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1章 卫队排我要了-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971章 卫队排我要了



    “我们技不如人,这点没什么不能承认的。”余必灿说完,又接着说道,“但是,有句话我却必须告诉你们。”

    冷铁锋淡然说道:“那我倒要洗耳恭听了。”

    余必灿盯着冷铁锋眼睛,说:“这阜宁城,你们进来容易出去却难。”

    “是吗?”冷铁锋哂然一笑,又说,“你就是卫队排排长余必灿吧?”

    余必灿嘿然一笑,昂然说道:“却没想到,连冷大队长都知道我的命字。”

    冷铁锋微微一笑,接着说道:“韩德勤的卫队排排长余必灿,据说每战必身先士卒,死在你刺刀下的鬼子就算没有一百,也有八十多,这样的战绩在整个苏鲁战区也算是翘楚,我又怎么可能没听说过?”

    余必灿轻哼一声,脸上神色却缓和了不少。

    冷铁锋又接着说:“余排长,我们打个赌如何?”

    “打赌?”余必灿讶然说道,“赌什么?怎么赌?”

    “赌你的这个排。”冷铁锋嘿然一笑,沉声说道,“如果你输了,就带着整个卫队排加入我们大梅山军分区。”

    余必灿目光一凝,问道:“如果你输了呢?”

    冷铁锋哈哈一笑,答道:“如果是我输了,也就意味着我们狼牙已经成为你们八十九军的俘虏,到时候就任凭你们处置。”

    余必灿盯着冷铁锋眼睛,问:“如果我也要你们狼牙加入到卫队排呢?”

    “可以。”冷铁锋很爽快的说,“如果我输了,我就率领狼牙加入你们。”

    看到冷铁锋这么痛快就答应下来,余必灿却反而有些犹豫起来,因为冷铁锋回答得越是干脆,就越说明一个事实,那就是他对这次赌赛胜券在握!只不过,余必灿他实在是想不太明白,冷铁锋哪来的自信?

    冷铁锋的狼牙大队充其量也就几十人,他们就是再厉害,还能打垮整个警卫团?

    余必灿虽然很不耻刘宗威的为人,但是对于警卫团的战斗力却还是很有信心的,八十九军的警卫团不仅训练有素装备精良,而且还是一个拥有四个步兵营加炮营的加强团,整个警卫团的总兵力超过五千人!

    狼牙大队就是天兵天将,也绝对不可能是警卫团的对手,除非……

    想到这,余必灿突然脸色一变,他突然想到了一种可能,如果狼牙擒贼先擒王,直接俘虏了八十九军军长韩德勤,那么整个局面立刻就变得不同了,新四军还有狼牙大队就将处于十分有利的位置,而他们八十九军将处于极端不利的境地。

    看到余必灿脸色微变,冷铁锋便微笑说:“看来余排长已经想到了?”

    “你们好卑鄙。”余必灿沉声说,“居然对我们副总司令使出这种下三烂的招数。”

    “余排长又犯糊涂了。”冷铁锋摇头说道,“我刚才好像跟你说了,你们是军人,不是什么江湖好汉,所以不要再说出这么幼稚的话。”

    余必灿却自顾自的说道:“你们要是敢动我们副总司令一根汗毛,我向你们保证,你们一定会为此付出惨重的代价。”

    冷铁锋饶有兴致的问道:“你跟韩德勤之间,似乎还有什么故事?”

    “这个不用你管。”余必灿凶狠的瞪着冷铁锋,又说,“你只要记住我刚才的话,不要对韩副总司令有任何不利举动,否则,你们一定会后悔的。”

    钻山豹看不惯了,走过来直接一拳捣在余必灿的小腹,然后骂道:“都******已经当了俘虏了,还敢这么横?信不信老子现在就把你废了?”

    钻山豹的这一拳打得极狠,余必灿感到肠子内脏全都绞在了一起。

    剧烈的疼痛之下,余必灿的挺拔的身躯立刻像虾米似的蜷曲起来,口中也是嘶嘶的直吸冷气,好半天之后,余必灿才终于缓过来,用依然凶狠的目光瞪着钻山豹,然后一字一顿的说道:“你最好现在就废了我,不然,啊!”

    钻山豹也不说多余的废话,直接又一拳捣在余必灿的腹部。

    余必灿挺拔的身躯便再次蜷缩了起来,好半天后,余必灿又一次的重新挺起身板,用依然凶狠的目光紧盯着钻山豹,狞笑着说道:“小子,我记住你了,你最好现在杀了我,如若不然,我一定会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

    钻山豹便彻底恼了,拳头便如雨点般落在了余必灿的身上,很快,余必灿便倒在地上痛苦的打滚,钻山豹却依然不肯罢休,依然用脚一下下往余必灿身上踹,十几脚踹下来,余必灿的嘴角便溢出血丝,脸色也紫了。

    只不过,余必灿的目光却依然凶狠凌厉,死死盯着钻山豹。

    看到余必灿挨打,陈元贵、韦翔宇等二十多名卫队官兵立刻就炸了,当下一个个开始剧烈的挣扎,韦翔宇更是一个鲤鱼打挺跳起,既便手脚被捆住,也依然拿脑袋当作武器,一记头槌将面前的一个狼牙撞翻在地。

    这一记头槌却似一滴水滴落入了油锅,一下子就点燃了狼牙的怒火。

    尼妹的,就是日本鬼子见了我们狼牙,也得乖乖的缩着,就凭你们也敢耍横?

    当下五十多狼牙队员便一拥而上,两三个人伺候一个人,拳脚就跟雨点似的,狂暴的落在陈元贵、韦翔宇还有二十多个卫队排官兵的身上,那劈叭嘭的声响,不绝于耳,刘洪等飞虎队的六名队员真是看得目瞪口呆。

    冷铁锋没有阻止,心下却也有些佩服。

    相比万相云、韩德勤这样的高级将领,国民军的这些基层官兵却有骨气多了。

    “我让你横,我让你横!”钻山豹依然余怒未消,继续一脚接着一脚的照着余必灿的身上猛踹,不片刻,余必灿嘴角便开始有血水流淌下来,显然,余必灿已受了内伤,再让钻山豹这样殴打下去,十有**就要被打死了。

    还有卫队排的那二十多名官兵,也被打得快不行。

    当下冷铁锋说道:“行了,别打了,先留他们一条狗命。”

    钻山豹和五十几名狼牙最后往余必灿和卫队排的二十多名官兵身上招呼了一拳或者一脚,这才肯罢休。

    “豹子,看好了。”冷铁锋叮嘱了一声,然后直奔韩德勤的卧室而来。

    冷铁锋走进韩德勤的卧室时,只见莫子辰正往韩德勤的身上捆绑炸药。

    韩德勤已经被吓得脸色如土,连声求饶:“徐司令,不至于,不至于这样,咱们有话好说,咱们有话好说啊,不至于此……”

    徐锐却自顾自的翻阅韩德勤桌上的文件,根本没有理会。

    在桌上的文件中,徐锐真找到了国民军统帅部下达的密令,明确要求韩德勤强行接收新四军在苏北的地盘,如果新四军拒不配合,那就联络日伪军,共同围剿苏北的新四军,然后再收复苏中的地盘,直至控制整个江苏省。

    看到这一封密令,徐锐的脸色立刻就阴沉下来。

    之前徐锐拿万相云要挟蒋委员长,是捏造事实,万相云其实并没有与日伪军勾结,但是这次却不再是捏造,而是证据确凿!

    看到冷铁锋进来,徐锐便抬头问:“局面控制住了?”

    “区区一个卫队排,还能翻了天?”冷铁锋哂然一笑,又说,“不过,你还真别说,卫队排的这些兵,有一个算一个都是硬汉。”

    “卫队排?”徐锐笑问道,“看来你还挺喜欢这个排的。”

    冷铁锋说:“我确实很喜欢,所以,这个卫队排我要了。”

    “那得问问我们韩副总司令。”徐锐微微一笑,扭头问韩德勤,“韩副总司令,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我们大梅山军分区狼牙大队的大队长,冷铁锋,他说他已经看上你的卫队排了,希望你老人家能够割爱,不知道行不行呢?”

    “好说,这个好说,一个排的事情,这个好说。”韩德勤连连点头,又用嘴呶了呶身上的炸药,然后哀求说道,“不过,徐司令,能不能把我身上的炸药取了?这玩意可不是闹着玩的啊,万一要是走火,那我可就,可就……”

    韩德勤已经磕磕巴巴不能成声,都快要吓死了。

    徐锐却是哈哈一笑,摆手说道:“韩副总司令想多了,我们之所以要往你的身上捆这玩意,只是为了安全起见,以免引发不必要的误会,其实呢,只要你的人不乱来,不对我们的人采取行动,我们是不会点燃炸药的,韩副总司令你的安全也是有保障的。”

    “可是,可是……”韩德勤哀哀的看着徐锐,心想道,我能够说不么?

    这时候,留在外面警戒的韩锋匆匆走了进来,报告说:“团长,八十九军的警卫团已经把司令部给包围了。”

    “看吧,我怕的就是这个。”徐锐推了韩德勤一把,微笑着说,“韩副总司令,有劳你去跟你的部下说一声,千万不要乱来,不然,我可不保证我的手一抖,就会有一点火星落在你的身上,那个时候,立刻就是轰轰!”

    韩德勤便立刻啊的一声跳了起来。