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0章 强敌将至-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960章 强敌将至



    井上千代子回答说:“忍者就是忍者,没有真假之分。”

    “好吧,刚才是我表达的不够清晰。”小鹿原俊泗想了想,又说,“那么我现在换另一种说法,在你们甲贺忍者村,有多少忍者可以打赢我?”

    “打赢你?”井上千代子微微一笑,只是流露在面纱外的眉眼便让人感到一种百媚俱生的魅惑感,小鹿原俊泗自忖是心志异常坚定者,家里也有美如娇花的娇妻,可是此刻,却也仍旧不免有着刹那的失神。

    井上千代子的笑容乍放即收,又说:“能在博击中打赢你的忍者很多,至少百人,但是能在战场上杀死你的忍者,最多不会超过两个。”

    “什么意思?”小鹿原俊泗蹙眉问,“我没有听懂。”

    井上千代子耐心的说:“为了能让你听懂,我想我有必要先给你介绍一下忍术,帝国的忍术其实发源于中华武术,几百年来虽有创新,但严格来说仍只是武术的一个分支,所以忍术跟武术一样分两个部分,锻体修练以及格斗。”

    停顿了下,井上千代子又接着说道:“世人所熟知的忍术或者说武术,其实只是后半部分,也就是格斗,中国的功夫以及日本的柔道,都发源于此!”

    “柔道?”小鹿原俊泗满脸的黑线,说道,“柔道也是忍术?”

    “当然。”井上千代子微微颔首说,“不仅是柔道,空手道、跆拳道、泰拳甚至拳击都发源于忍术或者武术,从某种方面讲,世界上所有的博击术都可以归类为忍术或武术,包括你在勃兰登堡特种部队训练营里学习的死亡博击。”

    小鹿原俊泗神情一凛,说:“你知道死亡博击?”

    “你觉得呢?”井上千代子深深的看了小鹿原俊泗一眼,又接着说,“你们军人学习的死亡博击术,跟我们忍者所学习的博击术有着本质上的区别,你们追求的是杀死敌人,而我们追求的是打倒敌人,所以我刚才说,甲贺忍者村至少有上百人可以把你打倒,但是,能够杀死你的却只有两人。”

    小鹿原俊泗问道:“我能够知道,是哪两人吗?”

    井上千代子说道:“龟山长老虽然年老体衰,但是他不仅忍术精深,而且还参加过日俄战争,他跟你一样也曾经是一名军人,所以,他至少有一百种方法可以轻易的干掉你,你若不服,可以尝试一下,不过后果自负。”

    小鹿原俊泗果断摇头,说:“这点,我能感觉到。”

    井上千代子又接着说:“另外一人,此刻就坐在你面前。”

    小鹿原俊泗霍然抬头,目光直视着井上千代子,沉声说:“关于这点,我想试试。”

    在井上千代子讲述了武术以及忍术的本质之后,小鹿原俊泗忽然觉得,传说中的中华武术以及日本忍术,其实也没什么了不起,因为武者或者忍者修练的格斗术,跟他们修练的格斗术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甚至还不如他所学习的死亡博击。

    井上千代子微笑着问:“你真的确定,想要试试我的身手?”

    小鹿原俊泗重重顿首,以无比笃定的语气说道:“我想试试。”

    “哟西。”井上千代子微微颔首,然后抬起衣袖轻轻挥了下,旁边多枝灯上的十八盏油灯便立刻闪烁起来。

    下一刻,让小鹿原俊泗目瞪口呆的事情就发生了。

    但只见,刚刚还好整以暇跪坐在他面前的井上千代子,竟然鬼魅般消失了,真的,小鹿原俊泗甚至连眼睛都没眨,井上千代子就突然之间消失了,仿佛化为影子融入了阴影,不愧是传说中的影忍,小鹿原俊泗心头猛然一凛。

    但是小鹿原俊泗也不是任人宰割的鱼腩。

    就在井上千代子凭空消失的一霎那之间,小鹿原俊泗便大喝一声,猛的一个转身,一拳向着身后狠狠的砸了过去,转过身的一霎那,小鹿原俊泗看到了一片白色衣角,是的,他只看到了一片衣角,井上千代子便再次消失了。

    小鹿原俊泗这记势大力沉的重拳便砸在了空气中。

    因发力过猛,小鹿原俊泗的脚下猛的往前一踉跄,险些摔倒在地,这时候,一股巨大的力量撞在他后背,小鹿原俊泗立刻收脚不住,一个饿狗扑食将多枝灯撞翻在地,整个房间顷刻之间陷入昏暗,只剩几点微弱的灯芯还在微微发亮。

    再然后,就上演了让小鹿原俊泗毕生难忘的一幕,他明明看到有一团模糊的黑影正站在眼角余光处,可是当他转过头去看,却看到空空如也,再用余光观察,却发现,那团模糊的黑影仍还在他眼角余光可以看到处。

    小鹿原俊泗不停的掉头、转身,疯狂的转身掉头,先假装左转再猝然右转,他用尽了各种方法,却始终没办法用正眼看到那团黑影,那团模糊的黑影仿佛融入了黑暗,永远只会停留在只有眼角余光能看到的暗影中。

    尝试了十几秒钟之后,小鹿原俊泗的冷汗便刷的下来了。

    小鹿原俊泗非常清楚,如果井上千代子想要杀死他的话,此刻他早已经死了不下十几次了,他们两个的身手,根本就不在一个层次之上!

    “停!”小鹿原俊泗认输了,举手说道,“我认输。”

    话音刚落,原本一直停留在眼角余光处的那团模糊的黑影便从阴影走出来,施施然的走到了小鹿原俊泗面前,然后扶起倒在地上的多枝油灯,重新点亮,房间里便恢复了之前的明亮,然后两个人重新回到了蒲团上相对跪坐。

    小鹿原俊泗颓然说道:“井上小姐,你的速度太快了。”

    井上千代子微微一笑,说:“其实我的速度并没有你想象中那么快,事实上,不仅仅是历代的影忍者,既便是有记载以来最强大的火影忍者,也没有传说之中那么强大,这些影忍者之所以给人强大的错觉,让世人误以为他们真可以在视野中消失无形……”

    小鹿原俊泗忍不住反驳说:“但是刚才,你确实从我的视野之中消失了。”

    井上千代子也不反驳,只是拿出了一张画了许多小点的纸,首先指着外围的灰色小点问小鹿原俊泗:“这是灰色的,没错吧?”

    小鹿原俊泗微微颔首,井上千代子又指着中间的黑色小点说道:“哟西,现在你盯着中间这个黑点看,使劲的看。”

    小鹿原俊泗便依言使劲的盯着黑点看。

    片刻之后,井上千代子说:“现在你再用眼角余光观察周围的点。”

    小鹿原俊泗依言用眼角余光去观察外围的点,然后便吃惊的发现,外围那些灰色的小点居然变了颜色,由之前的灰色变成了白色!

    “这……”小鹿原俊泗说,“这是怎么回事?”

    “这叫视觉欺骗。”井上千代子微微一笑说,“世人常说耳闻为虚,眼见为实,其实,眼睛见到的,也未必就是真实的,譬如刚才你用眼角余光看到的小白点,其实根本就不是白色的,而分明是灰色的。”

    停顿了下,井上千代子又接着说:“你难道就没有发现,刚才你进入房间后,整个房间都是灰暗色调,只有多枝油灯的光芒十分明亮,我刚才的那一下挥袖,其实只是为了诱骗你直视油灯而已,然后你的视觉就被油灯的光芒欺骗了。”

    “我似乎有些明白了。”小鹿原俊泗说道,“这其实也是一种遁术?”

    “你真的是个聪明人。”井上千代子说道,“这其实是五行遁术外的第六种遁术,也是最为高深的遁术,影遁!”

    停顿了下,井上千代子又说道:“不过,要想练成影遁,却有一个刻苛的条件,那就是修练者必须具备远超过常人的反应以及移动速度,正因为这个条件太过刻苛,所以几百年来能够练成影遁术的,廖廖无几,基本上每百年才能出现一个。”

    “索代斯。”小鹿原俊泗顿首说,“但是,我见过一个速度丝毫不亚于你的中国武者,甚至于,他的速度还要在你之上!”

    “这是完全有可能的。”井上千代子微微颔首,又说道,“因为我们日本忍术发源于中华武术,但其实只是学到了皮毛,而这就要涉及到武术或者忍者的前半部分了,这前半部分才是武术或者忍术的精华所在!”

    小鹿原俊泗说:“锻体修炼?”

    “是的。”井上千代子说道,“锻体修炼。”

    小鹿原俊泗说:“我们军队里边也有筋骨打熬,在勃兰登堡特种部队训练营里,我更接受了极其残酷的**锻炼,这些难道不是锻体修练?”

    “是,也不是。”井上千代子说,“你跟我去看看就知道了。”

    说完,井上千代子便从蒲团上站起身来,再移开门,施施然往外走了,小鹿原俊泗盯着井上千代子摇曳生姿的背臀发了会呆,直到井上千代子出了门才反应过来,赶紧也跟着站起身往外走,走到门口的井上千代子似有所觉,回过头微微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