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9.第949章 三号首长-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949.第949章 三号首长

    

    王沪生担心的说:“难道还能有好结果么”

    “必须有好结果。”徐锐嘿然一笑,说道,“小桃红,快告诉政委。”

    小桃红轻嗯一声,喜孜孜的对王沪生说道:“政委,蒋委员长已经同意了姑爷提出的三点修改意见,不仅会就肥西事变公开登报道歉,还会召集新闻发布会进行澄清,而最最重要的是,还答应了给我们一千两百万元作为补偿。”

    “什么”王沪生闻言,整个人便立刻傻在那里。

    王沪生怎么也没有想到,徐锐先前提出了一个并不算苛刻的条件,蒋委员长没答应,可这次提出了如此苛刻的条件,蒋委员长却反而答应了,这个完全不符合逻辑啊难道真如老徐说的那样,因为开价少了,没能引起蒋委员长正视

    半晌后,王沪生才问道:“老徐,你早知道会是这个结果”

    徐锐说:“我并不确定会是个什么样的结果,但是我知道,这次我们若不强力反击,那就一定还有第二次、第三次,甚至第四、第五次,到那个时候,我们不仅需要面对鬼子伪军的正面进攻,还要时刻提防国民军从背后下黑手,真要是这样,我们在敌后战场所要面临的形势就会严峻得多,我们大梅山军分区固然不怕,可是别的根据地呢”

    徐锐所说的全都是事实,在历史上,就是因为**太强调团结,没能给予国民军强而有力的反击,结果导致敌后战场的国民军一而再、再而三的制造摩擦,发动军事挑衅,这就是所谓的三次**,国民军的这种倒行逆施,严重的威胁到了**武装的生存,皖南事变就是在这种同室操戈的背景之下发生的,七千新四军的忠魂,没有死在抗击日寇的战场上,却倒在了自己同胞的枪口下实在令人痛心疾首

    需要说明的是,八路军、新四军还是给予了反击,并且还歼灭了相当数量的顽固派,但是这种程度的打击,对于蒋委员长还有国民政府来说,根本无关痛痒,正因此,最后才会发生胡宗南部大举进犯延安的事情。

    徐锐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所以从一开始,徐锐就把矛头直接对准蒋委员长。

    徐锐就是要通过这次的肥西事变,给予蒋委员长一个严厉的警告,告诉他,如果你坚持贯彻一致对外方针,不挑衅、不摩擦,那就一切好说,你若是敢炸刺,对不起,我徐某人就要你老蒋身败名裂,别以为我只是在吓唬你。

    为了这一目标,徐锐宁愿再次抗命,再次被撤职

    王沪生沉默了,这还是徐锐第一次向他袒露心迹,这也是王沪生首次了解,徐锐这么做的真正用意,原来徐锐蓄意要挑起事端,并不是为了泄私愤,而是为了整个抗战大局,而是为了整个**武装的安全

    想到这,王沪生便禁不住有些羞愧。

    “老徐。”王沪生说道,“我必须跟你说声对不起。”

    “老王,你也不要把我想得太伟大。”徐锐微笑说,“其实,泄私愤也是我蓄



意制造事端的主要动机,我还是那句话,从来就只有我们大梅山军分区的人欺负别人,从来就没有人敢欺负我们大梅山军分区的人,就算是蒋委员长也不行”系统逼我拈花惹草

    王沪生说:“老徐,就冲你这句话,等军部的调查组下来,最后无论发生什么事,无论是个什么结果,我都坚定的站在你这边。”

    徐锐伸手,与王沪生用力相握。

    分割线

    徐锐这次做的事情,确实解气,就连王沪生也感到很解气,但是无疑,严重的违反了组织原则。

    当初大梅山根据地刚刚成立时,军部首长就跟徐锐和王沪生约法三章,针对小鬼子的军事行动,无需请示上级,可以根据地实际情况自由掌握,这也是战斗需要,因为战场形势瞬息万变,等你请示完上级再调部队,战机早就已经消失。

    所以针对鬼子的军事行动,徐锐和王沪生可以独断。

    但是,针对国民军的行动,就必须首先向上级请示,而绝不允许独断

    组织上之所以会有这么一个规定,也是迫于无奈,因为在日军侵华之前,国共两党打了十年内战,那仇恨简直如山高如海深,不是说放下就能放下的,如果不给党的这些基层指挥员套上一个紧箍圈,天知道会出现什么乱子,没准鬼子还没打,国共两党的敌后游击队就已经先打成一锅粥了。

    所以,有了这么个规定,而且三令五申。

    所以,徐锐这次又严重违反了组织原则。

    借用军部二号首长的话,别的毛病好说,战场抗命和肆意践踏组织原则这两个毛病,是不能惯的,尤其是肆意践踏组织原则这一条,更是绝对不能惯

    所以军部的调查组很快就下来,而且由三号首长亲自带队。

    接到通知之后,徐锐将收拾肥西残局的任务交给了冷铁锋,然后跟王沪生搭乘装甲第一营的卡车回了梅县。

    徐锐和王沪生回到梅县时已经是深夜了。

    不过在司令部,徐锐和王沪生并没有见到军部的三号首长,一问才知道去了鬼见愁的工业园区了,并且还给徐锐他们两个人留了话,让他们回来之后,直接去鬼见愁向他报到,徐锐和王沪生便又赶紧的乘车直奔鬼见愁而来。

    在兵工厂的新式武器试制车间,终于见到了军部三号首长。

    让徐锐和王沪生颇感意外的是,三号首长的态度十分和蔼,一点也不像是特意来兴师问罪的样子,那笑脸,倒像是专程来给徐锐和王沪生颁发奖状的。

    见了徐锐两人,三号首长也没有问关于肥西事变的事,反而问起了手中的新式武器。

    “小徐你过来。”三号首长招手示意徐锐走到他的身边,然后将手里拿着的筒状的新式武器摆到徐锐面前,“我听郑厂长说,这新式武器是一门炮而且是你画的草图,然后交给他加工生产出来的,这玩意儿叫什么,怎么用”

    “首长,这个叫火箭筒。”徐锐说,“算是一款优秀的步兵支援火力。”极品兵王在都市



    徐锐交给郑家康的图纸,就是当初大卫带到美国去申请专利的火箭筒加工图,徐锐算了下时间,这会美国的兵工厂应该已经在大规模的生产火箭筒,所以这边也就没有必要再保守秘密了,便把图纸交给了郑家康,准备大量生产。

    “火箭筒”三号首长说道,“能试射一下吗”

    徐锐便扭头问郑家康道:“老郑,火箭弹样品生产出来了吗”

    郑家康说:“昨天才刚生产出来,还没来得及试射,不知道效果怎样。”

    “那巧了。”三号首长兴致辞盎然的说道,“有道是择日不如撞日,就现在吧。”

    徐锐当然不会败了军部首长的兴,当下带着兵工厂的一干技术员,还有三号首长等一行直奔靶场而来。

    到了靶场,徐锐让所有人都退到安全线外。

    三号首长便制止说:“小徐,你还打算亲自试射啊”

    “那可不。”徐锐嘿然说道,“难得今天参谋长过来,我怎么也得露上一手吧。”

    “别胡闹,你可是军分区司令员,不是什么技术员。”三号首长却连连摆手说,“赶紧给我回来,要不然我就新账老账一起算,叫你吃不了兜着走。”

    一听这话,王沪生顿时喜上眉梢,貌似首长不打算追究了

    徐锐也屁颠屁颠的跑回来,把火箭筒交还给了郑家康,郑家康又把火箭筒还有一发火箭弹交给技术员,并且再三交待了细节,然后那个技术员便扛着火箭筒跑进了试射场,先装了火箭弹,然后瞄准前方百米外的目标,用力的扣下了扳机。

    下一霎那,火箭筒的尾部便猛的向后喷射出一股烈焰,接着,黑漆漆的火箭弹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从发射筒里钻出来,然后拖带着一条长长尾焰,向着前方标靶呼啸而去,也就一秒钟不到时间,火箭弹准确命中了百米开外的简易房标靶。

    轰的一声,由空心水泥砖搭建的简易房便立刻解了体。

    “我的乖,威力可以啊。”三号首长摸了摸下巴,赞道,“除非要塞工事,一般的机枪工事要是挨上这样一发火箭弹,铁定完蛋啊。”

    “那当然。”徐锐嘿然说,“就算是一般的碉堡工事,挨上一发也得完蛋。”

    “好家伙,这玩意不仅威力大,关键还能平瞄直射,比迫击炮好使多了。”三号首长兴奋的搓了搓手,然后满怀期待的说,“咱们的部队要是能够装备一些火箭筒,今后拔小鬼子的炮楼、据点啥的那还不跟玩似的”

    “那当然。”徐锐嘿然说,“这玩意就是给鬼子的炮楼、据点量身定做的。”

    “真的吗那真是太好了。”三号首长立刻说道,“这样,从明天开始,大梅山兵工厂就全力以赴生产火箭筒及火箭弹,生产出来的火箭筒及火箭弹,大梅山军分区可以预留五分之一数量,其余的全部上缴军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