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9章 影-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959章 影



    饭道山,甲贺忍者村。

    甲贺忍者村跟伊贺忍者村是日本最大的两个忍者村,当然,这里的村的概念,跟中国的村庄概念完全不是一回事,这里的村的概念其实是门派的意思,所谓十大忍者村,就是指十个忍术流派,甲贺、伊贺就是其中最大的两个忍术流派。

    小日本的忍术,跟中国的武术、印度的瑜伽、埃及的秘术,都是修炼的手段,都是通过对**的极限锻炼,提高人的六识、骨骼的强度、肌肉的韧性以及精神力的提升,不过流传至今,印度的瑜伽、埃及的秘术都已经失去传承。

    作为远古文明,只有中华文明一直流传至今,中华武术作为中华文明的一部分也同样得以延续至今,至于说小日本的忍术,其实只是中华武术的一个分支而已,传承也不过只有几百年的时间,所以从根本上,忍术跟武术没有什么区别。

    忍术或者武术,包括两个部分,一部分是**锻炼,一部分是格斗。

    需要说明的是,为世人所熟知的武术只是格斗技巧,锻体的秘术几乎不为人知,但是武术的范畴里确实有锻体之术,通过这种锻体之术的修炼,武者的精神力、骨骼强度、肌肉韧性以及六识可以极大的提升,譬如徐锐还有冷铁锋两人。

    小鹿原俊泗将狼牙的强大原因,归结为徐锐将中华武术跟现代特战理论融合了,这话也对但也不对,徐锐确实将中华武术跟现代特战理论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但是实现完美融合的只有两人,而不是整个狼牙大队。

    就现在,整个狼牙大队都只有徐锐跟冷铁锋做到了。

    事实上,狼牙大队之所以比小鹿原大队强大,并不是所有的狼牙队员都是武者,而是因为徐锐的特战理论来自半个世纪后,要比小鹿原俊泗从德国勃兰登堡特种部队训练营里学来的特战理论更先进、更实用!

    小鹿原俊泗的认识虽然不正确,但是却带来了一个不可预知的后果。

    这个不可预知的后果,那就是小鹿原俊泗真的有可能组建起一支拥有大量忍者的特种部队,这样的一支特种部队,战斗力强大那是不容置疑的,甚至,真有可能打败现在的狼牙部队,毕竟,整个狼牙大队也只有两个武者而已。

    甲贺忍者村的广场北端,小鹿原俊泗直挺挺的跪在那里已经七天了。

    七天来,小鹿原俊泗粒米未进,滴水未进,跪在广场北端就没动过。

    换成是普通人,只怕是早就已经倒下了,正常人不吃饭可以活七天,但要是不喝水,绝活不过三天,但是小鹿原俊泗却愣是凭借强悍的体魄以及顽强的意志力,坚持到了现在,并且从目前的情形看,没准还能够再坚持几天。

    昨晚上下了一夜的大雪,甲贺忍者村的修行者早上起来一看,只见整座饭道山都已经被厚厚的积雪所覆盖,忍者村的中央广场也被积雪所覆盖,包括直挺挺跪在广场北端那面忍者旗下的小鹿原俊泗。

    因为很长时间没有进食、没有进水,此时的小鹿原俊泗已经十分虚弱。

    迷迷糊糊之间,小鹿原俊泗听到一阵细微的脚步声,似乎有人正从身后靠近。

    小鹿原俊泗很想扭过头,看看是谁来了?但是他的脖子甚至整个身体都已经僵硬,根本就无法转身,也没办法回头,所以只能继续凭借着胸中的那口气,继续直挺挺的跪着,期待着甲贺忍者村的龟山长老能够改变心意。

    小鹿原俊泗不知道,甲贺忍者村的龟山长老其实就在他身后。

    不过龟山长老并不是一个人过来的,身边还站着个穿着白色忍者服的女忍者,之所以说她是女忍者,是因为她的身材十分窈窕、颀长,与一般男忍者的矮壮粗截然不同,还有她的眉毛如青黛、双瞳似水,更与男人迥异。

    唯一有些可惜的是,一方白色面纱掩住了女忍者脸部,所以看不清她的容貌。

    女忍者淡淡的扫了小鹿原俊泗一眼,说道:“龟子长老,这人就快要不行了。”

    龟山长老摇了摇头,说道:“村长,这次你恐怕走眼了,他至少还能坚持三天!”

    “是吗?”女忍者哂然说,“如果他能坚持到三天之后,那我就答应他的要求。”

    小鹿原俊泗听到了这句话,顿时精神一振,一股热流顷刻间从他的泥丸处升起,又迅速流遍了全身,被这股热流一激,小鹿原俊泗原本已经极度虚弱的身体竟然稍稍恢复,然后奇迹般转过身,看了那个女忍者一眼。

    看到小鹿原俊泗回头,女忍者便轻咦了声。

    “三天!”小鹿原俊泗微弱的说,“我会证明给你看。”

    “不用了,因为你已经证明了你的潜力。”女忍者脸上的白纱轻轻的颤动了下,青黛似的眉毛也微微的弯了一下,竟似乎是在微笑。

    “纳尼?”小鹿原俊泗闻言愣了下,问,“什么意思?”

    “年轻人,还不赶紧谢过村长。”龟山长老却连忙说,“你已经通过修忍考核了。”

    “纳尼?村长?”小鹿原俊这才注意到,这个女忍者并没有跟别的男忍者一样,穿着黑色的忍者服,她穿的竟是一身纯白的忍者服,白色忍者服?可不是什么忍者都能穿,而只有传说中的影忍者才有资格。

    想到这,小鹿原俊泗顿时瞳孔微微一缩。

    难道眼前这个女忍者竟是传说中的影忍?

    女忍者对龟山长老说:“龟山长老,带他去大浴池泡一个时辰,然后吃点东西,再把他带到我房间。”

    “哈依。”龟山长老重重一顿首,然后一伸手把小鹿原俊泗拎小鸡似的拎起来,龟山长老长的又瘦又小,而且胡子都白了,看上去仿佛风一吹就能够倒下,但却一伸手就把小鹿原俊泗给拎了起来,而且丝毫不吃力。

    一个时辰后,小鹿原俊泗被带到了女忍者的房间。

    龟山长老把小鹿原俊泗带到后,就倒退着退了出去,然后轻轻移上了房门,房间里便只剩下了小鹿原俊泗和女忍者两个人。

    小鹿原俊泗走到女忍者的对面,在空着的那个蒲团上跪坐下来。

    房间里的多枝油灯散发出黄光,将对面的女忍者勾勒得格外的美丽、魅惑,小鹿原俊泗却是眼观鼻、鼻观心,对女忍者绝不敢有一丝的亵渎,不是他不想,而是不敢,如果这女忍者真是传说中的影忍,只要一挥手,他就会人头落地!

    “不用这么拘谨。”女忍者忽然嘤咛一笑,说,“我不会杀你的。”

    “哈依!”小鹿原俊泗重重顿首,却依然不敢抬头看一眼女忍者。

    女忍者又说道:“我是饭道山甲贺忍者村的村长,这个龟山长老已经告诉你了,不过你不是忍者村的忍者,所以不必叫我村长,你可以叫我影,也可以叫我井上千代子。”

    “纳尼?井上,井上千代子?”小鹿原俊泗霍然抬头,用吃惊的目光看着女忍者。

    在日本,井上千代子可是一个家喻户晓的名人,因为她在丈夫出征前刎颈自杀了,并且还写下了一封遗书:此刻我心中充满了无限的喜悦,如果让我说为什么而喜悦,那就是能够在明天丈夫出征前先怀着喜悦的心情离开这个世界,让他从此不要对我有一丝的牵挂。

    当时的情况是,石原莞尔等人刚刚炮制了柳条湖事件,战争的阴云已经笼罩在了所有日本人的头上,但是对于与中国全面开战,不少日本人仍抱有很大疑虑,在这种情形下,井上千代子为了不使新婚丈夫出征后牵挂她,刎颈自杀。

    井上千代子自杀之后,日本国内的舆论立刻逆转,反战的声音销声匿迹。

    “没错,井上千代子就是我,二等兵井上清一的妻子。”女忍者微微一笑,又说道,“而且,井上千代子是我的真实姓名,不过,我的另一重身份是甲贺忍者村的村长,所以你也可以称呼我为影,这两者都可以。”

    “索代斯。”小鹿原俊泗微微颔首。

    直到此刻,小鹿原俊泗才终于明白,原来井上千代子的刎颈自杀只不过是一幕早就导演好的剧本而已,而日本政府之所以要导演这样的一幕剧本,目的也不过是为了压下日本国内反战派的声音,让小鹿原俊泗困惑的是,井上千代子身为甲贺忍者村的村长,身为传说中的影忍者,为什么会甘愿成为政府的道具?

    井上千代子猜到了小鹿原俊泗心中的想法,微笑着说:“小鹿原桑,你把事情的秩序给搞反了,我先是井上清一的妻子,然后才是甲贺忍者村的忍者,然后去年突破成为影忍者之后才自动晋级成为忍者村的村长。”

    “你是去年才刚刚突破的么?”小鹿原俊泗闻言心头一动,又问道,“那么,整个日本现在有多少个像你一样的影忍者?”

    井上千代子摇了摇头,说道:“据我所知,好像只有我一个。”

    “难怪几乎所有的忍者村都是长老视事,而不见有村长现身。”小鹿原俊泗发出一声失望的叹息,又问道,“那么,甲贺忍者村现在有多少真正的忍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