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0.第950章 打秋风-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950.第950章 打秋风

    

    “嘎”

    徐锐和王沪生便立刻傻在那里。

    “咋”三号首长便语气不善的道,“你们有意见”

    徐锐给郑家康使了个眼色,郑家康心领神会,说道:“首长,火箭筒是新式武器,由于加工工艺还没有成熟,恐怕没那么快就形成产能。”

    “少来这套。”三号首长却察觉到了刚才徐锐私下的小动作,哂然说道,“什么加工工艺尚未成熟,刚才我都去车间里转了,刚搭建的那条生产线可不就是用来生产火箭筒的别跟我说生产线上的那些钢管子是用来造迫击炮的,哼。”

    郑家康便回头冲徐锐摊了摊手,意思是说我尽力了。

    王沪生说道:“参谋长,你们这是干吗呀,上次项书记来时,明明说过,兵工厂生产的武器装备,先保证我们军分区所需,有盈余才上缴军部,这个火箭筒才刚刚生产出来,我们自己都还没来得及装备呢,你就要走五分之四”

    三号首长说:“那针对的只是旧有武器装备,这个火箭筒是新出的武器,项书记的指示精神不能够套用。”

    徐锐抗议说:“参谋长,你这不是耍无赖么”

    “我就耍无赖了。”三号首长说,“你们给句痛快话,给还是不给”

    “不给。”徐锐非常干脆的说道,“至少得让我们自己的部队先装备完了。”

    “没错。”王沪生也说,“等我们军分区的部队都装备了,再生产出来的火箭筒就一定如数上缴军部,我们也不留五分之一了。”

    “你们这叫本位主义。”三号首长说,“这可是要不得的。”

    徐锐说:“反正就不给,怎么也得让我们自己先装备了再说。”

    “不给是吧。”三号首长点点头,又说,“那咱们可就得说道说道了,徐锐你小子未请示组织就擅自出兵攻击国民军,造成了极坏的影响,并险些挑起国共两党之间的大战,这可是严重违反了组织原则,哦不,是践踏了组织原则。”

    徐锐和王徐锐的脸便立刻垮下来,得,又犯在人家手里了。

    三号首长接着说:“就践踏组织原则这一条,枪毙你小子都不为过。”

    徐锐耷拉着脑袋不说话,因为他确实践踏了组织原则,有些组织原则或许不近人情,但是绝对是必要的,要不然**就会变得跟国民党一个样,成为一盆散沙,根本就毫无凝聚力可言,也根本毫无约束力可言。

    不过话又说回来,要是再来一次,徐锐还是会这么做。

    只要能够打掉蒋委员长和国民军的侥幸心理,只要能够遏止**的出现,不要说只是背负区区一条罪名,哪怕真的被枪毙徐锐也是在所不惜,真的,如果他一人死就能换回七千新四军英魂的生命,徐锐何惜一死

    王沪生此刻已经明了徐锐的心理,当下说道:“参谋长,老徐其实是请示过组织的,在出兵肥西之前



,他曾经请示过我,我表态同意了,所以这是我们大梅山党委的一致决定,并不是老徐个人的意见”凤绘九天

    “行了老王,你这话也只能哄哄三岁的小孩,你也是十几年的老党员了,会犯这样的低级错误”三号首长哂然说,“再说了,出兵肥西是大梅山党委的一致决定就没有事了没那回事,这么做同样违背了组织原则。”

    “我知道的,我知道我们这么做违背了组织原则。”王沪生苦着脸说道,“但是,责任主要在我这个政委,老徐只是奉命行事。”

    “呀,你这是不惜牺牲自己也要保住徐锐了”三号首长哂然说,“保得住么就凭你们犯的事,撤职那都是轻的,当然了,你们在创立大梅山根据地的过程中立有大功,所以组织上决定,调徐锐前往苏中军区第四分区担任司令员”

    “苏中军区第四分区。”徐锐说,“苏中军区不是只有三个分区么。”

    三号首长眨了眨眼睛,没好气说:“第四分区是刚建的,就是刚才。”

    徐锐回头跟王沪生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无奈之色,看来不认这笔账还真不行了,三号首长摆明了就是要挟,要是死不认账,他刚才讲的话没准就成真了,到时候真调徐锐去苏中军区四分区当司令员,哭都找不着地。

    当下徐锐腆着脸说道:“参谋长,咱们再说说火箭筒的事。”

    “火箭筒的事”三号首长说道,“你们刚才不是说没得商量么”

    “有得商量,必须有得商量。”徐锐说,“就算是叶军长或者项书记,我都敢不给他们面子,但是参谋长你的面子,我必须给。”

    “是吗”三号首长闻言大笑道,“真的有得商量”

    “有有,真有得商量。”徐锐说道,“我觉得参谋长刚才的讲话非常深刻,我和老王一开始还有抵触心理,不过现在已想通了,我们**人绝不能有本位主义,眼里绝不能只有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我们必须发扬风格,在党组织的指导下,全国一盘棋”

    “打住。”三号首长笑道,“打住,就你们俩也想跟我玩心眼子,还嫩了。”

    “那是。”徐锐谄媚的说,“参谋长参加革命时,我徐锐还穿着开裆裤呢。”

    “那好,火箭筒的事就这么定了。”三号首长哈哈大笑,又说,“现在咱们再来说道说道你们在这次反扫荡中缴获的武器装备”

    “停停,停”徐锐这下真急了,叫道,“参谋长,你真把我们大梅山军分区当地主老财了还是咋的你是专程打我们的土豪来了”

    “你们现在可不就是土豪咋的”三号首长和蔼的笑道,“先是在官县全歼鬼子的饭田支队,接着在单县全歼了熊本师团,最后又在家门口全歼了独立战车第八联队,对,这个需要特别说明,听说你们大梅山军分区还组建了装甲第一团了我丢,不得了啦,你们大梅山军分区这是要逆天啊,装备水准都超过蒋委员长的中央军了。”

    徐锐说:“可这些都是我们自个挣来的,参谋长你不会想把我们的装甲团拆了,然后给几个支队分果子吃吧”

逆天神偷:腹黑帝后不好惹

    三号首长嘿然说:“



军部倒是想把你们的装甲团给拆了,然后给各个支队、军区都装备一个装甲连,问题是,各个支队和军区都没有人会开坦克,所以还是便宜你了,这个就不打你们秋风了,但是在这次反扫荡中缴获的武器,你们留下一成,其余全部上交”

    “干吗呀,干吗呀”徐锐大叫道,“参谋长,当初军部可有言在先,我们不问军部要一分钱的经费,我们也不找军部要一杆枪一粒子弹,但是,我们从战场上搞到的武器装备也全归我们所有,不用向军部上缴一杆枪、一粒子弹,这话你说过吧”

    三号首长点头说道:“是,这话我说过,叶军长和项书记也说过,但是”

    停顿了下,三号首长又说:“但关键是,你们这一票干得太大了,一家伙干掉了鬼子两个师团加一个支队,缴获的枪支少说也有五万以上,这还没算机枪以及火炮,这些武器装备加起来足够武装七个师都有余,你们用得着这么多”

    “参谋长,哪有你说的那么多,我们缴获的枪支充其量也就是一万多枝,其余机枪、火炮什么的很少,而且基本都是坏的。”徐锐信口说道,“就这么点缴获,还不够弥补我们军分区损失的武器,这一仗打下来我们还得亏本。”

    “还亏本”三号首长笑吟吟的问徐锐,“你确定”

    “我确定。”徐锐硬着头皮说,“这一仗,我们真的是亏了血本了。”

    “那行吧。”三号首长便说道,“那个啥,我宣布一下军部关于你在肥西事变中所犯的错误的处理决定,经军部党委研究,本着惩前弊后、治病救人的组织原则,还是决定调你前往苏中军区第四分区,担任司令员。”

    “嘎”徐锐闻言便傻在那里。

    这苏中军区第四分区的司令员,都成悬在他头上的达摩克利斯剑了。

    “徐司令”三号首长笑吟吟的道,“等你去了苏中军区第四分区,就会感谢我今天所做的决定,因为那边真是一穷二白,什么都没有。”

    “唉。”徐锐便长叹一声,说道,“行吧,缴获上交。”

    “交九成,一成都不许少。”三号首长这才得意的说道。

    “行,交九成,一成不少。”徐锐哀叹说,“就当给地主家打长工了。”

    “你小子,说话可真难听。”三号首长说,“你们军分区又用不了那么多的枪,留着这些装备干什么用,能下崽还是怎么着”

    “我高兴。”徐锐一翻白眼说道,“我每天数着玩。”

    三号首长因为事情办成了,心情大好,便也懒得计较。

    王沪生却小心翼翼的问道:“参谋长,关于肥西事变,组织上是怎么决定的”

    三号首长便轻咳一声,说:“那个啥,我宣布一下组织上关于肥西事变的处理决定,大梅山军分区党委在肥西事变中的行为虽然违反了组织原则,但是处理还算得当,并且取得了较良好之效果,由鉴于此,不予奖励,也不予惩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