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7章 铁砂掌-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967章 铁砂掌



    看到两人手掌在空中相接,旁边刘洪、李正等人的目光顿时猛然一凝。

    然而,预期中的嘭的巨响却并未到来,众人仅仅只听到卜的一声闷响,然后便看到鲁汉蹭蹭蹭的往后面退下了三大步。

    “这,这是什么功夫?”鲁汉茫然了。

    刚才,给鲁汉的感觉就像是打在了一团棉花上,轻飘飘、软绵绵的无从着力,但是一个霎那之后,一股无比狂野的力量便从这团棉花中猛的涌出来,就像一头狂暴野兽,一下就撞在了鲁汉的右掌之上,把他猛的往后推开。

    刘洪、李正等飞虎队员也是瞠目结舌。

    飞虎队的十几名队员,包括政委李正,人人都会武功,但要说谁的武功最厉害,却是非鲁汉莫属,鲁汉的铁砂掌,一掌可以劈碎巴掌厚的大青砖,就是刘洪也要退避三舍,可是现在,却让徐锐轻描淡写的一掌就给击退了。

    这只能说明一个事实,鲁汉与徐锐之间的差距非常大!

    片刻之后鲁汉终于从错愕中回过神来,他当然不会这么快认输,当下大吼一声,又是一掌照着徐锐胸口猛击过来!徐锐不闪不避,还是针锋相对出掌相迎,又是卜的一声,两人的手掌乍合即分,鲁汉再次蹬蹬蹬后退三大。

    鲁汉还是不信邪,暴喝一声第三次出掌相击。

    徐锐依然还是轻描淡写的一掌迎上来,然后又是卜的一声轻响,鲁汉便再次如遭到巨锤猛击一般,往后倒退三步。

    看到三次全力出掌都被徐锐轻易击退,鲁汉便开始怀疑人生了。

    这个时候,就是像鲁汉这样的二愣子,也看出他跟徐锐之间存在着巨大的鸿沟。

    低头看看满是老茧的双掌,鲁汉眸子里涌起一丝茫然,练了二十多年的铁砂掌,竟如此不堪一击,还有必要继续练么?

    师傅说练成铁砂掌天下大可去得,骗人!

    这时,徐锐却忽然说话了:“鲁汉兄弟,你的铁砂掌其实已经有了十二成火候,可以说已经练到极致,但是你的锻体,却甚至连三成火候都没有!如果你能够把锻体也修练到十二成的火候,到那个时候连我也不是你的对手。”

    徐锐还真没有瞎说,不过,要想把掌法跟锻体都修练到十二成火候,根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因为人的寿命有限,修练掌法相对要容易一些,手掌的锻体,却十分耗时费力并耗费药材,所以自古以来铁砂掌都是入门容易,大成艰难。

    “锻体连三成火候都没有?”鲁汉不信道,“不可能,我从六岁开始练铁砂掌,每天都勤练掌法,同时坚持用药水浸泡双手,这二十多年就没有间断过,既然我的掌法已经有了十二成火候,那么我的锻体就不可能三成都不到。”

    鲁汉还真是直性子,徐锐说他的掌法已经有了十二成的火候,他还真就相信了,不过徐锐还真没骗他,鲁汉可能是因为性格简单的缘故,修练铁砂掌时能够做到心无旁鹜,所以二十多年就修练到了十二成火候。

    但是鲁汉的锻体层次确实非常低,这跟药水泡澡有关。

    徐锐问道:“你用来浸泡双手的药水,有哪些中草药?”

    鲁汉立刻毫无保留的说道:“金钩藤四两、丹参四两、红花四两、狼牙草六两、地龙四两、象皮五钱、落得打四两、十大功劳六两、**三两、五加皮五钱、透骨草四两、将军草四两、石榴皮四两、木瓜皮四两,川续断四两、龙瓜花三两、鹏爪一付、大木耳四两、威震仙四两、花铅四两、地骨皮四两、无名异四两、明矾四两、核桃皮五钱、地鳖虫二两、追风藤三两、老鹳草四两,捣成药糊,熬制三昼夜。”

    徐锐合叹息一声,说道:“药材基本都对,但是却缺了一味药引子!”

    “药引子?”鲁汉茫然,“什么药引子?俺师父传俺这副药方时,就只说了药名,压根就没说什么药引子啊。”

    “那就是连你师父也不知道。”徐锐说,“你刚才说的这些药材,基本涵盖了活血化淤的药材,但是却缺了一副药引子,如果没有这副药引子,这些中草药材的药力,根本就发挥不出来,正因为这样,你的锻体才三成不到。”

    “真的?”鲁汉问道,“那得加什么药引子?”

    “驴皮。”徐锐说道,“必须再加入驴皮熬制的药膏,才能把这些中草药材的药力全部给发挥出来,锻体的效果才会好,而且,你仅仅只浸泡双手也是错的,除了手,全身上下都是要浸泡,一定要泡全身药澡!”

    “一定要泡全身药澡?”鲁汉茫然问,“为啥?”

    徐锐回答说:“因为铁砂掌的掌力太过于强横,必须得有强健的筋骨做为支撑,如果没有足够坚韧的肌肉以及足够强悍的骨胳,既便将铁砂掌的掌法及锻体都练到十二成,只怕也伤不了人,反而会伤及自身!”

    “嗯,你说的好有道理。”鲁汉连连点头,又问,“加入驴皮熬制的药膏之后,真能发挥出全部的药力?我的锻体真能够练到十二成?”

    徐锐说:“最终能提升到什么程度我说不好,但至少要比现在强上好几倍!”

    说完了,徐锐便从院子里找来七块大青砖垒在一起,问鲁汉道:“鲁汉兄弟,你能一次将这七块大青砖打断吗?”

    鲁汉摇摇头,说道:“不能,我最多只能够打断三块。”

    徐锐便轻喝了一声,一掌猛的劈下,只听喀的一声响,叠在一起的七块青砖却是纹丝不动,就在刘洪他们以为徐锐失手了时,徐锐却轻轻的一推,那七块大青砖便立刻从中间断开来,一半还竖立原地,一半却已经倾倒在地上。

    刘洪、李正等人便立刻倒吸了一口冷气,这掌力,简直逆天哪!

    鲁汉也是心头凛然,这才意识到刚才徐锐并未尽全力,徐锐要是全力施为,没准他的一只右掌就已经被废了。

    鲁汉凛然问:“小徐司令,你是不是也练过铁砂掌?”

    “当然练过。”徐锐点头,又说,“而且,我泡的药澡是加了驴皮膏的药水,而且泡的是全身,不然,刚才这一掌非但劈不断砖块,还会伤及我自身的骨骼。”

    “我明白了。”鲁汉恍然大悟说,“这么说,你买的这些驴皮都是给狼牙大队的弟兄锻体准备的,是吧?”

    徐锐微笑说:“没错。”

    鲁汉立刻说:“那夺回驴皮之后,能不能也给我一副?”

    驴皮乃是熬制阿胶的主要原材料,所以价格十分昂贵,也就是鲁汉这样的性格,才会毫无心理障碍的开口讨要。

    刘洪却是看不下去了,训斥鲁汉:“鲁汉,你怎么可以这样?你知道现在一副驴皮要多少钱么?一开口就是一副,你还真开得了这口?”

    徐锐听了却哈哈大笑,摆手说道:“刘队长,一副驴皮又算得了什么?”顿了顿,徐锐又说道,“这次我们军分区之所以能够从山东购得足量驴皮,并且还能把驴皮安全运抵苏北根据地,多亏了你们飞虎队,区区一副驴皮真的不算什么。”

    说完,徐锐回头一招手,大声说:“弟兄们,把东西抬上来。”

    话音才刚落,大兵和东北虎便已经抬着一只大箩筐走了进来。

    刘洪、李正、鲁汉等飞虎队员的目光便立刻落在了箩筐上面,只可惜,箩筐上面蒙着帆布,所以看不清里边装的是什么。

    好在,这个谜底很快就揭晓了。

    徐锐走上前,一把就揭开帆布,刘洪等人定睛看时,却看到箩筐里居然装着十几枝冲锋枪,徐锐从箩筐里拿出一把冲锋枪,向刘洪等人展示了一下,说:“刘队长,这是我们军分区兵工厂仿制的冲锋枪,一共十二枝,就当是我们的谢礼了。”

    “徐司令员,这这这,你这让我们怎么好意思?”刘洪欢喜得连连搓手。

    飞虎队自打成立至今,最缺的其实并不是人员,在枣庄附近的铁路线上,有的是英雄好汉,只要有枪,人员根本就不是问题,所以,飞虎队最缺的还是枪,但是由于飞虎队性质特殊,步枪对他们不适用,必须得短枪。

    但是短枪火力又不足,盒子炮也很勉强。

    刘洪早就想弄一批冲锋枪,但一直没能如愿。

    却没想到,今天徐锐居然送了他们十二枝冲锋枪,这可真是救了他们的急了。

    飞虎队的政委李正也说道:“徐司令员,这份大礼我们可不敢收,也没脸收,因为我们押运的驴皮已经让韩德勤的八十九军给抢了,还连累你们大梅山军分区的肖部长也失陷在顽军的手里,这都是我们的失职啊。”

    “李政委言重了,这几枝冲锋枪不算啥,只要你们不嫌礼太轻就好。”徐锐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又接着说,“至于说那批驴皮,还有肖部长,嘿嘿,还真的不是我小觑韩德勤的八十九军,到时候他们非得乖乖的送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