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6章 飞虎队-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966章 飞虎队



    距离苏北军区司令部不远的另一栋小院里,飞虎队的六名队员正在开会,这六人分别是飞虎队队长刘洪,政委李正,副队长王强以及队员鲁汉、彭亮、林忠,开会的议题是要不要潜入阜阳去救人?

    鲁汉大声说:“要俺说,这人必须救,货也必须得抢回来。”

    停顿了一下,鲁汉又说:“这是为啥呢?因为人是从咱们飞虎队的手里让白狗子给抢走的,货也是从咱们飞虎队手里丢的,这要是不能把人给救回来,不能把货给夺回来,咱飞虎队的面子往哪搁?今后还要不要在这一带混了?”

    政委李正说:“人肯定得救,问题是,怎么个救法?”

    “那还用说。”鲁汉大声说,“就一个字,杀上门去!”

    “杀上门去。”林忠没好气道,“这是两个字好不好。”

    “一个意思。”鲁汉说,“反正打就是了,跟白狗子拼了。”

    李正便把目光投向刘洪,问道:“老刘,你是个什么意见?”

    刘洪沉声说:“鲁汉的想法虽然简单了些,但是话糙理不糙,大梅山军分区的肖雁月部长遭白狗子扣压,收购的驴皮也遭到白狗子没收,这确实是我们飞虎队失职,于情于理,于公于私我们都必须设法弥补,这个没什么好说的。”

    “看吧。”鲁汉得意的对林总说,“我就知道。”

    “你这就叫瞎猫逮着死耗子。”林忠没好气说。

    李正蹙眉说:“但是老洪你想过没有,眼下苏北的局势已经十分紧张了,阜宁更是已经成了韩德勤第八十九军的司令部,外围环绕的三个师就先不说了,单单是阜宁城内就驻扎了一个警卫团,据说还有一个装备极其精良的卫士排。”

    王强说:“这个我也听人说过,据说韩德勤的这个卫士排是一个加强排,人数足足有八十多人,而且每个人都配备有一把冲锋枪,这些冲锋枪还不是仿造的花机关,而是从德国原装进口的冲锋枪,火力十分的精良!”

    停顿了一下,王强又接着说道:“徐州会战最后,韩德勤的八十九军军部之所以能够从徐州城突围而出,据说的靠的就是这个卫士排杀开了一条血路,单论战斗力,这个卫士排未必就在我们飞虎队之下,人数更是远远超过我们,何况阜宁现在还是韩德勤的老巢,所以要潜入阜宁城救人,真得冒很大风险。”

    鲁汉闻言大为不满,嘟嚷着说:“我说王强,仗还没打呢,你就先泄气,这他娘的叫什么事儿?”

    王强说:“我这不叫做泄气,这叫客观分析敌我双方的实力对比。”

    “鸟毛。”鲁汉很不屑的说,“我看你就是怂了,对,你一定是怂了。”

    时至今日,鲁汉已经知道王强并不是真的汉奸,而只是因为工作需要才打入到了伪军内部,但是像鲁汉这样的直肠性子,要想一下改变对一个人的感观,却也不那么容易,所以每次开会都会忍不住拿话语刺王强。

    王强便闭上嘴巴不再多说了,再说他就又要跟鲁汉吵起来了。

    李正对刘洪说道:“老刘,我支持王强的意见,救人的事还得从长计议。”

    几人正说话之间,院子外面忽然响起一个声音:“请问,飞虎队在这里吗?”

    刘洪便立刻示意会议暂停,先让鲁汉等几名队员隐蔽好,然后跟李正开门出来,尽管这里是新四军苏北根据地的总部,但刘洪还是十分的警惕,事实上,上次在阜宁之时,要不是刘洪足够警惕,就连他们飞虎队也让八十九军一锅端了。

    打开院门,刘洪和李正便看到大门外站了两个面生的年轻人。

    刘洪和李正不认识这两个年轻人,但是站在两个年轻人旁边的李主任他们认识,李主任是新四军一支队的政部治主任。

    这两位年轻人自然是徐锐和冷铁锋了。

    徐锐笑着问刘洪:“这位想必就是大名鼎鼎的飞虎队刘队长了?”

    “这位是?”刘洪抱拳回礼,眼睛却看向新四军一支队的李主任。

    李主任笑着价绍:“刘队长,这位是我们大梅山军分区的司令员徐锐,这位是大名鼎鼎的狼牙大队的大队长,冷铁锋。”

    “原来是徐司令,冷大队长!”刘洪顿时间肃然起敬,“久仰大名。”

    刘洪说久仰大名,还真不是客套,他们飞虎队对徐锐和狼牙真是久仰大名。

    不过话又说回来,现如今,在八路军、新四军体系内,甚至在整个中国战场,没听说过徐锐和狼牙的大名的,恐怕是找不出来了。

    徐锐再次抱拳说:“刘队长,我们对你也是久仰大名。”

    徐锐这话也不是客套,作为一个从二十一世纪穿越过来的穿越众,徐锐对于飞虎队或者说铁道游击队还真不陌生。

    “徐司令员太客气了。”刘洪却不敢托大,赶紧说道,“快里边请。”

    当下五人回到了屋里,刘洪又把王强等几名队员叫出来与徐锐相见。

    听说眼前这个年轻人就是大名鼎鼎的徐锐,鲁汉便立刻按奈不住了,挠着头说:“小徐司令,俺早就听说过你和狼牙大队的大名,但是俺总觉得那些传说太假,你真的一个人单枪匹马干掉了鬼子一个联队?”

    旁边刘洪、李正等人也立刻竖起耳朵,他们也很好奇。

    “一个联队?”徐锐哈哈大笑说,“这个肯定是假的。”

    “我就说嘛。”鲁汉一拍大腿说道,“一个人怎么可能干掉一个联队?真要这么厉害,不成神仙了么?不,神仙也没这么厉害。”

    旁边刘洪、李正等人也是如释重负。

    然而,鲁汉话音才落,冷铁锋便说道:“一个联队自然没有,但是两个大队是有的,海安七星湖一战,老徐一个人一条枪至少干掉了鬼子两个步兵大队!”

    “嘎?”鲁汉闻言便立刻张大了嘴巴,下巴都险些掉在了地上。

    一个人一条枪就干掉了鬼子两个大队?这跟一个联队有啥区别?

    旁边刘洪、李正等飞虎队的队员顿时面面相觑,一个人一条枪干掉了鬼子两个大队?真的假的?一个人真的有可能这么凶残吗?

    徐锐便瞪了冷铁锋一眼,你能不能低调点做人?

    好半晌后,鲁汉终于回过神来,问:“小徐司令,你真干掉了鬼子两个大队?”

    “其实是这么回事。”徐锐摆手说,“当时正好是夜间,再加又起了大雾,小鬼子各个搜索队之间的通信联络遭遇了很大的困难,正好我又会日语,就利用口令以及电台不断的制造混乱,引诱鬼子的各个搜索队互相残杀,这才歼灭了小鬼子的两个步兵大队,要不然仅凭我一人,累到死也不可能杀掉这么多鬼子。”

    刘洪、李正等人闻言轻轻颔首,却再没有释然的神色。

    显然,这个事实给他们的冲击太大,一时间难以消化。

    鲁汉说道:“就算这样,死在小徐司令手里的鬼子想必也不会少,所以,小徐司令的身手想必是十分厉害,俺鲁汉想讨教讨教。”

    鲁汉的反应是习武之人的第一反应,遇到一个高手总想讨教一番。

    刘洪却唯恐惹恼徐锐,立刻呵斥道:“鲁汉,你又发羊癫疯了是吧?”

    “队长,俺没有发疯。”鲁汉抗声说,“俺是诚心想向小徐司令讨教。”

    刘洪还要再训斥鲁汉,却让徐锐给制止了,徐锐笑着说:“我辈习武之人,互相切磋原本就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鲁汉便扭头对刘洪说:“看吧,小徐司令都答应了。”

    刘洪只能苦笑,当下对徐锐说:“徐司令员,你千万别跟这家伙一般见识,等会动起手来也千万手下留情。”

    “队长,你怎么这样?”鲁汉立刻不高兴了,“还没打呢,就断定俺会输?”

    “就你,还想打赢徐司令员?”刘洪哂然说,“还是先干掉一千个鬼子再说吧。”

    “杀鬼子多不代表武功就高。”鲁汉闷哼一声,脱掉身上的棉衣,底下却只穿了件单薄的对襟短褂,两条肌肉虬结的胳膊便立刻袒露出来,脱掉了棉衣之后,鲁汉还示威似的挥舞了两下胳膊,铁掌划过空气,霍霍作响。

    徐锐看了眼鲁汉的手掌,微笑着问:“鲁汉兄弟练过铁砂掌?”

    鲁汉便嘎了一声,问道:“你咋知道,小徐司令你会掐算吗?”

    旁边王强没好气的说道:“你手上那么厚的老茧,谁都知道你练过铁砂掌。”

    “要你管?”鲁汉哼了一声,又冲徐锐抱拳说道,“小徐司令,俺要打了。”

    “请鲁汉兄弟务必手下留情。”徐锐微微一笑,然后后退半步,摆开了架势。

    鲁汉便踏前一步,一记铁掌照着徐锐胸口打过来,徐锐定睛看,发现鲁汉满是老茧的掌心已经带着隐隐黑气,便知道鲁汉的铁砂掌已经练到了一定的火候,当下徐锐也轻喝一声一掌针锋相对的推过去。

    看到徐锐也出掌,鲁汉顿时目光一厉。

    说时迟,那时快,两人的手掌便已经在空中相接。

    PS:今明两天要回老家一趟,只能保底两更,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