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8章 又是木马计划-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958章 又是木马计划



    青木重诚之所以让梁鸿志走,却把倪道良、高冠吾两人留了下来,一是为了让梁鸿志尽快将囚笼政策做成文件并且下发,再就是为了跟倪道良、高冠吾敲定封锁沟区段的划分,及今后驻军的物资给养的保障问题。

    跟倪道良、高冠吾以及安徽、江苏两省的官员商量好了民夫征集、封锁沟划段以及日伪驻军的日常给养的份额分配之后,青木重诚便匆匆来到了军官俱乐部,今天晚上,在军官俱乐部有一场欢送晚宴,欢送原华中派谴军参谋次长中村俊。

    中村俊因为在解救熊本师团的行动中表现优异、战功卓著,所以被大本营授予了功二级金鵄勋章,然后很快就晋升陆军少将,并被调至上海接替被徐锐诱杀的土肥原贤二,担任重组之后的中村机关的机关长。

    虽然没能够如愿以偿的调往关东军担任参谋长,但是能调到上海担任重组后的中村机关的机关长,也算是一个不错的去处了。

    所以,在今晚的欢送晚宴上中村俊的兴致很高。

    在晚宴的间隙,中村俊甚至还拉着他的朝鲜籍姘头到电梯间来了一发。

    结果等中村俊干完朝鲜籍姘头出来,却发现东久迩宫捻彦、板垣征四郎正找他,之前不见人影的青木重诚也过来了。

    看到中村俊从电梯间出来,板垣征四郎便问道:“中村桑,你干吗去了?”

    东久迩宫捻彦指了指中村俊脖子上的口红印痕,淫笑着说:“板垣桑,难道你没看到中村桑脖子上的唇印?看到这个,你就应该知道他刚才干吗去了。”

    东久迩宫捻彦是同道中人,所以一眼就看出中村俊刚办完事。

    中村俊也没有掩饰的意思,只是黑嘿一笑,然后跟东久迩宫捻彦三人回到大厅,今晚的晚宴是冷餐会形式,四人各要了一杯红酒,然后坐到大厅的一角,四人的副官知道他们有事情要商量,便拉过屏风将大厅隔绝了开来。

    屏风内,东久迩捻彦首先说道:“中村桑,大日本皇军对大梅山的两次扫荡,均以惨败告终,其中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皇军太缺乏情报支撑!所以,你到了上海后,在中村机关重组之后,务必将对大梅山的渗透放在首位。”

    “哈依。”中村俊重重顿首说,“关于此事,卑职其实已经有了初步的想法。”

    “是吗?”东久迩宫捻彦欣然说道,“你已经有了初步的想法了?说来听听。”

    “哈依。”中村俊再次顿首,然后说,“上海沦陷之后,效区以及上海周边乡镇的大量百姓都躲进了公共租界,这些百姓虽然躲进了公共租界,却找不到工作,生活无着,许多人不惜出身**甚至灵魂,以换取一点可怜的食物。”

    东久迩宫捻彦三人微微颔首,因为中村俊说的是事实。

    稍稍停顿了一下,中村俊又接着说道:“所以,我们只需要付出很小的代价,就可以招募到足够多的愿意为帝国、为皇军效力的中国百姓。”

    板垣征四郎轻轻颔首,又问:“你打算招募些什么人?”

    中村俊说:“我打算招募那些十五岁到十八岁之间的青年人。”

    东久迩宫捻彦蹙眉说:“青年人的思想往往较为激烈、极端,很难为我所用。”

    “不能为我所用的人,就杀掉。”中村俊冷酷的说道,“但是那么多的青年人,总能选出一批肯为帝国、为皇军效劳的出来。”

    “哟西。”板垣征四郎接着问道,“选出这批青年人后,你打算怎么做?”

    “对他们的思想进行必要的改造,然后进行间谍训练!”中村俊沉声说,“等他们接受完必要的训练后,再让他们投奔大梅山,去参加徐锐的部队。”

    “这确实是个好主意。”青木重诚说,“在华北也经常有日占区的青年学生穿过封锁线去投奔八路军,中村桑将接受过谍报训练的青年特工混入这些青年学生之中,不仅容易骗过**新四军,还有可能成为徐锐的心腹!”

    “索嘎!”东久迩宫捻彦欣然点头说,“徐锐在大梅山搞了一个青训营,专门从大梅山的青年学生中招募资质不错的好苗子,进行全面的军事培训,那个在蒲城全歼步兵第一七零联队的何书崖,就是从青训营出来的。”

    板垣征四郎也说道:“这个计划确实不错。”

    听着东久迩捻彦三人在那赞不绝口,中村俊心下却是一片惨淡,拜托,这个谍报计划根本就是徐锐授意他做的好吧?徐锐这是要拿日本政府的钱,动用日本陆军的资源,去替他们大梅山根据地训练谍报人才。

    但是这些话中村俊根本没办法说。

    东久迩宫捻彦接着问道:“中村桑,这个计划的代号是什么?”

    中村俊摇了摇头,说道:“还没有,我还没想到使用什么代号。”

    “还没有想好么?”东久迩宫捻彦闻言眼前一亮,说,“不如我给你想一个吧?”

    “好啊。”中村俊欣然说道,“殿下可是留学法国回来的高材生,不仅见多识广,而且博闻强记,那就给我们中村机关想一个代号吧。”

    东久迩宫捻彦便欣然说道:“中村桑,你可曾听说过木马屠城?”

    “木马屠城?”中村俊还真的没听说过,当下摇头说,“不曾听说。”

    东久迩宫捻彦获得了卖弄知识的满足感,当下把特洛伊木马的故事跟中村俊他们三人从头说了,然后说:“在我看来,这批青年学生就是大日本皇军送入到大梅山的木马,所以就叫木马计划好了。”

    中村俊说道:“木马计划,真是太贴切了。”

    板垣征四郎和青木重诚也不失时机的恭维几句。

    东久迩宫捻彦摆了摆手,又说道:“中村桑,这个木马计划必须尽快付诸实施,最迟一年之内必须见效,也就是说,到明年年底的时候,我们就必须在大梅山独立团的内部拥有足够的眼睛及耳朵,必须能提前预知大梅山的行动。”

    “哈依。”中村俊顿首说,“卑职一定尽快付诸实施。”

    “哟西。”东久迩宫捻彦欣然点头,又对板垣征四郎和青木重诚两人说,“那么,情报支撑的难题就算是解决了,现在再说说如何对付狼牙部队。”

    听到狼牙部队四字,板垣征四郎的脸色便立刻垮了下来。

    在场的四个人中间,东久迩宫捻彦和青木重诚都对狼牙部队没什么直观的感受,甚至连中村俊也对狼牙部队的厉害缺乏概念,因为他在王记汽车修理铺跟徐锐交手的时间,实在是太过短暂了,短暂到根本就领略不到狼牙的厉害。

    但是板垣征四郎却不同,他在九江可是吃过狼牙大亏的!

    事实上,这个狼牙部队,都快成为板垣征四郎的心病了。

    板垣征四郎非常的清楚,如果不能切实解除狼牙的威胁,那么对大梅山的封锁,就是一句空话,因为有狼牙的存在,再宽再深的封锁沟那也是白搭,这些狼牙可以轻而易举的越过封锁沟,向驻守在据点的皇军及皇协军发起攻击。

    东久迩宫捻彦问中村俊说:“中村桑,我听说小鹿原桑回国内招募忍者了,是吗?”

    “哈依。”中村俊顿首说道,“小鹿原桑认为,皇军的特种兵之所以不如徐锐训练出来的特种兵,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徐锐所训练的特种兵都是武者,他们很好的将古老的中华武术跟现代特战理论结合了起来,所以皇军的特种兵打不过他们。”

    “索嘎。”东久迩宫捻彦说,“所以小鹿原桑也想要把古老的帝国忍术跟现代特战理论结合起来,并籍此训练出一支足以与狼牙相抗衡的强大的特种部队,是吗?”

    “哈依。”中村俊顿首说道,“不过,招募忍者的工作,进行得并不顺利。”

    “这个完全可以想象得出来。”东久迩宫捻彦哼声说,“据我所知,几大忍者村的长老都是些老顽固,当初我去欧洲之前,就曾经想邀请几个忍者跟我去欧洲,也让西洋的那些所谓的拳击高手见识一下帝国的高手,然而……”

    说到这,东久迩宫捻彦摇摇头,没有接着再往下说了。

    很显然,日本国内几大忍者村的长老拒绝了他的邀请。

    “不过……”中村俊停顿了下,又接着说道,“上次我跟小鹿原桑联系时,他告诉我说大本营和天皇陛下已经地过问此事,十大忍者村长老的态度都已经有些松动了,我相信过不了多久,小鹿原桑就可以招募到第一批忍者了!”

    “是吗?”东久迩宫捻彦讶然说,“那些老顽固转性了?”

    板垣征四郎则是不无振奋的说道:“如果小鹿原桑真能从忍者村招募到忍者,并且籍此训练出一支由忍者所组成的特种部队,那战斗力肯定不得了,狼牙部队虽然强悍,却也未必是这支忍者特种兵的对手。”

    “哈依。”中村俊说,“有了这支忍者所组成的特种部队,大日本皇军就再不必时时刻刻提防狼牙的威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