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2章 步炮营-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952章 步炮营



    高楚和许越说的大概意思没错,但是表述并不准确,徐锐其实是准备将大梅山军分区的部队分成两个类型,一种是防御型,另一种则是进攻型。

    顾名思义,防御型部队的主要职责就是根据地的防御作战,而进攻型部队的主要职责就是对外的进攻。

    作为一个从后世穿越过来的特种兵兼优秀指挥员,徐锐比这个时代的任何人,都更加的明白一个道理,只有进攻才是最好的防御!

    一味的防御,到最后只能是被动挨打。

    只有打出去,才能够把敌人调动起来,才能将战火烧到敌人的占领区去,才能更好的保证根据地的安全。

    所以,大梅山军分区必须组建进攻型的机动部队。

    这支机动部队将不必担负根据地各县的保卫工作,他们的唯一使命就是进攻、进攻、再进攻,用他们凌厉的进攻瓦解鬼子的扫荡。

    因为作战任务的不同,在人员装备上就必然也会有一定程度的倾斜。

    人员方面,从三十二集团军俘虏过来的三千老兵,基本上被编入了三团、要塞团以及警卫团,按理说,这三千老兵大多是东北籍,那么就应该编入万重山的第二团,但是没有,万重山的第二团没有捞到一个东北籍的老兵。

    还有,从各县民兵队补充上来的新兵,也都优先补充进了三团、要塞团以及警卫团,现在警卫团、要塞团以及三团已经齐装满员,一团、二团和独立团却才补充了一半还不到,估计要到年后下一批民兵到位才能补充齐整。

    装备方面,徐锐的区别对待就更明显。

    作为进攻型部队,火力输送当然得足够强劲,所以要塞团、警卫团和第三团都装备了一个步炮营,这三个步炮营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炮营,因为他们装备的不是传统意义的火炮,而是火箭筒。

    每个步炮营下辖三个步炮连,每个步炮连辖三个步炮排,每个步炮排辖两个小组,每个小组配一具火箭筒,由一名射手,两名副射手,两名弹药手加一名指挥长组成,所以,每个步炮营装备十八具火箭筒,人员一百二十五人。

    火箭筒的射程虽然还赶不上九二式步兵炮,更无法跟山炮、野炮相提并论,但是他们的机动性却无与伦比,既便是素来以轻便而著称的九二式步兵炮,在机动性方面,也远不足以跟火箭筒相提并论。

    因为火箭筒的重量只有不到二十斤重,一个人扛着就能跑。

    然而九二式步兵炮,却至少需要十个人或者两匹马才能保证机动能力。

    而且,相比九二式步兵炮这样的火炮,火箭筒还有个无与伦比的优势,那就是火箭筒能平瞄直射,可以对敌方的火力点实施精准的定点清除,而像九二式步兵炮这样的火炮,却只能进行覆盖式的面杀伤。

    一个是点杀伤,一个是面杀伤,火力运用效率完全不在一个层面之上。

    而且这样的步炮营,既可以集中使用,也可以以连排或者小组为单位,分别配备给相应给的战斗单位单独使用,使用要灵活得多。

    所以,这三个步炮营将成为大梅山三个进攻型主力团的最大火力支撑。

    不过,就目前而言,这三个步炮营还只是空架子,不仅火箭筒还没影,就连人员都还在牛大壮的炮兵团里受训。

    但是,既便是这样,何光明也是急得快要跳脚了。

    在得到内幕消息后的第一时间,何光明就匆匆赶回梅县,找徐锐要说法来了。

    “团长,不带你这么偏心眼的。”一见徐锐的面,何光明就大声嚷嚷道,“书呆子的第三团配个步炮营也就罢了,人好歹是三大主力团之一,而且在这次反扫荡中的表现也是着实不错,这点我必须得承认,这没说的。”

    徐锐继续跟冷铁锋小声的交谈,没理会何光明。

    何光明自顾自说道:“高楚的要塞团配备步炮营,我也认,因为要塞团在这次反扫荡中的表现也不错,尤其是勇士营,更是打出了咱们西北军的铮铮铁骨,正经是我何光明从渭河平原带出来的子弟兵,打得起硬仗,所以我也没说的。”

    停顿了下,何光明又大声说道:“但是警卫团凭啥也闹个步炮营?”

    徐锐还是没有理会何光明,继续站在模拟沙盘边跟冷铁锋小声交谈。

    何光明也不管徐锐有没有在听,自顾自的接着说:“我们一团好歹还是大梅山军分区的头等主力,是台柱子,这没有错吧?可是我们一团都还没有配备步炮营,凭啥警卫团却先配备了?这没有道理啊?警卫营升格警卫团才几天时间?老秋又才当了几天团长?”

    说起这个,何光明真是满腹的委屈,闹了这半天,混得还不如秋风这营长了?

    等到何光明说完了,徐锐的眼睛才冷冷的扫过来,说道:“说完了?说痛快了?”

    停顿了下,徐锐的语气便立刻转冷,紧接着说道:“还好意思说头等主力,还有脸说是军分区的门面,要不是你们一团捅出了这么大的篓子,至于功亏一匮,让大阪师团的残部跑掉么?到现在,整个军分区都还在给你们一团擦屁股!”

    说到这里,徐锐拿手里的竹竿重重敲了一下沙盘,又对冷铁锋说:“老兵,你来告诉我们的何大团长,刚刚发生了什么?”

    冷铁锋说:“刚刚官县枫树坳镇的一个村庄遭到了小股鬼子的袭击,两个老乡遇害,另有十几个老乡受到不同程度惊吓,而且,这已经是最近三天之内的第六次遇袭,我怀疑,有一股大阪师团的溃兵流窜到了枫树坳镇。”

    何光明的脸便立刻垮了下来,大阪师团的溃围,已经成为他的一个抹不掉的污点了。

    “听见没?何大团长,你听见没有?”徐锐说,“因为你的疏忽大意,因为你的指挥不当,导致大阪师团的一万多人溃围而出,除了逃回去的以及被我们消灭的,迄今为止仍然还有至少一千人,在我们根据地四处流窜!”

    何光明的脑袋便越发的耷拉了下来,下巴都快抵到胸口了。

    徐锐又说:“可人家警卫团呢?从梅县到官县,从官县到单县,再从单县打回梅县,冤枉路跑了不少,却从来没有叫过一声苦,也从来没有喊过一声累,更加重要的是,还不折不扣的完成了司令部下达的作战任务,从没出过差错!”

    何光明还是有些不服,小声说:“要说凭劳任怨,要说不出错,老万的二团也是任劳任怨,也同样没有出过差错,凭啥老万的二团都没有装备步炮营,却反而让警卫团抢了先?团长你就是偏心。”

    “且用不着你来给老万抱不平,我之所以要优先给警卫团装备步炮营,而不给二团,自然有我的道理。”徐锐说道,“至于其中的原因,我自然会跟老万分说清楚,且用不着你在这里咋咋呼呼的,替他打什么抱不平。”

    万重山稳重有余,进取不足,所以更胜任防御部队的主官。

    严格说来,万重山其实比秋风更适合担任攻击部队的主官,但是他的骄横跋扈却已经成为致命的缺点,所以徐锐决定借这个整军的机会挫挫他的傲气。

    停顿了下,徐锐又接着说道:“今天既然把话说到这里了,那我就不妨跟你明说,在我的原定计划中,你们一团理应成为三大攻击部队之一,因为老何你这人虽然头脑简单,但是冲劲还是有的,勉强算得上虎将。”

    何光明被徐锐说的面红耳赤,这算是夸张呢,还是贬损呢?

    徐锐又说:“但在围歼大阪师团的这一战中,我却发现你这人有着很致命的弱点,你太过狂妄、骄横且目中无人,这些弱点蒙蔽了你的眼睛,使得你目空一切,战前就没有认真准备预案,面对突发状况时,就只能捉瞎!”

    何光明顿时浑身燥热,直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

    徐锐闷哼一声,又说:“所以,到了最后关头,我又把你的一团划入了防御部队,却让老秋的警卫团顶了你的缺,不过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这并非最终定案,如果你能够改掉你身上的这些臭毛病,我还是可以考虑将一团划为进攻部队。”

    何光明立刻说:“我改,我马上改,一定改掉这些毛病。”

    徐锐摇头说道:“改不改的,可不是嘴上说说就行,得拿出行动来。”

    “我们一定拿出行动。”何光明昂然说道,“我们一定会用行动证明,第一团才是大梅山军分区攻击力最强的部队,将我们第一团划为进攻部队,才是正确选择,团长,你就在司令部瞧好吧,看我们一团怎么行动。”

    “行。”徐锐点头说,“我就在司令部看着。”

    何光明便啪的立正,然后转身急吼吼的去了。

    不过,跟来时相比,何光明离开时,身上已经没有了忿然之气,却多了一丝锐气,他已经被徐锐一席话点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