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4章 逆流-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964章 逆流



    转眼之间,就已经到了民国二十七年(1938年)的除夕夜。

    今年除夕,对于梅县的百姓而言,真的是个难得的大丰年。

    今年夏天,因为黄河花园口决堤,整个黄淮流域大面积遭灾,就连邻近的官县、单县都遭了灾,夏粮几乎颗粒无收,但是梅县却没受到任何影响,夏粮、秋粮都是大丰收,再加上这一年,大梅山军分区开了许多工程,梅县百姓只是做工,就赚了不少的工钱,所以无需卖粮换钱,再拿钱去购买年货,而可以直接拿钱去购买年货。

    所以今年,对于梅县老百姓来说,真的是一个难得的大丰年。

    临近年关,家家户户都张灯结彩,扫打积陈,宰杀鸡鸭鱼肉,准备年夜饭。

    部队大院也是喜气洋洋,王大娘一大早起来,就开始宰杀鸡鸭、杀鱼去鳞,翻年就要八岁的雨生也来帮忙,赛红拂想要帮忙,王大娘却根本不让,非让她去院子里坐着晒太阳,赛红拂无可奈何,只能够坐在旁边看着。

    这个时候,赛红拂的肚子已经开始鼓了起来,几乎一天一个样。

    忙到中午,王大娘才终于将年夜饭的食材给准备好,然后随便做了顿午饭,祖孙三人将就对付着吃了。

    王大娘还抱歉的对赛红拂说:“丫头,等晚上再吃顿好的补补。”

    “娘,你说什么呢。”赛红拂笑着说,“中午这顿就已经吃得够好的了,酸菜肉丝面,多少人家想吃还吃不到呢,要是再奢侈一些,那个死没良心的又该数落我了,说我搞特殊,我们娘儿俩可吃罪不起呢。”

    说完,赛红拂还摸了摸小腹,脸上流露出母性的光辉。

    虽然孩子还没出世,但是赛红拂却已经提前进入角色,都说不养儿不知父母恩,赛红拂也是怀了孕之后才知道,做母亲有多不易,所以除了更加思念老家的双亲,对王大娘也是更加的亲近,她是真的拿王大娘当亲娘对待。

    王大娘拿赛红拂也是当亲闺女来看待。

    听到赛红拂这么说,王大娘便立刻老脸一板,佯怒说:“他敢!现在你可是双身子,就该吃好的,喝好的。”

    赛红拂便喜孜孜的说:“娘,那到时候你可得给我撑腰。”

    “必须撑腰。”王大娘笑说,“到时候我看他敢说个不字。”

    由于徐锐和赛红拂是真心拿王大娘当亲娘看待,所以这段时间相处下来,王大娘也慢慢从悲伤中走出来,从心理上开始真正进入娘的角色。

    两人说笑间,坐在旁边打下手幹饺子皮的雨生忽然问道:“姨,叔叔啥时候回来?”

    “应该快了。”赛红拂扭头看了看窗外西斜的日头,说道,“昨天晚上还打电话说,今天挑人的事就差不多结束了。”

    雨生又问道:“姨,我听说这一次选的是武林高手?”

    “武林高手?”赛红拂哑然失笑,又问,“你听谁说的?”

    “外面都在传呢。”雨生煞有介事的说道,“说是这次狼牙招收的新队员,要求非常的严格,必须是能够飞檐走壁、掌裂石碑的高手。”说完了,又无限向往的说道,“姨,等我长大了也要当这样的武林高手。”

    “行。”赛红拂微笑说,“回头让你叔教你。”

    “可是叔叔他不肯教我。”雨生的小脑袋立刻耷拉下来,有些蔫蔫的说,“叔叔教豆豆武功,却不肯教我,他偏心眼。”

    赛红拂看了王大娘一眼,不知道该怎么说。

    不让雨生习武,是王大娘的决定,因为王大娘不希望雨生长大了当兵,徐锐完全能理解王大娘的这种心理,因为她们一家已经为革命牺牲了太多,她不希望这唯一的孙儿也像他的父母那样离她而去,这也算是老人家的执念吧。

    赛红拂又说道:“雨生,其实为国家、为民族做贡献,做一个有用的人,可以用很多方式,并不一定要像你的叔叔一样成为一名军人。”

    “可我想当兵。”雨生说,“我想加入狼牙。”

    看着雨生稚嫩却坚定的小脸,王大娘有些黯然神伤,却也不免有些自豪,心想有些事光靠拦只怕是拦不住,当下轻轻摩挲着雨生的小脑袋说道:“雨生,要是你真想当兵,真想成为跟你叔一样的狼牙,等你叔回来,奶奶跟他说。”

    赛红拂立刻说道:“雨生,这事儿成了,你叔可听奶奶话了。”

    “真的?”雨生立刻大喜过望,欢呼说,“哦太好喽,我要成为狼牙喽……”

    看着雨生高兴的样子,王大娘老怀大慰,摸了摸雨生小脑袋,慈祥的说:“乖,找豆豆他们玩去吧。”

    雨生嗯一声,转身飞一般跑了。

    不过出去还不到半分钟,雨生便又飞奔回来,在雨生身后,还跟着二皇,相比之前反扫荡之时,二皇的身体又长大了一圈,已经差不多有成年狗大小,但是很明显,二皇的身体还没长足,后面肯定还会继续再生长。

    二皇从身后追上王雨生,一把将他扑倒在地,一人一狗在地上厮闹开来。

    看到了二皇,赛红拂便知道是小桃红回来了,当下问雨生:“雨生,你红姨呢?”

    “红姨先去二姨家了,她说等会就回来。”雨生一个翻身将二皇压在身后,不过二皇只是轻轻的一弓腰,便把雨生从它背上顶下来,年幼的小雨生只顾着与二皇顽闹,却没有察觉到厨房里的气氛已经变了。

    王大娘和赛红拂却已经意识到,这个团圆年怕是过不成了。

    果然,过了没一会儿,小桃红就回来了,还带回来一个消息,徐锐今晚回不来了,最快要大后天才能够回梅县来。

    “他就那么忙啊?”赛红拂的小嘴便立刻撅起来,美目里也沁出盈盈泪水。

    这时候的赛红拂,哪里还有半点当年赛大当家的风采,根本与一个因为怀孕变得性情多变的普通孕妇没什么两样。

    王大娘便赶紧劝道:“丫头不哭,别哭坏了身子。”

    说完王大娘又对小桃红说:“红丫头,你马上去司令部给你姑爷发个电报,让他马上回来,我就不信了,再忙还能忙到回家吃顿团圆饭的时间都没有?就说是我说的,让他立刻马上回来,要不然,我饶不了他。”

    “娘,来不及了。”小桃红苦笑着说,“姑爷已经带着狼牙去苏北了。”

    “啊,去苏北了?”王大娘讶然问道,“这大过年的跑去苏北做什么?”

    小桃红也没有隐瞒,说道:“因为泡药澡的材料还缺一味驴皮做主药,八路军胶东根据地接到我们的电报之后,收购了一批驴皮,并且派出飞虎队护送驴皮南下,准备穿过国民军的苏鲁战区前来大梅山军分区,结果连人带货让国民军给扣了。”

    (分割线)

    历史自有推进的既定轨迹,并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既便徐锐是穿越众,既便他带来了半个多世纪后的先进军事理论,也同样不足以改变历顺的进程。

    为了遏止蒋委员长和国民政府的冒险,为了扼杀****逆流,徐锐不惜背负践踏组织原则的重罪,也悍然将三十二集团军进击肥西的四个师打垮,同时羁压扣留了包括三十二集团军总司令万相云在内的高级将领。

    徐锐甚至直接向蒋委员长发出了威胁,如果蒋委员长执意要撕破脸,那就别怪他将勾结日寇破坏抗日统一战线的罪名扣在他头上。

    只不过,徐锐的这些努力并未能改变蒋委员长的一意孤行。

    表面上,蒋委员长屈服了,但是在内心深处,蒋委员长并没有放弃!

    就在双方达成协议没多久,蒋委员长就命令国民政府留在上海的办事机构向**上海地下党支付了三百万的预付赎金,在收到三百万的预付赎金之后,徐锐便释放了被羁压扣留的万相云等人,同时谴返了羁压的全部战俘。

    当然,第四十九军的三千多老兵不在其中。

    而且,谴返的这些战俘也是直接放回家了。

    还有装备也只还了一部分,那个意大利山炮营却被扣下了。

    蒋委员长知道了之后当然是雷霆大怒,他原本想的是,先预付三百万赎金,等三十二集团军的俘虏和装备还回来之后,就赖掉剩下的,却没想到,徐锐做的比他还狠,除了收编四十九军的三千多精锐老兵之外,还把剩下的一万多人送回家了,这还不算,还把三十二集团军仅有的那个意大利山炮营给扣了。

    得知这个消息之后,蒋委员长当然是大怒,继而借题发挥。

    正好这个时候,东久迩宫捻彦送来橄榄枝,提出暂时休战,并且合力围剿**,蒋委员长虽然没有明确表态,但是他手下有的是像何应钦、陈诚那样善于揣摩上意的幕僚,于是敌后战场的各个国民军战区便同时收到了命令:遏止共党发展!

    正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之下,苏鲁战区才扣了飞虎队的物资。

    尽管徐锐已尽了最大努力,但是这股该来的逆流还是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