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1章 新气象-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951章 新气象



    三号首长心满意足的走了。

    这一趟来,三号首长不仅要到了火箭筒这一打炮楼的利器,而且还从大梅山军分区的缴获中占得九成,可谓满载而归,所以在离开梅县时,脸上的笑容就没停过,搞得徐锐和王沪生真有些担心,三号首长会不会笑到脸部肌肉抽筋?

    送走三号首长,徐锐和王沪生终于可以做战后总结工作了。

    **的部队,战后总结是一个很重要的流程,因为通过总结,可以找出之前的一些不足,那么在下次战斗中就可以加以改进,而一些做的好的方面,就可以通过总结予以发扬光大,下次战斗就可以做得更好。

    **的部队,就是在不断的战后总结中一点点强大起来。

    徐锐和王沪生特意将召开总结大会的时间定在腊月二十九,也就是除夕夜。

    这样,前来参加总结大会的各级军官在参加完了会议之后,就可以回家与亲人团聚,过个团圆年,当然,对于那些没有家室或者家人不在梅县的军官,那就只能在司令部的大食堂里吃一顿团圆饭,然后第二天再返回部队。

    二十八的晚上下了一场大雪,整个大梅山区一片银妆素裹。

    不过,在通往梅县的公路上,却是车水马龙,热闹的不行。

    临近年关了,邻近乡镇的老百姓都会捎带上自家的土特产,前来梅县售卖,换了钱之后再买些布、肥皂、洋火之类的生活必须品。

    紧随发电厂、兵工厂、钢铁厂、制药厂以及煤化工厂之后,缫丝厂、布厂、火柴厂、面粉厂、鞋厂等工厂也陆续开办起来,鬼见愁的工业园区规模已经扩大了好几倍,所生产的产品也扩大到了衣、食、住、行等各个方面。

    真不是瞎说,甚至还有日占区的小商贩跑到大梅山来进货,原因是,大梅山的商货,只收一次税,然后就可以在整个根据地内通行无阻,但在日占区,各条水陆要道上的税卡可谓多如牛毛,一趟货走下来,需要缴纳的税金远远超过商货价值,所以处在日占区跟根据地边缘地带的小商贩,就宁愿到根据地来进货。

    (分割线)

    高楚踩着积雪一步步登上青牛岭山头。

    站在青牛岭上往下看,只见原本被大火烧过的南半坡,已完全被厚厚的白雪所覆盖,再看不到黑乎乎的山体,看上去要顺眼多了。

    白雪覆盖的山脊之上,十几个民夫正在搅拌洋灰。

    不远处,就是一处正在修缮中的碉堡,在一周之前结束的反扫荡作战中,青牛岭上的防御工事遭到了极大的损毁,必须尽快修复,所以既便已经是年关了,可负责修缮的民夫却仍未休息,仍在卖力的干活。

    高楚跟其中一个民夫打招呼说:“李大爷,忙着呢?”

    李大爷应了一声,说:“高团长,又来视察工事了?”

    “李大爷,叫我小高就行了。”高楚摆摆手,笑道,“我就上来随便转转。”

    李大爷便呵呵笑,说:“高团长,你放心吧,现在就剩下一点收尾工程了,整个修缮工程很快就可以完工了,而且我还可以向你保证,修缮完成之后的碉堡,其坚固程度只会比原来的碉堡更高,鬼子就是拿炮来打,也打不穿。”

    高楚笑笑,跟李大爷寒喧几句,就走到了碉堡前。

    这次跟高楚一起上山来视察的是勇士营营长许越。

    许越走进碉堡内,拔出刺刀往碉堡墙上刺了一刀,只听叮的一声,水泥墙上只留下了一个小小的白点,当下满意的点点头,对高楚说:“团长,没有偷工减料。”

    龙生九子,各不相同,根据地的老百姓有素质高的,也有素质低的。

    就几天前,蒲县的工地上发生了一桩公案,两个负责加固地道的民夫,偷了工地的洋灰回家修缮院墙,结果导致工地上的洋灰不够用,两人就往里掺了许多沙子,结果导致强度不够,地道塌了,还压死了一个民夫。

    发生了这件事情之后,高楚就对青牛岭防御工事的修缮工程盯得很紧,这些防御工事可是用来保命的,要是因为偷工减料,导致工程强度不够,那可是要人命的,鬼子一炮打过来就能打塌工事,到时候吃亏的还是他们要塞团。

    顺便说句,警备团已经正式改名为要塞团。

    因为在反扫荡结束之后的第一时间,徐锐就宣布了扩军计划,正式将警卫营扩编成为警卫团,骑兵营则扩编成了骑兵团,工兵营也扩骗成了装甲第一团,因为警卫团和警备团名字重叠,非常容易搞混淆,所以就把警备团改成了要塞团。

    现在的大梅山军分区,已经下辖第一团、第二团、第三团、要塞团、警卫团、独立团、骑兵团、装甲第一团外加炮兵团,除此之外,狼牙战队也正式升格成为狼牙大队,虽然是营级建制,但是级别却与团级相当。

    所以,大梅山军分区现在已经下辖十个团级单位。

    此外,要塞团的三营也就是勇士营,也已经重建。

    这个勇士营可不得了,所有的兵员都是高楚亲自从三大主力团挑的,换言之,这个勇士营的士兵,全部都是老兵!这还不是最**的,最**的是,勇士营的三个连长还有警卫排排长都是狼牙,这在全大梅山军分区都是独一份。

    此外,勇士营的营长许越也是很不一般,这小子跟何书崖、黄守信、梅九龄是青训营第一期同学,调任勇士营之前一直在第三团担任警卫连长,毫不夸张的说,许越就是何书崖最为倚重的左臂右膀,为了得到许越,高楚可是费了老鼻子劲了。

    不过调过来后,高楚也是发现,许越这小子也是真有本事,没两天,就把从狼牙过来的三个连长加警卫排长治得服服帖帖,具体怎么回事高楚不清楚,据说是许越组织了一次丛林突击演习,许越率一个排,跟对面最能打的一个狼牙率领的一个排对垒,最后的结果是许越率领的那个排完胜,之后,几个狼牙就服了。

    总之,高楚对许越、对勇士营都很满意。

    唯一让高楚不爽的是,因为是要塞团,所有他们得窝在家里,不像一团、二团、三团还有独立团,能够镇守一方,其实高楚羡慕的不是镇守一方的自由,高楚所羡慕的是,几个团的地盘与日占区紧紧相邻,这样就有仗打。

    不像他们要塞团窝在家里,除非鬼子再次进行大扫荡,否则很难有仗打。

    然而,就目前的局面来看,小鬼子在短时间内是不可能再展开大扫荡了,至少半年之内绝无可能,半年后还要看情况,高楚担心,半年过后就不是鬼子来扫荡他们,而是他们大梅山军分区的部队要开始反攻了。

    所以,高楚的内心是有点儿小焦虑的。

    许越看出了高楚内心的焦虑,便说道:“团长,其实你想多了。”

    “我想多了?”高楚蹙眉说,“许营长,你这话又是什么意思?”

    许越微笑说:“团长你想想,司令员花了这么大的代价才重建了勇士营,难道只是为了守备沙桥岗要塞?而且我还听说一个消息。”

    “一个消息?”高楚问道,“什么消息?”

    许越低声说:“昨天我一个青训营的同学回梅县来开会,向我透露了一个消息,说是过完年之后,他们三团就要调回梅县了。”

    “啥,三团要调回梅县?”高楚讶然说,“蒲县不要了?”

    “那指定不行。”许越说,“独立团会代替三团驻守蒲县。”

    许越说的独立团就是肥西独立团,肥西事变结束之后,肥西独立团的两百多残兵以及五百多伤员就跟徐锐回了大梅山军分区,肥城四镇却是放弃了,倒不是徐锐不愿意守,而是现阶段实在没条件守,硬守也是守不住。

    别看大梅山军分区打赢了反扫荡,还一鼓作气全歼了第三十二集团军的四个师,但其实也已经是强弩之末,根本就无力发动一次大的战役,而鬼子虽然没能力进犯大梅山,但是顺着公路打一下肥城,却是没什么难度。

    由于条件所限,徐锐只能放弃肥城四镇。

    放弃肥西之后,肥西独立团的残部以及伤员就跟着徐锐回到了大梅山,到现在,已经休整了差不多一星期,而且,补充独立团的民兵队也已经到位,要不了几天,独立团就可以重新编组完成,然后就可以前出蒲城替换三团。

    高楚还没明白,问道:“这又能说明什么呢?”

    许越说:“团长,这样的调整,说明一团、二团其实跟独立团一样,司令员只拿他们当守备队看待,而我们要塞团却跟三团、警卫团、骑兵团、装甲第一团及炮兵团一样,属于机动作战部队,属于司令员手里的尖刀!”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高楚这下终于反应过来了,兴奋的说道,“团长这是要把整个军分区的部队划成两个档次,一档用来镇守地方,一档用来机动作战,而我们要塞团将会跟三团一起成为机动作战部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