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0章 擒贼先擒王-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970章 擒贼先擒王



    必须承认,刘宗威这个狗头军师还是有点脑水的,设计的陷阱不仅狠毒,而且确实也很厉害,但是,很不幸的是这次他遇到的对手是徐锐,徐锐这个家伙从来就不是一个循规蹈矩的人,他更不会按套路出牌。

    刘宗威在算计徐锐时,用的正常人的思维,正常人的套路。

    但是徐锐对付韩德勤,却是用了一种最古老、最粗暴、最简单也最有效的策略,擒贼先擒王。

    因为带兵在外,所以韩德勤早早的就睡下了。

    结果睡到半夜,韩德勤却忽然之间被冻醒了。

    韩德勤醒来之后伸手一摸,却发现盖在身上的棉被居然不翼而飞了,当下本能的探出头去看,看棉被是不是掉床下?结果才刚一探头,眼角余光却发现就在他的床铺面前,竟似乎坐了一个人,韩德勤这一惊,当真是非同小可。

    大半夜的,一觉醒来忽然发现床前坐了个人,任谁都会被吓个半死!要是换个心脏不太好的,活活被吓死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韩德勤好歹是个当兵的,还算有胆有识,当即翻身去摸枕头下的手枪,结果却摸了个空,不仅藏在枕头底下的勃郎宁袖珍手枪没了,甚至就连枕头也不翼而飞了,韩德勤的双手便立刻僵在那里,心说糟了。

    只听啪一声,房间里的灯被摁亮了。

    刺眼的灯光照得韩德勤的眼睛生疼,眯着眼睛过了一会才终于适应了。

    再定睛看时,才发现他的床前已经好整以暇的坐着个年轻人,韩德勤看他时,年轻人也在看着韩德勤,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韩德勤居然生出一种强烈的被人看穿的错觉,这个年轻人的目光,竟比蒋委员长还要犀利。

    一霎那之间,韩德勤就想明白了,他已经知道这年轻人是谁。

    “徐锐。”韩德勤沉声说,“你是新四军大梅山独立团团长,徐锐?!”

    “聪明。”徐锐微笑着说,“早听说苏鲁战区副总司令兼第八十九军军长韩德勤是个聪明绝顶的人,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韩德勤只能呵呵干笑两声,不知道该怎么接腔。

    徐锐又说道:“韩总司令,徐某人做事一向喜欢直来直去,不喜欢拐弯抹角,所以有话也就直说了,如果有得罪之处,还请韩总司令海涵。”

    “好说,好说。”韩德勤只能很没营养的附和两声。

    尼妹的,老子现在都成你的俘虏了,还敢说个不字?

    “那我可就直说了。”徐锐说,“韩总司令,你这次做的事情可是很不地道,你们八十九军放着小鬼子不去打,却反而打我们新四军,这不是让亲者痛仇者快么?小鬼子巴不得我们中国人打个你死我活,他们好捡个天大便宜。”

    “是是,是是。”韩德勤还只能很没营养的附和两声。

    徐锐又接着说:“好在你们八十九军眼下仅仅只是占了阜宁一座空城,还没有酿成太大的错误,所以现在弥补也还来得及。”

    顿了顿,徐锐又说:“我先简单的提几点要求,韩总司令你记录一下。”

    “好的,这就记录。”韩德勤赶紧走到书桌边,拉开抽屉掏出笔记本,不过在拿笔记本的时候,韩德勤不着痕迹的摁下了抽屉里的一个红色按钮,这个是报警铃,摁下这个红色按钮之后,卫队排就能听到,并赶到救援。

    徐锐其实注意到了韩德勤的小动作,但装着没看见。

    开玩笑,作为一名从二十一世纪穿越来的特战兵王,会留下这么大的破绽?

    更何况,韩德勤的卫队排此刻早已成了狼牙的俘虏,就是想来也来不了啦。

    韩德勤摁下了红色按钮,然后拿着笔记本走了回来,坐到徐锐面前,那虚心受教的模样像极了一个认真的小学生。

    徐锐心下一哂,这韩德勤看来跟万相云是一路货色。

    徐锐接着说道:“第一,八十九军立刻无条件撤出阜宁。”

    “是是。”韩德勤连连点头说,“八十九军立刻无条件撤出阜宁。”

    “第二。”徐锐又说道,“立刻释放羁压的新四军人员以及物资。”

    “是是,立刻释放羁压的新四军人员以及物资。”韩德勤说完又加了一句,“尤其是你们大梅山独立团的人员物资,优先放行。”

    徐锐嗯了一声,一副孺子可教的神色。

    然而不等徐锐说话,韩德勤又接着说:“第三,我们八十九军会给予新四军一定的物资及金钱补偿,至于补偿额度……步枪五百枝,机枪二十挺,子弹一万发,外加两万法币的经费补偿,你看可好?”

    徐锐点头说道:“行,暂时就这三点吧。”

    “好的。”韩德勤说,“我这就去落实一下。”

    说完了,韩德勤转身就要往外走,他发出警讯已经这么长的时间了,却迟迟不见卫队排前来救援,可见一定是出什么事了,所以必须设法自救了,韩德勤刚才的做派其实只是虚予委蛇而已,目的是为了不激怒徐锐。

    韩德勤转身往外走,徐锐却也没有起身阻止。

    对于韩德勤的心思,徐锐可以说是洞若观火,问题是,他走得了么?

    果不其然,韩德勤才刚刚走到卧室门口,一堵铁塔般的身影便从门后闪出来,挡住了韩德勤的去路,不仅如此,那尊铁塔般的巨汉,还拎起了手中的那尊加特林机关炮,将黑洞洞的六管转轮,对准了韩德勤的胸口。

    “别别别。”韩德勤猛的打个激泠,赶紧举起了双手。

    好家伙,要是让这么一尊家伙打个正着,还不得打成筛子?

    这铁塔般的巨汉却是大兵,大兵拿加特林枪口对准韩德勤,沉声说:“回去!”

    韩德勤便乖乖的退了回来,然后很自觉的坐到徐锐的面前,徐锐却从头至尾只是笑吟吟看着韩德勤,徐锐的这副样子,却带给韩德勤格外沉重的压力,韩德勤心想道,看来今天是真落入狼牙手里了,要想逃出去怕是难了。

    好半晌后,徐锐才笑着说:“韩总司令,不要有侥幸心理了,没人会来救你,也没有人能够救得了你,包括你的卫排。”停顿了下,徐锐又说道,“对了,忘了告诉你了,其实你的卫排队,早就已经当了俘虏了。”

    (分割线)

    徐锐并未瞎说,韩德勤的卫队排确实已经当了俘虏。

    韩德勤的卫队排二十余人,个个都是好手这没有错,但是他们的警惕性太差了,也不知道是因为身处司令部最深处,所以根本不担心遭受偷袭的缘故,还是因为他们已经太长时间没遇到有份量的敌人的缘故,反正就是松懈的一塌糊涂。

    不过话说回来,就算卫队排足够警惕,只怕也是没用。

    因为狼牙大队这次是有备而来,来之前就做足了功课。

    在卫队排睡下之后,时小迁就悄然潜入到他们的营房,然后拿喷管戮破窗户纸,将一管**香吹送进去,转眼之间,包括余必灿在内,整个卫队排的二十余名官兵便全部睡成了死猪,就是打雷也惊不醒他们。

    接下来的事情就很简单了。

    冷铁锋带着狼牙鱼贯而入,很轻松就把卫队排的二十多个好手给绑了。

    看着被捆成粽子的卫队排,协同行动的刘洪等飞虎队员都是瞠目结舌,他们从来没有想过,打仗居然还能这么打法,也就卫队排是中国的军队,而且他们排长还说了一句中国人不打中国人,要换成是小鬼子,此刻只怕早就被杀个干净。

    直到所有人都捆成了粽子,冷铁锋才让人端来一盆水,往余必灿还有卫队排的二十多名卫士脸上洒水,把他们唤醒。

    余必灿最先被冷水给浇醒,醒来之后才发现让人绑了。

    余必灿本能的想要张嘴喊,却发现嘴里也塞了团东西。

    再然后,余必灿就发现了全副武装站在营房里的狼牙。

    紧接着,陈元贵、韦翔宇等二十多名卫士也陆续醒转,他们却没有余必灿冷静,一个个立刻开始挣扎起来。

    冷铁锋和狼牙却也不阻止,只是冷眼旁观。

    直到好半天之后,卫队排的卫士挣得累了,消停下来。

    然后冷铁锋才说:“先自我介绍一下,鄙人姓冷名铁锋,新四军大梅山军分区直属狼牙大队大队长。”

    余必灿闻言,瞳孔便微微一缩。

    冷铁锋示意韩锋取下余必灿嘴里的臭袜子。

    余必灿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搞偷袭,算什么英雄好汉?有本事,就摆开来跟我们卫队排堂堂正正的干一仗?”

    “英雄好汉?”冷铁锋哂然说,“简直幼稚,你们是战士,不是江湖好汉,小鬼子动手之前会通知你们?战场上从来就只有尔虞我诈,从来就没有堂堂正正,你当了这么多年的兵,难道连这个最起码的道理都不懂?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活下来的。”

    余必灿闻言赧然,仔细一想,他刚才说的话确实站不住脚。

    “所以……”冷铁锋顿了顿,又接着说,“输了就是输了,不要给自己找什么借口!技不如人没什么丢人的,输不起才是真的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