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9章 卫队排-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969章 卫队排



    余必灿开完会之后又去给韩德勤办了点私事,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事,就是韩德勤在阜宁弄到了一套明代的文房四宝,专门交给余必灿带回盐城,余必灿去了一趟盐城,再回到卫队排驻地时已经是深夜,卫队排的二十多名卫士仍在训练。

    武人保持身手跟运动员保持状态是差不多的,必须持之以恒的艰苦训练。

    韩德勤的卫队排最开始时候确实有八十多人,不过在反攻徐州的战斗中,韩德勤率部从徐州城突围时,卫队排担负开路先锋,在激战中大部阵亡,只有副排长余必灿率二十多人突围出来,此后,余必灿就晋升了排长。

    看到余必灿回来,二十多名卫士便纷纷停手。

    一名卫士迎上前,问道:“排长,总座找你什么事啊?”

    另一名卫士问道:“是不是狼牙准备来救人来了?那敢情好。”

    其余二十多个卫士也是摩拳擦掌,都是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余必灿看了一眼说话的两名卫士,卫队排下辖两个班,说话的这两个人就是两个班的班长,一个叫陈元贵,陈家原本是太仓有名的大族,不过到了陈元贵父亲这一代却是败落了下来,所以陈元贵最后只能靠着一身武艺投军谋生。

    另一个叫韦翔宇,据说是太平天国北王韦昌辉的后人。

    特别要说明的是,韩德勤的这个卫队排确实来历不凡,当年韩德勤还是第七旅少将旅长时,驻军在江苏太仓,太仓县是有名的武术之乡,韩德勤就在太仓招募了八十多名自幼习武的青壮年组成了一支精锐的小部队,这便是他的卫队排。

    这样的一支由清一色的武术好手组成的卫队,战斗力强是必然的。

    而但凡战斗力强的部队,其官兵必然是一个个都牛逼哄哄,骄傲到不行。

    最近这半年多时间,余必灿和卫队排的官兵总是听到狼牙的大名,今天说狼牙击毙了鬼子的某个中将,明天又说狼牙袭击了鬼子的司令部,各种各样的传说,直把狼牙说成了天兵天将,余必灿的卫队排早就憋了口气,想着要跟狼牙一较高下。

    余必灿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说道:“没错,狼牙要来了。”

    “真的?”

    “太好了!”

    “早就盼着这天了!”

    “这次得让他们知道咱们卫队排的厉害!”

    “更得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谁才是中国的最强军!”

    听了余必灿的话,陈元贵、韦翔宇和二十多名卫士便兴奋的嗷嗷叫嚣起来。

    那家伙,仿佛今夜过后他们卫队排就能取代狼牙,成为中国名声最大的部队。

    余必灿却冷然说:“你们先别高兴得太早,狼牙确实要来,甚至连传说中的特战兵王徐锐也会过来,但是我要说的是,我刚刚拒绝了总座下达的命令,我们卫队排将不会参与这次针对狼牙部队的行动。”

    “啊?”

    “这是为啥?”

    陈元贵、韦翔宇立刻傻了。

    余必灿沉声说:“因为我们是中国人,中国人不打中国人!”

    陈元贵和韦翔宇便立刻不再吭声了,中国人不打中国人,这个也是他们两个以及卫队排所有弟兄的准则。

    (分割线)

    中国人不打中国人?

    徐锐嘴角立刻勾起了一抹微微笑意。

    余必灿和卫队排的官兵们并不知道,徐锐其实早就已经带着狼牙混进了阜宁城,徐锐和冷铁锋更是已经潜入到了韩德勤的八十九军司令部。

    阜宁的安保措施不可谓不严密,刘宗威的警卫团的警惕性不可谓不高,但是他们也就应付一下一般的渗透,面对狼牙大队的渗透他们是无能为力的,因为狼牙大队经受过专门的潜入训练,借助飞索,一个个都能高来高去。

    警卫团的警戒重心是四座城门,城墙上只安排了移动哨,而狼牙根本不走城门,直接翻越城墙,所以很容易就潜入城内。

    换成是别的部队,既便是刘洪的飞虎队,进城后只怕也是两眼一抹黑,根本不知道韩德勤的司令部在哪里,但是对狼牙大队来说,要找到韩德勤的司令部却是分分钟的事,因为可供利用的线索实在是太多了。

    第一条线索,顺着电话线寻找。

    第二条线索,寻找天台的电线。

    第三条线索,跟踪骑马的通信兵。

    第四条线索最简单也最直观,检查下水道!

    国民军的许多高级将领很能打仗,比如薛岳,比如陈明仁,比如杜聿明,这些全都堪称是虎将,既便是韩德勤,其实也是很能打仗的,徐州会战后,韩德勤率八十九军留在敌后打游击战,也还是打了几次漂亮仗的。

    武汉会战中,韩德勤率八十九军侧击日军的后勤补给线,取得了一定战果,甚至一度反攻进了徐州城,蒋委员长闻讯后亲自通电嘉奖,也就是在那次反击中,第八十九军的司令部遭到日军合围,卫队排阵亡了大半。

    韩德勤还算会打仗,但是好享受。

    这其实也是国民党高级将领的通病。

    所以,只要检查一下阜宁的下水道,看看哪里有肉腥味,基本上就知道韩德勤的司令部在哪里。

    有这么多的线索可供利用,你说狼牙还会找不着韩德勤的司令部?

    所以,进城之后没过多久,亲自负责探路的徐锐和冷铁锋便轻松找到了韩德勤的司令部所在地。

    余必灿回来时,徐锐和冷铁锋就一直躲在司令部外的一侧墙根下。

    借着清冷月色,冷铁锋看到了徐锐嘴角勾起的那丝笑意,轻声问:“怎么了?”

    “里边的这些家伙很有意思。”徐锐微微一笑,轻声说道,“他们居然说,中国人不打中国人。”

    “这有什么?”冷铁锋说道,“老徐你也不要小觑国民军将士,这并不是因为我是国民军出身,所以才会替国民军说话,因为这确是事实,在国民军中确实有大量的官兵都不愿意打内仗,真正挑起摩擦、制造事端的确实只是上层的那么一小撮人。”

    “我知道的。”徐锐轻声说,“只是可惜了啦,院子里这二十几个人可都是好手,却跟了韩德勤这么个窝囊废。”

    确定韩德勤司令部所在地后,两人立即又返回到狼牙的潜伏地。

    狼牙的潜伏地是阜宁城内的一栋破败的小院,院主力很可能是躲兵灾去了内地,看得出来这栋小院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住人了,所以屋子里积满了灰尘,现在却正好用来给狼牙大队以及协同行动的飞虎队藏身。

    徐锐和冷铁锋翻墙进来,狼牙队员和刘洪等飞虎队员便立刻迎上来。

    鲁汉更是迫不及待的问:“小徐司令,怎么样?找着韩德勤的司令部没有?”

    徐锐简单明了的回答说:“找着了,这老小子还是挺狡猾,知道咱们狼牙要来,还把他的司令部进行了一些伪装,然并卵。”

    “然并卵?”鲁汉茫然的问道,“这是啥意思?”

    徐锐轻呃了一声,赶紧解释说:“然并卵就是,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的缩略。”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然并卵?”鲁汉轻轻嘀咕了两句,又说,“小可害。”

    “小可害?”这下轮到徐锐茫然了,不解的问,“鲁汉兄弟,你这话啥意思?”

    鲁汉嘿嘿一笑,得意的说道:“小可害的意思,就是小徐司令你可真是厉害。”

    “我去。”对于鲁汉活学活用的本事,徐锐也是服了,当下回头对冷铁锋点点头,冷铁锋便立刻低声喝道,“一分钟准备。”

    正在院子里休息的狼牙便立刻开始检查身上的装备。

    趁着这个间隙,刘洪低声说:“徐司令,你这次去,有没有发现韩德勤的卫队排?”

    徐锐微微一笑,说:“我们发现了他们,但是他们没有发现我们,刘队长你说的对,韩德勤的卫队排确实不错,不过他们没有八十多个人,只有二十几个人,还有他们的装备也不是从德国进口的冲锋枪,只是普通的盒子炮。”

    刘洪点了点头,说:“那应该是上次徐州之战被打残了,从德国进口的冲锋枪估计也是打光了子弹,因为没有地方补充,所以也用不上啦。”稍稍停顿了下,又说道,“不过这对于我们来说却是好事,待会交起手来也能够轻松一些。”

    “交手?”徐锐却微微一笑,摇头说,“我们不会跟韩德勤的卫队排交手。”

    “不跟韩德勤的卫队排交手?”刘洪闻言明显愣了下,愕然问,“为什么?”

    徐锐脑子里便立刻浮起了刚才在韩德勤司令部看到的那个卫队排长,笑说:“因为中国人不打中国人。”

    刘洪立刻一脑门的黑线。

    中国人不打中国人,这道理是没错儿,所以我们**人绝不挑衅,绝不主动制造事端,但是对于国民党的挑衅,**说了,绝不能有一丝一毫的心慈手软,绝不能有一丝姑息,不然国民党就会得寸进尺、没完没了。

    当下刘洪蹙眉问道:“徐司令的意思,是不打韩德勤了?”

    “那不是。”徐锐摇头说,“韩德勤还是要打的。”

    刘洪便立刻凌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