来,要知道大梅山独立团可是有广播台,保不准这家伙又会来个告全国同胞书,甚至召开新闻发布会也是有可能,可偏偏,那些西方的媒体记者就信他的话,而不信我们。”

    何应钦说:“你的意思是,打起舆论战,我们很可能会输”

    白崇禧摇了摇头,淡然说:“敬之兄你错了,不是可能会输,而是一定会输。”

    何应钦皱眉说道:“健生兄这话就未免有些过于武断了吧徐锐污蔑万相云暗中与日寇有勾结,根本就是没影的事情,那些西方媒体的记者就算是更愿意相信徐锐的话,却也不至于跟着徐锐把白的说成黑的吧”

    “真是没影的事”白崇禧哂然说,“敬之兄敢做担保吗”

    “这个”何应钦立刻就语塞了,这个担保他当然不敢做。

    身为统帅部仅次于蒋委员长的大员,何应钦是有资格调阅军统的一些情报的,根据军统掌握的情报,现在敌后战场的不少实权人物,像孙良诚、庞炳勋、石友三、刘月亭、公秉藩等高级将领,都在暗中跟汪伪政府眉来眼去。

    尽管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掌握万相云跟汪伪政府勾结的情报,但是谁又敢肯定万相云就没有跟汪伪政府勾连谁又敢保证徐锐手里没有万相云的黑材料万一徐锐手里真有万相云的黑材料,最后爆出来,他何应钦岂不是要跟着倒霉

    想到这,何应钦便立刻不再吭声了,乖乖缩起尾巴。

    蒋委员长又把目光投向陈诚,问道:“辞修,你怎么看”

    陈诚说:“委座,卑职以为健生兄说的在理,肥西事变,恐怕不能再等闲视之,也不能一味以强力手段弹压,对于有些人强力手段管用,但是对于徐锐这样子的狂悖之徒,强力手段弹压只能适得其反,这家伙真的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干出来。”



r />

    蒋委员长蹙眉说:“什么事情都可能干出来徐锐真敢乱来”快穿之隐藏boss看过来

    陈诚说:“徐锐两次来电,都故意用的明码,就是在向我们隔空示威,眼下徐锐所提及的事情都还只是小事,负面影响也仅限于万相云,但如果徐锐真被逼急了,不排除他会使用明友曝出更大的内幕,把脏水泼到委座的头上来,那影响可就大了。”

    陈诚的言下之意,就是说徐锐一旦被逼急了,就有可能通过万相云来捏造事实,污蔑蒋委员长暗中勾结日本人对付**,行那亲者痛仇者快之事实,真要这样,就会对蒋委员长的威信及形象造成极其沉重的打击。

    蒋委员长沉声说:“就算徐锐胆大妄为,**敢答应吗”

    陈诚说:“委座难道忘了,徐锐曾因为抗命而被降为伙夫”

    蒋委员长阴声说:“也就是说,这个哑巴亏我们是吃定了”

    陈诚便立刻闭上嘴巴不吭声了,这种时候他才不会去触霉头。

    可是蒋委员长却还是有些无法忍下这口恶气,皱着眉头问道:“辞修,难道这件事情就真的没一点赢的希望”

    陈诚摇摇头说道:“委座,如果肥西事变我们赢了,那还好说,可问题是第三十二集团军却吃了大败仗,不仅参与行动的四个师两万多官兵成了人家俘虏,连万相云这个集团军总司令也当了俘虏,这就落了把柄,黄泥巴落裤裆,不是屎也是屎哪。”

    尽管跟万相云的私交不错,可是事到如今,陈诚也只能死道友,不死贫道了。

    白崇禧也说:“关键万相云也不是个很有骨气的人,不用上大刑,徐锐只需要吓唬一下他,这家伙就什么事情都认了,到了那个时候,徐锐是人证物证齐全,我们却空口无凭,你们说那些西方媒体会相信谁呢”

    何应钦说道:“我们只怕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自己最为倚仗的三驾马车的意见如此高度统一,蒋委员长便知道,肥西事变的处理恐怕是只能够按着徐锐的意思来了,这时候,蒋委员长就不免有些小后悔,早知道会是这样,就不应该回绝徐锐的第一封电报。

    不过,这个念头只是一闪,便从蒋委员长脑海里消失。

    身为政治人物,检讨自己的行为从来就是不被允许的。

    “那就这样吧,敬之你立刻以统帅部的名义直接给大梅山独立团复电,这次就不要再通过新四军的军部了,直接回电。”说到这里,蒋委员长明显的停顿了一下,过了好几秒才又接着说道,“徐锐电中所提的三点修建意见,我们予以认可。”

    何应钦记录好,接着问道:“委座,徐锐的这一千两百万元从哪里出还有万相云获释之后又该如何处理是否继续担任第三十二集团军之总司令”

    “这一千两百万元从上海的收益中支出。”蒋委员长说,“至于万相云,就不要再担任什么总司令,他不行,让他哪凉快哪儿呆着去。”

    “是。”何应钦答应一声,然后转身走了。

    陈诚和白崇禧也接着告退,会议室里便只剩下了蒋委员长一人。

    蒋委员长走到会议室窗



前,凝视着窗外的萧瑟冬景,切齿说道:“徐锐,这次我蒋某人就认栽了,但是下次你千万别让我逮着机会。”创世灵茧

    分割线

    肥西镇。

    唐开山正带着徐锐和王沪生巡视军火库。

    上次肥西独立团所缴获的军火,基本上都存放在这座军火库里。

    唐开山一边在前领路,一边说:“司令员,政委,上次缴获了的那批军火,除了子弹和手雷有些消耗,剩下的物资都在这,我们一点没用。”

    “好。”王沪生便点头说,“这次你们独立团是真立大功了。”

    唐开山挠了挠头,低声说:“政委,我能不能提个小小的要求”

    “你说。”王沪生说,“只要是在原则允许的范围之内,就没问题。”

    唐开山嘿嘿一笑,说:“政委,我们兄弟几个想去抗大大梅山分校学习军事指挥,不知道可不可以”

    “好事,这是好事啊。”王沪生说,“我现在就可以批准。”

    “真的”唐开山闻言顿时大喜,然后转身就跑了,“我这就去告诉老二他们去。”

    目送唐开山的身影远去,王沪生莞尔一笑,对徐锐说道:“看不出来,老唐他们几个的觉悟还挺高,居然主动提出进入抗大分校深造。”

    “那是。”徐锐嘿然说,“别看人家是土匪,志向可大呢。”

    “志向”王沪生说道,“老唐的志向再高,也没有你高。”

    徐锐没有接王沪生的茬,吩咐身后的徐野说:“狗儿,你这就安排车,把这里的油料全部运回梅县,转交给肖部长。”

    “是。”徐野答应一声,转身去了。

    王沪生却不肯轻易揭过,接着说道:“老徐,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一次敲诈勒索不成,居然还要加码,而且一加就是十倍,你要知道你敲诈的可不是普通人,而是国民政府领袖,你就真的不怕,这件事情闹到最后收不了场”

    “怕”徐锐摇头笑道,“做都做了,害怕还有用么”

    “你别跟我嬉皮笑脸的。”王沪生说,“我跟你说正事呢。”

    “不要那么严肃好不好。”徐锐说道,“大不了就是撤职,回去当我的伙夫呗,可万一要是成了呢咱们军分区半年的经费就有了,再说了,咱们大梅山独立团自成立起,国民政府就没有发放过一分钱的经费,这次就当是补发齐了。”

    “回去再当伙夫”王沪生说,“想的美,这回得枪毙你。”

    “老王你这么狠”徐锐叫道,“你就这么对你的搭档啊”

    “就是得枪毙你。”王沪生说,“早点枪毙了你,我还能多活几年。”

    两人正说话之间,小桃红忽然急匆匆的走过来,徐锐便立刻说道:“老王,蒋委员长已经有回复了,你猜猜,会是个什么样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