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8章 狗头军师-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968章 狗头军师



    刘洪问道:“徐司令,你们这是要去救人?”

    徐锐说道:“对,今天晚上我们就会潜入阜宁去救人。”

    狼牙队员的体能再牛,在经过这么长时间的强行军后,也不可能立刻就展开行动,而是至少要经过半天时间休整。

    鲁汉一听立刻就急了,说:“队长?”

    鲁汉的意思,他们飞虎队不能袖手旁观。

    刘洪便说道:“徐司令,有用得着我们飞虎队的地方,你尽管说。”

    徐锐微笑说:“是这样,我们初来乍到,对阜宁的情况不太熟悉,如果能有刘队长和飞虎的哪个弟兄给我们做指导,那就再好不过。”

    鲁汉便自告奋勇的说道:“小徐司令,我跟你们去。”

    “添什么乱?”刘洪瞪了鲁汉一眼,说,“徐司令,这样吧,肖部长和那批驴皮的失陷完全是因为我们飞虎队失职,所以这次救人,于情于理、于公于私我们都不能袖手旁观,我们飞虎队跟你们狼牙一块去!”

    (分割线)

    几乎是同时,韩德勤正召集警卫团长刘宗威和卫队排长余必灿商量对策,因为他已经从军统得到消息,徐锐已经率狼牙潜入苏北。

    必须得承认,军统改组之后战斗力提升还是挺大的。

    韩德勤说道:“根据军统所提供的消息,徐锐已经亲自率领狼牙潜入苏北,随行的还有狼牙队长冷铁锋以及五十余名狼牙特战队员。”

    卫队排长余必灿面无表情,警卫团长刘宗威却是脸色大变。

    刘宗威说道:“总座,徐锐肯定是冲着被我们扣压的那个娘们还有那批驴皮来的,这下咱们麻烦可大了。”

    “打住!”韩德勤说道,“瞧你那熊样,人家还没有上门呢,就把你给吓成这样了?”

    “总座。”刘宗威说道,“那可是徐锐,海安七星湖那一战,他一个人一条枪就干掉了鬼子一个联队,一个联队哪!还有那些狼牙,这一伙子人简直就不是人,都是些怪物啊,小鬼子的将官都被他们干掉了十好几个……”

    “闭嘴!”韩德勤这下是真火了,怒道,“你还想不想干了?不想干趁早给我滚蛋,有的是人愿意接替你的团长位。”

    刘宗威低着头,小声说:“总座,卑职不是那个意思。”

    韩德勤哼声说:“不是那个意思,那你又是什么意思?”

    刘宗威小声说:“卑职的意思是,咱们得周密准备、小心应付。”

    看着刘宗威谄媚的嘴脸,卫队排长余必灿嘴角一哂,狗曰的变色龙。

    韩德勤却点了点头,说:“这还像句人话,你身为我的警卫团长,徐锐还没到呢,就把你吓得屁滚尿流了,传出去我这张脸还往哪搁?”

    刘宗威连连点头说:“是是是,卑职没用,请总座责罚。”

    “责罚就免了。”韩德勤又说,“关于如何对付徐锐及他的狼牙,你有什么建议?”

    “这个……”刘宗威小眼睛眨了眨,说,“卑职觉得可以拿那个娘们做一下文章。”

    刘宗威能够当上韩德勤的警卫团长,成为韩德勤最信任的铁杆,不是没有原因的,这家伙虽然胆小怕事,但是却有个优点,那就是脑子特别好使!基本上,他充当的就是韩德勤身边的狗头军师的这个角色。

    “拿那个娘们做文章?”韩德勤皱眉说,“这能有用么?”

    “肯定有用。”刘宗威自信的说,“不知道总座你发现没有,这个娘们身上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势,多半是大梅山的一个重要人物,这次徐锐居然亲自率领狼牙前来,就更证明了卑职的推断,因为区区一批驴皮,恐怕还不值得徐锐亲自跑一趟。”

    韩德勤嘶了一声,说:“你分析倒也不是没有道理,这么说,这小娘们还真可能是大梅山的一个重要人物,没准还真可以拿她做做文章。”

    看到韩德勤和刘宗威的意见逐渐趋向于统一,余必灿忍不住了。

    余必灿皱眉说:“总座,拿一个女人来做要挟,似乎有些不妥吧?”

    “有什么不妥?”韩德勤瞪了余必灿一眼,说,“这不是普通女人,这是大梅山的一个重要人物,是共党的大人物!”

    余必灿坚持说:“但是拿女人做要挟,卑职觉得未免有些下作。”

    “你说什么?下作?!”韩德勤怒了,大吼道,“你竟然说我下作?”

    “卑职没有这么说。”余必灿梗着脖子说,“卑职只是说,不该拿女人做要挟,徐锐和他的狼牙虽厉害,但是未必就能打赢卑职和卫队排,他们想来,尽管让他们来便是,只要有卑职和卫队排在,他就别想伤及总座一根汗毛!”

    韩德勤瞪着余必灿,一时间竟不知道怎么反驳。

    这个余必灿跟刘宗威就是两个极端,刘宗威胆小如鼠但足智多谋,余必灿身手高强却是个死脑筋,一旦认准的事情就是十头牛也拉不回,比如说这次扣压大梅山军分区的人员以及物资的事,余必灿居然拒绝执行命令。

    到最后,还是刘宗威警卫团动的手。

    刘宗威便出来打圆场说:“余排长,话不能这么说,我们这不叫拿女人做要挟,怎么说呢,这就只是一种策略而已,因为我们并不是真的要拿那个女人怎么样,而只是想要通过那女人让徐锐和他的狼牙多一些顾忌而已。”

    余必灿却冷然说:“这还不叫要挟?”

    韩德勤怒道:“就算是要挟又怎样?你不会是又想拒绝执行命令吧?”

    余必灿梗着脖子说道:“总座,卑职还是那句话,如果打鬼子,卑职就是把这条命陪上都在所不惜,但是搞摩擦,做这些中国人打中国人的事,卑职不会,也不愿意,总座如果非得要这么干,就另请高明。”说完,余必灿转过身就走。

    “站住!”韩德勤怒道,“余必灿,你给老子站住!”

    余必灿却是充耳不闻,转眼之间就走到门口不见了。

    韩德勤怒不可遏,说:“太过分了,真是太过分了,他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战区副总司令?他眼里究竟还有没有党国,有没有蒋委员长?”

    刘宗威连声劝道:“总座,请息怒,余排长为人是耿直了些,哦不,是有些死脑筋,但人其实不错,当初总座被困在徐州城内,也是余排长带着卫队排,硬生生从鬼子的重重包围中杀出一条血路,这才把总座给救出来。”

    听到这句话,韩德勤的怒火才稍稍止歇了些。

    确实是这样,当初要不是余必灿还有卫队排,他韩德勤早就为党国捐躯了。

    当下韩德勤又说:“行,先不说他了,刘团长,还是先说说你是怎么想的,怎么拿那个娘们做文章?”

    刘宗威幽幽的说:“那得看总座的决心有多大。”

    “我决心有多大?”韩德勤沉声说,“什么意思?”

    刘宗威幽幽的说:“如果总座的决心足够大,已准备好跟**全面开战,那么这次就不妨通过那个小娘们,把徐锐和他的狼牙一锅端!反之,如果总座还没准备好,那么卑职建议还是留点余地为好,有道是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把徐锐和狼牙一锅端?”韩德勤沉声问道,“可能吗?”

    刘宗威阴阴的说:“只要策划好了,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韩德勤便背起手,开始在办公室里来回踱步,脑子里也开始了天人交战。

    片刻后,韩德勤停下脚步对刘宗威说道:“干!徐锐此人,不仅单兵战斗力强悍,而且还很会带兵,你想想,这才一年不到的时间,他的一个独立大队便发展到现在的规模,如果再给他几年时间,那还能得了?”

    刘宗威说道:“确实不得了。”

    “所以……”韩德勤狞狞一笑,沉声说,“与其到时候形成尾大不掉之势,那还不如趁现在他羽翼未丰之时就先把他干掉!”

    刘宗威说道:“但是总座想过没有,如果真把徐锐干掉了,到时候大梅山必定会倾巢来犯,则不要说我们八十九军一家,就算加上整个苏鲁战区,只怕也不是其对手!”

    “那也无妨。”韩德勤说道,“大梅山的敌人可不止我们一家,还有小日本!何况这次联手对付大梅山,就是东久迩捻彦这个小鬼子先提出来的,那时候,小日本肯定不会错失这样的良机,一定会对大梅山下手。”

    刘宗威说道:“既然总座心意已决,那事情就简单了。”

    停顿了一下,刘宗威又说道:“总座,我们可以这样,先把那小娘们还有那批驴皮集中安置到一个小院,然后在院子的地底下以及四周暗埋炸药,再然后派人严密监视,什么时候徐锐和狼牙到了,立刻引爆炸药,准保徐锐还有他的狼牙粉身碎骨!”

    “这办法好!”韩德勤点头说,“刘团长,这事儿我就交给你了。”

    “总座放心!”刘宗威便啪的挺身立正,说道,“卑职一准把事情办得妥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