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3章 木马植入-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953章 木马植入



    目送何光明身影远去,冷铁锋问徐锐:“关于老何,你到底是怎么考虑的?”

    徐锐说:“这个老何,身上的缺点跟优点一样突出、明显,他的优点是敢打敢拼、作风硬朗,带出来的兵也基本跟他一样的德性,这个只要看看高楚、姚磊还有朱晨他们三个就知道了,总的来说,一团还算是一支能打硬仗的部队。”

    冷铁锋说道:“那你还把一团划为防御型部队?”

    “我还没有说完呢。”徐锐说道,“老何的优点很明显,但是缺点也同样很明显,他的缺点就是骄横跋扈,就咱们整个军分区,也就我还能够说他,有时候连我的话都不听,这次反扫荡就是个教训,一不留神就给你惹出乱子来,这样的人,要是用好了是一员猛将,要是用的不好,那就是个祸害,所以得借着这个机会,好好的打磨下。”

    冷铁锋说道:“也就是说,一团还是有机会成为进攻型部队?”

    “那是当然。”徐锐说道,“要不然岂不是白瞎了一团这个称号?”

    冷铁锋又说:“那警卫团怎么办?这种事情,上去容易下来难啊。”

    “干吗要下来?”徐锐嘿然说,“我有说过进攻型部队只能有三个团么?老兵,我就实话跟你说吧,咱们军分区的主力团,最后都要打造成进攻型部队的,就连老唐的独立团也得打造成进攻型部队,那是早晚的事。”

    冷铁锋恍然道:“我明白了,你这进攻型、防御型部队的划分,就是个由头啊?”

    “更是条鞭子。”徐锐说道,“正好拿这条鞭子抽打一下像老何这样的狂悖之徒。”

    徐锐话音才落,王沪生便从外面走了进来,听了徐锐的这句话,顺嘴就说了句:“说到狂悖之徒,还有人能比老徐你更狂悖?你可是连蒋委员长他老人家的竹杠都敢敲啊,何光明骄横跋扈,还不是学的你这个司令员?所以要说整治,还得从你这个源头着手整治,老兵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徐锐翻白眼说:“老王,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

    王沪生也翻了个白眼说:“我们**人,要勇于展开批评和自我批评。”

    “行,行行行,我投降。”徐锐举手说道,“说正事,咱们还是先说正事。”

    “嘁,说正事就说正事。”王沪生把目光转向冷铁锋,问道,“老兵,什么情况?”

    冷铁锋便说道:“是这样,早在大阪师团被击溃当晚,我就让韩锋带着狙击三组去追剿大阪师团的师团部,不过这个三宅俊雄比想象中更加狡猾,这老鬼子居然没跟着溃兵的大部队往南跑,而是反其道而行之,居然往北边跑!”

    说到这停了下,冷铁锋又接着说道:“所以,锋子他们浪费了三天时间,好在锋子及时反应过来,然后顺着三宅俊雄留下的蛛丝马迹一路往北追,终于在官县的枫树坳附近发现三宅俊雄一行的踪迹,现在已经基本确定,三宅俊雄就在枫树坳!”

    徐锐接着说道:“老王,是不是可以开始植入木马了?”

    “行。”王沪生点头说,“那就开始植入木马。”

    (分割线)

    官县,枫树坳。

    大阪师团的师团长三宅俊雄、参谋长片冈熏和师团部的两个参谋、四个警卫就躲在离枫树坳镇不到十里远的一个山谷里。

    顺便说一句,三宅俊雄一行能从狼牙部队的追踪下成功逃脱,还真不是侥幸,而是有着真本事的,而且,这次要是不是因为碰着天降暴雪,他们在山里实在找不着吃的,才让警卫冒险外出来觅食,结果才暴露了形迹。

    要不是这样,狼牙还真未必能够找着他们。

    三宅俊雄一行之所以能够躲过狼牙的追踪,一大半得归功于三宅俊雄的副官,一个名叫高桥隆一的鬼子,这小鬼子是个猎户,打小就跟着爷爷学了一手追踪野兽的绝技,追踪跟反追踪又是相通的,所以这小鬼子反追踪也很有一手。

    高桥隆一带着一小袋红薯回到藏身的山谷,三宅俊雄一行人便立刻迎了上来。

    “高桥桑,辛苦了。”三宅俊雄首先关切的问,“刚才我们听到了枪声,你是遇上了支那人的民兵了吗?”

    “哈依。”高桥隆一将肩上的那一小袋红薯递给片冈熏,然后顿首说,“刚才在山口的小村子里寻找食物时,遭遇了一小队正在巡山的民兵,由于雪地无法及时隐匿形迹,所以被他们发现了,师团长,卑职无能,请您责罚。”

    三宅俊雄闻言便心中一紧,不过还是关切的问:“高桥桑,你没有负伤吧?”

    “没有。”高桥隆一摇头说,“那几个支那民兵的枪法不行,根本不可能打中我。”

    “哟西。”三宅俊雄又问道,“那你有没有消除路上的脚印?巡山的支那民兵有没有可能顺着你留下的痕迹找到这里来?”

    高桥隆一说道:“卑职已经将路上的痕迹消除,凭那些支那民兵,绝对不可能找到这里来,但如果他们招来狼牙部队,恐怕还是能找过来,所以,卑职建议,我们还是及早离开这里,因为继续留在这里,不确定因素太多。”

    片冈熏蹙眉说:“可现在是白天,而且现在还是雪天,很容易被人发现?”

    “我们往深山里走。”高桥隆一说道,“深山里人烟少,被发现的概率就小,唯一有些麻烦的就是,山里人烟少,能找到的食物也就少,今后几天,我们恐怕就只能靠这一小袋的红薯维持了,最多还能猎一些野物充饥。”

    三宅俊雄沉声说道:“事到如今,也没有别的办法了,走!”

    当下一行八人便踩着及膝深的积雪,深一脚浅一脚的向着山谷的最深处进发,高桥隆一走在最后,手里拿着一根树枝清扫雪面,树枝扫过之处,雪地上的脚印便消失了,只留下一片微微有些凌乱的雪地。

    不过,山谷中风大,不时刮起地上、树上以及两侧山岩上的积雪,凌空飘落,所以不到半个小时,谷中那一长条凌乱的雪地便迅速恢复到原样,既便是走近了仔细观察,也很难发现这片雪地与附近的雪地有什么区别了。

    然而,该来的终究还是要来,躲是躲不过的。

    往前走了二十多里,三宅俊雄一行便已经筋疲力尽。

    雪地行军不比平地,那可是极其消耗体力的,雪地行军二十里的消耗,至少能抵平地行军五十里,所以走出二十多里后,高桥隆一还行,三宅俊雄和片冈熏却累得不行,必须得停下来休息,这两个老鬼子是真走不动了。

    “高桥桑,我不行了,我得歇一会。”三宅俊雄气喘吁吁的说道。

    逃亡之前,三宅俊雄就曾下过严令,一切由高桥隆一说了算,所以想要休息,还得高桥隆一允许才行。

    高桥隆一抬头看了看高挂在半空的太阳,眉宇之间掠过一丝忧色,这样的艳阳天,对于追踪者而言是极大的利好,但是对于他们逃亡者而言却不是什么好事,不过看到三宅俊雄已经是汗出如浆,便也只能够作罢。

    当下高桥隆一点头说:“那就休息半小时。”

    一听这话,三宅俊雄就一屁股坐在雪地上。

    三名警卫清出一片雪,从底下拢了些干草,想要升火烤红薯吃。

    可是才刚刚升起篝火,便被查看完地形回来的高桥隆一给踩灭。

    高桥隆一踩灭了篝火,又训斥三名警卫说:“你们是想要找死吗?或者说你们是想要给后面追踪的支那军做引导?”

    三名警卫赶紧摇头否认。

    高桥隆一拿起一颗红薯,拔出刺刀削掉皮,咯崩一声咬了一大口,然后一边嚼一边对那三个警卫说道:“生吃。”

    说完,高桥隆一又给三宅俊雄削了口红薯。

    三宅俊雄拿着又冷又硬的生红薯,却实在无法下咽。

    高桥隆一便劝道:“师团长,得吃,后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要是不吃东西,你的体力会扛不住,多少吃点,恢复一下体力吧。”

    三宅俊雄叹口气,很勉强的咬了一口。

    一颗红薯吃下肚,三宅俊雄感到稍稍恢复了下些体力。

    看看时间差不多,高桥隆一便起身说:“师团长,该出发了。”

    三宅俊雄点点头,当下从雪地站起身,然而,就在他准备抬脚往前走的时候,耳畔却忽然听到一阵隐隐约约的狗吠声。

    一听这声,三宅俊雄的脸色立刻变了。

    高桥隆一、片冈熏还有另外几个小鬼子也是脸色大变,因为大山之中只有狼,而绝不会有野狗,所以,有狗吠声也就意味着有人,有可能是猎户,也可能是追踪的民兵,但无论是猎户还是民兵,对于又饥又饿的他们来说都不是什么好事。

    高桥隆一说道:“师团长,你们快走,我去引开他们!”

    说完,高桥隆一便挎着一杆三八大盖,踩着积雪飞奔而去。

    三宅俊雄、片冈熏一行也是不敢逼留,赶紧踩着积雪继续往前奔跳狂奔,而这时,刚刚还是晴空万里的天上,居然又堆满了乌云,而且又下起了鹅毛大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