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1章 狼牙的噩梦-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961章 狼牙的噩梦



    小鹿原俊泗跟着井上千代子,穿过忍者村广场,再穿过一片竹林,来到了后山的一处悬崖下,远远看去,只见一道飞瀑从悬崖上飞流而下,在崖底冲出了一个百丈见方的深潭,潭边雾气蒙蒙,看着犹如人间仙境。

    再环顾四周,小鹿原俊泗便立刻傻了。

    但只见,上百名忍者袒胸露腹,盘膝坐在雪地上一动不动。

    有一些忍者因为长时间的久坐,脸上身上都已经凝结冰霜!

    “这便是锻体修炼。”井上千代子走到水潭边站定,看着四周盘膝而坐的忍者说道,“通过最为残酷的极限训练,提升自身的力量、反应、速度以及精神意志力,现在他们所修炼的就是精神意志力,一种对忍者来说最基本的能力。”

    说话间,其中一个忍者的脑袋忽然耷拉了下来。

    下一刻,正在外围巡视的龟山长老立刻冲过来,一把拎起那个忍者,然后拖到水潭边扔下去,入水之后,那个忍者脸上、身上挂着的冰霜立刻开始融化,敢情这口水潭还是一口温泉潭,一旦冻僵,便立刻可以进行到温泉之中恢复。

    在水潭边站了片刻,井上千代子又继续往前走。

    片刻后,井上千代子便带着小鹿原俊泗来到了后山一处峡谷,峡谷中却有一处滑道,只见几十个穿着兜档裤的矮壮忍者,用绳索拖着一捆至少有四五百斤的毛竹一步步往上挪,那些忍者每往前踏出一步,便在冰冻的滑道上留下一个深深的脚印。

    再往前,小鹿原俊泗看到一个忍者被人用四根绳子吊在树上,整个成大字形舒展开,另外两个忍者手持着木锤,正一下下的击打那个忍者的****及腹部,那个忍者每挨上一下,都会凄声惨叫,连击十下,口中便有鲜血溢出。

    再然后,那个忍者便被放下,又换上另外一个。

    井上千代子一边走,一边说:“雪地静坐可以提升忍者的精神意志力,精神意志力的提升可以促进六识的提升,可以使忍者的听觉、视觉、嗅觉、触觉、味觉以及第六感获得全面的提升;日复一日的拖行重物可以增强力量;年复一年的身体击打可以提升骨骼强度以及肌肉韧性,还有走梅花阵,可以提升反应速度。”

    井上千代子回头看着小鹿原俊泗,问道:“军队里有这些吗?”

    小鹿原俊泗沉默了,军队里边当然不可能有这样的基础训练,因为士兵的服役期限也就是两年,军事训练之余,时间原本就很有限,又哪有功夫进行如此枯燥、烦锁以及残酷的基础训练?单从这点来说,军人确实不如忍者。

    “但是这些忍者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接受这样的训练了。”井上千代子幽幽说道,“所以我才说,在我们甲贺忍者村里至少有上百名忍者可以击败你,因为他们的力量、反应、速度以及六识都要远胜于你,正常博击,你一点赢的机会都没有。”

    井上千代子的后半句话就没有再说出来,这些忍者虽然可以在正常博击中战胜小鹿原俊泗,但是如果生死相博,却一定不是小鹿原俊泗的对手,因为小鹿原俊泗学的就是一击毙命的死亡格斗,讲究的是干净利落的杀死敌人。

    不过这对于小鹿原俊泗来说,毫无问题。

    因为锻体修炼是基础,根本没办法速成,而死亡博击却只是一种手段,可以速度!

    小鹿原俊泗非常确信,如果把这些忍者交给他训练,最多不出六个月,就可以把他们改造成为一架架的杀人机器!那时,狼牙的噩梦就到来了!

    当下小鹿原俊泗说道:“井上小姐,只要你肯把这些忍者交给我,我就可以在六个月内把他们改造成为最优秀的特种兵!”

    “你没明白我的意思。”井上千代子摇了摇头,说,“我带你来看这些,不是为了告诉你我们忍者村的忍者有多强大,而是为了告诉你,我们忍者的修炼有多么残酷,我更想借此告诉你,要培养出一名忍者有多么不容易,但是,我最想告诉你的却是,中华武术的锻体修炼与我们日本忍术有很大不同。”

    “是吗?”小鹿原俊泗问道,“有什么不同?”

    井上千代子幽幽的说道:“中华武术的锻体修炼也是通过极限训练来提升肉身的力量、反应、速度以及六识,这点跟我们忍术并无区别,最大的区别就在于,我们忍术缺乏恢复的手段,而中华武术却有中医为之保驾护航!”

    “中医?”小鹿原俊泗蹙眉说道,“保驾护航?”

    “是的。”井上千代子轻轻颔首说,“中医跟中华武术一样也是中华文化的瑰宝,在很久以前,这两者其实是一体的,学医的一般也会习武,习武之人就一定懂医术,但是,后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中医竟然和武术分道扬镳了。”

    小鹿原俊泗说道:“我还是没听懂,中医和武术有什么关系?”

    “那我就说的更直白些。”井上千代子接着说道,“刚才修炼精神意志力的忍者,冻僵之后就必须进入温泉池,要不然就冻坏了,但是我们也仅只有温泉池的浸泡恢复手段,但是中华武术不同,他们可以给武者泡中药澡!”

    “药澡?”小鹿原俊泗这回听明白了。

    “是的,药澡。”井上千代子幽幽的说道,“大自然中有许多神奇的药草,可以给我们人类提供想象不到的神奇药效,中国的武者借助中药澡,可以获得更好的恢复,可以进行更加极端的修炼,所以中国武者的成就要远胜过日本忍者。”

    “所以呢?”小鹿原俊泗说道,“井上小姐真正想说的是什么呢?”

    井上千代子说:“我已经答应你,跟你去中国战场,也会带上甲贺忍者村的所有忍者,但我想告诉你的是,我们的参战很可能会激怒隐藏的中国武术门派,逼使他们也派出大量武者参加军队,这样,我们非但帮不了你们,反而会害了你们,不过……”

    顿了顿,井上千代子又接着说道:“自从中医和武术不知道因为什么分道扬镳之后,中国的武术界就开始急剧衰落,时至今日,几乎所有的武术门派都断了传承,所以还有没有隐藏的武术流派还是未知之数。”

    小鹿原俊泗蹙着眉头问:“少林寺和武当山算不算?”

    “少林?武当?”井上千代子哂然,“我就知道一个陈家沟,但现在的陈家沟也已经不是以前的陈家沟了,三年前,我曾经去过一次陈家沟,却连陈家沟的山门都找不到了,陈家沟的传人更是一个都没见着。”

    “哟西。”小鹿原俊泗欣然说,“那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但是……”井上千代子又说,“你刚才说,你曾经遇到过一个中国人,他的速度绝对不在我之下,甚至于还要在我之上?由此可见,中华武术并没有断了传承,在我们所不知道的市井之中,依然还有武术的传承。”

    “哈依。”小鹿原俊泗顿首说道,“我说的这个人,就是狼牙部队的缔造者,他的名字叫徐锐,此人是我见过的最厉害的特种兵,无论是力量、速度、反应,还是六识,他都远超过其余特种兵,就连拥有柔道十段的阿部刚毅君,也死在了他的手下。”

    “阿部刚毅?”井上千代子美目微微一凝,说道,“我想要击败他也不易呢。”

    “所以,也只有井上小姐你出马才能对付得了他。”小鹿原俊泗说完向着井上千代子深深鞠了一躬,说,“井上小姐,拜托了!”

    “哈依。”井上千代子回鞠了一躬。

    (分割线)

    同一时间,正开车返回梅县的徐锐忽然连打了两个喷嚏。

    “阿嚏,阿嚏!”徐锐连打了两个喷嚏,然后摸了摸鼻子,对坐在副驾驶坐上的王沪生说道,“老王,我怎么感觉好像有哪个女人在念叨我呢?”

    “那才问你自己。”王沪生没好气道,“多半是你在外随地拈花惹草,招惹了哪个女人又不对人家负责,人家不在背后数落你才怪。”

    “我去,我什么时候在外拈花惹草了?”徐锐说道,“我很专情的好吧。”

    “我去,你这还叫专情?”王沪生说,“吃着碗里的,盯着盘里的,筷子上边还夹着一个呢,哦对,锅里还有一个,这也叫专情?”

    “冤枉。”徐锐叫屈说,“就只有两个好不好?”

    “在我面前还敢耍赖?”王沪生说道,“小桃红不是?纯子算不算?”

    徐锐嘿嘿一笑,立刻转移话题,说道:“老王,要不然我们先不回梅县,去一趟上海怎么样?把你那老相好接回大梅山去?”

    王沪生抗议说:“去去去,说你就说你,怎么又扯我身上来了?”

    两人正说笑间,一辆边三轮摩托车忽然从前方疾驰而来,车上一个红色倩影,王沪生便立刻调侃说:“老徐,念叨你的来了。”

    徐锐定睛看,却是小桃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